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啟稟王爺,王妃的馬甲藏太深
啟稟王爺,王妃的馬甲藏太深 連載中

啟稟王爺,王妃的馬甲藏太深

來源:掌讀520 作者:蘇綰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父 蘇綰綰

簡介:人人都道蘇府的獨眼大小姐嫁了個不能人道的俊美冷王爺,兩個挫子湊一堆
殊不知,這二人都是一等一的扮豬吃老虎的高手
被欺負?裝的
殘疾?演的
二人好一對神仙眷侶,勵志要做這天底下最壞的一對「狗男女」!什麼?王妃心機深沉?沒關係,本王陪她演……展開

《啟稟王爺,王妃的馬甲藏太深》章節試讀:

第三章 安分守己


夜色如水,風清月朗。

淵北王府。

蘇綰綰一個人坐在床邊,耳邊一點響動都沒有,房間里靜得令人窒息。

突然,蘇綰綰聽到吱呀一聲,有人推開了門。

緊接着,一股濃重的藥酒氣撲面而來。

是淵北王!

蘇綰綰心裏一驚,雙手緊緊地絞着,十分抗拒那人越來越近的腳步,只是礙於柳姨娘的警告,她沒有辦法採取任何行動。

喜稱伸過來的一瞬間,蘇綰綰的心差從嗓子眼裡蹦出來,渾身僵硬,幾乎是用盡了全力,她才沒有跳起來。

好半晌,發現沒有任何動靜,蘇綰綰才抬頭,對上那張冷若冰霜的臉。

淵北王果然如傳聞那般,長得極好看,五官如刀削斧鑿一般,每一處都恰到好處,讓人挪不開眼。

雖然有些誇張,但蘇綰綰真的覺得,他就像是從畫中走下來的人物一般。

尤其是他那雙漆黑深邃的眼睛,多看一眼彷彿都要被吸進去了似的。

蘇綰綰一瞬間看呆了。

蕭靖淵劍眉倒蹙,十分不爽被人這樣盯着,右手握拳,抵在唇間,房間里便響起了兩聲咳嗽:

「咳咳……」

蘇綰綰尷尬回神,垂眸,心跳飛快。

丫鬟端着合衾酒上前:「王爺,合衾酒。

蕭靖淵扔掉手中的喜稱,伸手端了酒杯,看向蘇綰綰。

蘇綰綰察覺他的目光,下意識打了個冷戰,趕忙伸手端起另外一杯酒。

不知道為什麼,蕭靖淵越是靠近,蘇綰綰越是覺得面前這個男人有些……危險。

他的身上有一種強大的氣場,壓迫感十足,正是這種壓迫感讓她莫名覺得,這淵北王並不像是個常年卧床養病,需要靠藥物來吊著一條命的人。

喝過合衾酒之後,蕭靖淵便將小檀打發出去。

蘇綰綰收斂心中所想,忐忑地坐在床沿上。

他們二人今日這是正經的第一次見面。

「你緊張?」蕭靖淵扶着桌沿坐下,抬起眼皮看向蘇綰綰,眼中卻沒有半分異樣的目光。

蘇綰綰不敢看他,只下意識搖頭:「沒、沒有。

蕭靖淵知道她沒有說實話,卻也沒拆穿她:「淵北王府沒有別的規矩,你只要記得四個字:安分守己。

『安分守己』,蘇綰綰忍不住輕嗤一聲。

這些年,她和母親弟弟一直謹小慎微,日日如履薄冰,安分守己十幾年,二房不也還是窮凶極惡得迫害他們?

他人若是想作踐你,根本不會因為你安分守己,就大發慈悲放過你,他們只會變本加厲,騎到你的頭上去耀武揚威。

「本王累了,來給本王寬衣。
」蕭靖淵說話的聲音不大,卻十分有力道,不容拒絕。

「……」

蘇綰綰呆坐在床前一動不動,寬衣這種事竟要她來做?

這淵北王打得什麼主意?

「怎麼?寬衣也不會?」蕭靖淵微微蹙眉。

「會。
」蘇綰綰起身上前,猶疑一瞬,還是伸手替蕭靖淵解腰帶。

他們兩個雖然都是被逼無奈,但如今已然是夫妻關係,不過是寬衣而已,沒什麼不能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