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萌妻有點凶
重生之萌妻有點凶 連載中

重生之萌妻有點凶

來源:掌讀520 作者:夏染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染染 沈聿 現代言情

簡介:夏染染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居然穿成了個作天作地,好吃懶做,勾搭姦夫的爛女人
丈夫在外當兵,丟下個六七歲的幼弟,原主卻把這小叔子虐打到卧床不起!面對千人指,萬人罵,夏染染表示:「這個鍋我不背!」她夏染染不是爛女人,更不是受氣包!婆婆刁難,妯娌作對,小姑壓榨,她擼起袖子,開干!懟婆婆,斗妯娌,杠小姑,帶着小叔獨立門戶,翻身做主!誰知那瞧不上她的便宜丈夫卻突然回來了!日日陪,夜夜纏,就是不提一句離!夏染染心焦,「大佬,您是不是忘了什麼事兒?」沈聿厚臉皮湊過來,「結婚這麼久,倒是忘了讓夫人生個娃!」夏染染心累,「說好的正派人呢?」沈聿理直氣壯,「光正派怎麼造小人?」頂着個苦大仇深的人設卻拿了個不甜不要錢的劇本,怎麼破?展開

《重生之萌妻有點凶》章節試讀:

第3章 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啊


夏染染見小孩不說話,索性直接轉過身半蹲下身:「上來,我背你走。

沈軒臉上露出掙扎的表情。

夏染染嚇唬他:「你不來我可就走了哦,三更半夜的,說不定會有孤魂野鬼在這裡遊盪,你確定要一個人留在這裡?」

就像是為了呼應她的話,一陣大風吹過,所有的高粱晃動,發出沙沙的聲音。

在這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滲人。

沈軒怕的小身板不停顫抖,終於猶猶豫豫趴到了夏染染背上。

「他,他怎麼辦?」

聽到小孩顫巍巍的聲音,夏染染看了昏迷的男人一眼,嘴角勾了勾:「放心吧,死不了!」

死不了是死不了,但在這尤帶涼意的初夏,赤膊在高粱地里躺一晚上會不會感冒發燒滿身蚊子包之類的,她就不敢保證了。

原身的這個姦夫名叫王學軍。

長得倒也是人模狗樣的,但在原身的記憶中,比起沈聿的俊朗還是差遠了。

原身之所以會跟他勾搭上,是因為王學軍是隔壁王家村生產隊大隊長的兒子,家裡條件非常好,本人還是個高中生。

而原身的樣貌身段,在十里八鄉也是數得上數的。

之前原身在村裡招搖時,王學軍就對她的美貌垂涎三尺。

後來原身虐待沈軒被沈聿撞破,心慌意亂之下想要找個救命稻草,一來二去就找上了王學軍。

依夏染看來,王學軍這樣的身份背景,肯定是不可能娶原身的。

但送上門來的美人,不要白不要。

所以才約了原身半夜在這高粱地里相會,那點齷齪的心思簡直一目了然。

也就只有原身那個蠢貨才會相信,王學軍要了她的身子,就一定會娶她。

夏染染想到這糟心的開局,就忍不住想要嘆息。

沈家她是待不下去了。

等沈聿回來,肯定會把她掃地出門。

娘家,更是早已沒有了原身的容身之地。

若是放在21世紀,離婚就離婚,她一個人獨自出去闖蕩,一樣能過的很好。

可這是七十年代啊!

一個買糧要糧票,買肉要肉票,出去住個旅館還要開介紹信的特殊年代。

恐怕她還沒有離開嶴口村,就被當做可疑分子抓起來了。

夏染染哀嘆一聲,看來只能想辦法留下了。

緊趕慢趕的,終於在天亮之前回到了沈家。

沈家住的是一棟青磚瓦房,自東向西一共四個房間,另外還有一個堂屋和一個灶房。

夏染染和沈聿的房間在最西面。

一進屋,濃重的霉味和臭味就撲面而來。

夏染染強忍着不適摸索到炕邊,將背上的小孩放下來。

「先睡吧,有什麼事情等天亮再說。

剛剛在路上,她就感覺沈軒的小腦袋一下下點在自己肩膀上,顯然是已經困到極點了。

而她此刻也頭疼的很,只想好好睡一覺。

或許這一切只是夢呢?

等一覺醒來,她就又穿回去了。

夜越發深。

夏染染在滿是霉味和臭氣的房子里睡得頭暈腦脹,全身又彷彿被火燒一般。

喉嚨傳來一陣陣乾渴。

水,她想喝水!

再不喝水,她就要渴死了。

夏染染迷迷糊糊地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腦袋。

她好像發燒了。

就在這時,一滴冰涼的液體順着她的指尖落在她鼻尖上,然後輕輕一滾,滑入了她唇齒間。

好甘甜!好清涼啊!

就好像是最酷熱的炎夏,吃下一大塊冰鎮西瓜,渾身上下的毛孔都要舒張開來。

原本身上火燒般的熱燙,喉嚨乾渴的疼痛,在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夏染染的眉目舒展開來,嘴角忍不住勾起愜意的笑,整個人都彷彿陷入進軟綿綿的香甜夢中。

直到——

喔喔喔!

一聲雞叫把夏染染從睡夢中驚醒。

她猛地從炕上一躍而起,茫然地望着周遭的一切,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直到昨夜的記憶統統回籠。

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啊!

她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夏染染露出一個苦笑,輕輕嘆了口氣。

正在這時,耳邊突然傳來低低的呻吟聲。

沈軒小臉通紅,嘴巴微微張着,喉嚨無意識地發出痛苦的呻吟。

「小軒?小軒你發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