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凌天醫婿
凌天醫婿 連載中

凌天醫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凌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凌天 奇幻玄幻 王月

簡介:一場看似意外的車禍,奪走了入贅姑爺葉凌天的生命
可造化弄人,也正是因為這場意外,葉凌天獲得了來自酆都的醫學傳承,重回都市開啟非凡人生,懸壺濟世,武道救美,家道中落的他力挽狂瀾,贏得妻子芳心,書寫完美人生
展開

《凌天醫婿》章節試讀:

第五章 徹底死心


結婚?!夫妻!外人!

葉凌天雙拳緊握,雙眼通紅目眥欲裂,身體更是劇烈的顫抖着。

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自己在沈晴柔眼中已經淪落成外人的地步了么?

「晴柔,我不相信,你剛剛說的話,都是騙我的對不對?」

葉凌天朝着沈晴柔離去的背影大喊,可沈晴柔卻連頭都不回,像沒聽到一般,在墨鏡男的護送下徑直走進了酒店。

不會的,我了解晴柔,她肯定是有苦衷的!

一定是有人逼迫晴柔,她剛才才會如此絕情!

葉凌天不死心,跟在沈晴柔身後不遠處進了酒店,走到前台拿出身上剩餘的最後一沓鈔票遞給接待:「幫我開一間房,要在她房間旁邊!」

說著,指了指已經閉合的電梯門。

「1807。

接待小妹很快就辦好了入住手續,把房卡交給葉凌天的同時,不屑的憋了他一眼。

像葉凌天這種想要住在美女旁邊,時不時跟她來個偶遇的人,這兩天接待小妹見得太多了。

那麼多長相帥氣,穿着名貴奢侈品的成功男士都沒能得手,一個滿身地攤貨的窮鬼土包子,怎麼可能抱得美人歸?

雖然接待小妹很不看好葉凌天,但嘴上也沒說什麼,畢竟人家給了大把的鈔票。

叮——

電梯到達十八層,沈晴柔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走廊中。

接待給我開的房間是1807,那麼沈晴柔應該就在1808房間之內!

葉凌天沒急着進自己開好的房間,而是把目光轉移到了1808房門之前。

這是什麼?

房門前,一個粉色反光的塑料殘片吸引到了葉凌天的注意力。

當他撿起來看清上面的字體時,腦袋嗡的一聲,炸裂般的感覺瞬間傳來。

杜蕾斯!反光的塑料片竟然是杜蕾斯被撕開後的包裝殘留!

怪不得自己會眼熟,兩年前自己的新婚之夜,沈晴柔交給自己的,不就是它么!

一樣的包裝,一樣的顏色,不同的是地點和使用的人!

葉凌天將耳朵湊到門板前,一個油膩的聲音傳來,被葉凌天聽了個真切。

「寶貝,你還沒洗完?我都已經等不及了!」

「討厭……」

接下來的聲音之苟且,讓葉凌天徹底死心了!

咔——

手中的房卡在巨大力道的作用下,被捏碎成了規則不已的殘片,有幾個比較尖銳的,甚至嵌入了手掌之中。

鮮血順着葉凌天的右手滴落,可他卻絲毫沒有感覺到半點疼痛。

因為心靈上的疼痛,早就已經壓過了肉體上的疼痛。

兩年!與自己結婚兩年,讓自己一直牽腸掛肚,深愛着的妻子,竟然在短短三個月的時間,真的移情別戀了!

而且她愛戀的對象,很有可能就是策劃那場車禍的兇手!

這是葉凌天最不能夠接受的。

車禍發生之後,身處地獄的葉凌天,把沈晴柔當成了自己的信仰,為了沈晴柔,他咬牙堅持,終究成為了地獄的王者,得以重返人間。

現在,一切都化為了泡影!

葉凌天現在才明白,自己在地獄的堅持和信仰,到頭來是多麼的可笑!

可事已至此,自己又能怎麼樣呢?

感情已去,強求不來!

縱使地獄的王者,在感情面前,也會力不從心。

從酒店出來,葉凌天就像是喝了個伶仃大醉的酒鬼一般,跌跌撞撞的在街上走着,魂不附體。

路上的行人見到他,都躲得遠遠的,生怕自己被酒鬼碰瓷。

或許是放心不下還沒醒來的母親,葉凌天不知不覺走到了江州醫院。

剛進醫院的門,便和一個肥碩的身體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碰撞。

在松山別墅以一當十的葉凌天,竟然被撞到在了醫院冰冷的地磚上。

「誰這麼不長眼?知道老子這雙鞋價值多少……」

「葉哥?!」

胖男子牢騷正發到一半,在看清葉凌天的長相後,臉上露出驚喜之色,趕忙驅動着自己的一身肥肉,上前把葉凌天扶了起來。

「葉哥,你可算是回來了,兄弟我想你啊!」

說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把葉凌天攬入到懷中。

「放開我!」

葉凌天被周圍人異樣的眼光嚇了一跳,意識也清醒過來,一把推開身前的胖子:「王富貴,你是不是有病?想要搞基走遠點,老子不是斷背山!」

王富貴,人如其名,長相和身材都是大富大貴之相。

他是葉凌天的高中同學兼大學時期的室友,兩人的關係可以說好到穿一條內褲。

當然,前提是葉凌天不嫌棄他內褲太大的情況下。

「三個月沒見,我還以為你被拐賣了呢,想死兄弟我了。

王富貴再次上前,伸手想要拉住葉凌天的手臂,卻被葉凌天擋了回去:「少廢話,你沒事來醫院幹嘛?家人生病了么?」

王富貴的臉色紅潤,氣血充足,這說明他身體非常健康。

來醫院肯定是辦事,而不是來看病的。

「葉哥,你難道真不知道?」

王富貴用懷疑的目光看着葉凌天:「葉阿姨住院的這段期間,一直都是我每天過來交上住院費。

「今天的住院費,我剛在窗口交齊,這是單據,你看看。

說完,拿出一張繳費單遞到了葉凌天面前。

還真是!

葉凌天接過單據,看了一眼上面的數字,不由得心中一暖。

自己不在的這三個月,一切都變了,連沈晴柔都移情別戀,唯獨自己的兄弟王富貴,還能堅持着幫忙照看家人。

或許兄弟之間的感情,才是最真摯的吧!

「富貴,這些天辛苦你了,我母親住院總共花了多少錢,你回頭給我個匯總,我雙倍補償給你。

將單據緊握在手心,葉凌天心中除了對王富貴的感激之外,還連帶着自己的弟弟范宏建罵了無數遍。

這個白眼狼弟弟,自己的親生母親住院了都不管不顧,如果不是王富貴自掏腰包交齊費用,母親恐怕早就被醫院趕出去了。

正當葉凌天還想問王富貴一些問題的時候,身後全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葉神醫,您可算是回來了!」

孫耀武滿頭大汗跑到葉凌天面前:「李院長有急事要求您,已經在辦公室恭候多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