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蒼龍神帝
蒼龍神帝 連載中

蒼龍神帝

來源:掌讀520 作者:方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元 陸媛

簡介:方元被摯愛奪取血脈,受盡屈辱
卻因禍得福,得到神秘人傳承『萬源珠』,由此重生始祖蒼龍血脈,強勢崛起,腳踏敵人,為家族報仇
從此,方元走上了腳踏天驕,吞噬各種神奇血脈的強者之路,最終成為一代蒼龍神帝!展開

《蒼龍神帝》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001 血脈被奪,重生始祖蒼龍血脈


戰武帝國,北疆不死域,天火城外。

一座山丘之上,少年方元手裡拿着兩朵熾火玫瑰,靜等着自己的摯愛。

時至傍晚,卻還不見有人來。

方元已經餓得肚子咕咕叫了,不過他並沒有離開。

說過不見不散,方元會一直等下去。

夜幕降臨,周圍響起了狼嚎的聲音,毫無修為的方元,卻也不由心中微顫。

同時他也擔心着妹妹,不知她一個人在家是否害怕。

「媛兒,你怎麼還不來?」

方元嘆息一聲,輕聲呼喚。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卻是有腳步聲響了起來。

方元臉上立即出現了驚喜之色,連忙起身道:「媛兒,是你么?」

藉著月光,方元努力的看向來人的臉龐。

然而下一刻,方元卻是臉色一變,他雖然沒有看到來人的長相,不過卻能夠看出對方並不是陸媛。

「你是誰?」

方元的臉上出現了警惕之色。

然而此時,一道中年人帶着冷笑的聲音響起,道:「天龍血脈與天鳳血脈皆分為五個等級,分別為神、聖、天、地、人這五級,只要覺醒了天龍或者天鳳血脈,即便是人級血脈,也可天賦超絕,將來必然能夠成為縱橫北疆的一方霸主。

「海伯伯……」

方元聽出了對方的聲音,對方正是陸家家主陸海。

陸海卻並未理會方元,繼續道:「十六年前,你出生之時,本座便看出了你身具天龍血脈,甚至至少覺醒了天級血脈,於是乎,本座經過六年的策劃,令你天龍方家於十年前家破人亡,你方元只能夠投奔與你們天龍方家乃是世交的我天鳳陸家。

方元聞言,臉色頓時蒼白了起來,他不敢相信的大吼道:「不……不可能,海伯伯,你說的一切都是假的對嗎?」

陸海卻是依舊面帶冷笑,繼續道:「有一件事情,便是你爹生前也絕不知道,那便是,天龍血脈和天鳳血脈可相輔相成,故而自十年前,我便讓媛兒每日至少與你接觸兩個時辰,為的便是吸收適應你體內的天龍血脈氣息。

「你以為,你覺醒了天級天龍血脈,卻無法開脈,是因為什麼?」

「那是因為,媛兒每日都在吞噬你的血脈氣息,以至於令你的血脈殘缺,故而無法開脈。

「不過,今日過後,你便可解脫了,因為今日,媛兒便能夠真正吞噬了你那天級天龍血脈,成就她那不世天資了……」

說到這裡,陸海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像是壓抑了很久的情緒,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了出來。

十六年的布局,如今終於要有收成了,陸海怎能不爆發?

方元面色蒼白到了極點,他不敢相信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摯愛的陸媛,一直在欺騙自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鳳鳴驚天,而後在方元的身後,出現了一隻火鳳。

方元轉身看去,只見那是一個少女,脊背之上竟然長着一雙火焰之翼。

「戰將境……」

方元不敢相信的說道。

那個少女,便是方元的摯愛陸媛,然而年僅十五歲的陸媛,竟然突破到了戰將境。

此時方元連忙說道:「媛兒,海伯伯說的都是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對不對?媛兒,你回答我,你是真心喜歡我的對不對?媛兒……」

「閉嘴……」

方元還想說什麼,回應方元的,卻是陸媛的一聲冷喝。

只見此時的陸媛,滿臉寒霜,甚至雙眸之中,滿是嘲諷之色的俯視着方元。

她就這麼靜靜的飛在空中,冷冷的說道:「覺醒了區區天級天龍血脈,也想成為我陸媛的夫婿,你憑什麼?」

「我……」

方元的臉色蒼白到了極點,陸媛那冷漠的眼神,彷彿一把刀子,插進了方元的心臟。

陸媛則繼續冷冷的說道:「這十年,每天我都需要陪在你身邊兩個時辰,這對我來說,簡直就是煎熬……」

「方元,你知道么,我如今看到你就噁心……」

「想做我陸媛的夫婿?你也配?」

「戰武帝國四大學院知道么?唯有四大學院的領軍人物,才有資格做我陸媛的夫婿。

說到這裡,陸媛竟是臉上出現了一抹笑容,只聽她繼續道:「吞噬了你的天龍血脈,我的天鳳血脈便可變得更強,屆時我便有資格進入四大學院修行,屆時,我的天賦,便能夠入了風青陽的眼……只有風青陽那等絕世天才,才是我陸媛的良配。

「至於你,你配么?」

冷漠的聲音自陸媛的口中發出,令方元身軀不由顫抖了起來。

他沒有想到,陸海陸媛這父女兩人,竟然為了自己的血脈,而令自己家破人亡。

他更沒有想到,陸媛竟然在自己身邊裝了十年。

十年的時間,方元早就將陸媛當成了自己此生的摯愛,被自己的摯愛背叛,那是什麼感覺?

方元的內心之中,出現了無邊的憤怒,他怒吼一聲,向著天空中的陸媛撲去,不過他卻根本跳不起來。

陸媛連躲都不躲,因為方元根本碰不到她。

「媛兒,夜長夢多,開始吧。

方元的身後,陸海拔出了一把匕首,向著空中的陸媛說道。

陸媛點頭道:「父親,我已經準備好了。

下一刻,方元只感覺到一把冰冷的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後心,而後他便沒了意識。

……

「冷……」

方元只感覺無邊的寒冷襲來,深入骨髓,自己的血液彷彿都被冰凍住了。

這便是死亡的感覺么?

方元費力的睜開了眼睛,當看到周圍的情況後,方元的臉上出現了一抹自嘲。

果然是亂葬崗。

陸海陸媛這父女兩人,又怎會安葬自己?

方元費力的翻過身來,躺在屍骨化為的泥濘之上,雙眸看着天空。

不多時,方元的雙眸之中,不由流出了淚水。

「爹娘,孩兒不孝,不能照顧妹妹了。

六歲家破人亡時,方元哭了一次,從那之後,方元沒有再流過淚。

方元不敢想像妹妹接下來的處境,隻身處在仇敵家裡,妹妹將來能活動幸福快樂么?

「陸媛……」

最後的力氣,化為這最後一道怒吼,但卻如何發泄出心中的怒意?

方元終究是撐不住了,感覺到困意來襲,但若是睡了,將永遠無法醒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方元突然感覺,自己的小腹之上,出現了一片暖意。

這股暖意,彷彿融入到了血液之中,很快便傳遞到了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就連背後的傷勢,在這股暖意的治療之下,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着。

「我的手……我的腳……」

不多時,方元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他那原本已經近乎沒有知覺的四肢,竟然再次有了感覺。

不多時,暖意充斥着方元的身體,令方元感覺自己體內彷彿充滿了力量。

他努力的站起身來,雖然身體還是搖晃了幾下,不過他還是站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方元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雙手,看着自己的身體,感知着體內的情況。

就在方元震驚於自己的變化時,一道白光出現在了方圓的面前,而後白光化為了一道身着閃爍着白色光芒袍子的青年。

青年披頭散髮,那白色光芒袍子像是睡衣一般,顯得非常隨意。

青年方一出現,便是臉色大變,只見他單手一揮,亂葬崗那由屍骨腐蝕而成的泥濘瞬間變成了金磚地板。

青年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赤腳,這才踩踏在金磚地板之上,看向了早已經目瞪口呆的方元。

青年臉上帶着淡笑,道:「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名……」

青年眉頭蹙起,像是在想着什麼,片刻之後,搖頭道:「算了,你就稱呼我為……」

見青年如此糾結,方元不由開口道:「前輩?」

「前輩?」

青年點了點頭,道:「對,你就稱呼我為前輩即可。

而後青年繼續道:「無界天龍和不死天鳳乃是……是什麼來着……」

青年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像是很多記憶都想不起來了,最終青年嘆了聲氣,還是放棄回想了。

只見青年拿出了一枚眼珠大小的青色珠子,向著方元說道:「這玩意兒……」

半句話沒說完,青年又是愣住了,這是又忘了。

青年有些惱羞成怒,也不再說了,只見他手持那枚眼珠大小的青色珠子,直接一下子將其拍到了方元的腦門上了。

方元還沒反應過來,那個青年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亂葬崗,再次變成了那髒亂的模樣。

方元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剛才的那一切,難道都是幻覺么?

然而就在此時,方元感覺自己體內血氣滾動,慢慢變強,很快,自己體內的血脈,像是變為了奔流的江河,這等衝擊力,令方元整個身體都變得漲紅,像是要爆炸了一樣。

方元撕開了自己的衣服,看到了自己胸口之上,竟然有着一條經脈向外凸起,那模樣像是一條神龍,欲要掙脫方元的肉身,翱翔於天際。

看到這一幕,方元頓時想起了小時候父親向自己說的他們方家的傳說。

「這是……始祖龍脈,傳說之中的蒼龍血脈?」

方元驚呼了起來。

陸海有一點沒有說對。

他們天龍方家的天龍血脈,並不是分為五個等級,而是分為六個等級。

陸海所說的五個等級,乃是正常的五個等級,所有血脈幾乎都是這五個等級,而他們天龍方家的天龍血脈,還有一個隱藏的等級,那便是始祖龍脈——蒼龍血脈。

在天龍方家,有一句話由每一代家主口口相傳,那便是:蒼龍飛天,萬脈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