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貼身狂龍
貼身狂龍 連載中

貼身狂龍

來源:掌讀520 作者:裴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裴元慶 裴容

簡介:為兄弟,他兩肋插刀,為女人,他怒為紅顏,為國家,他誓死如歸
展開

《貼身狂龍》章節試讀:

第7章 變臉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洛天,保護容姐是他的責任,他不能讓她出任何事,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蘭蘭,他雖然相信自己的直覺,不過也要仔細的打探一下才行。

「這個小丫頭,果然不簡單——」

洛天點頭,心中自語,本想再欣賞一下春色,這個丫頭卻是把燈關了,讓他有些遺憾。

一夜無話,一早起來,容姐的車就拿去修了,而洛天也在盡保安的職責,在四處溜達,至於蘭蘭,這個丫頭,一直躲在五樓,沒有下來。

很快的,到了晚上五點左右,距離三哥約定的去盛世豪庭還有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裴容已經打扮完畢,成熟而性感,一身水藍色的旗袍,完美的襯出了她的身材,髮絲高盤,手拿坤包,氣場凌人,連洛天都不由的讚歎這個女人不簡單,身在會所中,卻是有如此高雅的氣質,難道道上有午夜蓮花之稱,出污泥而不染,濁青蓮而不妖。

由於裴容的車子還在維修中,蘭蘭主動的提出開她的車子前往。

當這個丫頭把停在門口旁邊的那輛奔馳G500開過來時,不由的把裴容驚呆了,她知道這個丫頭身份不簡單,卻是沒有想到那麼豪橫,這輛車子裸車就要一百六十左右,全部算下來,差不多要一百八十萬。

就連洛天也是一怔,微微一笑,然後和裴容先後上了車。

「咳,其實,這車子是九手的,為了在外裝面子用的,嘿,」

似乎察覺到裴容和洛天那不一樣的眼神,蘭蘭嘿的一笑,解釋道。

欲蓋迷障,洛天和裴容更相信這個丫頭不簡單。

「洛天,蘭蘭,你們兩個不要進去了,在車裡等着就行。

到了盛世豪庭門口不遠處,容姐首先下了車,然後對洛天和蘭蘭說道。

「容姐,那你小心點!」洛天知道這算是道上高層之間的見面,他作為小弟是沒有資格進去的。

「放心吧,沒事的,姐可不是溫室的花朵。
」容姐沖洛天一笑,然後挎着坤包直接進了盛世豪庭。

「容姐真厲害,一看就是道上大姐般的人物,有股讓人攝服的氣質,嘿。
」車裡的蘭蘭望着容姐那高挑優雅的身影不由的嘆道。

「小丫頭有眼光,你不會是看在容姐收留你的面子上才拍馬屁的吧,告訴你啊,我和容姐不熟,想拍當著她的面拍。
」洛天笑眯眯的拍了一下蘭蘭的小腦袋。

「喂,不要動我的頭,男人的腰,女人的頭都是不能動的,不知道么?」蘭蘭沖洛天一呲牙。

「切,那是男人的頭,女人的腰好不好?」洛天笑着糾正道。

「咦,你懂得還不少啊,以前做什麼的?」蘭蘭好奇的看着洛天。

「鴨,金牌鴨!」

「滾。
」蘭蘭輕咬着銀牙,從牙縫裡崩出一個字,於是不再搭理洛天,從身上拿出自己的手機,玩起了切水果的遊戲,手指在上面狠狠的划來划去,刷!刷!刷!那些香蕉,菠蘿,蘋果什麼的被她切的支璃破碎,慘不忍賭。

洛天於是也不再逗她,掏出一包紅旗渠,從裏面抽出一支,自顧自的抽着,眼睛望着盛世豪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盛世豪庭一樓一個雅間,容姐穩定了一下情緒,然後推門進去,一進門,就看到三哥正左擁左抱,正抱着其中一個猛啃着,一雙手正在胡亂着摸着,此人竟然把自己包養的一對姐妹花帶到了這裡。

「三哥。
」容姐面色有些尷尬,叫了一聲。

「阿容來了啊,坐。
」三哥放開那對姐妹花,對着他們耳語了幾句,兩個女孩臉一紅,看了一眼容姐,然後嬌笑着出去了。

「怎麼,南春華還沒有來?」容姐有些不悅,包間就這麼大,一眼就看個通透,那個南春華竟然還沒有來,也難怪容姐生氣,自己來的晚一點也就罷了,畢竟對方是在向自己道歉,擺個架子有情可原,卻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南春華比她來的還晚。

「是啊,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的,為了幫你們主事,我這個主事人都來了,你們兩個倒是一個比一個來的晚。
」三哥嘆息了一下說道。

「對不起,三哥,我有點事耽誤了。
」裴容裝作不好意思道。

「算了,沒事,等等吧,等會看這小子怎麼說。
」三哥擺擺手,整了整衣領,看向容姐,「阿容啊,最近會所的生意不錯,你可是功不可沒啊,有時間去三哥那裡喝茶,不能有事再去啊,沒事也可以去知道嗎?」

「知道了三哥,我只是怕打擾三哥清修嘛。
」容姐淡淡的笑笑敷衍道,沒事去那裡喝茶?哪有那麼好的事,她當然知道這個三哥話里的意思。

「不打擾啊,你只要來,三哥舉雙手歡迎啊,哈哈,你看秋萍,美菊,還有春虹她們三個,當年你們可都是一起跟着三哥混的,現在她都自立了,都成大老闆了,你的實力不比她們差啊,有機會就要把握知道嗎?」三哥『語重心腸』的說道。

「三哥說的是,我會把會所打理好的。
」容姐不動聲色的把話題轉到了會所的生意上。

秋萍,美菊,還有春虹她當然知道,三人之所可以自立,擁有自己的產業,那還不是和這個三哥上床換來的,容姐心裏跟明鏡一樣,憑她的姿色如果真想混的話,絕對比這三個女人混的要好。

只不過人各有志,自己混跡於這種場合,卻是潔身自好,也算是一個少有的奇葩了。

環境是髒的,人卻是乾淨的。

三哥正想繼續勸說,這時包間門砰的一聲被推開了,南春華邁着方步,腋窩裡夾着包哼着小曲走了進來,頭弄的像狗舔的一樣。

「三哥,容姐早啊,不好意思啊,路上塞車,來晚了。
」南春華哈哈笑着沖三哥還有容姐打招呼,然後大大咧咧的坐了下來,同時把腳竟然翹在了桌子上,一搖一搖的,面色得意。

這是要道歉么,這是大爺啊!容姐和黃三同時有些不悅。

「南少好大的架子,這也是帶着誠意來的?」容姐冷冷的看着南少,輕巧的下巴輕輕的抬了抬,看了一眼那雙礙眼的大腳在桌子上晃來晃去冷哼道。

三哥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輕咳了一下,「無妨,來了就好,阿南啊,你和阿容的事我已經了解清楚了,也給你老子通過電話了,具體的調解結果你應該知道吧。

「哈,三哥說話,我們作為小輩的當然要聽。
」南春華哈哈大笑,囂張的跟二五八萬一樣。

「嗯,那就好。
」三哥也看不貫這小子的德性,心想如果不是你老子背後的關係,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小鱉犢子,在老子面前都這麼囂張,難怪不把阿容放在眼裡。

「都是在道上混的,抬頭不見低頭見,都是求財,不是求氣,大家和和氣氣的才能發財!」三哥說著,啟開酒瓶,把兩個準備好的杯子倒滿了酒,然後看向南春華。

「好說,好說。
」南春華不由的冷笑一聲,並沒有端桌子上的酒,卻是打起了手機,打起了電話。

「喂,賈叔嗎,嘿,我是春華啊,好久沒有給您打電話了,有些想您了……是啊,我也是挺忙的,老爸的集團也需要我打理嘛,放心,我做的都是正經生意……哪能啊,對了,昨天您和我爸喝酒,還說給我介紹女朋友呢,怎麼樣,有消息沒有啊,你侄子這麼大了,您可要上點心啊,最好是社安局的女警什麼的,哈哈哈……」

南春華打着電話,旁若無人,肆無忌憚,只不過黃三聽着,臉色卻是變了,有些尷尬的陪笑着看着南春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