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風雲1988
重生之風雲1988 連載中

重生之風雲1988

來源:掌讀520 作者:秦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雲 秦風

簡介:前世碌碌無為的下崗職工秦風,回到1988年,這是一個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的時代,這是一個風起雲湧的時代,且看他如何抓住時代浪潮,縱橫商海,改變人類格局
展開

《重生之風雲1988》章節試讀:

第7章 還不收手


後面的一番細緻交談才得知,大爺以前是村裡的村長,看了報紙察覺到了一絲機會,不顧家人的反對,想着來探探市場。

作為小山村裡第一個走出來「投機倒把」的人,老大爺倒是豁達:「我這一把年紀了怕啥,總得讓娃娃兒有出路才行!」

秦風留了老大爺的電話地址以後,直接遞給他一百定金。

這可把老大爺感動得不行:「小夥子,你信任老頭我,我也信你,錢你到時候在給我就是,我就只賣給你」秦風如此完全是因為此時的人還比較淳樸特別是老人,要是後世莫說一百,一分錢他都不會。

目送着大爺離去,有些佝僂的身影卻又如此高大!

「大爺,你們村的桑葚我都要了」秦風心裏暗道。

連續兩日桑葚的高價,勢必會吸引不少人加入,供大於求,明日桑葚市場必將掀起價格戰。

秦風本已經打算及時撤出,現在卻改變了主意。

「有點期待明天了!」秦風掃了一圈市場,眼前的菜市彷彿化身成沒有硝煙的戰場。

一天的時間秦風就站在市場門口當二手販子,零散農戶來一個他直就收一個,最低的一毛十斤,高的五毛十斤,總之沒有讓一個農戶走進市場。

就這樣市場的價格被他強行穩定到了一元三斤。

幾個老頭雖然嘴上不屑,心裏還是有些佩服這個年輕人,不起眼的桑椹,他們看到了化纖廠身上未來面臨的境況,一旦改革,將面對市場經濟的嚴酷考驗。

這年輕人,只是通過控制供求關係,能讓這種遍地都是的桑椹穩定一天的價格,看起來容易做起來實際很難。

秦風他們今天的生意比昨天還要火爆,化纖廠家屬區內三五成群的人來買桑葚,連帶着隔壁賣散酒的生意也好的不行。

徐老得知秦風明天還會來時,頗為意外,本以為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會及時退出,可沒想到還是禁不住誘惑,不由得有些失望。

其中一個老者吳老看了秦明一天的表現後反而對他很有信心:「老徐,你是不是覺得明天肯定會價格混亂,這年輕人要砸掉一批貨在手裡?」老者點點頭:「年輕人終究還是貪心了一些,連續兩天桑椹價格這麼高,其他人肯定也會想着做這個生意,明天勢必是一場價格戰」吳老不以為意:「要不我們打個賭,這小子應該早就預料到了,就賭你那塊表」「放屁!想得美,那是老領導給的」「不敢了吧」「誰不敢了」……

秦風這次並沒有馬上離開市場,市場里有兩家酒廠的門店,秦風選擇了生意較差的一家。

桑椹不易保存,不能長途運輸,所以收購的地方也僅限於附近幾個鄉鎮。
加之今年本來就是桑葚成熟最後的一段時間。

除了搶佔先機的秦風,其他人並不可能收到太多的桑葚。

這樣秦風就有了跟酒廠廠長談判的籌碼。

前提是得想辦法說服酒廠廠長開發桑葚酒,桑葚酒自古有之,可作為一家酒廠大型開發桑葚直到目前還沒有這事。

秦風惡趣味的看了看北方,壞笑道:「不知道後面還會不會有勁酒雖好,可不要貪杯這廣告詞」秦鄉酒廠,市裡的兩大酒廠之一,不過此時卻冷清的嚇人。

偌大的廠區內除了三三兩兩的工人,竟然看不到一輛運輸的車輛。

空氣中瀰漫著酒糟味,讓人沉醉。

一路穿行經過了生產車間,成品庫。

路過經銷處時,裏面傳來約莫三十來歲的男人的訓斥聲。
秦風可不是偷聽牆根,實在是這男人的聲音太大,說來說去的意思就是廠里產品嚴重擠壓,這群經銷處的銷售居然在廠里醉酒打牌,就差燙頭了!

被批評的幾人中,其中一個資格最老,也是經銷處的處長,本來打牌就輸了錢,有些不滿的看着眼前的廠長:「塗廠長,你也別跟弟兄們扯什麼大道理,現在廠里情況咋樣,心裏沒點數嘛,哪一家兄弟單位要用咋們的酒,你讓我們咋弄?」

塗廠長見眼前這人站沒站相,打着酒嗝完全是不將他放在眼裡,拍在牌桌上,拍得紙牌撒了一地。

「兄弟單位不用我們的,你們不會往私人飯店,雜貨鋪推?再這麼下去,都得玩完,乾脆停產停崗算了!」

那處長不屑的笑了笑:「我反正沒那個本事,塗廠長也別跟我有得沒得,還有三年,我就退休了,要不你找個有能力的上?」

秦風在門外聽得是一清二楚,不由得這個時代還真的猛,經銷處敢跟廠長對着干。

塗廠長是憋了一肚子火,心裏也苦,看着下面的人幸災樂禍,有些落寞的出了經銷處。

漫無目的的走在廠區內。

自己從上面調到酒廠,本想着大展拳腳,做出一番成績。

沒想到廠子這三年效益一年不如一年,下面的人陽奉陰違,盼不得廠子早關閉似的。

上面已經給了最後通牒,實在不行廠子怕是撐不到夏天就得關了。
工人們倒是無所謂,就算不幹活還有工資。

可自己該怎麼辦,回去?哪裡還有位置,一時間思緒萬千!

「塗廠長,你好,我叫秦風。

塗廠長明顯興緻不高,但還是擠出一個笑臉,伸出手握手道:「你找我有事?」

「嗯,有事,塗廠長,我可以幫你出點主意,說不定能提高廠子的效益!」秦風並沒有把話說的太死,雖然他有十足得把握。

「小子,吹牛皮的人我見多了,比你更狂的人我也見過!」

秦風攤開手無奈笑道:「我已經很低調了!」

塗廠長上下打量了一番秦風,如此年輕,他實在不相信眼前的年輕人能有辦法。

但是看到眼前的年輕人那副沉着自信,可不是一般人能有,至少他就做不到,又不得不重視起來。

「你說說看,有用的話,我按照市麵價付給你諮詢費」塗廠長深知不可能白白就讓別人出點子,特別是有的點子還真可以點石成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