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醫歸來
仙醫歸來 連載中

仙醫歸來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乘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乘風 葉雨萌 奇幻玄幻

簡介:藥師仙帝葉乘風,縱橫三千修行界,卻重生回到了地球
那一年,他25歲,葉家被人陷害,雙親身故,妹妹被奪
那一年,他癱瘓在床,受盡屈辱從六樓輕生求死
上天終於給了他一個改變一切的機會……展開

《仙醫歸來》章節試讀:

第8章 大方的人


葉乘風心裏略微有些焦急,如果能直接從韓菲菲嘴裏問出幕後黑手,那葉家的大仇就有的報了!

一向與人為善,做事低調的父母,是怎麼惹上這個大麻煩,最後導致家破人亡的,其中定有隱秘。

「我,我不清楚啊!好難受……我只聽爸爸說過,是一個我們根本惹不起的大人物,他姓楊。
」韓菲菲幾乎已經神志不清。

姓楊?

葉乘風有些失望,這個世界姓楊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還有呢?他是不是在東江?他是什麼身份?快說!」

「我真的不知道了,好像和什麼修行者有關,其他的我根本不關心,我只希望能嫁入豪門當一輩子的頂級名媛啊。

葉乘風心中一震。

修行者?

地球上還有其他的修行者?!

大腦開始飛速運轉起來,葉乘風在思考這三個字代表的含義。

葉家居然會在自己不知情的時候惹上了身負異能之人,那背後牽扯的可就大了。

現在情況逐漸明了。

首先,那個姓楊的人和修行者有牽扯,所以對於普通人來說自然是惹不起的存在。

再次,地球上的修行者似乎並不能大張旗鼓的行事,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隱秘地先搞垮葉家的企業,然後再藉助普通人的手收拾自己和妹妹。

最後,葉乘風雙眼猛地閃過一陣精光。

按照自己當年凡體成仙的經歷來看,一旦踏入了修行的門檻,那就相當於是同一個力量體系。

蟻多咬死象!

涉及到了修行者,那自己就不得不防。

渡劫成仙之前,凡體修行境界共有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每一個境界的力量都是天壤之別。

自己現在的身體強度,大約是二品境左右,不過元神、知識和手段,都是真仙之中混元仙帝級別,這是巨大優勢。

同樣的修行,葉乘風的修鍊速度在元神的加持下,可以做到同級別的十倍以上,但前提是有充足的靈氣供應或者丹藥資源。

好在地球上靈氣不足,就算有其他修行者級別也不可能太高,只要自己抓緊恢復實力就可保萬無一失。

就在葉乘風這邊思緒萬千的時候,一雙纖纖玉手已經悄無聲息地摟了上來。

突然感受到了背後的柔軟和脖子後面的熱氣,葉乘風直接從思考中清醒過來,渾身打了一個激靈。

韓菲菲嬌軀火熱,口中呢喃,雙目通紅,趁着間隙的功夫,居然爬過來直接纏到了葉乘風的身上。

「葉乘風,其實人家一直都很喜歡你的,你看看我,是不是很漂亮!」韓菲菲神志已失,紅唇嬌艷,居然直接親了過來。

猝不及防,葉乘風被親了個正着,對方摟的更緊了。

一時在溫香軟玉中迷失,葉乘風嚇了一跳,趕緊再次運起清心訣。

啪。

手指點在了韓菲菲腋下極泉穴,這女人身子一抖,眼神慢慢恢復了一絲清明。

砰!

就在這時,門直接被撞開,彭聰這小子跌跌撞撞地沖了進來。

「葉少,我拿解藥……」

一時間,屋內三人面面相覷尷尬無比。

彭聰看着屋內的兩人,突然冷汗直冒,直接跪倒在地。

「我不是有意要打斷葉少好事啊!你先來你先來,我半小時後再進來!」

半小時?瞧不起誰?

葉乘風臉色一正,把韓菲菲從自己身上扒開,推到一邊,惹得這女人又羞又怒。

直接奪過彭聰手裡的解藥,遞給了韓菲菲。

「吃了它,你就沒事了,以後不要再讓我見到你,不論我們以前有什麼瓜葛,現在都兩清了。

韓菲菲臉色蒼白,表情掙扎。

她現在是很嫌棄葉乘風的,但這個她看不上的男人卻救了自己。

彭聰明顯只是玩玩,她已經不可能再指望了。

接過葯直接吃下,韓菲菲臉紅着整好了裙子起身,一句話也沒有多說。

走到門口,韓菲菲突然回頭,大聲叫道:「姓葉的!不要以為我會感激你,憑你現在這個階層,我永遠是你得不到的女人!你不配我的感激!」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彭聰跪在那瑟瑟發抖。

「起來說話。

「謝謝葉少。

葉乘風看着對面的花花公子,滿眼的鄙視,從房間里找出紙筆,刷刷刷寫了一副方子。

「拿去。

彭聰大喜過望,趕緊接過。

「葉少,照着這個方子抓藥,我就能行了?」

「偶爾可以。

彭聰愣住了,滿臉迷茫。

葉乘風緩緩說道:「我說過,你嘴欠要得到懲罰,所以使在你身上的手段要一年後才能解,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那,那我……」

「這個方子,可以讓你一個月恢復能力一次,一年之內不超過6次,否則會中毒,你省着點用吧。

噗!

彭聰一口老血差點把臉給憋青了。

他這個花花公子的人設註定是要崩了,直接變成禁慾系選手。

外面那麼多的小情人,有些要按時交公糧的,這特么只有六次,哪還有心思去禍害其他小姑娘呢!

但有,總比沒有好。

「謝……謝葉少恩典。

「不是免費的。

彭聰心態直接要炸,幾乎要掀桌!

「我給你這種人開方子,最少也是這個價格。
」葉乘風伸手指比了個一。

彭聰面色由紅到青,由青到白,最後想到一年後還要靠葉乘風來幫自己解除「封印」,咬咬牙,忍了。

掃碼支付很方便,彭聰直接搞定轉賬,拿着方子欲哭無淚地走了。

留下葉乘風一個人坐在房間里,有些發愣。

開方抓藥,醫者最基本的行為。

憑自己這級別的醫術,一千塊要的不算多吧?普通人掛個超級專家號,最少也要幾百。

但是……

彭聰這貨直接給自己轉了10萬塊錢是幾個意思!

對這小子的印象有了一絲絲的改變。

畜生是畜生,但好歹是一個大方的畜生,一年後就不折磨他了。

明天繼續帶着自己家小美女大吃大喝,說什麼也要吃個比麻辣燙高級的!

葉乘風心情愉悅回到了自己的總統套房裡,一開門就看見葉雨萌在客廳里裹着被單。

「哥!你回來了?」葉雨萌驚喜無比,小跑着跳進了哥哥的懷裡。

葉乘風剛想施展摸頭寵愛大法,小美女卻突然吸了吸鼻子,臉上露出狐疑和發酸的表情。

「哥,你身上為什麼會有女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