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上龍帝
無上龍帝 連載中

無上龍帝

來源:掌讀520 作者:祖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祖龍 穆嫣然

簡介:人族帝君遭遇死敵偷襲,巧獲祖龍傳承精血轉世為蛇,覺醒無上吞噬能力,一路吞噬而上,怒斬死敵吞噬萬界,成為新的一代祖龍帝君
展開

《無上龍帝》章節試讀:

第五章 藥材


這一切實在是太過於突然,以至於那位老者甚至都沒反應過來。

烏光洞穿少年之後,又連續擊穿兩輛車輛才深深地插在地上。

不少商人定神一看,那是一根漆黑尾針,類似毒蜂一般,稍微一靠近就覺得渾身發軟,腦袋發暈。

「有劇毒!」

「快退下!」

這根毒針讓在場的不少人都是為之色變,誰都沒想到,這蛇妖居然還能使用蜂妖的毒針能力。

「孽畜!受死!」

鶴髮老者馮長天勃然大怒,他沒想到自己這邊在搬出黑山老人與永言帝君的關係之後,那蛇妖居然還敢直接出出手。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這鶴髮老者就已經逼近秦風身邊,雙掌帶着勁風用力的拍在了秦風的身上。

秦風龐大的身軀只是抖了抖就卸掉了馮長天的掌力,但是馮長天可就不那麼輕鬆了。

在雙掌拍在秦風身體上的那一刻,他就聞到了一股甜馨的氣息。

哪怕是他第一時間後退,也已經有點晚了。

在他雙掌之間出現了一絲的黑線,隨着時間推移,黑線還在快速的擴大,不過一會兒,馮長天的雙手就已經徹底烏黑。

「好狠的毒!」

原本馮長天還準備斷手保命,但是正當他拔出腰刀的那一刻,他發現兩條黑線已經從雙手延伸到了自己的胸口,這毒血顯然已經攻心!

「噗!」

馮長天運轉真氣準備護住自己心脈,卻沒想到這反倒是加速了毒血的流通,原本還算不錯的臉色瞬間變成烏青,一聲悶哼之後噴出一大口黑血。

好不容易穩定了氣息,一抬頭,秦風的血盆大口已經近在遲尺,這位五階武師從頭到尾就只出了一招,然後被秦風一口吞下。

「還不錯,這個武師比之前那幾個狼妖將要強多了。

吞掉這個五階武師,秦風能夠感覺到體內的妖力再次暴漲,這一次妖力差點就衝到一階極限,他琢磨着自己再吞一個妖將就應該能夠突破二階妖將了。

此時所有的商人已經嚇得幾乎崩潰,原本以為秦風可能會比之前那三狼妖將好說話一點,誰都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更加殘忍!

堂堂五階武師,說吞就吞了,這傢伙,真的是一階妖將嗎!

「車上裝的是什麼?」

確定這群人之中沒有別的別的高手存在,秦風遊動到商隊旁邊,沉聲問道。

被他剛剛尾針擊碎的兩輛大車掉下了無數的藥材,這些藥材秦風倒是挺熟悉的,幾乎是都是療傷的藥物。

「這.....」

為首的一個商人剛想開口,旁邊的一個人拉了他一下手臂,這商人硬生生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

「啊!!」

秦風目光一掃,這個人在尖叫中被蛇尾捲起,順勢往地上一砸,直接化作一灘爛泥!

「說!」

秦風聲音如雷霆般炸響,嚇得這商人雙腿一軟,直接坐在了地上。

「妖爺饒命!妖爺饒命啊!這是長武城城主派我們運送到天雙城的,據說是永言帝君探索星空受了重傷,需要療傷聖葯,整個天武國的療傷藥材都要集中供給帝君使用。

這個商人癱坐在地上,一邊顫抖一邊說著,秦風眉頭一皺,聞到了一股尿騷臭,這傢伙,居然被嚇尿了。

「他是誰。

秦風指了指地上的那攤肉泥,之前就是他拉着這個商人,不讓他說話的。

「他....他是長武城的城守軍隊長,負責本次押送的。

商人繼續結結巴巴的說著,他現在已經不考慮這次行商損失多少的問題了,只要能夠在這兇殘的妖物面前保住小命,那就是老天保佑了!

秦風陷入了沉思之中,永言帝君也就是滄瀾那傢伙,應該是因為他的最後自爆深受重傷。

看這架勢,傷害恐怕極為嚴重,需要搜刮整個國家的療傷藥物來進行療傷。

而作為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秦風能夠讓他安心的療傷嗎?

當然是不可能!

下一刻,秦風渾身上下鱗片張開,磅礴黑霧噴涌而出,不少商人哭喊着試圖逃跑,卻最終還是黑霧所吞噬。

慘叫聲在黑霧之中逐漸變小,乃至於消失,十多分鐘後,黑霧開始消散,秦風龐大的身軀從黑霧之中浮現出來。

原本龐大的商隊已經完全消失,只有地上殘留着殷紅色血跡才能證明,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一周後,長武城。

「廢物!一群廢物!!」

「整整一周時間,居然沒有一個商隊能夠將藥材運送到天雙城!」

長武城內,上官龍飛正在大發雷霆。

在半小時前,他接到了來自天雙城的斥責,整整一周時間,長武城居然沒有運送哪怕一車療傷藥物到天雙城。

天雙城城主汪長生將上官飛龍給罵了個狗血淋頭,而上官飛龍也只能將這怒火發泄到手下人的身上。

「城主大人,這件事情可不關他們的事情。

在上官龍飛怒罵一通後,從房間外走進一位身材魁梧有力,劍眉星目的中年男子。

「什麼風把你們李家吹來了?這是我們長武城的事情,和你們李家無關。

上官龍飛臉色一沉,面色不悅的回答道。

來人正是目前李家家主李少翀,年僅四十就已經是三階武王,算得上是長武城的第一高手了。

哪怕是上官龍飛,現在也不過是二階武王的修為,平時就被這李少翀壓一頭,現在又在氣頭上,看見李少翀自然沒有好臉色。

「我已經查明了,那日在城外襲擊商隊的,是一隻蛇妖將,我李家次子就是死在他手中的。

李少翀強忍着怒火解釋道,當天自己讓管家馮長天帶着二兒子李迅華一起前往天雙城採購一些煉丹材料,沒想到這一去就再也沒有蹤跡。

李家派人去尋找,最後也只能發現那一處血跡斑斑的戰場。

所有人都像是憑空蒸發一般,連龐大的馬車車隊都無影無蹤,但是有人在那發現了地上深深的爬行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