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鐵血王者
鐵血王者 連載中

鐵血王者

來源:掌讀520 作者:柳清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小姐 柳清清

簡介:作為曾經的王者,夏天感到壓力很大
展開

《鐵血王者》章節試讀:

第6章 拆穿


話音剛落。

所有人順着方向望去。

只見在老爺子的左右肋骨靠近胸部的前端,還各有兩根銀針。

「孫院長,你告訴我這兩個穴位叫什麼?」夏天看向孫有德。

孫有德皺着眉頭,道,「這是……帶脈?」

「你確定這是帶脈?」

「這……」

孫有德面色猶豫不定,但本着實事求是,還是說道。

「這兩處都接近帶脈穴,但並不是帶脈穴,而在人體720個穴位中,這兩個地方也沒有穴位,也就是說,這是兩處廢針?」

「呵呵,廢針?」

夏天嗤笑一聲,這才看向張大師,「張大師,你能說說這是什麼穴位嗎?」

張大師的臉色不知在什麼時候變了。

此刻看到眾人望來,當即冷哼一聲,竭力掩飾內心之中的慌亂。

他雙手背負身後,淡淡道,「這是家傳針灸之道,怎能外傳!」

夏天卻是冷笑一聲,「別用這些話來糊弄外行,這裡也沒有人是傻子。

說完,他看向額頭已經冒汗的孫有德,隨即又掃過眼神專註的柳清清和她的父母,這才說道。

「我來告訴你,其中一個穴位叫魂門,一個驚門,那些針的穴位配伍,在加上這兩個穴位,直接開啟了人體潛能玄關。
加速生命力流逝。

說到這裡,夏天臉色一寒,驟然提高聲音,冷喝道,「你這是在草菅人命!」

「你……胡說八道……」

這一次,張大師真正的變了顏色。

他沒想到,除了自己之外,竟然還有人懂得這些穴位的妙用。

「住口!」

然而,就在他試圖狡辯時,卻被夏天一聲歷喝打斷。

「孫院長,你也是專家,應該知道,穴位部分其實大同小異,不同的只是比例,找一隻兔子或狗,按着這些穴位試一下,若是三天不死,我自挖雙眼!張大師,你敢不敢和我賭!」

嘩。

一片嘩然。

包括柳清清在內,所有人都變了顏色。

都沒想到,夏天的語氣竟然這般決絕與篤定。

反觀張大師,原本慈眉善目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紅,嘴角抽搐,眼皮狂跳,額頭的青筋突突跳動。

而他的眼睛,在一瞬間布滿了血絲。

「哈哈哈!」

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害怕,他忽然大笑起來,用手點指着夏天,「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既然你們質疑我的醫術,老夫又何必自討無趣,哼!告辭!」

話落之後,他邁大步向外走去。

看他如此,醒悟過來的柳清清剛要阻攔,卻被夏天一把拉住,而老爺子也緩緩搖了搖頭。

如此,眾人眼睜睜看着張大師消失在門外。

「你攔我幹什麼!」

柳清清一把甩開夏天的手,沒好氣的看着他。

夏天笑了笑,沒有理會,而是轉身走至病床前,開始為老爺子拔針。

「你……」

柳清清頓時杏眼圓睜,黛眉凝蹙,正要開口斥責,柳父忽然開口將她打斷。

大胖子柳父雖然心寬體胖,但卻是個明白人。

「閨女,閨女消消氣。
」他笑呵呵走至近前,「小陸攔住你就對了,否則的話,你又能如何?」

「我……我……」柳清清氣結,強自爭辯道,「他敢害我爺爺,我,我要報警抓他。

柳父仍然笑眯眯說道,「你爺爺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柳清清張了張嘴,卻是無言以對。

這時,柳父又長嘆一聲,「雖然我不懂針灸,可是剛才小陸和孫院長說的明白,那兩個穴位根本就沒有在現代醫學上記錄和記載,即便報警也沒用。

頓了頓,他語重心長道,「還有一點,他是李青山請來的,現在我們還不確定,究竟是他要這麼做,還是被人授意,你決定和李家撕破臉嗎?或者說……你準備好了嗎?」

聞言。

柳清清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徒然冷靜了下來。

是啊。

被憤怒沖昏頭腦的自己,根本就沒想到這一點。

偷偷瞟了一眼夏天的身影,柳清清的神色之間複雜到了極點。

張了張嘴,可高傲如她,道歉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柳父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頭,隨即轉目看向夏天,紅光滿面的胖臉上寫滿了好奇。

「小陸,我對醫術一竅不通,可是你剛才說激發潛能……不是說人體潛能激發越多越好嗎?」

「我說的是生機潛能。
」夏天將最後一根銀針拔下,直起身望來,笑道,「就像人在臨死前的迴光返照一樣。

迴光返照?

眾人一愣,皆是皺着眉頭。

一旁的孫院長卻是聽懂了這句話,頓時恍然大悟。

他本想解釋,可是想到自己剛才的態度,又尷尬不已。

當下,他面色鄭重而誠懇的看向夏天,「年輕人,我,我錯怪你了,我向你道歉,孫老哥,也請你原諒。

說罷,深深一躬。

「孫副院長,這不怪你,哈哈,別往心裏去。
」老爺子趕忙說道。

「不,錯了就是錯了,唉……中醫之道博大精深,若非陸小友,我險些鑄成大錯。

頓了頓,他又面色好奇的問道,「對了陸小友,如果按着你剛才所說,用動物做試驗,真的三天就會死?」

夏天翻了翻眼皮,「不然呢,那個老傢伙為什麼會跑,這次被我揭穿,說不定會跑路到國外。

他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說道,「老爺子,請伸出手來,我來給你看看。

「好。
」老爺子爽快的伸出手。

經過剛才的一幕,夏天贏得了所有人的信任,就連柳清清也面呈期待。

只是內心之中愈發複雜了。

病房中立刻安靜下來,全都注目的看着。

接下來,夏天切脈之後,又查看舌苔,眼皮,然後詢問病史。

他並非裝模作樣。

相反,夏天有着極為高明的醫術,乃是傳承於一部神秘功法,裏面所闡述的針灸之道更加高明。

望聞問切,做足了功夫。

外行看門道,內行看熱鬧。

這樣一幕落在孫院長眼中,那是絕對的專業手法。

一系列的檢查後,基本確定老爺子的狀況,如他所言,大病沒有,就是年輕時烙下的病根。

確定之後,他看向孫院長。

「孫院長,能不能給我找些銀針,全要那些一寸的小針。
大約需要一百二十根。

「好,我立刻讓人準備。

孫院長答應的很痛快,急匆匆離開了。

片刻後,他拿着五個針盒走了進來,遞給夏天。

「老爺子,我的針灸有些特殊,先脫掉背心,坐直身體。

「好。

老爺子原本穿着背心,聞言後,毫不猶豫將其脫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