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國師聖醫
國師聖醫 連載中

國師聖醫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君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君庭 奇幻玄幻 章冰蝶

簡介:歲月的長河,淘盡了糟粕,沉澱下精華
這是中醫崛起的時代
醫術無雙的絕代戰神葉君庭,被封為國師,重回中海,通過自己的醫術向華夏乃至世界證明,中醫未死!展開

《國師聖醫》章節試讀:

第八章 談心


周圍所有人,幾乎都看呆了眼。

不為那法拉利,而是這位紅色風衣的女子,那氣質以及那相貌,都太出眾了。

恐怕連現在電視上的女明星,都沒能有這等清冷氣質與絕色容顏吧!

而她正巧不巧的,就坐在了葉君庭的同一張桌子正前面。

就連唐叔都有些錯愕。

他看得出來,這個富家千金,似乎是專門來找葉君庭的,所以他也沒再打擾。

「你們聊,我就先忙活去了,需要什麼跟我說!」

唐叔笑了笑,這才走開。

「你是?」

葉君庭詫異的看着她。

他印象中,可沒認識過這位故人!

「我是蕭簡凝啊,你不記得我了嗎?」

蕭簡凝淺淺一笑,把墨鏡摘了下來,薄薄的紅唇微抿,令人心生蕩漾。

葉君庭有些不可思議的看了她一眼。

他印象之中的蕭簡凝,可是個兩百斤重的女漢子。

但眼前這一個氣質清冷,穿着時尚的女子,與之前那個蕭簡凝,完全判若兩人。

「沒想到,幾年時間不見,你的變化這麼大!」

他雖然不知道蕭簡凝經歷了什麼。

但從兩百斤的女漢子,變成如今一個身材高挑的絕美女神,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蕭簡凝咯咯一笑,笑聲猶如百雀羚般,極為動聽。

「你的變化也很大呀,之前你高高瘦瘦的,像個文弱書生,但是現在,你變成了一個壯實的硬漢,讓人很有安全感!」

「幾年不見,好似你也成長了不少!」

蕭簡凝上下打量了一下葉君庭。

除了那身板變得壯實起來,那稜角分明的五官,也變得更加立體。

眉宇之間的英氣,好似經歷了不少事,變得內斂,但卻不敢讓人小瞧。

葉君庭淡笑一下:「之前的事我也聽說了,我女兒的醫藥費,有一些還是你幫她出的,謝謝你了!」

「這算什麼,我們不是老同學嘛,況且,這個孩子我看着也很喜歡!」

蕭簡凝淺淺一笑,伸手摸了摸圓圓的小腦袋。

但圓圓忽然好似感受到了什麼恐懼的東西般,拚命得躲閃,甚至還撲到了葉君庭的懷裡去,嬌小的身子,略微顫抖了一下。

「怎麼了?」葉君庭有些疑惑。

「我不喜歡這位大姐姐!」圓圓道。

她說不上為什麼,就是感覺那隻手,讓她感到很害怕。

蕭簡凝的手停留在了半空之中,笑容也有些僵硬。

「小孩子可能比較怕生,你別介意!」葉君庭有些歉意的道。

「不礙事,這個小孩很可愛,跟你和詩敏妹妹都長得挺像的!」

蕭簡凝把手收了回來,清澈的眸子之中深處閃過一抹陰厲。

不過,這抹陰厲只是稍縱即逝。

「你這六年里,真的如傳聞中所說的,去坐牢了嗎?」蕭簡凝問道。

葉君庭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

實際上,他只是坐了兩年牢,其餘的四年里,他去了大龍國的戰部。

蕭簡凝遺憾的嘆了口氣,「既然出來了,那就重新開始吧,這裡有些錢,你先拿着吧,就當做我借給老同學你的,畢竟你剛出來,肯定也沒什麼錢生活吧!」

蕭簡凝從包里掏出了兩萬塊錢的現金,遞到了葉君庭的面前。

葉君庭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他沒想到,蕭簡凝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借錢給他。

他現在這副模樣,就像是剛出獄,身無分文的窮光蛋,恐怕任何人都得避得遠遠的。

蕭簡凝居然還會主動湊過來!

「這錢你還是自己拿着吧,我就不需要了!」

葉君庭把兩萬塊錢還給了她。

「你拿着吧,就不要推脫了,否則的話,我會生氣的!」

蕭簡凝風情一笑。

隨後,她還拿了一張名片,遞給了葉君庭:「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可以打電話給我,作為老同學,我會儘力幫你!」

說完,她就起身,準備離去。

「老闆,給我來一碗熱豆漿!」

一個農民工端着一個碗,在唐叔的店裡盛了一碗熱乎乎的豆漿。

剛要走出去,迎面就撞上了蕭簡凝的身子。

豆漿灑到了她的紅色風衣上。

「對不起對不起,俺不是故意的!」

農民工拚命道歉。

這件紅色風衣,一看就是價值昂貴的衣衫。

他可賠不起啊!

「你沒事吧?」

葉君庭也起身看了一眼蕭簡凝。

好在,這件紅色風衣還算厚,豆漿只是灑在衣服上了而已。

「沒事,衣服我拿回去洗洗就好了,你走吧,不礙事的!」

蕭簡凝衝著農民工淺淺一笑。

「謝謝啊,小姑娘,您真是心善啊!」

農民工憨厚笑了起來,這才鬆了口氣,拿着剩下半碗豆漿回去。

蕭簡凝用紙巾擦了擦紅衣風衣上的豆漿,這才離開了此地。

在法拉利的駕駛位上,一名身穿西裝的保鏢恭候了一聲:「小姐!」

「看到那個農民工了嗎?」蕭簡凝道。

「嗯!」

保鏢點了點頭。

「找人把他的手給我剁了!」

蕭簡凝臉頰上透出一抹森然寒意。

——

八點三十分。

吃完了早餐。

葉君庭帶着圓圓,剛打算回去,一通電話就已經打了進來。

「在哪裡?」

趙詩敏冷冷的問道。

「在中海大學門口,喝豆漿!」

「過來民政局,今天就把離婚手續辦了吧,滿足你的心愿!」

「……」

掛斷了電話。

葉君庭有些頭疼。

女人生起氣來,還真是不依不饒的。

正好店內的生意也不忙了。

唐叔走了過來,坐在了葉君庭對面。

「怎麼,有心事啊?」

唐叔察覺到葉君庭不對勁的臉色,好奇道。

葉君庭沒說話。

只是點燃了一根香煙,抽了起來。

雲煙繚繞……

唐叔輕笑着搖了搖頭,拿過他放在桌子上的香煙,也跟隨着點燃,抽了一口。

然而很快,他就被嗆得劇烈咳嗽起來。

「你小子,抽的是什麼煙啊,你這煙,還真烈啊!」

唐叔面露苦澀。

葉君庭古怪的笑了一聲:「這是軍用特供煙,當然烈!」

整個大龍國,都沒有出售這種煙。

唯有戰部高層,才能抽得起!

這是軍用特供煙!

唐叔沒敢再學着葉君庭那般,大口大口的抽着煙,只敢輕輕的抽。

過了不久,他臉上就露出享受的神情。

這煙,還真不賴!

「你小子,有啥心事,就跟老頭子我說說唄,別看你唐叔一直蝸居在這方圓十里之地,但論起識人斷事的本領,我可比你強多了!」唐叔忽然道。

「您老真想聽?」

「聽啊,不然我陪你坐在這幹嘛?」

「行吧,那就跟你嘮叨幾句!」

沒一會的功夫。

放在桌上的一包煙。

就被唐叔和葉君庭兩人輪番抽完了。

煙抽着,故事也在講着。

聽完葉君庭的心事,唐叔笑了笑。

「唐叔,你覺得趙詩敏,她還是那個好女孩嗎?」

葉君庭面露苦澀。

在戰場上,他是一尊戰無不勝的軍神。

羽扇綸巾。

一言出,戰事了!

但在這情感方面上,他終究是空白的!

「是不是好女孩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這件事你小子也有責任!」

「你需知道,一個單親女人帶着一個孩子,還真沒你想的那麼容易!」

「古有孟母三遷、畫荻教子,你可見到那些表面性格剛烈的單親母親,有絲毫容易之處?」

「有時候,你只是看見了表面,卻沒有看見內在!」

「當你困惑的時候,不妨換個位置想想,若是你身處她那個局面,你會如何做?能如何做?」

唐叔起身。

意味深長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葉君庭似有所悟。

當他抽完了最後一根煙時,他拿起了電話,撥通了高虎的電話。

「國師,有什麼吩咐嗎?」

「找個理由,封了民政局!今天民政局所有工作人員不準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