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神婿
絕世神婿 連載中

絕世神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平 王長貴

簡介:五年前,他全家葬身火海,未婚妻被人毀容,他只能眼睜睜看着卻無能為力,像條野狗那樣倉皇逃到境外
現在,他回來了……展開

《絕世神婿》章節試讀:

第四章 九曲針


「平哥兒?」

王雪兒有些膽怯,遲疑着,同樣緩緩伸出手。

「真,真的是你嗎?」

她的表情迷離,聲音里,彷彿帶着潮氣。

直到,她看見林平點了點頭。

「我,我好想你。

王雪兒鼻子一酸,眼淚終於不爭氣的流下,喊了一聲後立即撲入林平的懷抱中,嚎啕大哭。

她哭得很傷心,像是要把這幾年受過的委屈全部宣洩出去。

也像是想把這幾年對林平的思念全部表達出來,讓林平能夠感受到。

五年前,她散步時意外發現倒在自家門外重傷昏迷的林平。

她救了他。

之後,兩人相互交談與了解,而在相處的過程中又互生情愫,約定終身。

可是,兩人都沒想到那他們都不願意麵對的殺手還是出現了,蠻橫以及血腥的將兩人拆散。

這一分開,就是足足五年!

「別哭。

林平心中情緒同時劇烈波動起來,卻強忍着,輕聲道:「這次回來,我不會再走了。
而且,我會治好你的臉,還會為你向當初傷害過你的人討債!」

「別!只要……只要你回來就好!」王雪兒痛哭着,泣不成聲。

林平有些沉默。

王雪兒的臉,是被當初追殺他的那批人毀的。

因為在刀具塗了某種毒素,導致傷疤一直無法癒合不說,也不能被現有醫療手段治癒。

這其實並不算很壞的結果。

如果,那群人不是念在王雪兒爺爺告密有功,恐怕就不僅僅是把王雪兒毀容,而是直接殺死她!

「我會治好你的,相信我。

林平再次柔聲安慰。

「你放屁!」

忽然,一名年紀大約二十四五歲,體型肥胖的男子怒氣沖沖地從一名老者身後站了起來。

他是王雪兒的追求者,哪怕王雪兒被人毀容,也不曾改變。

如今,當他看見王雪兒毫不猶豫撲進林平懷抱,憤怒立即燒毀了他的理智。

「我歐陽家一直以來都以醫術稱雄,無數達官貴人都會不遠千里請歐陽家的長輩出手,幫他們看病。

肥胖男子怒聲道:「先不說我本人就是醫學專業在讀博士,雪兒的臉我請我家長輩幫忙都沒有辦法,你個當初被追殺到落荒而逃的敗家之犬,有什麼底氣說能治好雪兒的臉?!」

「而且,你又能拿什麼治?就你這乞丐一樣的德性,是打算去廟裡求神仙幫你——」

話音未落,林平手掌反轉,一套銀針出現在他手心。

「銀……銀針?」

肥胖男子錯愕。

隨即,哈哈大笑!

「還以為你想玩什麼花樣呢!銀針?你怕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作為學西醫的人,他從不信什麼中醫,尤其對中醫的經脈、陰陽、針灸之說嗤之以鼻。

中醫如果有用,當初他歐陽家的先祖就不會遠赴海外學習西醫,之後也不會力壓群雄,成為這座城市乃至於這個省都赫赫有名的醫術世家!

「放輕鬆,待會可能會有些痛。

林平輕聲安慰,擔心王雪兒害怕。

而對於肥胖男子,他視若無睹。

手指微動,一根充滿金屬質感而又細如牛毛的銀針像小精靈一樣,躍到林平手中,他用中指和大拇指捏在銀針五分之一處,又用食指輕輕搭在針身上,使針身變得微微彎曲起來。

動作,顯得優雅又充滿藝術感。

王雪兒用力點頭。

「咦?這種起手式……難道是……九曲針?」

肥胖男子身前,一名蓄有山羊鬍的老者眯起了眼睛,眸中掠過一抹驚疑之色。

與對醫道一知半解,堅信西醫才是醫學正道的肥胖男子不同,他的醫術傳承自他曾在海外留學過的祖爺爺。

當初,他祖爺爺海外學成歸來,固執的認為所有中醫都是騙子,曾高舉西醫正道的旗幟,一日之間於魔都連敗一十八家醫館,無人能敵!

可惜,好景不長。

不久後,有一名神秘老者出現,以堂堂正正的醫術將他祖爺爺擊敗,令他祖爺爺從此一蹶不振,隨後鬱鬱而終。

而那名神秘老者所用的,正是中醫里的針灸!

他祖爺爺到死都在念叨這件事,每日里除了拿幾根銀針模仿那名老者的動作,就是自言自語,口中反覆說著「九曲針」三字。

這,就是為什麼他能認出林平奇怪的捏針手勢的原因!

「不可能……」

山羊鬍老者自言自語,目光,越發疑惑。

讓他祖爺爺鬱鬱而終的醫術,他怎麼可能沒有研究?

可是,幾十年如一日的日子裏,只讓他肯定了一件事——

針灸,是存在的,對一些病的確能起到效果。

但是令他祖爺爺鬱鬱而終的「九曲針」,絕不可能存在!

何況作為講究天賦與時間沉澱的中醫,無論是簡單的望、聞、問、切,還是針灸、推拿、丹藥……乃至於玄之又玄的祝由術,都需要無比結實的基礎和知識底蘊!

就算「九曲針」真的存在,以林平這麼年輕的模樣,能學得會?!

「小輩,快給老夫住手!」

眼看林平就要在王雪兒臉上動針,山羊鬍老者一個激靈,迅速站了起來。

「我知道你在外面學了點本事,但是,這種喧嘩取寵的手段,我勸你還是不要用為好!」

山羊鬍老者臉色陰沉得像要滴出水來,大聲道:「你個小輩,活這麼大怕是連人體有多少個穴位都不知道,居然敢用銀針這種東西,你是得失心瘋了嗎?!」

他一出口,就奔着制止林平而去,語氣卻更像怒罵。

人體,十分精妙。

要是任由林平胡來,後果如何天知道!

林平微微皺眉,扭過頭。

「爺爺,您這是——」

肥胖男子吃了一驚。

大廳里,其它人也疑惑看來。

沒人知道他為什麼會生這麼大的氣。

「你,你們——」

山羊鬍老者氣得連喘氣,鬍子都一上一下的抖着。

「你們都瞎嗎?沒看見這小子捏針的手法?」

「他捏針,居然把銀針彎着捏,這是一個正常人幹得出的事情?那針還能扎准穴位?!」

聞言,眾人紛紛驚奇地朝林平看去。

隨後,大家都笑了。

人體內有穴位,這是中醫的說法,大家大多是半信半疑。

不過,如果說人體真有穴位,中醫里也介紹了,穴位大多跟芝麻粒一樣大,你直着扎還好說。

把針捏彎了扎——

你確定你是奔着給人針灸去的?不是打算用這種花俏的手法,吸引大家目光?

「哼!今日要不是我湊巧在這,恐怕大家還真會被你矇騙過去。

山羊鬍老者看了眼地上昏迷不醒的王鐵柱,隨即,臉上露出失望透頂的表情。

「靠蠻力先聲奪人,然後,再弄出一套花里胡哨的動作,讓人以為你不僅僅是個蠻子,還懂醫術——真是一個好辦法!」

「只是很可惜,我是一個醫者!醫者仁心,就算不為救人,也不能看着你害人而視若無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