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鎮世神醫
鎮世神醫 連載中

鎮世神醫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楓 蘇晴雪

簡介:十年前,他家族破滅,一個女孩讓他重獲新生!十年後,他王者歸來,為了復仇,也為了守護那個善良的女孩
「當我牽起你的手,這世界無人再能欺負你!」展開

《鎮世神醫》章節試讀:

第7章 污衊被打


「什麼意思啊?」

秦蘭驚呆了,整個人面露出了一絲的無奈之色,彷彿是聽錯了,自己要被抓?

「我們龍國第一銀行的001開頭的銀行卡你知道意味着什麼嗎?」當下一個中年男子嚴肅的問道。

「意味着什麼啊?」秦蘭驚呆了。

「你自己不知道?那你是哪裡得來的?」中年男子再度問道。

「我哪裡得來管你什麼事情啊?我來查賬,我犯法了嗎?為什麼要抓我?」秦蘭不甘心的說道。

「那就不客氣了,這張卡,要是沒有主人的授權的話,你是沒有資格查賬和取款的!」

「不管你是哪裡得到或撿到的,你都要被控制起來,你這種行為已經構成了侵犯銀行法!」

「保安過來,把她帶進去綁起來!」

中年男子正是這家銀行的總經理,在裏面的時候,系統忽然提示了有重大異常,一看竟然是自動取款機這裡的問題。

說是什麼重要的至尊貴賓,衝出來一看,卻發現是一個中年婦女,而且穿着打扮都很尋常的樣子,不像是此卡的擁有者。

而且經過詢問,對方一問三不知,那幾乎就可以判定,這張卡絕對不是她的!

因為持卡人是一個男性,至於真實的身份信息,他們這一個路邊的小銀行還沒有資格查詢。

因為擁有此種卡的人是龍國第一銀行的最高級會員,全國只有一百張,只有身份尊貴之人才能得到此卡!

比如護國戰神,各行業的國士勳章獲得者,乃至國家的最高級的晸客,其他人沒有資格!

「我不去,這張卡是我住我家裡的一個租戶給我的,他讓我把這張卡的錢拿去買菜!」秦蘭憤怒的掙扎着。

「荒唐,至尊卡你用來取錢買菜,你開玩笑的吧?」陳總經理不滿了起來。

「帶進去!」

隨着他的一聲怒喝,那兩個安保瞬間將秦蘭的胳膊用力的扭了過去,然後壓在了地上,想要將其綁住!

秦蘭疼得嗷嗷叫着,嘴裏不住的罵著,手腳也在反抗。

「啪!」

陳總經理頓時不客氣了起來,直接一巴掌抽在了秦蘭的臉上,指着她的臉面說道:「你最好老實點,等待調查吧!」

秦蘭被抽了一巴掌,瞬間渾身抽搐了起來,然後猛烈的咳嗽着。

她有天生的哮喘病,活了五十多歲已經到了極其嚴重的時候了,一旦着急一點,就會猛烈的咳嗽,呼吸快跟不上的樣子。

本來她很少生氣的,只是都這麼多年了,她從來沒有被人打過!

「還你們家的租客,一起抓來,趕緊打電話讓他來,開什麼玩笑啊?」

秦蘭好不容易喘過氣來,人也漸漸清醒了。

「你的意思是,這張卡是我們家的租客偷盜來的?」

「你以為呢?有這種卡的人會在你們家租房?你哪個城中村的啊?趕緊打電話讓那個人過來!」

「哎呀,我哪裡知道啊?這小子挺能打的,又幫助我們,誰知道他看着老實,竟然還把偷來的銀行卡給我用,我以為那麼大方呢!」

一瞬間,秦蘭對林楓的印象瞬間跌入了谷底,心中也是有些鄙夷和憤怒了起來。

自己竟然還要收留他,甚至撮合自己的女兒和他好,簡直就是瞎了眼了!

很快,一通電話打到了蘇晴雪的手機上。

此時的蘇晴雪正在家裡做早餐,因為公司高利貸的事情,她已經被停職一周了!

董事長也就是她爺爺,已經說了,只有她嫁給了王浩軒,把蘇家的賬單還了,才會讓她回到蘇葯集團!

不屈服的蘇晴雪自然就此失職了,離開了她從畢業後奮鬥三年的公司,心已經死了。

所以這會兒閑着,可以做早餐吃,也不知道今天為什麼秦蘭不在家,她就自己做早餐了。

這時候手機響了,蘇晴雪直接接通了起來,電話那邊傳來了秦蘭着急的聲音。

「女兒,快,帶那個人來!」

「那個人啊?」蘇晴雪詫異的問道。

「那個叫林楓的小子,他給我的那張卡是偷來的,我來查賬,結果被銀行的人控制住了!」

「銀行還說,這張卡是尊貴客人的卡,這小子不知道哪裡偷的,害死我了,我還被打了兩巴掌!」

「咳咳咳!」

秦蘭一邊咳嗽一邊哭着,委屈到了極點,當下還被綁住了不說!

不少人在VIP貴賓室這裡,對她指指點點的嘲笑着,這要是傳回蘇家,她這臉往哪裡擱?

「你在那個醫院,我們馬上過去!」蘇晴雪着急問道。

「就是金龍路這裡的這個第一銀行,你直接進來VIP貴賓室找我!」

「一定要帶上他,不然我就被抓住了,咳咳咳!」

秦蘭這時候激烈咳嗽了起來。

「好,你別著急,不然你的哮喘又要犯了,家裡沒錢給你看病了,悠着點,我馬上過去!」

蘇晴雪將燒得一半的牛排放在了一邊,把火關了,解開了圍巾,無奈的朝林楓的房間走了過去。

只是她哪裡還看到林楓,這會兒男人已經在後院晨練了起來。

看着男人打着赤膊,打拳的樣子,蘇晴雪的心中一陣動容。

如此勤奮的小青年竟然是個小偷?

「林楓,快穿衣服,跟我去一趟銀行,我媽被人打了!」

聽到這裡,林楓不由得面色一沉,轉身就走了上來,「怎麼回事?大早上的被人打了,是因為洪興會的報復嗎?」

「不是,去了你就知道了!」蘇晴雪很想說是因為你那張卡的事情,但是生怕說出來,林楓心虛他不去了。

「對了,我在晚上的時候聽到你媽半夜咳嗽醒來了,她這個病多少年了?」林楓跟着蘇晴雪着急的上了車子,關切的問道。

「天生哮喘,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因為砸光了所有的積蓄……」蘇晴雪冷冷說道。

「這樣啊?我是游醫,應該給我看才對!」林楓出聲說道。

「不用了,不是瞧不起你,而是沒有必要,誰都治不好!」蘇晴雪嘆氣說道。

「我或許可以,我用針灸給她做個小手術,再用點妙藥,應該有效果!」林楓淡淡的說道。

這一下,蘇晴雪並沒有說什麼,她只是有些不敢相信林楓的話了。

這個傢伙,有點滿口謊話的樣子。

明明自己和洪興會有仇,非要說是保護他們,他住在自己家裡,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種男人,真是居心叵測啊!

她決定了,正好這一次出事情了,等下把老媽接回來,就讓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