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品小仙農
極品小仙農 連載中

極品小仙農

來源:掌讀520 作者:方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沖 奇幻玄幻 方旭

簡介:「我家財萬貫……」 「我學富五車……」 「我位高權重……」 「我神功蓋世……」 瞥了眼爭相表現的天下俊傑,方旭深表同情:「都讓讓,我是主角」
展開

《極品小仙農》章節試讀:

第6章 退婚退彩禮


到家放下東西,方旭沒見到老媽。

木之靈的淬植術用在野山參上,給他帶來五萬塊錢收益,但採藥偶然性太大。

如果有穩定的收入,閑暇邊採藥邊吸收靈力,是個不錯的產業循環,就是不知道木之靈對普通植物作用如何。

到院外的小菜園裡,看看老媽辛苦種植的蔬菜,方旭沒有下手,選擇地頭一棵馬齒莧來做試驗。

馬齒莧是種營養價值很高的野菜,村裡人見慣不慣,聽說城裡人很喜歡嘗鮮。

隨着淬植術的液滴落下,這棵鄉間野草級別的馬齒莧頓時一陣抖擻。
片刻後,植株翠綠欲滴,圓葉紅紋隱現。

馬齒莧本有清熱解毒、止血止痢等作用,此刻完全成為一棵純粹的葯植。

方旭狂喜,這是能讓普通作物升級進化。

但這樣的話可不敢隨便讓人吃,如果用在蔬菜、莊稼上,淬植術的液滴需要稀釋。

等他把葯植馬齒莧上蘊含的靈力回收,林秀回來了,拉着他進屋就問。

「快說說!怎麼樣?」

母子倆一番嘀咕,林秀變了臉。

「小旭,你沒搞錯?劉家人太不是東西了,拿人當傻子耍。
退,這婚必須退。

方旭已看開了。

「打鐵還得自身硬,等咱日子好過了,就沒人再小瞧咱,我決定了,創業,種地。

「啥——?」

林秀一拍桌子,起身找掃把。

好歹培養方旭這麼多年,被學校開除,好工作找不到,本就讓人糾結了,扯個創業的名頭回來種地?糊弄誰呢?

方旭忙拿出五萬塊錢。

「媽,我這有點錢,夠咱們用一段時間,你就讓我試試唄!」

得知錢的來歷,林秀柔和下來——她見過李樂很多次。

「李樂那小子對你真夠朋友,咱不能老承人的情,有機會得報答。

方旭自然明白,但……李樂……小子?好像看到頭頂一隻烏鴉飛過。

對於種地的事,林秀又為難。

「原本想着你和劉莉能成,咱家的地都給劉家當彩禮了。

「退婚要回來就是。
」方旭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一輛越野車急急停到了他家院門外。

車上下來三人,劉沖、劉莉,還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富態男子——馮大海。

馮大海是方旭和劉莉的介紹人,經營個蔬菜基地,給縣城多家飯店供菜,在村裡算得上首富,很有名望。

進了院,劉沖冷着臉;劉莉也不吭聲了。

兩人沒打招呼的意思,由馮大海當發言人。

「方旭,你和小……劉莉是怎麼回事?不就是一點小事嗎?至於退婚?林秀,你也不管管?」

聽說要退婚,劉家人反應倒挺快?連媒人都叫上了。

方旭暗自揣測。

父女倆放低姿態,這是不想退婚的節奏,可他更不想當接盤俠。

突然冒出個念頭:馮大海和劉莉並沒有半點親戚關係,怎麼對這事這麼上心。

猛然想到,馮大海之前什麼都沒有,娶了個有背景的老婆後,才開始發家的,但他老婆一直沒生孩子,聽過是有病。

當初,馮大海主動找上門,積極撮合他和劉莉,現在想來,這裏面很有問題。

林秀想要方旭成家,但也不想讓兒子當冤大頭,正要說話。
方旭給她個眼色扶她坐下,迎了上去。

「馮老闆,你來的正好,當初是你做媒的,今天也做個見證,從今後,我和劉莉再無瓜葛。

馮大海臉上一怒,很快掩飾過去,笑着開口。

「方旭,你這是置氣呢?劉莉把事情都給我說了,我也說過她,她的兩個條件太過分。

「咱這樣,我讓你劉叔當著村裡所有人的面,認個錯,這事就過去了。
你和劉莉好好相處。

「為了你們的幸福,我沒問題。
」劉沖忙附和,似乎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劉莉撅着嘴,哼了一聲。

「不過那五萬塊錢必須得給。

馮大海表示同意。

「你們以後是一家人,錢早晚是你的,方旭肯定沒意見,對吧?」

那是一臉誠懇的替方旭做好決定了。

「我要有意見呢?」

方旭被氣笑了:我這還沒說話,你們演舞台劇?

「馮老闆,還有你們兩個,我給你們最後留點面子,爽爽快快把婚退了,再把彩禮還回來,別的我不想再追究。

劉沖馬上瞪着眼睛。

「方旭,我都不和你計較了,你還想怎麼樣?」

馮大海也是明顯忍着怒氣,說道:「方旭,你這叫給我留面子呢?我撮合你們,還有錯了?不是好心想讓你們好好過嗎?」

不是光彩的事,方旭本不想直說,但又壓不住火。

「那我是不是得謝謝你?馮老闆,娶媳婦還帶買一送一的?你敢說你不知道她早懷孕了?」

這話一出,劉莉不擺臉色了,盯着馮大海,讓他解決。

懷了孕,對方又不娶她,她也急,一番合計,找了方旭當老實人,誰想方旭居然要退婚了,還疑似知道了內情。

馮大海沉默好一會兒,假裝驚訝:「有這回事?」

他清清嗓子,又開始了。

「方旭,話不能亂說,有什麼條件你儘管提。
畢竟,你家的情況,娶媳婦兒不是容易的事……」

「那真不用你操心了。
退婚,還彩禮。
」方旭打斷他。

娶媳婦兒不容易,就該給別人養孩子嗎?什麼道理?

馮大海神色一凝,臉上冰冷。

「你真不留一點餘地?」

劉沖一臉肉疼,搶着說:「不能還彩禮,要錢沒有。

「你也聽到了。
」馮大海點下頭,意有所指:「方旭,懂事的就乖乖把劉莉娶了,好歹成個家,否則,搞個人財兩空不划算。

對方難道想逼婚?方旭並不退縮。

「你們怎麼不說女方有錯在先呢?大不了事情鬧大了,丟人的是誰?」

「馮哥……」劉莉慌了,脫口而出。

「有人應該更倒霉吧?是不是,馮老闆?」方旭使勁盯着馮大海,越發肯定他就是幕後真兇。

「我家的錢和地都得還過來。
沒錢可以打欠條……地總不會跑了吧?」

六萬塊錢,在某些人看來不多,但是他和母親辛苦賺來的;那地,他更有大用。

馮大海眼角直跳,家裡媳婦兒不能生,離婚又影響財路,正愁要斷後,玩過幾次的劉莉懷孕了。

想着把劉莉介紹給不好找媳婦兒的方旭,一舉兩得,現在居然出了這檔子事,抖出來,他會很不好過。

咬着牙崩出三個字。

「那就退」。

掏出幾張紙,「刷刷」寫出幾行字,做最後的談判。

「方旭,這是欠條。
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
你敢簽嗎?想好後果。

方旭拿筆就簽上名字。

「你有種!」馮大海威脅失敗,一聲冷哼。

不當面退錢,劉沖緩和多了,有賴過去的機會,又不舍的問道:「那地……」

「你給他六畝!」馮大海瞪他一眼,對他沒了半分待見,要不是他,一切都順利得很。

劉沖算是得了點撥,馬上明白:「對,我家靠山腳有六畝地,退給你家了。
這就給你寫字據。

靠山腳的地貧瘠難種,和方旭家原本的地根本不能比。

方旭肯定不樂意。
林秀也起身,準備說什麼。

馮大海直接放話:「方旭,在背水村敢跟我叫板的人不多,你算一個。

「打了我的臉,你家在村裡可不得安穩。
劉家就出山腳那六畝地,要還是不要?」

方旭不怕他,但考慮母親林秀……地的品質對木之靈影響不大,自己又沒有證據,暫時忍了這口氣。

「什麼地我無所謂。
別忘了還錢。

這就在劉沖寫好的字據上按了手印。

女兒婚事黃了,但好歹佔到便宜,劉沖暗叫不虧,仰頭炫耀。

「退唄!有什麼了不起,你家的地是真好,又能賺幾萬塊錢。

方旭沒有半分被氣到的樣子。

「我家的東西早晚是我家的。

「你就剩嘴硬了。
也不知道誰吃了啞巴虧。
」劉沖如同打了勝仗的將軍,反諷。

一巴掌呼在他後腦上,把他打蔫兒,是馮大海。

「還不走,要不是你管不住下半身,能有這破事?」

給方旭丟下句:「你會知道厲害的」,馮大海大踏步走向他的越野車。

劉莉再沒有父親被打的義憤填膺。

本就看不上方旭,現在事情徹底談崩,她半分好臉都欠奉,指着方旭鼻子開罵。

「就你家的窮樣,給我養孩子都不配,誰稀罕嫁你似的,有你後悔的時候。

轉臉,追上馮大海問:「馮哥,我怎麼辦?」

他們上車後怎麼商量的,方旭不關心,只有自己做出點成績,才能讓人看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