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品戰神贅婿
極品戰神贅婿 連載中

極品戰神贅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雨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雨馨 夏琦藍 奇幻玄幻

簡介:六年前,龍夏疆廓未靖,夏琦藍不得不奔赴前線
六年後,他戎馬金戈,攜不世軍功,重歸故里,報血海家仇,護保嬌妻,他所失去的,勢必然重新取回
江山如畫,看天罰戰神,覆手風雲!展開

《極品戰神贅婿》章節試讀:

第8章 出將入相


第二天,陳遠維帶着一群保鏢,風風火火地闖入了葉雨馨的辦公室。

這一位二世祖,笑眯眯地將重重一大疊清單,扔到了葉雨馨的辦公桌前,道:「冤有頭,債有主,本來我是想讓夏琦藍,歸還欠我家八百萬債款,但我一時之間找不到人,也只能找你了!」

葉雨馨道:「前天晚上,是你的父親生日,你說過,只要我出席了,就可以免除這幾百萬的!」

她心裏憤憤不平,畢竟這個混蛋還給自己下藥。

陳遠維矢口否認道:「有么,我有說過嗎?」

葉雨馨氣得像是風中的落葉,渾身顫抖。

陳遠維繼續道:「好啦,話我已經帶到了,如果他敢再有逾期,我便將他告上法庭去。
對了,明天,我再來看你,我的心肝寶貝。

說著,陳遠維和他的狗腿子,揚長而去。

葉水仙此時找上門來,皮笑肉不笑地道:「怎麼樣,是陳家的人上門來討債的吧?事實上,你和夏琦藍又不是真正的夫妻,你沒有必要,為他蹚這一趟的渾水。

葉雨馨道:「我的事情,不勞姐姐費心。

葉水仙道:「妹妹,瞧你說的,咱們血濃於水,見到你遭罪了,如果我不拉你一把,那還算人嗎?」

她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道:「這樣,如果你實在拿不出這麼多錢來,大可以找咱們的爸爸啊,凡事都有得商量的啊!」

葉雨馨心知肚明,自己若是找爸媽,他們應該肯答應自己所求,但他們也會向自己提出更為苛刻的要求,譬如離開夏琦藍。

一整天,葉雨馨都是悶悶不樂,幹什麼事情都不帶勁,怏怏回到家。

夏琦藍發現葉雨馨的臉色不對勁,微笑問道:「你怎麼了,誰氣着了我葉家的小老婆啊?」

葉雨馨將陳遠維找她的事情,闡述出來。

夏琦藍笑了笑:「這蛤居然還有臉,問我追討欠款?」

葉雨馨嘆息道:「我給你一筆錢,你馬上離開上嵐城,最好永遠不要再回來了……」

陳家睚眥必報,若夏琦藍繼續留在上嵐城,恐怕會被被害死的,為了他着想,還是讓他早日離開。

夏琦藍微微笑道:「雨馨啊,你就真的這般容易被屈服了?」

葉雨馨沒有搭話,胳膊拗不過大腿。

「錢的問題,你用不着擔心,明天由我來處理好了。

「這可是幾百萬啊,你一個普通的退伍士兵,有這麼多的錢么?」

葉雨馨一愣,倒是緊張了起來,道,「喂,你別仗着自己懂得一些槍炮知識,便想着去打劫銀行、珠寶店鋪吧?你千萬別做這些作姦犯科,出格的事情啊!」

夏琦藍啞然失笑,只是握住她的手,道:「雨馨,請你相信我!」

凌晨,夏琦藍獨自來到了觀海長廊,遠眺一望無際的大海,不一會兒,黑闇當中,幾條人影悄無聲色來到了他的身後。

夏琦藍頭也不回,問道:「慫貓,錢拿來了吧?」

「老大,你不能一直都喚錯人家外號吧,我是黑豹,你叫我慫貓,這多丟人啊。

身後的人都是笑出聲來了。

夏琦藍微微一笑,轉過身去時,身後的人立即斂起笑容,挺胸收腹,軍姿立得筆直。

夏琦藍笑道:「咱們不在軍中,沒有必要表現得太嚴肅。

「是,老大!」

黑豹上前一步,手裡提着一個黑色的旅行袋,道:「老大,按你吩咐,我帶來的全是千元一張的大鈔,足足有六百萬。

夏琦藍微微一笑:「辦得好。

黑豹也沒有問夏琦藍,這些錢用於何途。

夏琦藍身上有多少錢,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將星璀璨,剿敵無數,龍夏國平素善待有功之臣,三年前他的卡上就超過了百億。

事實上,夏琦藍親自去銀行拿現金的話,怕是太過轟動了,所以還是先將錢轉到心腹黑豹的賬戶上,再由黑豹將現金交付給自己。

黑豹又從懷裡,摸出了一份文件來,道:「這是任命書,當老上峰知道老大,你願意當新海島城的總主事人,真是開心到不得了,還擔心你會鬧情緒呢!」

夏琦藍此行歸來,還有肩負一個神聖使命。

大龍夏國,擴建海洲,然而東南境外勢力,必然蠢蠢欲動,為免有居心叵測者擺布世局,夏琦藍這位國之上將,最好能出面,如擎天巨柱,鎮住軍民之心!

遠離殺伐戰場,當個市尊玩玩,學古人所說的出將入相,這也無妨。

夏琦藍對黑豹,正容道:「麻煩兄弟回去,轉告老上峰,我,夏琦藍即便脫掉戎裝,也誓護國門,不辱使命!」

黑豹哈哈大笑:「真不愧是我最敬重的大哥。

翌日,陳遠維又來到了葉雨馨的辦公室,這一次他沒有帶上狗腿子,只是單人而來。

誰讓葉雨馨,非得護住未婚夫,這也給了陳遠維騷擾她的機會,繼續纏着她來討債。

陳遠維這麼無禮,也是得到了葉氏默許了。

畢竟葉豐,也想陳遠維和葉雨馨多點「接觸」,希望未來,在島外建築海斕新島城時,陳家能帶攜一下他們葉氏。

陳遠維在沙發翹起了二郎腿,笑道:「雨馨啊,關於你的近況,葉伯父已經和我說過了。
我們如果能成為夫妻了,提攜你們葉家,不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嗎?」

「當然了,我這個人比較傾向婚前試愛,我們可以先同居一段時日,如果彼此都滿意了,再去登記也不遲!」

「你這不是耍流氓嗎?」

葉雨馨當時氣得咬住銀牙,渾身發抖,陳遠維把她當作什麼,這麼隨便,是娼妓嗎?

陳遠維知道葉雨馨會求自己辦事,她和自己上床那是板上釘釘,所以他不介意挑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