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吞天邪帝
吞天邪帝 連載中

吞天邪帝

來源:掌讀520 作者:張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碩 張雷

簡介:被生母封死七竅關,拋棄在外,他成了別人口中不能修鍊的野種
二姐被迫嫁後慘死,他一腔憤怒去尋仇,結果被人羞辱至死
這就是周沉悲慘的一生,落寞的結局
可是老天將時間重置了一個月,一切……全都發生了改變
周沉的一生,也將因為時間被重置一個月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個世界,也會因為他的出現,那籠罩的神秘面紗,被緩緩揭開,露出那塵封已久的秘密…… 一切,從吞噬開始……展開

《吞天邪帝》章節試讀:

第7章 原始魔體


「周家……已經到這種地步了?」

周沉皺着眉頭,雖然他對千鐵城勢力格局沒怎麼關注,但是周家在千鐵城地位不低,他還是知道的。

尤其是他父親還在的時候,周家足以位列千鐵城最強家族之列。

「老三若是還在,周家自然沒什麼擔心。
」周振業搖了搖頭,道:「現在周家看似強大,可不過也只是紙老虎罷了。

「吾有四子一女,唯有老三得我真傳,由他帶領周家,我也更能放心,可惜,天妒英才。
」周振業嘆息。

他告知周沉,周家現在只是紙老虎,不管是老中輩,還是青少輩,在千鐵城中都不是靠前的。

以前有他父親在,打遍同輩無敵手。

但是父親離世後,周家地位已經一落千丈,各方都有吞併周家的野心。

「老中輩現在是沒什麼指望了,到時候估計也只能排在中游偏下的層次,唯一的變化,便是在你們這些小輩中。
」周振業看着周沉,道:「一月後的族比,也是想選傑出弟子參加千鐵城的選拔賽。

「我聽說你與周陽有一場約戰。

「是。
」周沉微微點頭。

「你有把握?」

「如果不是對我抱有希望,爺爺今天又何必見我?」周沉反問一聲。

周振業一愣,旋即深深的看着周沉,道:「好,一個月後,你若是能讓我滿意,最後兩月,周家會傾盡一切培養你。

「唉,老三當年就是想把周家打造成千鐵城第一大族,最後才被各方忌憚,最後在一次外出中,離奇被廢。
」周振業嘆息一聲。

周沉瞳孔微微一縮,盯着周振業,難道當年他父親不是在圍剿妖獸的時候受傷的?

「我已經有些線索,可是以周家如今的局面,卻也無能為力。

聞言,周沉五指緊緊握起,渾身都在顫抖。

他父親被廢,竟然是人為。

「老三的仇,我是沒辦法報了,但是這份線索,我會留着,等將來我周家能出現那樣一個人。
」說著,周振業看了眼周沉,道:「我會將一切告訴那個人。

「爺爺,那份線索,日後留着給我吧!」周沉沒再說什麼,起身離開。

望着周沉的背影,周振業忽然道:「當年老三意氣風發,大力發展周家,得罪了不少人,你與那兩個丫頭過的不好,也便不會再有人你們注意了。

周沉身體一顫,深吸一口氣,低聲道:「父親沒完成的事情,我會做到。

離開這裡後,周沉心頭很沉重,他怎麼也不敢相信,他與大姐,二姐一家的悲劇,竟然不是意外。

雖說他知道周老爺子跟他說這麼多周家局勢,主要在試探與鞭策他,但是他父親的事情,老爺子不會騙他。

「不管你們是誰,有什麼樣的背景,害我大姐二姐如此,我周沉定要你們付出代價。

周沉回到小院,周雅已經收拾好了,她看了眼周沉,沒有理會,走到木樁面前。

望着在那拚命修鍊的周雅,周沉走過去,忽然從後面抱住了她。

對於周沉突然親昵的舉動,周雅一怒,剛要動手,周沉的聲音輕輕傳來:「二姐,等我穩住好周家,就讓人把大姐找回來,你們依舊還是周家高貴的小姐,父親的遺願,我也會幫他完成。

「從今以後,你跟大姐,就不用那麼拼了。

周雅的手頓了一下,最終無力的垂了下來,任由周沉抱着。

「是不是爺爺跟你說了什麼?」頓了一會兒,周雅問道。

「沒什麼。
」周沉鬆開周雅,笑了笑,道:「二姐,以後不要這麼拼了,萬事有我。

笑了一聲,周沉走回自己的房間。

房間之中,周沉運轉邪吞功,吞噬周天元氣。

他需要力量,很強很強的力量。

雖說暫時沒事了,但二姐與張雷的婚事,並沒有徹底揭過去,他需要絕對的讓周家看重的能力,才能保護好二姐。

而且,他需要得到老爺子的認可,才能知道,當年陷害他父親的人究竟是誰。

害了他父親,讓他大姐,二姐過了三年孤苦無依,艱難的苦日子,這個仇,他一定要報。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周沉瘋狂的修鍊,希望再打開一道關竅。

周陽已經是靈慧竅高手,且他那一脈在周家地位最高,而周陽,更是家族重點培養的傳人,所得到的修鍊資源必然比自己更多。

所以說,一個月時間,周陽實力還會更加精進。

他必須要開到氣竅,甚至靈慧竅,才能與周陽抗衡。

有了當日訓練場闖陣之事,這段時間,再無哪個不長眼的來這裡挑事。

當然,這只是一時的,若是族比中,他敗給周陽,他與二姐依舊還會被打回原形。

所以族比那一戰,他必須要贏。

天地元氣不斷的匯聚而來……

嗯?

突然周沉察覺到,自己腦海中似乎多了什麼東西。

他仔細搜查,驀然發現,在他腦海中,多了一片金色的葉子。

不,仔細看,那不是葉子,而是一片薄薄的蟬翼。

周沉記得,當時他就是燒了蟬翼標本,才獲得了邪吞功。

沒想到,這片蟬翼竟然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周沉屏氣凝神,仔細的觀摩着這片蟬翼。

蟬翼上,有些圖案,在他的凝視下,緩緩浮現出來。

「那似乎……是一行字,還有一些圖案。

周沉凝神,漸漸的,他看清楚了。

「把肉身化為種子,以天地為土壤,萬物能量為養料,栽種在春天的土壤里,凝結出最原始的花苞,等待着最後的發芽綻放……」

一段玄妙的字句讓周沉雲里霧裡的。

但是最後一句話,他看懂了:提煉萬物源,現原始魔體。

簡而言之,就是將自己變成一個種子,培育出原始魔體。

周沉不知道什麼是原始魔體,但他知道,這是一種很恐怖的體質,原始二字,道出一切。

下面是一些有關於原始魔體的修鍊方法,讓他微微變色。

若是按照這種方式訓練,任誰的肉身也會報廢掉。

這種方式,根本不現實。

「原始魔體,可得原始真訣。

但是這幾個字,又讓周沉動心了。

「媽的,拼了。
」最後,周沉咬了咬牙,他已經廢物了十五年,過了最好的修道年紀,想要比別人強,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如今機會擺在眼前,他願意劍走偏鋒。

「原始魔體,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