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王神婿
龍王神婿 連載中

龍王神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龍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立德 龍帥

簡介:虐婿一時爽,追婿火葬場
展開

《龍王神婿》章節試讀:

第6章: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從小禮堂出來,李艷霞恨恨地瞪了張浪一眼,拉着卓采微直接就要走。

卓采微卻奮力甩開李艷霞的手,撲進張浪的懷裡,哭的梨花帶雨:「張浪,對不起,都怪我,是我沒用,但是我真不是有意的。

看到這一幕,卓家人紛紛停下腳步,興奮地圍觀吃瓜——實在是李艷霞這潑婦的人緣太差了,根本沒人願意幫她,反而更希望張浪這個贅婿能狠狠地羞辱李艷霞,讓她當眾出醜。

張浪一巴掌拍在卓采微的翹臀上,故意不理李艷霞噴火的眼神,笑道:「說什麼呢?你可是我老婆,我還能怪你?再說,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

這句話,張浪說的的確是實話,當年要不是卓采微冒險在深夜下水救他,他早就涼了,哪還有今天威風凜凜的龍帥啊。

但是卓采微不知道啊,她頓時感動極了,覺得張浪真的太暖心了,她為他做的實在是太少了……可是,當眾拍她屁股也太羞恥了吧!

卓采微一時間心神大亂,兩手捂着屁股,臉紅紅地小聲說道:「爺爺的條件太苛刻了,你怎麼還自己加碼?就一天,你怎麼完得成啊,那可是世界五百強的龍門集團!」

張浪笑道:「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相信你男人就行了,我連你的腿都能治好,小小的一個棚改項目,又算的了什麼?」

卓采微還想要說什麼,李艷霞已經抓狂地撲上來了。

張浪拍在卓采微屁股上的那一巴掌,就好像是打在她臉上似的,她眼珠子都紅了……她的女兒,必須要嫁入豪門!本來就已經結過一次婚了,年齡也大了,再保不住請白之身,那還談什麼嫁入豪門?豪門是那麼好嫁的嗎?

卓采微雖然很想張浪說說話,但被媽媽硬拖着走,她也很無奈,只能給了張浪一個無奈抱歉的眼神。

張浪則回了她一個安慰的笑容,示意她不要慌,回去再說。

幸好張浪剛才的話,給了卓采微巨大的安慰,不然卓采微肯定當場反抗到底——是啊,那麼多名醫國手都治不好她的腿,可張浪短短几個小時就做到了別人十年都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相信張浪就對了,他可是創造了奇蹟的人,他一定還可以繼續創造奇蹟!

等等,我好像有個同學,現在就在招投標中心工作……

卓采微的眼睛頓時亮了,準備回去以後就跟那位同學聯繫,起碼也能幫張浪打探一下情報。

見沒有好戲看了,卓家眾人罵罵咧咧地紛紛駕車離開。

張浪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確認沒人注意,他才不慌不忙地上了路邊的一輛不起眼的麵包車。

開車的是一個看起來斯文秀氣的年輕人,臉上掛着一絲玩世不恭的笑容,正是張浪的鐵杆兒心腹,成才。

成才遞過來一個平板,說道:「龍帥,卓大富和卓采瓊的手機都加密了,短時間黑不掉,我放了一個無人機出去,把聲波感應器吸在書房的玻璃上,他們的談話錄音我已經備份。

張浪挑了挑眉,有些驚訝……談話錄音?從我出來到現在才十來分鐘,他倆就談完了,這麼高效的嗎?

戴上降噪耳機,張浪點開錄音。

「爺爺,我想給微微姐介紹我老公的舅舅,他老人家最近正在託人找續弦,我覺得微微姐很合適。

沉默片刻後,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婁家那位老爺子,已經68歲了吧,聽說他身體不太好,而且還好色如命,喜歡虐待女人。

「那潑婦要的只是微微姐嫁入豪門,其他的她都不會在乎的,搞不好她甚至會覺得,那老傢伙肯定活不了幾年,只要微微姐儘快給老東西生個一男半女,將來還能再爭一爭家產呢。

蒼老的聲音苦笑道:「的確是李艷霞能幹得出來的事兒,阿瓊,你年紀不大,看人還是很準的嘛,不錯,這兩年長進很多……不過微微畢竟才25歲,讓她嫁給一個比她大了43歲的糟老頭子,還又老又丑、又好色又變態,她一定會恨我一輩子的。

「爺爺,棚改項目,我的確幫不上什麼忙,但是,我可以動用人脈,幫咱們卓家爭取一個機會。
」卓采瓊突然改變了話題。

「只是爭取一下,是不夠的,」蒼老的聲音慢吞吞地說道:「爺爺我沒那麼大的野心,一定要把整塊肥肉全吞下,咱們卓家有春城最好的建築公司,拿下三分之一,應該不過分。

清甜的女聲嘆氣道:「爺爺,棚改項目那可是龍門集團的盤中餐,連趙家都要看人家的臉色,而婁家和趙家旗鼓相當,這些年發展的甚至比趙家還要弱勢一些,如何敢跟龍門集團開口?連婁家人都不敢說話,我一個婁家的媳婦,實在是影響力有限。

「昨天趙老爺子的壽宴上,被龍帥送了一個棺材,他們顯然得罪了龍帥,現在龍帥要他的命,整個趙家現在都亂成一團,連龍門集團都慌的不行,到處托關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咱們才有一點點機會,但希望還是非常渺茫的,」清甜的女聲突然話鋒一轉:「不過,爺爺您那麼想拿下棚改項目,恐怕不單單只是為了賺錢吧,更重要的還是想競爭一下建築行業協會會長的位子,這方面我倒是可以托關係,幫忙遞個話什麼的,希望還是比較大的。

蒼老的聲音頓時笑出了聲:「好孫女,我就知道,只有你心裏惦記着爺爺……我剛才又想了一下,微微都這麼大年紀了,嫁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才是最合適她的歸宿,68歲這個年紀就剛剛好……嗯,等我當上建築行業會長,你就可以安排微微去相親了。

「最喜歡和爺爺聊天了,通透!好,那我明天就安排龍門集團的一個高層,和爺爺您見面吧,這是我現在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具體有幾分成果,那就要看爺爺您的功力了。

之後兩人又簡單商討了一些細節問題,卓采瓊就告辭離開,整個錄音全程還不到十分鐘,全程連一句試探都沒有,效率高的嚇人,顯然不是第一次做交易了。

張浪摘下了降噪耳機,扔在一邊,臉色有些難看。

這兩個人,都該死!

敢算計龍帥的女人,讓他們痛快的死,都是便宜他們了。

但是現在時機不對!

卓大富一死,卓家必定大亂,到時候沒有人壓制李艷霞,這奇葩滿腦子都是讓女兒嫁入豪門,到時候還指不定鬧出什麼幺蛾子來……張浪總不能剛領結婚證,就逼迫卓采微和自己的親生母親攤牌吧?

畢竟兩人才剛接觸還不到24小時,感情基礎還很薄弱,張浪可不想在卓采微的心裏埋下一根刺。

至於卓采瓊……張浪覺得,十年前卓采微的那次車禍,值得好好調查一番,或許這個女人會成為突破口也說不定。

於是張浪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成才……希望當年的那個卡車司機還活着吧,否則調查過程會變得很艱難,很漫長。

而張浪自己,摸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凱叔,今天晚上,我要在卧龍居見到龍門集團董事長。

「……是的,以龍帥的身份。

掛了電話,成才有些擔心地說道:「龍帥,那個董事長要是泄露您在春城,可能會對您的復仇計劃有影響,要不還是我見他吧。

張浪淡淡地說道:「放心吧,我心裏有數……一來,我諒他也不敢四處宣揚我的行蹤,我雖已退役,但元帥的軍銜卻是永久保留的,泄露軍方高層的行蹤,那是重罪。

二來,我人在春城,夠資格的人早就知道,反而我正好借棚改項目這個事兒攪混水,讓別人猜不出我的真實目的。

並不是張浪想要動用龍帥的特權來壓人,而是,這其實是他最好的掩護。

成才聽的眼睛一亮,接話說道:「我懂了,別人都以為龍帥你是看上了微微小姐,才出手相救,想體驗一下普通百姓的愛情,卻不知道是微微小姐先救的您……這樣一來就是一舉兩得了,您在春城的理由也有了,反而不會有人想到您是要查案。

張浪滿意地頷首:「不錯,以後讓你嫂子給你介紹個漂亮媳婦。

成才的帥臉瞬間垮了,撇嘴道:「嫂子是個善良的好女人,但是她的那些姐妹……人品真不咋地,我有種預感,十年前的那次車禍,搞不好就是卓采瓊這女人搞出來的。

張浪面沉如水:「這就要你去調查了,那司機和他的家屬是關鍵……但我希望,你不要帶着預設的情緒去調查,要客觀,我是想復仇,但也不是要濫殺無辜。

成才心悅誠服地點頭,這也是他最佩服龍帥的要素之一,復仇就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但也絕不會濫殺無辜泄憤。

沒過多久,張浪就回到了鳳凰別院,結果李艷霞尋死覓活的,就是不給張浪開門,卓采微不管是苦苦哀求還是激烈爭吵,都不管用。

張浪也很無奈,只好隔着門說道:「微微,那我先回去,把棚改的項目敲定,明天咱們就能見面了。

卓采微萬分地不舍,但她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暗暗祈禱張浪能順利搞定,一邊在心裏暗暗打定主意,實在不行,她就偷溜出去,跟張浪私奔。

反正不管張浪搞不搞得定爺爺的要求,卓采微都不會改嫁,她這輩子,跟定張浪了。

張浪一個人回到卧龍居不久,一個五十來歲、頭髮花白的中年男子,就一個人上門求見。

剛進門,中年男子便噗通一下跪在張浪面前,額頭見汗,哆哆嗦嗦地說道:「龍、龍帥,我是龍門集團的董事長陳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