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婿狂龍
戰婿狂龍 連載中

戰婿狂龍

來源:掌讀520 作者:顧雪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慕淵 顧雪薇

簡介:為查清家族滅門慘案,他入贅顧家,在執行完秘密任務後發現妻子被欺負危在旦夕,一怒為紅顏,誓要踏平曾家,卻發現當年滅門一案,曾家竟參與其中……展開

《戰婿狂龍》章節試讀:

第四章:慕家滅門案


待在房間里的顧雪薇,非常擔憂慕淵。
曾家人來勢洶洶,誰也不知道會是什麼後果。

極度的擔憂之下,舊傷未愈的顧雪薇,昏迷了過去。

等慕淵回來時,顧雪薇早已熟睡。

「我老婆怎麼了?」慕淵見顧雪薇躺在床上,立刻憂心的問道。

「淵帥放心,夫人只是舊傷未愈,有些疲倦。
」秦雪解釋道。

「那就好,照顧好她,要是她醒了告訴她我沒事兒,一切都很好。

「是,淵帥。

慕淵走近顧雪薇身旁,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之後,便離開了。

門外,龍洋正好走過來。

「淵帥,曾家那個老頭,怎麼處置?」

慕淵沒有回答,而是眯着眼睛想了想。

隨後道:「搭個狗窩,讓他住進去!我隨後就到。

「是!」

「等等,再準備十條狼犬,還有百斤碎肉。

「是。

龍洋答應着,立刻就去準備。

不到十分鐘,一切就準備完畢。

就在壹號別墅附近的一座花園裡,假山之中。

這是壹號別墅附屬花園,周圍沒有任何人,十分安靜。

慕淵很快趕了過去,此時的曾發乾,已經被丟到了狗窩裡。

「你,你,你要幹什麼?」

曾發乾見到慕淵走來,神色恐懼的蜷縮在了狗窩裡。

「你兒子怎麼對我老婆,我就怎麼對你!這叫,子債父償!」慕淵語氣冰冷。

「不,不要,慕淵,你不能這麼做!你老婆的事兒,大不了我賠錢就是!」

「賠錢?我不缺錢,也不要你道歉!」慕淵十分冷漠,扭頭看向了龍洋,「給那幾條狼犬加餐!」

「好的淵帥!」

龍洋應聲,隨後命人將十幾斤碎肉丟進狗窩。

接着,放開十條從小喂生肉長大的狼犬。

十條狼犬看到碎肉,就瘋了一樣的撲上去。

一瞬間,曾發乾就被十條狼犬圍着,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十斤肉不夠喂,再加點!」龍洋再次開口。

「是!」

手下答應着,又將十幾斤碎肉直接倒在了曾發乾身上。

吼!

十條狼犬爭搶着,撕咬着,把曾發乾踩在了底下。

那些碎肉連帶着曾發乾的衣服,都被撕扯下來。
無數傷口出現,十條狼犬甚至開始舔着曾發乾的傷口。

一旁的慕淵,只是冷漠的看着這一切。

沒有憤怒,也沒有報仇的喜悅。
他要的,只是讓犯錯的人受到懲罰。

「拍成視頻,發給曾家所有人!告訴他們,三天之內不登門跪拜道歉,這就是曾家所有人的下場。
」慕淵冰冷開口。

「遵命!」

龍洋答應一聲,立刻安排。

三分鐘之後,曾家別墅,所有人同時收到了視頻。

此刻,曾家數位長老,正齊聚在一起,商量對付慕淵的事情。

看到視頻,眾位長老勃然大怒。

「猖狂,猖狂,簡直太猖狂了!」

「殺!這慕淵,必須殺掉!」

剛剛急救回來的曾陽,看到父親被如此對待,也是心疼萬分。

「爸,他們怎麼能這麼對你?我一定會為你報仇,一定會!」

但憤怒之中,也有人保持了理智。

「諸位,事情沒有簡單!跟着發乾去的人回來說,那個慕淵,一個人就能單挑上百高手,實力非常恐怖啊!而且他如此囂張,背後肯定有人。
咱們,是不是先調查清楚再說。
」說話的人,是六長老。

「沒錯,我也了解了一下,聽派去的人說,清理現場的時候,他們似乎看到了戰部特有的標誌。
」三長老也開口道。

「什麼?戰部標誌?具體點。
」大長老皺眉道。

「是戰部的軍牌,每個戰部的人,都會佩戴的。
而且,他們佩戴的是戰部特殊兵種的軍牌。

「竟然有這事兒?這麼說,這個慕淵是戰部來的人了!」

「有這可能,大長老,依我看,要不讓志忠去查查?志忠在戰部,也是高級將領了。

「志忠能有今天的地位,付出了巨大努力。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咱們不能讓志忠為難啊!」

「大爺爺,都這個時候了,您還有猶豫呢!就算您不在乎我爸,也得為曾家未來着想啊!」曾陽哭訴道。

他知道,讓曾志忠出手,才有報仇的機會。

「那好,我給志忠去個電話!」

另一邊,壹號別墅花園裡。

曾發乾早就被撕咬得昏死過去,身上皮開肉綻,他的血肉,混雜着豬肉,場面血腥無比。

若不是十條狼犬都訓練過,那曾發乾已經被咬碎吃掉了。

「弄醒他!」

噗!

一瓶酒精灑了上去,曾發乾瞬間驚醒。

一陣慘叫聲隨即響起。

「別,別殺我,慕家滅門案,我不是主謀啊!」曾發乾慘叫之中,失去理智的喊道。

慕淵一聽,頓時大驚。

這曾發乾,竟然知道慕家滅門案?

慕淵當年從戰部來到滄海市,就是要調查當年慕家滅門案。
所以才入贅顧家,秘密調查。

但是三年時間,也沒查出什麼。

原本依靠戰部力量,慕淵可以更輕鬆查到的。
但他知道,慕家滅門案,一定牽扯到了戰部某些人。
所以,讓戰部調查,會打草驚蛇。

沒想到曾發乾,竟然知道一些情報。

「說,慕家滅門案,你知道多少!」慕淵質問,但是他剛說話,就發現事情有些蹊蹺,便追問道:「不對,你怎麼知道,我是當年的慕家人?」

「我,我猜的!你不會為了一個女人,敢和我曾家開戰。
你肯定是慕家後裔,才會這樣做。
」曾發乾解釋道。

但他猜錯了,慕淵還真是可以為了一個女人,和曾家開戰。
甚至是和全世界開戰,慕淵都在所不惜。

不過這也巧合了,曾發乾誤打誤撞,猜出了慕淵的身份。

「曾家,敢欺負我老婆,已經是犯下了大罪!如今還牽扯到慕家滅門案,更是死罪!曾發乾,把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
或許,我可以放曾家無關的人一條生路。

「我說,我說!我兒子,女兒,他們都和這事兒沒有關係。
這是曾家大長老,還有其他幾位長老聯合上面的大人物做的。
曾家,曾家也只是一個傀儡而已。

「接著說下去!」

「還有……」

曾發乾正準備繼續說,但是忽然目光獃滯,轟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