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褚少的超級寶妻
褚少的超級寶妻 連載中

褚少的超級寶妻

來源:掌中雲 作者:庄晴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庄晴 褚傅岑 霸道總裁

H市醫院來了一位不起眼的小護士
在別人看來,庄晴不過是一個未婚生子,私生活混亂的關係戶,跟傳聞中不近女色的高冷總裁毫無瓜葛
卻不知,她才是冷血褚少的心尖寵:誰說她爛泥扶不上牆?你瞎?誰能想到,一個連護校都沒畢業的刺頭,居然藏着種種大佬馬甲?從零分學渣到醫學界的天花板;從電腦小白到讓人聞風喪膽的黑客帝王
從被人鄙夷的音痴到超級歌星從此,人人瞧不起的路人甲,搖身一變成超級大佬,各大富豪花招百出,不折手段也要把她搞到手!萌娃一本正經看着褚少:老爸上後面排隊去,誰讓你始亂終棄,現在老媽看不上你了吧?褚少:女人,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你看着辦吧!庄晴扶額:褚少,你這是賴上我了嗎? 展開

《褚少的超級寶妻》章節試讀:

第5章 我只要她


會議室的大門被兩個穿黑色西服的保鏢打開,走廊上的強光透進來,男人挺拔的身影出現在眾人視線中,大家不自覺的站了起來,庄雪愣住了,連碰翻了手邊的咖啡都沒注意到。
褚博岑一身銀白色的高定西裝,襯得他冰冷高級。
如鷹般冷冽寒淵的眸子,落在庄晴身上。
所有人都站着,唯獨她坐在那裡,像是什麼都沒聽見,正專心的在本子上寫東西。
他修長的長腿抬步,走過去。
「褚總,你怎麼來了?」庄雪有些慌亂,一連抽了幾張紙擦掉面前的污漬,心裏十分懊惱,「我們科里還有很多優秀的護士,要不要給你換一位?」
好不容易可以見到這位高高在上的大佬,居然出醜了,真是太不應該了。
眼見褚博岑朝她走過來,庄雪一顆心止不住的加速跳動,臉頰也止不住的紅了起來。
越來越近,所有人都在內心感嘆,庄雪不愧是院花,多少名媛前仆後繼褚總連看都不看,
「不用。

兩人卻插身而過,庄雪臉上的嬌羞頓時僵硬。
她轉過身,只見褚博岑筆直的朝庄晴走去,白大褂里的手緊緊攥着,原先的雀躍被濃濃的嫉妒取代。
「我只要她。
」褚博岑停在庄晴面前,骨骼分明的大手一把抽走庄晴的筆記本,上面的字歪歪扭扭,像是小學生寫的,「人不錯,字太丑。

庄晴抬眸,對他那雙深邃冰冷的眸子,目光絲毫也不閃躲,「當護士,對字跡可沒有硬件要求。

這沖人的語氣,完全像是一個渾身長滿刺的刺蝟。
三年前那個雨夜,那個模糊的臉龐又在眼前浮現,褚博岑越是想要看清越是頭痛欲裂,高大的身子一歪。
庄晴伸手扶住,另外一隻手將椅子拖過來讓他坐下。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快到讓站在旁邊的庄雪都沒反應過來。
頓時,所有人都懵圈了,只有高顯看庄晴的眼神有了細微的變化。
庄雪臉上青一片,紅一片的。
誰也沒料到,一個新來的居然搶了院花的風頭,之前為病情一籌莫展的焦急,瞬間變成了看好戲的期待,
「褚總。
」庄雪想挽回顏面,趕緊倒了一杯水端過去,「你這次的病情惡化的太快,得做開顱手術,醫神雖然不願意出手,但她今年會收徒,只要我成為她的徒弟,一切就都來得及。

聞言,庄晴笑了笑。
庄雪顯然從她的眼底里看到了一絲嘲諷,一時有些惱怒,可是又顧忌着褚博岑在場,不能自毀形象,只能側旁敲擊。
「神醫是每個醫生心裏不可褻瀆的存在,你這幅表情是什麼意思?」
庄晴聳了聳肩,「我只看出了你想要利用神醫滿足你的虛榮心,你至於你說的不可褻瀆,我還真沒看出來。

「你……」
褚博岑當然不會把庄雪說的話放在心上,庄晴對於他病情的反應,顯然比這裡的醫生更快。
他相信這個女人,遠比外界傳聞的要複雜很多。
褚博岑沒有接庄雪手裡的那杯水,反而看向了庄晴,他一雙眼睛深邃幽暗,「庄小姐對於我的病情有什麼見解?」
庄晴卻拿了庄雪手裡的水,喝了一口,沒有任何隱瞞,「沒得救。

顯然在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這三個字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好像隨時可以把這裡的人炸成炮灰。
有人忍不住指責,「身為一個醫生,對於病人的病情應該盡心儘力救治,在你身上,根本就沒有一個身為醫者的仁愛。

庄晴並不在意這樣的指責,「你也說了是盡心儘力,可是盡心儘力還是救不活呢?醫生是要從閻王爺手裡搶人的,不是要把閻王爺餓死的。
再說了,我只是個護士,沒你那麼偉大。

庄晴後面的這句話,頗有些諷刺。
那人一張臉比打翻了的調色盤還要精彩。
褚博岑似乎並沒有因為庄晴那三個字影響到,他目光堅定,幾乎是脫口而出,「他們不能救,你能!」
他自信的程度,讓庄晴有那麼一瞬間的懷疑自己身份是不是暴露了,可是很快她又打消了這樣的想法。
她對於自己的技術,還是絕對自信的,只要她不想,絕對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庄雪一張臉快要扭曲,「褚總,她只是一個新來的護士,連人的穴位都找不準,你對她太有自信了……」
褚博岑眼神冷冽,庄雪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對上褚博岑的目光,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
一直到這場會議結束,也並沒有討論出個結果來。
最後還是院長拿了主意,決定要保守治療。
「現在主要還是要用藥物壓制,如果神醫能夠答應褚總的請求,我們醫院會給予全力配合。

褚博岑聽這些冠冕堂皇的話聽的都快要耳朵起繭子了,揮了揮手,「我知道了,你們先出去吧。

他並不喜歡醫院,因此即便是病重,他也很少住院。
可是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每況愈下,不管要不要手術,恐怕都要有很長一段時間裏需要在醫院度過。
褚博岑的命令,既然是院長等人自然會聽從。
散了會,也到了庄晴要下班的時間。
庄晴本着絕不加班的原則,立馬脫了白大褂,換了自己的常服,她的操作,也驚呆了護士組。
任何一個行業或許都可以不加班,可他們是護士,是醫生,從來就不存在準點下班這一說。
「媽咪!」
醫院裏忽然來了個小糯米糰子,長相可愛,尤其一雙眼睛又大又亮,頭髮略微有些自來卷,有護士被他吸引。
「小朋友你來找誰呀?」
天天努力的踮起腳,指了指護士站裏面庄晴的身影,「漂亮姐姐,我是來找我媽媽的。

小護士看着天天的一張小臉,總覺得有些熟悉,一時間忽略了他的話,盯着他看了好一會兒,才忽然想起來。
「哎呀!」
小護士驚訝一聲,庄晴過來,「發生什麼事情了,大呼小叫的?」
護士看向天天,「庄護士,你看這個小孩子長得和褚總像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