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宮廷養萌寵
穿越宮廷養萌寵 連載中

穿越宮廷養萌寵

來源:掌中雲 作者:寧安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寧安 穿越重生 雁錦程

卧床癱瘓幾十年的寧安,忽然發現自己穿越了!而且還是穿越到古代宮廷中養狗!好吧,養狗就養狗,可這狗看自己的眼神怎麼古怪?二貴,坐下!二貴,來,握手!二貴莫名變成自己愛犬二貴的雍親王雁錦程,心中一萬頭草馬裹着泥漿奔過,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忍不了這個女人了
雁錦程:汪!(你去死)寧安:我叫你坐下,沒叫你吼!說完,她笑眯眯的牽來一隻阿羅多姿的小女狗,來,二貴看看你媳婦雁錦程這回連叫都不叫,綳斷拇指一樣粗細的鐵鏈就跑了,這個女人太闊怕了,他要離家出走! 展開

《穿越宮廷養萌寵》章節試讀:

第5章 兒子很多,弟弟就一個


「奉雍親王口諭,蓄養司宮女寧安,伺候二貴主子有功,賞銀五十兩,金銀細軟各十件。

一位年紀不大的公公,帶着幾個手捧托盤的宮廷奴才,來敲開了寧安的門。
周圍一群同蓄養司的宮女,瞧見後,心裏都酸溜溜的,大家都一樣的工作,為什麼她就那麼命好?還得到了雍親王的賞賜!
寧安連忙從屋子內走了出來,也來不及準備,直接就這麼跪着領賞。
「謝謝雍親王千歲,寧安受之有愧,當不起這般大賞!」
她望着那一個個眼花繚亂的托盤道,內心中也是極其無奈的,當著這麼多人賞賜自己,這下更遭人記恨了。
「哎呀,寧安小姑姑快起來吧,您伺候二貴主子得到了雍親王殿下的大加讚賞,咱們雍親王看到二貴主子可高興了,一個勁的問,是誰在伺候,一定要好好賞賜,所以就命奴才小李子過來了!」
寧安笑了笑,沒當回事,站起來接過賞賜後,道:「小李公公別急着走,您稍等我一下。
」說著,她連忙將幾個托盤拿回房間內。
小李子也不着急,就站着等。
沒一會兒,寧安就從屋裡頭返回,手裡拿着一個零時包着的荷包,裏面裝着二十兩銀子,賽進他手裡道:「辛苦小公公跑這麼一趟了,實在是寧安屋裡簡陋,連口茶水都請不起公公,我……我實在拿不出什麼好的了,這些請公公不要介意。

小李子有心拒絕,他官職一般,油水很少,所以這東西接了吧,會怕往後麻煩。
但轉念一想,這寧安不過蓄養司的一宮女,想必也不會出什麼幺蛾子才對。
就算出了幺蛾子,往後牽連到自己,自己就說沒這回事,她又能怎麼樣不是?
「哈哈哈,那多謝寧安姑姑了,咱們做奴才的,喝茶要什麼好的,有一口開水就不錯了。
」他用手顛了一下,感覺挺沉的之後,臉上笑意更盛了起來。
送走了小李子後,寧安臉上的笑意才慢慢的收了起來。
她返回屋子裡後,連忙把所有的賞賜都倒在一個托盤當中,用布蓋着,然後推開門就往外面走,徑直就去了蓄養司嬤嬤的那兒。
「嬤嬤,蓄養宮女寧安求見。

她跪在一處庭院內,衝著一座大殿喊道。
「進來吧!」
蓄養司嬤嬤的聲音從大殿內傳來,寧安連忙起身,捧着托盤就走了進去。
裏面,蓄養司管事嬤嬤正靠在一張軟塌之上,搭着腿,有兩位宮女正在服侍捏腿。
她微眯着眼睛享受,掃了一眼寧安端着的托盤,問道:「你端着什麼呀?」
「回稟嬤嬤,這是雍親王的賞賜,雍親王賞賜寧安伺候二貴主子有功,但寧安受之有愧!寧安能有幸伺候二貴主子,那都是嬤嬤的提攜和指點,所以為了不讓親王殿下的賞賜蒙塵,寧安斗膽帶着賞賜來物歸原主,還望嬤嬤不計寧安代嬤嬤獲賞之罪!」
她一字一句的說道,即說明了感謝蓄養司嬤嬤的話,也表明了自己的心思,願意好好聽話,服侍於這位蓄養司嬤嬤!
果然,聽完了寧安的話,蓄養司嬤嬤臉上終於出現了笑意,點頭道:「你到是個懂事的,既然這樣,本嬤嬤就笑納了。

「多謝嬤嬤!」
寧安大松一大口氣,連忙把托盤放在旁邊的桌案上,退着走了出去。
當她臨近門口的時候,大廳內才又傳來蓄養司嬤嬤的聲音:「寧安對吧,以後你就叫我張嬤嬤吧!還有你那間屋子似乎小了點,二貴主子住着可能會不舒服,你回去就收拾收拾,從明兒起,陪二貴主子一起搬前院來吧!」
「奴婢替二貴主子,多謝張嬤嬤!」寧安再次拜謝。
等返回屋裡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的衣襟都濕了,但沒辦法,那麼多人在蓄養司都沒有賞賜,唯獨自己得到了,這除了招恨還能有什麼?
她甚至敢保證,如果今天自己沒有老實的去把賞賜奉獻給那位蓄養司管事的張嬤嬤,她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犯盜竊罪!
活生生的例子,昨天才發生,寧安不可能不去想。
而如今,張嬤嬤收了東西後,還安排她住進前院,這就是得到了提攜,對方也算是把她記在了心裏,畢竟別看都在蓄養司干差事,但前院和她現在所在的後院,完全是不同日而語的,所以她現在算是沒事了。
現在寧安終於安心了,她放鬆的躺在床上,也沒有收拾,因為這屋裡根本也沒什麼好帶走的。
躺在床上,慢慢的有一陣困意襲上頭來,寧安慢慢的睡了過去,從穿越到這會兒,快一天的時間了,她還沒有睡過一次覺……
……
就在寧安剛睡下後不久,宮廷玄武門外,一行年邁的太醫,蜂擁一般衝進皇宮,直奔養心殿。
侍衛對此全部放行,整個宮廷都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恐慌氣氛中。
出大事了!
雍親王帶着二貴在盛京外狩獵,遭遇了黑熊襲擊,人與狗都重傷昏迷!
「你們是幹什麼吃得,朕每月耗費俸祿養着你們,現在竟然連朕唯一的親弟弟都救不活!」
永輝帝龍顏大怒,奏摺被他狠狠的砸在那位為首匍匐在地的太醫臉上。
周圍還連同跪着數位皇子,全都是二十幾到三十多歲的年紀,其中太子也在裏面,因為全是陪同雍親王一起外出狩獵的。
但此刻每個人無論皇子、太醫連呼吸都放得很輕。
他們都清楚自己的父皇、陛下到底有多疼愛他們的這位小叔、王爺!要知道,兒子永輝帝有無數,但親弟弟就這麼一個了!
至於其他的兄弟,要麼是被他當太子的時候斗死了,要麼發配回了封地!留在身邊培養重用的,就這麼一個親弟弟,所以雍親王雁錦程,真成了他的逆鱗!
「飯桶!飯桶!都是飯桶!」永輝帝在咆哮,問清雍王是由太子他們陪同之後,幾大步就越過桌案,走過來就是一人一腳,怒罵道:「那可是你們的親叔叔,你們連他都保護不好,朕還指望百年以後,能放心把這偌大的大乾交由爾等?朕要你們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