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特工棄妃要和離
特工棄妃要和離 連載中

特工棄妃要和離

來源:掌中雲 作者:秦暖暖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封塵夜 秦暖暖 穿越重生

她,22世紀特工之王,醫毒雙絕,哪知功高蓋主,被人暗害!再次醒來,一躍成了冷酷王爺的棄妃,還有渣滓親人,極品小人通通圍繞身邊
呵呵,撕渣爹,斗極品,來一個殺一個
只是那個男人是怎麼回事?說好的冷酷,說好的無情呢?封塵夜將秦暖暖摟在懷裡,朝着她道:愛妃,長夜漫漫,咱們就寢吧?秦暖暖怒道:放開我,我要跟你和離! 展開

《特工棄妃要和離》章節試讀:

第4章 馬車出事


從宜真院出來,封塵夜聽着院子里隱約傳來的哭聲,心情不免難受,真兒的心思他明白,但他做不到將就。
走着走着,他不知不覺來到水榭院,見裏面人影聳動,他不動聲色的走進了院中。
屋裡,秦暖暖和一個小廝打扮的男子相對而站。
「大小姐,老爺那邊催的緊,你和王爺至今沒有圓房,可不利於老爺計劃的實施。

秦暖暖也是這會兒才知道王府中還有秦顯明的眼線。
她淡淡地瞟了對方一眼,「你回去告訴我爹,他的計劃我不參與。

小廝語氣一沉,「大小姐這是要忤逆老爺?」
秦暖暖冷笑一聲,「難道他沒聽說過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嗎?」
小廝的臉徹底沉了下來,「大小姐,奴才一定會一字不落的將剛才小姐說的話傳達給老爺。

「隨你回去怎麼說,記住以後別來找我了,找我,我也不會幫忙的。

秦顯明還真是個好爹爹,幫着宮裡的人掰倒晉王,可曾想過原主以後的生活怎麼過?得虧原主掛了,要不活着也是受罪。
「出來吧。

小廝走後,秦暖暖懶洋洋的說道。
封塵夜心中詫異,她是怎麼察覺自己的?
還是說剛才那番話是為了說給自己聽的?
還沒想明白,他已經走進了屋。
「原來是王爺在外頭呢,我還以為是哪個小賊呢?」秦暖暖故意說得嘲諷,「這麼冷的天,又這麼晚了,王爺來我水榭院做什麼?」
「剛才你在同何人說話?」
封塵夜的質問讓秦暖暖「咯咯」笑了起來,「沒想到王爺也是個裝瘋賣傻之人,剛才你不是都聽到了?」
封塵夜冷哼一聲,「這麼說你是故意說給本王聽的?」
秦暖暖挑了挑眉,「隨王爺怎麼想,總之我是我,秦家是秦家,若是王爺實在不放心,咱們可以和離。

這是她第二次提出要離開王府,封塵夜心裏「騰」地竄起一陣怒火,她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要離開嗎?
「秦暖暖,你既然嫁到了王府,那便生是王府的人,死是王府的鬼,你最好謹記自己的身份,若是讓本王知道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本王的事,本王定讓你生不如死!」
蛇精病!
秦暖暖真是看不懂這些古人,明明和離就能解決的事,非要整天死啊死的,好好活着不好嗎?
「王爺的話臣妾定當謹記,不知王爺還有什麼吩咐,若是沒有臣妾要睡了。

她儼然開始趕人了。
封塵夜見她沒有挽留的意思,心裏不免生出一絲疑惑。
從前秦暖暖巴不得他留下,怎麼今日像是換了個人似的,不僅言語冷淡,連氣質都有些許不同。
不過一想到秦家人的狡猾,疑惑褪去,「秦暖暖,希望你記得今日說過的話,如今你已經是我晉王府之人,若是聰明,就不要給外人所迷惑了。

「多謝王爺提醒。

還是那副懶洋洋的模樣,封塵夜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抽身離去。
……
轉眼到了皇上壽辰那日,晉王府門口停着兩輛豪華大馬車,馬車的右上角大大的「晉」字懸掛着。
盛裝出席的秦暖暖在香雯的攙扶下做上了後面那輛馬車,她有自知自明,想來封塵夜也是不喜和她同坐一輛馬車。
正好,她也不待見他,免得兩看兩相厭。
林宜真跟在秦暖暖的後面走出來,見秦暖暖坐上後面的馬車,眸光微閃,低頭問身邊的丫鬟,「都安排好了?」
見對方點頭,她這才露出得逞的笑,坐上了前面的馬車。
車夫長鞭一揮,兩輛馬車慢慢地往前走着,香雯放下帘子,一臉可惜道:「小姐,剛才咱們應該去前面一輛的。

一個側妃坐在前面,算是怎麼回事?
秦暖暖正在閉目養神,聽到她的話,這才懶洋洋的睜開眼,笑着道:「這麼大的馬車就咱們一人坐,不好嗎?」
「可是如果讓宮裡的人看見您和王爺是分開坐的,怕是要被人說閑話了。

西京的圈子就這麼大,誰家內宅有些什麼事,那是藏也藏不住的,不僅藏不住,傳播的速度如同蝗蟲過境,着實恐怖。
相信經過今日這麼一出,林側妃受寵的事情怕是要在西京城傳開了。
「說就說吧,總歸嘴長在人家身上。

秦暖暖不在意道。
閑話時,她隨意揭開帘子往外一瞧,發現了異常,臉上浮現一抹冷意。
香雯也感覺到不正常,「小姐,我們的馬車好像越走越慢了。

可不是嘛,前面的那輛馬車馬上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香雯越想越不對勁,掀開帘子問車夫,「老王,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的馬車越走越慢?」
車夫老王也很鬱悶,臨行前他還檢查過的,怎麼現在這馬就像是生病了似的,走不動了。
「老王,你倒是快點啊,要是耽誤了主子進宮,你就是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秦暖暖攔下香雯,直覺感到事情的不正常。
馬兒走不動,無非就是有人不想她進宮,這個人除了林宜真還會有誰?
就在她思考的瞬間,馬車突然劇烈的晃動起來,隨口聽到老王的驚呼聲,「不好,馬車失控了……」
話還沒有說完,老王重重摔倒在地,車子的輪子從他的身子碾壓過去,一聲慘叫聲在街上響起。
秦暖暖動作靈敏的抓住韁繩,只是馬兒似乎受了刺激,她根本無法控制,只好對香雯說道,「把手給我,等我數到三,一起跳。

兩人狼狽落地,堪堪脫險,但那匹馬卻像瘋了一樣往前衝去,這裡是鬧市,街上的行人很多,馬車在鬧車中橫衝直撞,險些撞到了人。
就是這麼危急的時刻,一個身穿月白色衣袍的男子從天而降,一腳踢倒了失控的馬,「晃當」,馬車和馬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發出一記沉悶的聲響。
眾人皆是鬆了口氣!
「你沒事吧?」
聲音溫潤如玉,外加一副好皮囊,只是一出現,就抓住了眾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