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億萬萌寶找媽咪
億萬萌寶找媽咪 連載中

億萬萌寶找媽咪

來源:掌中雲 作者:顧夢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封爵 霸道總裁 顧夢

她是啞巴女孩,從小被後媽繼妹欺凌,甚至將她當做商品送出去!她的孩子出生,就沒有見過一面,多年後,哪怕顧夢功成名就,唯一的遺憾就是骨肉分離!顧夢阿姨,你當我媽咪吧!當小男孩站在自己面前說出這句話,顧夢汗顏論輩分,這小子是她小侄子啊!萌寶扭頭看着男人,爹地,你得加把勁啊!不然媽咪就跟人跑了!囑咐完這些,萌寶深深嘆了口氣唉!沒辦法!萌寶操碎了心,誰讓媽咪太搶手來着? 展開

《億萬萌寶找媽咪》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商品


救命……
誰能救救自己?
顧夢張着嘴想要呼救,可是喉嚨里卻冒不出一個音節,男人毫不留情地對待着自己,她就像一個工具。
酒店的房間里,漆黑一片,她甚至看不清男人的臉……
為什麼要這麼對待自己?
本是家庭聚會,她卻意外聽到繼母和繼妹商量着算計她送給暴發戶,這樣能促成家族的一筆單子!
對他們而言,她就是個隨意交易的商品而已!
不要!
她想喊,喉嚨里只有破碎的「嗚咽」聲。
因為八歲那年,繼母帶着繼妹嫁進顧家,她莫名地發燒生了一場大病,嗓子已經廢了!
男人依舊狂風暴雨般掠奪,她絕望地閉上了眼……
天亮了,房間里一層不染,甚至看不出昨夜裡任何歡愉的氣息,顧夢蜷縮在床腳,被子捂着自己的身體。
「起來!」
顧芷昕破門而入,雙手環抱,冷冷睨着她。
「啊……」顧夢無聲地控訴,爪子揪着床單分外緊。
「把孩子生下來,你想去國外留學還是要幹嘛的,會成全你!金主的要求!」
孩子?
顧夢壓着小腹,一夜三次,沒有任何避孕措施,肚子里真的會留下小生命嗎?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沒有不會為難你,去國外的事,我會給你安排!」
顧夢搖了搖頭,連孩子的父親都不知道是誰,哪怕是有,她也堅決不生!
「少廢話,由不得你!」顧芷昕揪扯着她的短髮,拖到地上,衣服扔在她臉上,「別得寸進尺,別忘了,你在這個家一條狗都不如!死啞巴!」
衣服矇著臉,顧夢淚水模糊的眼裡滿是憤恨,就因為她啞巴,所以任人揉捏嗎!
憑什麼!
如果有機會,她絕對不會任人宰割!
***
五年後,A市國際機場。
飛機划過低空落下,女人拉着行李箱走出航站樓,筆直白皙的長腿暴露在冷空氣里,一件駝色的風衣,氣質清冷。
明明是人頭攢動的地帶,女人的出現彷彿自帶聚光燈,當成了秀場一般,引來無數目光。
「小夢姐,這是出場服裝和出場順序,您過目。
」助理蘇媛在身邊一絲不苟彙報,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女人腳程。
「知道了。

顧夢走到路邊,司機自覺拉過她的行李箱放進了後備箱,她有些累了,坐進了后座,閉目養神,畢竟還有兩個小時就是A市TS秀場,國際品牌,不能有絲毫鬆懈。
TS的秀場設立在MOMA大廈,燈光昏暗,聚光燈下,顧夢穿着價值三百萬的內衣走出,印第安的頭飾,一顰一笑,勾人魂魄的魅惑。
法國的五年,她不止治好了嗓子,機緣巧合成了T台模特,如今已是小有名氣。
沒有任何挑戰性,整場秀沒有任何意外的結束。
「小夢姐,現在是去公司報道,還是回公寓?」
「我自己回去,你把合同跟風華集團落實,我先走了。
」套上了風衣,搭配長靴,顧夢冷然出了門,進了電梯。
再次回到A市,她哪裡也不想去,這個城市帶給她的只有無盡傷害,當年,顧家逼迫她生下孩子,她看都沒看一眼,就轉手送給了那個所謂的金主,是個礦上的暴發戶。
沒過幾天,她就被送到了法國。
顧家,她肯定是不會再回去的,那家人,一個也不想見,傷痛的疤痕掩埋,開啟新的生活。
電梯里,就只有她和一個小男孩。
男孩穿着妥帖的西裝,白皙的臉如同糯米糰子般,五官精緻如雕刻,看起來最多三歲,臉卻不合年紀的板着。
顧夢只是瞟了眼,沒有過多在意,低頭手機解鎖。
「咣啷——」
就在這時,電梯突然震了一下,她嚇了一跳,緊接着,電梯里的燈就滅了。
出故障了!
顧夢倒不怎麼擔心,有保護措施,不會一跌到底,趁着手機的微光,她照亮了電梯按鈕,按了緊急應鈴。
一切如常,直到不經意晃眼,站在角落的孩子,背靠着電梯,臉色慘白如同一張紙,小身板不自覺地顫抖着。
「小朋友,你沒事吧?」
顧夢探出手去,孩子戒備地盯着她,往旁邊挪了挪。
氣氛有些尷尬,小男孩唇都在哆嗦,儼然嚇得不輕,奇怪的是,他沒有哭,除了害怕還算鎮定。
這種情況顧夢在醫院的時候見過,是幽閉恐懼症。
「阿姨不會傷害你,乖,不會有事的。
」顧夢看着他有些心疼,緩緩地嘗試着手心覆蓋在他頭頂,他髮絲上有髮膠,輕輕地撫摸着當是安慰。
小男孩怔怔盯着她,沒有再躲。
顧夢有了底,得寸進尺,蹲下身,將孩子壓在懷裡,「放心,有阿姨在,閉上眼就不覺得黑,想像着自己在陽光明媚的海面,曬着太陽……」
她的聲音很好聽,溫軟舒適,似乎帶着魔力。
小男孩言聽計從地閉上眼來,感覺到她無比的溫暖,這種溫暖是他從沒體會過的,莫名地,想要更加親近些……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驚掉下巴,厲小爺居然讓女人抱!誰不知道厲小爺對女人的排斥,從小到大,哪怕被傭人碰一根頭髮絲都會哭鬧不止。
此時,男人站在通透的走廊,西裝革履,面若冰霜,一旁的助理直抹冷汗:「BOSS,已經派人去找了,一定會儘快找到少爺的!」
厲封爵唯一的兒子走丟了!
這新聞要是被媒體報道,頃刻就能傳得滿城風雨,就是一場秀的時間,小少爺溜得倒是快,小祖宗是不知道,他這一丟,他們的腦袋都得撇在褲腰帶上!
怎麼還沒有人來施救?
顧夢提心弔膽,患有幽閉症的人在狹小的空間里,會心跳加速,呼吸困難,長時間耽擱的話,有休克的風險。
她揪着一顆心,順着孩子的後背,一遍又一遍,「寶寶,你想,這時候有海風,還能嗅到海水淡淡的腥味……」
閑着的時候她看書比較雜,心理學的書看過兩本,這時候轉移注意力是最好的選擇。
「阿姨,你好香。
」厲銘宇自己都不相信他能說出這種話來,但是,靠在這位阿姨的懷裡,就有倦鳥歸家的感覺。
幽閉症一點也不可怕,甚至希望電梯能永遠停滯,這樣就可以和阿姨多呆一會兒。
「因為阿姨噴了香水呀!」
「不是香水的味道。
」厲銘宇軟軟糯糯的聲色帶着貪戀,獨特的香,形容不出。
顧夢心裏寬慰,能給予陌生的孩子一點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