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霍少的獨家專寵
霍少的獨家專寵 連載中

霍少的獨家專寵

來源:掌中雲 作者:言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言晚 霍黎辰 霸道總裁

對言晚來說,世上最難結束的兩件事,契約和霍黎辰的愛
這是一個寵無上限的故事
展開

《霍少的獨家專寵》章節試讀:

第3章 霍黎辰護妻


司南微驚,聞聲看去,頓時僵在了原地,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歐諾雅同時望過去,看清男人是誰,臉色刷的慘白,如遭雷劈。
霍黎辰!
他、他怎麼會說言晚是他未婚妻的……這不可能是真的吧?
霍黎辰優雅的走來,步伐矜貴從容,暗黑色的晚禮服將他的身材襯的更加完美無缺。
他的視線落在言晚身上,朝着她招了招手:「過來。

言晚獃獃的看着男人,心臟一陣狂跳,她沒想到在最難堪無措的時候,竟是他給她解圍。
回過神來,她自信的挺直了背脊,微笑着朝他走去。
看着言晚和霍黎辰站在一起,司南感覺到臉上正火辣辣的燒着,這更是在提醒着他,剛才的作為有多滑稽可笑。
但他到底是有城府的人,迅速的掩飾住情緒,笑着開口:「誤會誤會,我和言小姐是朋友,剛只是在和她開玩笑。

開玩笑?
言晚涼涼的看着司南,一陣厭惡,以前怎麼就沒發現他這麼無恥。
霍黎辰向前走了一步,高大的身軀不偏不倚的擋在言晚的面前,無形的將她護在了他的保護圈內。
他抿着薄唇,看着司南的目光格外的冷。
說的話更是毫不留情,「你有什麼資格和她開玩笑?」
司南的臉色頓時一陣紅一陣白,難堪的無地自容,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可他張了張嘴,卻一個字都不敢反駁。
司家雖然也是權貴,但在霍黎辰面前,就是一隻可以隨便捏死的螞蟻。
暗中捏緊拳頭,司南微微低頭,道歉:「對不起,霍先生,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

霍黎辰輕蔑的冷笑,不再理會司南,轉身看向言晚,稍稍彎起了胳膊。
言晚有些失神,心裏泛起一陣漣漪,昨天霍黎辰可是高冷的不屑一顧,今天怎麼就對她這麼好了?
霸道維護,幫她出氣,倒像是有情有義的未婚夫了。
但她也沒有多想,會意的挽住霍黎辰的胳膊,臉頰微紅的站在他的身旁。
在場的圍觀群眾連忙讓開一條寬敞的路,對霍黎辰都是發自內心的恭敬、畏懼。
歐諾雅看着言晚挽着霍黎辰,感到不可容忍的嫉妒憎恨。
因為家世不好,言晚從來都是被她踩在腳下的,這樣低賤的人,就該一輩子在塵埃里,可她現在卻嫁給了霍黎辰,比她老公高貴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她憑什麼嫁的比她好?
「言晚,你怎麼突然要嫁給霍先生呢?你大前天晚上,不還在尚品酒店和男人開房嗎?啊,難道那個男人並不是你的男朋友……」說著,歐諾雅故作驚訝的捂着嘴巴,彷彿不小心說出了天大的秘密。
言晚陡然一僵,猛地回頭詫異的看着歐諾雅。
她竟然知道尚品酒店的事?
霍黎辰心中微動,若有所思的看向言晚,那晚她也在那裡?
「歐小姐,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惡意詆毀霍先生的未婚妻,敗壞霍家名譽,你知道會遭到什麼樣的處罰嗎?」特助衛七自霍黎辰身後走前一步,語氣嚴厲的呵斥,氣勢十足。
今天是霍先生的訂婚宴,無數人都在看着,是絕對不允許出現任何的意外,或者名譽損害。
司南臉色陡變,立即拉了拉歐諾雅,「別亂說話。

歐諾雅有些害怕,但看着言晚,那口氣怎麼都壓不下去。
「其實我也不想說的,但霍家畢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不明真相娶一個不乾不淨的女人回去,才會更加損害霍家名譽。

她甩開司南,從手包里拿出一張照片,「這就是言晚和男人開房的證據。

原本她是想拿給司南看的,徹底在司南心裏敗壞言晚的形象,卻沒想到用到了這個時候。
只見照片上有一男一女,男人正親密的摟着女人往房間里走。
而那個女人,正是言晚。
四周頓時一片嘩然,人們全都鄙夷憤怒的看着言晚,能嫁給霍先生就是天大的榮幸,她竟然還敢婚前出軌?簡直不知好歹。
審判的目光像是刀子般朝着言晚割來,她不舒服的皺眉,感到全身都不自在。
可是她並不記得那晚到底發生過什麼,而這張照片也不是她那晚跑出來的房間。
難道在她和那個男人滾床單之前,還發生了什麼事?
「這張照片並不能說明什麼,你和我一直都不和,算計我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誰知道你是不是P的?」
言晚沒敢追究更多,乾脆的否認了,這時候不管真假她都不可能承認。
歐諾雅有恃無恐,將照片禮貌的遞向霍黎辰。
「霍先生,照片是不是P的,您拿去檢驗一下就知道了。
而且,我們大學的同學都知道,何飛揚一直在追言晚,他們關係曖昧,從來都不清不楚的。

而這個照片的男主角,正是何飛揚。
伴娘也連忙開口附和,「對啊,我們A大的人基本都知道。

她們是鐵了心要黑掉她的名聲了。
訂婚宴馬上就要開始了,去做P圖鑑定也來不及,而就算是做了,訂婚宴上言晚的名聲也不會好看。
她不安的拽緊了霍黎辰的胳膊,心裏有些煩亂。
事情鬧成這樣,也多少損害了霍家的臉面,而他和她本來就沒有感情,他會不會直接不管她了?
霍黎辰看到照片里的陌生男人,眼底的微光恢復了冷漠。
隨即,他伸出手,將照片拿過來。
歐諾雅大喜,連忙開口,「霍先生,我是不敢騙你的,這照片肯定是真的,他們……」
只是看到男人的動作,後續的話全都啞在了喉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