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1989
重生1989 連載中

重生1989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晨 奇幻玄幻 王鳳

簡介:重回1989,機遇滿地,無數個風口,葉晨身無分文,從擺攤起家,立志要活出精彩人生!展開

《重生1989》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針鋒相對


「靈雅,你等會兒去把京京的戶口給上了,就叫柳京京!」

「媽,為什麼姓柳啊?這樣葉晨會生氣的。

「生氣?他一個入贅的,有什麼資格生氣?」

……

喧囂,讓此時大腦昏昏沉沉的葉晨感到無比的煩躁,他想讓那些吵鬧的人閉嘴,但是宿醉後的乏力讓他實在說不出話來。

掙扎着,葉晨睜開了眼,撐着自己的身體坐了起來,入目的是一間還算寬敞的房間,周圍的傢具雖然看起來新嶄嶄的,但樣式都充滿了年代感。

「這是哪啊?」

葉晨下意識的問道,但是並沒有人回應他。

陌生的環境讓葉晨瞬間清醒了些,畢竟,他作為一個身價過百億的上市公司董事長,就算是在宴會上喝醉了,此時也應該是出現在酒店裡,但這裡顯然不是。

正當葉晨疑惑着,房間外面再次傳來了兩個女人的聲音。

「媽,咱還是和葉晨商量商量吧!」

「商量?有什麼好商量的?早就該去給京京上戶口了,葉晨這個廢物拖了這麼久,不就想讓京京有他的姓?老娘明確的告訴他,不可能!」

「媽,這……」

幾句話沖入葉晨的大腦,讓他如同雷擊。

這不就是他前丈母娘王鳳和前妻柳靈雅的聲音?

五分鐘後,藉著牆上的日曆,房間的布局以及門外那個自己厭惡至極的聲音,葉晨確認,他重生了!

現在,是1989年!

葉晨站了起來,看着日曆上的1989年2月1日,不僅苦笑起來。

哪怕是幾十年過去了,這一天的事情,他仍記憶猶新。

葉晨和柳靈雅是在上學的時候認識的,情竇初開的兩人很快就相愛了。

他家境貧寒,而柳靈雅所在的柳家,手下有着洛市最大的飲料廠,家庭條件比葉晨好的不是一星半點。

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自然是遭到了柳家的反對,不過兩人在一次意外中生米煮成了熟飯,柳靈雅懷孕了!

無奈之下,柳家同意了兩人結婚,但前提是葉晨入贅。

入贅這種事情,從來都是對男人的侮辱,哪怕是三十年後依舊如此,何況是現在。

但葉晨為了柳靈雅的名聲,只能答應,並在柳家的飲料廠裏面當起了一名普通的工人。

然而,上門女婿卻不是那麼好當的,柳家人對葉晨這個贅婿從來都沒有給過好臉色。

他的岳母王鳳還時常以各種理由剋扣葉晨的工資,比如不喜歡他衣服的顏色,左腳先進門等等。

當年的葉晨本就性格軟弱,再加上又是上門女婿,所以一直唯唯諾諾,忍氣吞聲。

而就在前世的今天,葉晨的父親身體不適,急需要錢去醫院檢查,可是他上個月的工資已經被扣光了,還想要錢,就只能等今天發工資。

然而身為工廠會計的王鳳,卻又以莫須有的罪名扣掉了他的工資,明知道葉晨的父親重病,也仍然不給。

最後雖然葉晨千方百計的湊到了錢,但是自己的父親卻因為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機,很快就去世了。

葉晨至今仍記得當年醫生說的話:「哪怕是早一天,都還有救!」

父親去世之後,他的母親終日以淚洗面,村子裏面的人也開始對他們冷嘲熱諷,雙重打幾下,葉晨的母親不久後也去了。

而他的妹妹悲傷過度,早早的輟學,離開了這座城市。

短短的幾天之間,葉晨家破人亡。

那次之後,葉晨性情大變,毅然決然的獨自一人離開了柳家,在那個遍地黃金的年代,打拚出了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葉氏集團!

只不過哪怕是葉晨後來身價百億,也沒能找回自己的父母和妹妹。

他的內心,永遠都承受着那份孤獨與自責。

而這一切,都是拜柳家所賜,也是拜自己的軟弱所賜。

想到這裡,葉晨就緊緊的攥住了自己的拳頭。

很幸運,他重生了,就在這個讓自己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日子。

這一世,他要親手阻止悲劇的發生。

想着,葉晨推門而出,正好,柳靈雅的父親柳陽,母親王鳳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王鳳見他出來了,隨即說道:「喲,醒了啊?那正好,給我把碗洗了!」

「媽,我去吧」

柳靈雅覺得對不起葉晨,趕忙端着碗筷就要往廚房走。

「站住,你去幹什麼?他一個大男人當個上門女婿,不應該做點事情啊?」

王鳳呵斥道,接着繼續說:「還有啊,今天靈雅要帶京京去把戶口上了,柳京京或者柳靜靜,你覺得哪個好?」

還不等葉晨說話,一向在家裡極其嚴肅,經常板着個臉的柳陽也開口了:「葉晨,這兩個名字都不錯,你選一個吧,你好歹是孩子的父親,我們也尊重你。

關於姓柳的問題,兩人絲毫沒有想要詢問對方意見的意思。

在他們的眼裡,葉晨只是軟蛋一個,根本就不敢有絲毫的異議。

「名字無所謂。

葉晨淡淡的說道。

兩人一聽,會意一笑。

而葉晨又繼續說:「但是,必須姓葉。

短短的一句話,讓柳陽和王鳳的笑容瞬間凝固了,紛紛抬起頭看着他。

「葉晨,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柳陽掐滅了手中的煙,神情淡然的說道。

「呵呵。
」葉晨冷笑着,「我的孩子,憑什麼跟着你們柳家姓?」

「就憑你是上門女婿!」柳陽拍桌而起!

柳靈雅都被嚇了一跳,趕忙想要拉着葉晨離開。

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父親很少如此動怒。

但此時的葉晨就像是一座雕塑一般,巍然不動,毫不畏懼的看着柳陽:「我是上門女婿,但我沒有拿過你們柳家一分閑錢!我所有的錢,都是通過我自己的勞動換來的!」

「想要拿着一個月三十五塊的工資來換我葉晨的尊嚴,柳先生你好大的手筆!」

「你再說一句試試!」

「試試又如何?」

葉晨的話擲地有聲,不卑不亢,柳陽的臉色隨即變得極度難堪。

他實在是想不到,平時那個唯唯諾諾,在家裡低三下氣的葉晨,今日為何如此的硬氣,居然敢和他針鋒相對!

柳靈雅也是愣住了,他們在一起很多年了,葉晨即使在外說話都是輕言細語的,在家更是對柳家人言聽計從。

剛才的葉晨的語氣,表情,讓柳靈雅突然覺得這個男人太過陌生。

王鳳則是下意識的躲在柳陽的身後,她記得,自己連續好幾個月剋扣了葉晨的工資,對方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滿流露,今天怎麼反應這麼大?

一時間,客廳內寂靜無聲,似乎時間都靜止了。

半晌後,柳陽甩掉了手中的煙,「我記得,你的父親生病需要錢是吧?想要錢,就按我說的做。

說完,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王鳳,隨即轉身離開,留下一句話:「今天我回來,希望看見戶口簿上寫的柳京京!」

王鳳頓時會意,她知道,今天是葉晨領工資的日子,只要拿工資的事情要挾,就不怕葉晨不聽話。

因為葉晨可是個大孝子,他的父親,現在正急需要錢。

想着,王鳳就罵罵咧咧的去上班了,嘴裏嘟囔着:「廢物東西,還治不了你了?」

在這個葉晨急需要錢的節骨點上,兩人自認吃定了他。

葉晨搖了搖頭,感覺造化弄人。

前世的柳陽不論是在工廠還是在家裡,總是說一不二。

葉晨和他也沒有太多的交流,甚至對他的印象還算不錯。

只是在後來才知道,王鳳很多時候扣他工資,都是有柳陽在背後唆使的。

至於原因,只是單純的看他不爽而已。

這兩人,不過是一丘之貉。

此時的柳家,還是原來的柳家,可是葉晨,早已不是當年的葉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