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龍霸體訣
天龍霸體訣 連載中

天龍霸體訣

來源:掌讀520 作者:秦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厲 秦陽

簡介:大帝傳人秦陽,修天龍霸體訣,成無上神體展開

《天龍霸體訣》章節試讀:

第4章 靈石


就在魏忠的拳頭即將打在秦陽的頭上時,卻被一隻大手抓住。

嘭……

沉悶的聲音隨之響起,魏忠感覺自己最強一拳,好像打在了鋼板上一般。

魏忠面如死灰地說道:「秦陽,我這是本能,你信嗎?」

「死!」

而回答魏忠的只是簡單的一個字,冰冷徹骨。

魏忠的脖子,被秦陽一手掐斷,屍體隨手扔到了院子之中。

秦陽雙手掐訣,施展了最基本的控火訣,將靈氣化成了火焰,把魏忠的屍體燒成了灰燼,被風一吹,飄散在院落之中。

「小陽,你太草率了,魏忠乃是秦厲的隨從,殺了他,秦厲肯定會藉機找咱們麻煩!」

「趁着沒人發現,你現在就趕快逃走!」

龍月見到這一幕,瞬間慌了神,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想讓兒子離開秦家逃走。

「娘,放心,沒事,我是秦家嫡系,殺一個魏忠問題不大,況且我已經重修武道,如今是煉體五重的實力。

「我們若現在離開秦家,只會坐實了殺了魏忠的事實。

「現在只要我不承認,沒人會想到會是我這個廢物殺了魏忠!」

秦陽卻異常冷靜地分析,開口安慰母親。

「小陽,你恢復了?」

聽聞秦陽的話,龍月稍感寬慰。

龍月深知,這幾年,自己這個原本是天才的兒子為了能夠重修武道,受了多少冷眼與嘲笑,又吃了多少苦。

「娘你放心,我一定會報當年的仇,還會將父親救回來。
」秦陽眼中泛起冰冷的殺意。

一提到父親,母子二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若真的如魏忠所說,父親還活着的話,那麼此時的父親一定在經受着莫大的痛苦。

人丹,是一種殘忍的刑罰,將一個人的修為廢去,不斷餵養靈藥,通過人體轉化為精純的修為,供人吸收。

一但成為人丹,便宣布此人基本上已斷無生路可言,終有一天會耗盡心血而死。

不過父親還活着,這對於秦陽母子二人來說,終究是個好消息,因為活着就有希望。

秦陽心中暗自發誓,要讓秦厲父子二人百倍的償還回來。

而他現在的確有那個資格,因為他有着秦帝百年的記憶,只要給他時間,足以讓他改變一切。

讓母親換了一間房休息之後,秦陽來到了院落,盤膝而坐,陷入了沉思。

「我若從進院開始就忍下來,或許會少招惹些麻煩。

「但母親受辱,我不能忍!」

「而且以魏忠那反覆無常的性格,我今日放了他,明日他必定會再來找麻煩,,倒不如斬草除根,以決後患!」

這幾年,秦陽一直在思考自己這一脈為何會受如此大難,歸其一點,那就是自己與父親同秦厲相比不夠狠!

「要麼狠,要麼忍!」

「以我現在的實力,在秦家,一些事情,已經沒有必要再忍!」

「在這個世界,一切靠實力說話,當務之急,我要趁着秦厲發覺我重修武道之前,儘可能的提升實力。
」秦陽想明白了這一點。

「而能夠快速提升實力的方法,一是有足夠的靈石,二便是丹藥!」

靈石,分為上品,下品,以及極品,而靈石裏面蘊含著精純的靈氣,可以供給武者修鍊之用,同時也是聖龍大陸的通用貨幣,可以購買一些資源。

至於丹藥,在任何地方都是必備之物,分為人品,靈品,皇品,以及天品。

秦陽眼中精芒一閃,想到之前秦厲將死之時,說要將他的積蓄三十塊靈石給自己。

想到這,秦陽起身,趁着夜色,來到一座寬敞的院中。

三間大瓦房坐落在大院中央,院中的靈氣明顯要比其他住的地方濃郁一些。

這裡便是魏忠的住處。

秦陽小心翼翼推開了房門飛身進入到了房中,輕輕的將門帶上,並沒有掌燈,而是藉著皎潔的月光在房間之中摸索。

很快秦陽來到了一張衣櫃前,輕輕的打開櫃門。

衣櫃中有着一個半尺立方,上着鎖的箱子。

秦陽猜測這就是魏忠裝自己積蓄的地方。

將箱子抬出來,秦陽再次打開了另外一個櫃門,不由地一驚。

衣櫃中只是掛着一些普通的衣物,只是衣服下,藏着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兒。

小女孩被繩子捆着,破衣爛衫,嘴被堵着,臉上也髒兮兮的,在黑暗的空間下,看不清容貌,只露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秦陽看到小女孩的一瞬間,殺機便在秦陽眼中浮現。

若將這小女孩兒放走,走漏了消息,那明天自己和母親便會有殺身之禍!

這樣的話,自己根本沒有任何時間提升實力。

「殺人滅口!」

想罷,秦陽抬手朝着小女孩兒的腦袋拍去。

掌風升起,如同驚濤拍岸,凌厲的掌風在即將觸碰到小女孩兒的頭時,募然停手。

「我還是不夠狠!」

秦陽長嘆一聲,看着小女孩兒那無辜又驚懼的眼神,終究還是下不去手。

「不想死就老老實實的獃著,別動!」

秦陽惡狠狠的對小女孩說道,一手將其抓了出來,抗在肩上,另一隻手操起箱子,飛身離開了秦厲的院落。

小女孩好像是被嚇到了,一路上,竟真的一動不動。

秦陽回到住處時,發現母親正焦急的站在房門前張望着,眼神之中帶着慌張。

剛才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龍月怎麼能睡着,只不過不想耽誤兒子修鍊,佯裝睡去而已。

當看到秦陽着一個大箱子,身上還扛着一個人回來,龍月先是一愣,隨後面帶古怪之色地望着秦陽。

「娘,過來幫忙。

秦陽一把將那小女孩放到了地上,對着母親說道。

再看小女孩兒不只沒有害怕,反倒是閉上了眼睛,瓊鼻下傳出勻稱的呼吸聲,她竟然在秦陽的背上睡著了。

「這姑娘,心是真大!」

秦陽嘴角一抽,暗嘆道。

「孩子,你是個好孩子,可不能走上歪路啊。

「這是誰家的姑娘,快快給人家送回去!」龍月一臉肅然的對着秦陽呵斥道,以為秦陽做起了打家劫舍的勾當。

「娘,你想哪去了,我……」

秦陽有些頭疼,飛速地將經過同龍月講述了一遍。

龍月這才恍然大悟,讓秦陽將小女孩放到她的房間之後,將秦陽推出了房間。

「你要是敢對我娘無禮,我就宰了你!」秦陽面露凶勵,對着熟睡的小女孩,恐嚇一翻之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打開了魏忠的箱子,秦陽面色一變,倒吸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