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雪域殿:護妻戰龍
雪域殿:護妻戰龍 連載中

雪域殿:護妻戰龍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孫奶奶 林動

簡介:五年前,富二代林動天與蘇暖暖結婚,成為江城市所有人羨慕的對象,不料短短五年,災難不斷,父母入獄,妻子和年幼女兒被囚狗籠,每早在鬧市區學狗叫
當年他被迫離開,今日他重回江城, 「我要讓辱我家人者,永世為狗!!」展開

《雪域殿:護妻戰龍》章節試讀:

第3章 怒殺


牢房裡。

林峰迅速站起身來,並且向後退了一步:「王豹,這裡可是監獄,你想幹什麼?」

「嘿嘿……」

王豹露出冷笑,調侃道:「這不是曾經的林總嗎?怎麼落魄到住進了牢房裡了?」

跟着眼神一厲:「你他媽還真以為自己是曾經的林總嗎?現在你只不過是個階下囚。

一聽王豹的名字,周圍的囚犯眼神全部狂跳起來。

聽說這王豹這幾年突然抱上了許家的大腿,原本還算低調,後來據說囂張到敢在衙門裏面大吼大叫。

這一切都是有許家在背後撐腰。

現在王豹來到了監獄裏,實在讓人匪夷所思,誰把他送到這兒來,又是誰讓他對付林峰?

「當年,我確實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但這不應該成為你來到這地方,針對我的原因吧?」

林峰的腦海中非常清晰。

有一年王豹想抱林峰這條大腿,最後卻被無情的給拒絕了。

只是這一點點恩怨,王豹不應該傻到親自到監獄裏面來對付別人。

王豹一腳踢在了林峰肚子上,直接把人給踹飛在後面的地面上:「少他媽廢話,老子就是看你不爽,今天老子讓你嘗嘗痛苦的滋味。

林峰躺在地上。

抱着肚子不停的翻滾。

王豹上前去抓着他的頭髮,雙手一用力,把人給死死的拖在了地上,同時對着旁邊觀看的囚犯怒吼:「全他媽把眼睛給我閉上。

嘩啦!

駭然間,人人嚇得閉上了眼睛。

林峰身形消瘦,根本不是肥頭大耳的王豹對手,努力掙扎片刻,始終無法從王豹的手中爭脫開。

「現在給你一個選擇,跪在地上向我求饒,否則今天我就讓你交代在這裡。

王豹嘴角露出殘忍的笑意。

「殺了我,殺了我啊……」

林峰雙眼猩紅,衝著王豹一聲聲怒吼。

他這輩子能成為一個成功商人,不僅僅有着自己的才華,還有着別人不曾有的尊嚴。

寧願被打死。

也不會屈辱的跪在地上求饒。

「給我跪!」

王豹咬牙切齒,拎着林峰的頭髮向下按,同時朝着林峰腿上踢去。

撲通!

林峰重重跪在地上。

轟!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轟動,像是有什麼巨大東西闖了進來。

一堵堵牆被撞出巨大的洞口!

眾囚犯張大嘴巴,扭頭一看,差點把眼珠子給瞪掉在地上。

這到底是人,還是怪物?

這可是高山監獄,這裏面的牆面都是經過特殊處理,別說去撞了,就算你拿個鎚子去敲,一時半會,都不可能敲出個洞來。

剎那間。

王豹硬生生的停住了手中的動作,扭頭朝着動靜傳來的方向一瞧,見這些牆體被撞出洞口,猛的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人嗎?

一名渾身沾滿灰塵的青年,怒紅着眼睛,眼神中的殺意,似乎變成了實質一般,只是看上一眼,心兒便是狂顫。

林動天目視着自己老爸被人揪着頭髮向下按,卻忍着頭皮的疼痛,想努力掙扎站起來。

無疑是在挑戰著兒子心理防線。

父親從未被人這般羞辱。

父親從未給人這樣跪過。

父親從未……

啊啊啊……

死!

狂暴的情緒從骨髓里冒出。

林動天身子一動,出現在了王豹身邊,一拳打在了王豹的腦袋上。

轟!

王豹的腦袋變成了無數個碎渣,就這樣在大夥面前,如塵埃般灑落在了整個監獄活動室里。

鮮血染紅了地面。

碎肉掉在了所有人身上。

兩隻眼珠子滾落在其中一名囚犯的腳下。

「啊……」

這名囚犯望着地上的眼珠子,着實是嚇着了,恐懼的向著後面爬退。

其他人全部處於關機狀態。

死亡在跳舞。

大地在顫抖。

鮮血和碎肉編織了一曲不一樣的死亡搖籃曲。

震撼了所有人的內心。

也恐懼了所有人的靈魂。

撲通!

王豹沒了頭的身軀倒在了地上,到死都沒明白怎麼一回事。

或許只有滾落在地上的那雙眼珠子,才知道真相。

嗚嗚嗚~

高山監獄的警報聲從未有一刻停止。

一名追過來的牢差出現在活動室,看見眼前慘不忍睹的景象,身子晃了晃,險些暈倒過去。

「殺人了,殺人了……」

他連滾帶爬朝着外面跑。

倒不是因為殺人還恐懼,而是因為看見了死相而恐懼;是看見了慘不忍睹的死人而恐懼。

「爸,我帶你離開這裡。

林動天望着處於發愣狀態中的老爸,輕聲叫喊的一句。

林峰大腦混亂,沒看見兒子是怎麼出現,只看見王豹死相,腦袋更加混亂。

「完了,這下真的完了,你為什麼這樣傻,你快走,走的遠遠的,再也不要回來……」

「你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要回來?」

林峰抬頭衝著兒子大吼。

殺了人就得坐牢,甚至還會面臨槍斃的下場,這是法律,沒有人可以違背這一點。

兒子現在把人給殺了。

並且還在牢房裏面。

不管因為什麼原因,都不可能逃脫。

林家九代單傳,林動天是林家唯一的希望,現在卻因為衝動殺了人。

林峰甚至都不敢想像兒子接下來面對的制裁。

「爸,這種人該死,我林動天若是連家人都保護不了,那我和死人又有什麼區別?」

林動天不曾有一絲動搖。

林峰張了張嘴,想再說點什麼,最後是把嘴給閉上了,又苦笑:「果然,我林家從古至今,從沒有一個孬種。

監獄大門口位置。

從地上爬起來的牢差,聽到裏面殺人了,全懵逼了。

襲警、殺人?

此人好大的膽子。

一名領頭的中年男子回過神來:「快快快,給牢長打電話,再請求市府衙天龍反恐隊支援。

「是!」

其中有個人大聲回應。

江城市市府衙。

一通電話從高山監獄打來,值班人員聽到電話裏面的事情,不敢有一絲一毫的耽擱,立刻像江城市李知府彙報。

李知府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快速來到了市府衙。

「到底是怎麼回事?高山監獄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李知府對着彙報人員怒吼。

彙報人員苦笑道:「監獄並不是在我們管理的範圍,所以裏面發生了什麼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全是聽裏面人彙報,他們現在要求我們派天龍隊支援。

「通知天龍反恐隊了沒?」

天龍反恐隊在每個城市中都設有,主要是為了防止一些暴動出現,他們全是一群訓練有素的軍人,是城市反恐精英中的精英。

「已經通知了。

「趕緊派車,絕不能讓兇手逃掉,必要的時候,通知天龍反恐隊的人,將其擊斃,絕不能再出現一絲一毫的亂子。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