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從一塊磚開始致富
重生從一塊磚開始致富 連載中

重生從一塊磚開始致富

來源:掌讀520 作者:徐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楊 徐槐

簡介:京城最年輕有為的博古行家主徐楊遭人暗算穿越到了魏家溝徐家的二傻子身上
這個徐家跟那個徐家相比,什麼都沒有,但那種親情在徐楊看來卻比千金更值錢
畢竟千金這種東西,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好掙了一點,無論是金銀器,銅器,石碑,書畫,玉器…… 徐楊表示,本少爺曾經站在頂峰俯視的時候,諸位都還在玩泥巴!展開

《重生從一塊磚開始致富》章節試讀:

第4章 我家門檻是秦始皇用過的


「啊,當……當然想啊。
可是……」

胖子吃了一驚,下意識的答道。

徐楊神秘點點頭,將手裡的磚頭遞了過去。

「認識嗎?」

胖子被磚頭墜得手往下一沉,接着疑惑的將磚頭翻來翻去看了好幾遍,他倒是注意到了那幾道凹槽,猶豫了一下,試探着道。

「魏……魏碑?」

「嗯,也有可能是晉或者南北朝的,當然不止這一角,這就是讓你開開眼。

徐楊雖然沒去踩點,但說話還是特別有氣勢。

胖子眼睛亮了亮,立刻就相信了。

華國書法起源魏碑,這東西無論是從歷史價值還是藝術價值都十分的值錢,在市面上屬於又好賣,價格又高的物件,要是能弄到一塊,他之前的虧損就有着落了。

「那個,大師……您要我幹什麼我就能幹什麼,上刀山下火海——」

徐楊伸手示意他閉嘴,人然後從錢里抽出一沓。

「明天一早去魏家溝找我,這些錢拿去給我搞一套做拓本的工具和幾刀紙。

「那沒問題。

胖子胸脯拍得砰砰直響。

徐楊起身向外走去,走到一半忽然又站住,裝作很不經意的問道。

「對了,你說你從京城來的,那京城的徐家你有聽說過嗎?」

「徐家,聽說過啊!京城四大古玩世家之一,就在我上個星期出京之前,徐家的大少爺暴病而死的,徐老家主悲痛欲絕,連砸了十幾萬的瓷器,連今年秋天的秋拍都取消了,這事兒整個古玩行沒人不知道的!」

徐楊手一抖,垂下眼瞼,輕輕嘆了口氣,果然同一個時空里不會存在兩個有相同靈魂的徐楊。

他十四歲那年得了一場重病,在自己的時空他是挺了過去,這個時空的徐楊看樣子是沒抗住。

只可憐祖父白髮人送黑髮人,前兩年才送走了父親,現在又送走了自己,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撐不撐得過去。

「大師,您認識徐家?」

「不認識,就隨便問問。

徐楊冷漠的應了一聲,這次沒有絲毫停留,迅速消失在了走廊盡頭。

一直走出去很遠,他才深深吸了口氣,鬆開攥得緊緊的拳頭。

他必須要趕緊改變現在這個徐家的處境,然後找機會回京城去看看。

漢縣到魏家溝的客運班車最晚開到晚上七點,徐楊去市場買了些精細的米面和肉,裝了一麻袋扛回家去。

按照記憶走到那兩口破窯洞前面,發現很多人站在院子里。

徐槐被馬高粱和一個豆丁大小的男孩子扶着坐在磨盤旁邊,馬桂春和另一個小姑娘站在另一側低頭抹淚。

對面是李大勇和他的親戚們,兩幫人中間還夾着另一撥人。

徐楊只認識三個,村長老沈和村小程校長,和總給他侄兒侄女墊錢讀書的支教老師周小果,其餘人在傻子的記憶里就是個符號,只知道應該是村裡和稀泥的長輩組合。

「沒錢就不陪嗎,這天下就沒這樣的道理!你們家這兩口破窯洞確實不值錢,但豬可以賣了,那傻子不是也好了嗎,讓他跟徐鬼一起去打工啊,一年還不起,幹個十年八年的總夠了吧。

「實在不行,讓徐冰去我家當童養媳也可以,就是我吃點虧……」

砰——

李大勇吼得正起勁,徐楊一腳踹開了院門,將手裡的麻袋重重砸在他面前。

「哪兒來的野狗,跑到我家來亂吠?」

「……」

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李大勇帶來的親戚齊刷刷的後退半步,驚恐的看向徐楊,這傻子說話倒是清醒了,可做事卻一點章法也沒有,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接着一磚頭砸過去給人開瓢。

「徐楊,你別犯渾,我們是來解決問題的!」

老沈兀的站了起來,煙槍咔吧一聲砸在石磨盤上,神情凶得很。

「好,那您的解決方案就是讓這些人圍到我家裡來吵吵嚷嚷,讓我哥哥嫂子飯都吃不了,嚇得我侄兒侄女直哆嗦?」

徐楊一點都不怵,他在京城的朋友當中多的是達官顯貴,區區一個村長,並不能威懾什麼。

「你小子還好意思說,人家為啥跑到你家來鬧事,還不是你砸了人家的缸,好幾萬的東西呢,不給人家一個交代,說得過去嗎?」

老沈氣得手指頭直哆嗦。

徐楊冷聲一笑。

「他說好幾萬就好幾萬啊,那我還說我這門檻是秦始皇墓里刨出來的,你們這些人一人一腳給我踩壞了,豈不是得賠個十萬百萬的?」

「噗嗤——」

呆若木雞的人群里傳出一聲短促的笑聲,徐楊瞄了一眼,支教老師周小果捂着嘴巴縮在校長背後,渾身都在打顫。

有文化的人不好糊弄,希望這小妮子干點人事,不要出來更自己杠。

李大勇沒get到其中的笑點,他只覺得自己要氣炸了,掏出那張鑒定書,唰唰唰在空中揮舞。

「臭小子,你給我看清楚了,我有專家的鑒定書,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我家那缸價值五萬!」

老沈也很憤怒的跺了跺腳。

「人家有證據,告到派出所都是有理的,我和老程費心費力想讓你們家少賠點,你個傻子還不領情,得得得,你愛賠多少賠多少……」

話音未落,徐楊已經憑藉自己傲人的身高,輕鬆將那張紙拿到了自己手上。

「孫懷義,嚯——」

他看了眼落款,聯想到那胖子,不由得發出一生嗤笑,接着唰唰唰,兩下便將那張鑒定書撕成了碎片。

「好了,你現在沒有了。

徐楊將紙屑拍在目瞪口呆的李大勇手上,呼的一揚胳膊。

「行了,別看熱鬧了,都回去吧。

萬籟俱靜,只有黃土坡上的風聲掠過,在長達一分鐘的靜默之後,李大勇嗷一聲跳了起來,紅着眼睛拚命撲向徐楊。

「徐楊,我操你老母,你斷我財路,我要你的命……」

「呵——」

徐楊側身一讓,單手擒住他衣領,一把就將他推到了門外。

「滾!」

傻子沒別的好,就是不想事,吃了睡,睡了吃,身體倍兒棒。

隨着李大勇被扔出院子,周圍的人瞬間一片嘩然,轉身就跑。

「快跑,這傻子根本就沒好,傻子打人了!」

「躲遠點,躲遠點,這傻子可是連狗都要咬的。

老沈臉色從剛才的通紅一下子變得鐵青,他不敢湊向徐楊,邊衝著徐槐狂喊。

「管管你家的傻子!」

徐槐閉着眼睛沒說話,老沈因為徐楊的關係一直不待見他們家,覺得有個傻子在村裡讓他的工作量增加,還特別丟人。

但他這次這架拉得實在是讓人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