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媳婦是戰神
我的媳婦是戰神 連載中

我的媳婦是戰神

來源:掌讀520 作者:蘇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嬌 蘇陌

簡介:蘇陌的媳婦是名震九州,人人敬畏的朱雀戰神,所有人都覺得一無是處的蘇陌配不上她,直到有一天,人們發現了蘇陌的真實身份……展開

《我的媳婦是戰神》章節試讀:

第四章 生死有命


「我為什麼要把它交出來,難不成這龍血草是你培養的?」蘇陌看着趙靈兒,一臉的莫名其妙。

龍血草可培育,但培育出來的龍血草和野外自然生長的在細微之處有很多差異,蘇陌剛才煉化那株很明顯就是野外自然生長的無主之物,所以蘇陌才會覺得趙靈兒有些莫名其妙。

「是我先發現的!」趙靈兒冷着臉說道。
她沒有說謊,這株龍血草,他們趙家早在一個月以前就發現了。

只是當時還沒有長成,而他們趙家需要的是一棵完全成熟的龍血草,可龍血草只會在一個地方生長,一旦挪了地方是怎麼樣都種不活的,所以才會一直留在這兒,沒動。

「讓我吃了。
」蘇陌實話實說。

這種無主之物,自然是先到先得,拿到手裡才是真格的,誰會管你是不是先發現的。

「你,你給吃了?」聽到蘇陌說把龍血草給吃了,趙靈兒頓時瞪大了眼睛。
「你怎麼可以把它給吃了!」

「我為什麼不能吃?」蘇陌實在有些無語,轉身準備離開。

卻被趙靈兒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把爺爺救命的葯給吃了,我要讓你賠命!」

「莫名其妙!」面對趙靈兒的糾纏,蘇陌已經有了些火氣,當即一甩手腕。

趙靈兒抓着蘇陌的手一下子就被震開了。

嫩白的縴手,麻麻的發脹,掌心更是紅了一片。

趙靈兒微微愣了一下,她可是跟爺爺練過一些功夫的,被她抓住的人想要掙脫開,可沒那麼容易。

可對方居然一下子就甩開了她,甚至還把她的手震得發麻,趙靈兒頓時鼻子一酸,委屈的哭了出來。

她這麼一哭,馬上引來周圍出來遛彎的大爺大媽們的目光。

華夏人大多數都是熱心腸,骨子裡又喜歡湊熱鬧,特別是這些大爺大媽們,瞧見趙靈兒哭的那麼傷心,還以為是被蘇陌給欺負了,頓時圍了上來。

「小姑娘,你怎麼了?」

「是不是他欺負你?」

「你別哭了,大爺大媽為你做主!」

「是啊,他要是壞人,咱們就報警!」

……

「我沒欺負她……」看着圍上來的這群大爺大媽們,蘇陌不免有些頭疼。

他現在雖然步入了體妙境,一拳能打出千斤之力,但總不能對這些遛彎的大爺大媽們動手吧。

然而此時的情景,蘇陌的話明顯沒有什麼說服力。
這群大爺大媽們也不理會蘇陌,只等趙靈兒說話。

「我……」就在趙然準備開口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接通了電話後,趙靈兒突然變了臉色。

跟着迅速的衝出了人群,差點還撞倒了一個老大爺。

「誒?這姑娘怎麼跑了?」

「就是的,這算什麼事啊!」

眼見趙靈兒跑了,這些大爺大媽們也沒理由攔着蘇陌,抱怨了兩句,便都散了。

發生了這麼一個小插曲,蘇陌也沒有太在意,離開了公園,他開始尋找起了靈氣相對比較茂盛的地方,打算繼續修鍊。

另一邊,趙家的一處小院。

這會兒,趙家家主趙國安正倚靠在床頭上閉目養神。

身旁,一個醫生打扮的中年男子正在替他診脈,身後則站着一個精壯的年輕人。

「韓叔,我爺爺怎麼樣了?」趕過來的趙靈兒一臉擔憂的看着趙國安。

剛剛她接到電話,說老爺子又吐了血,這才匆匆的趕來。

韓千將手從趙國安的手腕上拿開,衝著趙靈兒微微搖了搖頭:「情況有些不太樂觀,對了,那株龍血草,長得怎麼樣了?」

提到龍血草,趙靈兒當即眼圈一紅,委屈的說道:「被人給吃掉了。

「什麼?」韓千聞言,頓時瞪大了眼睛,有些激動的說道:「怎麼會被人給吃了!」

趙靈兒嘆了口氣,事實就是如此,她又能有什麼辦法。

「韓叔,除了龍血草,就沒有能醫治我爺爺的辦法了嗎?」

「你爺爺這病,只有龍血草能治得好,除了你們再找到一棵成株的,否則最多一個月……」

韓千搖了搖頭,趙國安的病,只有龍血草可治。

「可惡……」趙靈兒綉拳緊握。

她爺爺自打生病以來,不知道請過多少名醫,可卻無人能夠醫治。

直到他們趙家請來了素有「國醫聖手」之稱的韓千,才曉得龍血草可救命。

但這龍血草,可遇而不可求,能被他們找到一棵,已然是上天眷顧,這短短一個月時間,上哪能找到第二棵。

「早知道,我就該日夜看守,寸步不離!」這龍血草沒長成不能挪地方。
因為它本身看上去跟雜草無異,沒人會在意,所以趙靈兒覺得不如就放在哪兒,自己每天去看看就行了。

根本沒想到,會被人吃掉。

「大小姐,您還記得此人的面相嗎?我去殺了他,把他的血抽干,來救老首長!」韓千身後的精壯年輕人開口。

趙靈兒聞言,微微愣了一下,隨即直接看向韓千:「韓叔,武哥說的可行嗎?」

「這……」這個想法,不得不說有點瘋狂,連韓千都愣了好一會,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閉目養神的趙國安,開口道:「龍血草有益氣補血的功效,如果對方真的把龍血草給吃了,用他的血來治療老爺子,理論上可行。

從韓千那兒得到了肯定,趙靈兒當即把蘇陌的外貌描繪了出來。

「武哥,那就拜託你了。

蔣武點了點頭。

趙靈兒跟着又補充了一句:「他應該有些本事,你小心點,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你們交過手了?」蔣武問。

趙靈兒搖了搖頭:「沒有,不過我之前想要抓他,卻被他一下子震開,直到現在,我現在的手心還有些發麻。

「你放心,我也不是吃素的。
」趙靈兒的功夫蔣武很清楚,能輕易的震開她,確實有些本事。
不過這件事關乎到老首長的性命,無論如何,他也要走一遭。

就在蔣武準備離開的時候,靠在床頭的趙國安卻睜開了眼睛,面帶嚴肅的批評道:「胡鬧,不準去!」

「爺爺!」見趙國安睜開了眼,趙靈兒趕忙走上前。

「生死有命,這一切都是天意。
」趙國安看着趙靈兒,面色坦然。

「這根本不是天意!要不是那個該死的傢伙把龍血草吃了,爺爺您是可以康復的!」趙靈兒越想越氣憤。

「好啦。
」趙國安搖了搖頭,抬起手,寵溺的摸了摸趙靈兒的腦袋,而後看向了蔣武:「我聽說,明天朱雀戰神要回青蒼郡?」

蔣武點了點頭:「說是退役了,解甲歸田。

趙國安思忖了一下開口:「你去備一些禮物,明日跟我一塊兒去接機。

「老首長,沒這個必要吧?」蔣武說道。
「以您的身份,就算想見朱雀戰神,也應該由她來拜訪您,再說您最近的身子骨……」

趙國安擺了擺手:「朱雀戰神鎮守南嶺十八郡,保我華夏一方安寧,值得讓人尊敬。
若是平時也就算了,此番是她退役回來,我當去見她一面。
讓你準備便去準備,哪來那麼多廢話。

「是,我這就去準備。
」見趙國安有些不悅,蔣武便不敢再多言。

看着蔣武離開,顧國安又跟着補充了一句:「精心一點,別竟弄些亂七八糟,華而不實的東西!」

另一邊,張嬌原本十分自信,覺得蘇陌晚飯前一定能回來。
可是結果一直等到天黑,也沒見蘇陌的蹤影。

「媽,您不是說他晚飯前准回來嗎,這都幾點了,他怎麼還不會來,我都快餓死了!」

平日里,家中一直都是蘇陌在做飯,張嬌和花含玉娘倆就等着吃現成的。
這會兒早就過了晚飯的點,花含玉已經餓的是前胸貼後背,連連的抱怨。

「點外賣吧!」張嬌這會兒也是餓的肚子咕嚕嚕直叫,氣憤的抱怨道:「等這個廢物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