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武至尊
醫武至尊 連載中

醫武至尊

來源:掌讀520 作者:楊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牧 駱輝

簡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楊牧,曾經只想好好活着,尊嚴卻總被現實踩在腳下踐踏
那一晚,風情萬種的酒吧老闆娘為了救他,把個二世祖腦袋開瓢,一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醫道聖手,武道獨尊,他將一個個敵人踩在腳下,牽着心愛的女人,走到這世界的巔峰
天下再無人不知他的名字
他叫楊牧,也叫楊牧天!展開

《醫武至尊》章節試讀:

第3章 我這就跳


撲通!

撲向武煙媚的大漢,突然跪在她面前,病房內頓時一片寂靜!

不只是武煙媚,其餘正沖向武煙媚和楊牧的大漢,也都是滿頭霧水,不明白自己這個同伴發什麼神經,讓你把人抓住,你怎麼還給跪下了?

「你特么的有毛病啊?給老子起來!老子是讓你把人抓住,不是讓你給她下跪!」嚴正陽對着跪在地上的大漢罵道。

跪在地上的大漢,自己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剛才只覺得膝蓋一疼,然後就不受控制的跪下了,此刻手忙腳亂爬起來,結果還沒站直,膝蓋又是一疼,再次跪在地上!

不過,這一回,眾人都看清楚怎麼一回事了。

原本躺在病床上的楊牧,不知何時,站在了武煙媚的身旁,是他一腳踹在大漢膝蓋,然後大漢就跪下了!

「楊牧,你……」

武煙媚有些驚訝的看向身旁的楊牧,沒想到楊牧竟然還挺能打的,一腳踹出去,比他高大得多的大漢,直接就給跪地上!

其餘十幾個大漢,有些狐疑的盯着楊牧。

他們都是打架的好手,很清楚楊牧剛才的那一腳絕對不簡單.

若只是尋常的一腳踹在膝蓋上,力氣再大,頂多把腿給踹斷,哪裡有直接從前面踹,把人給踹跪下的?

而且兩次都這樣,絕不是碰巧!

楊牧沒理會旁人的疑惑和驚訝,此時他心中狂喜:『真的!我腦海中的信息,都是真的!』

根據他腦海中的信息,人的身體上,有數百個穴位,只要將力量作用於特定的穴位上,便有特定的效果,有些穴位,甚至是死穴,不需要用多大的力氣擊打,就能讓人丟掉性命!

他剛才踹出的那一腳,便是踢在穴位上,按照腦海中的信息,這個大漢會直接跪在地上,結果眼前的一幕,果然如此!

也就說明,他腦海中所有的一切,竟都是真的!

那些修真功法、針灸醫術、劍道口訣以及無數心得,同樣都是真的!

「廢物!你們他媽愣着幹什麼?這小子就是一個小服務員,能厲害到哪裡去?他一個人,還能打得過你們這麼多個不成!給老子上,快點把他給抓住!」

嚴正陽也是吃了一驚。

不過在他看來,一個底層的小人物,不可能厲害到哪裡去,依舊是打從心裏不把楊牧當一回事。

十幾個大漢,回過神來,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這小子有點古怪那又如何,自己十幾人加一起,難不成,還打不過他一個?

「這小子可能是練過腿功,注意他的腳就行了!」

「上!」

……

十幾個大漢同時沖向楊牧。

「楊牧,小心!」

武煙媚一顆心提了起來,楊牧就算比較會打架,也不可能一個打得過十幾個啊!

卻見楊牧如一條游魚,在衝到面前的十幾個大漢之間穿梭,每從一個大漢旁邊經過時,便一拳打在對方心臟下三寸的位置!

而後大漢便是一聲慘叫,仰面倒下,身體弓成蝦米一般,似乎忍受着驚人的痛楚,一張臉漲紅,滿頭大汗。

等到楊牧停下腳步時,他已經走到嚴正陽面前不遠,身後躺着十幾名爬不起來的大漢!

嚴正陽傻眼,如遭雷擊,眼睛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

武煙媚滿臉不可思議,就好像是第一天認識楊牧。

嚴正陽回過神來,轉身就跑,跑出幾步後,回頭對楊牧罵道:

「沒想到你還挺能打,但那又如何,這年頭能打沒屁用,頂多去當個混混!老子絕對不會放過——」

嘭!

他話沒說完,一個黑影砸在他腦門上,直接爆開。

嚴正陽滿頭鮮血,仰面倒下,頭上的繃帶都被染紅。

楊牧又從腳下的箱子里,抄起兩瓶香檳,冷着一張臉,走到嚴正陽身旁!

嘭!嘭!

兩隻香檳砸在嚴正陽腦袋上,腦袋再次開花。

嚴正陽抱着腦袋哀嚎,見楊牧還要再回去拿香檳,嚇得魂飛天外,求饒道:「別,別打了!會死人的,真的會死人的!」

「你們打我的時候,怎麼沒想過會死人?現在輪到我打你,就知道會死人了?」楊牧冷笑道。

「我——」

嚴正陽無言以對,咬牙道:「你要是把我打死,我爸絕對不會放過你!你不怕死,但是武煙媚和你妹妹她們,都會被你拖累的!」

楊牧眉頭擰起,腳步停了下來。

「楊牧,別打了,再打下去,真把人打死就麻煩了。

武煙媚這時也將楊牧拉住,她驚訝地打量這個臉色陰沉的大男孩,第一次發現,原來一直看起來脾氣很好的楊牧,發起火來是這般可怕。

「可以不打了,但你剛才說過,你要是不把我們兩個打得在地上求饒,你就從窗戶跳下去,對吧?」

楊牧指了指窗戶,對嚴正陽道。

「這……這裡是三樓啊……」

嚴正陽都快哭了,自己剛才怎麼那麼嘴賤!

楊牧作勢又要朝那箱香檳走去。

「別!我跳!我這就跳!」

嚴正陽忙是喊道,從三樓跳下去,頂多斷腿,要是腦袋再被砸幾下,就真要沒命!

他雖然心中不把楊牧當回事,但卻是相信,如果逼急楊牧,楊牧或許真會把他宰了。

從昨晚楊牧被硬生生打暈過去,都一聲不吭就可以看出,這個底層的窮小子,身上有着一股狠勁!

對自己都狠得起來的傢伙,一旦真正被激怒,是非常恐怖的。

「還有這些傢伙,都給我一起跳!」

楊牧指了指那些已經緩過氣來,驚懼望着他的大漢。

於是乎,很快的,一個又一個人影從窗口跳出去,下面傳來一聲聲慘叫。

「媚姐,你幹嘛這麼看着我?」

楊牧見武煙媚愣愣望着自己,有些疑惑的道。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你打架原來這麼厲害,要不是我對你有了解,還以為你是什麼武術高手呢……」

武煙媚苦笑着搖頭。

隨即她又想到,楊牧明明身手這麼厲害,昨晚被人那樣打,卻都不還手,可能是怕還手的話,給自己惹來麻煩。

這麼一想,心中不由一陣發暖。

她想了想,叮囑道:「雖然今天嚴正陽吃了大虧,但他絕對不會就此罷休。
像他這種人,除非你能用權勢財富把他壓住,僅僅只是身手好,難以讓他真正忌憚。
他後面一定還會想辦法報復,你千萬小心!」

「媚姐你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
倒是酒吧那邊,是不是會有麻煩?」

楊牧此時冷靜下來,也是想到,經過今天的事情,嚴正陽估計是不敢輕易來找自己麻煩,但多半會想辦法去找酒吧那邊的麻煩。

武煙媚嘆了口氣,也不隱瞞楊牧,點了點頭:「估計會有些麻煩,事到如今,也只能去請求宋家幫我渡過這個難關。

「宋家?」楊牧一臉不解。

武煙媚道:「宋家,是媚姐結婚證上那個男人的家族。

「結婚證?媚姐你已經結婚了?」

楊牧大吃一驚,心中有種失落的感覺,根本不受控制,同時也很驚訝,他和酒吧的其他人,從來沒聽說過,武煙媚已經結婚。

還有讓他疑惑的是,武煙媚的稱呼未免有些奇怪,不稱對方為老公,而是叫做「結婚證上那個男人」!

「如果有結婚證,就算是已經結婚,那媚姐的確已經結婚了。
不過卻是沒有老公。
情況有點複雜,你想聽?」

武煙媚笑着給楊牧整理了下衣領,那笑容中,帶着難以掩藏的苦澀。

「我想聽!」楊牧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