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病嬌老公心尖做個窩
在病嬌老公心尖做個窩 連載中

在病嬌老公心尖做個窩

來源:掌讀520 作者:珞北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殷紅 現代言情 珞北霄

簡介:傳聞財閥家的珞北霄快掛了,傳聞瀾家千金不僅無能還貌丑
瀾初:我繼承了一所私立學校但是缺資金
珞北霄:嫁給我,黑卡任你刷
瀾初:我有祖傳秘方研製成的美白液但是缺銷路
珞北霄:嫁給我,國內外渠道任你造
當外界知道瀾家千金原來有顏有才有能力,想娶她的人排起了長隊
眼看情敵太多路子太野,洛北霄把心一橫使出殺手鐧:「我帶全部家當入贅!」 這招太狠,一眾情敵紛紛反對:「抗議不正當競爭!」 珞北霄笑着將她擁入懷中:「寶,產檢做完,回家給你熬酸梅湯
」情敵們哭了,不是說快要掛了嗎?竟然搶先展開

《在病嬌老公心尖做個窩》章節試讀:

第4章 繼承私立學校


最近帝京市上流社會圈子裡流傳着一個笑話,是關於瀾府的。

三大世家財閥之一的瀾府,聲名顯赫,光芒耀眼,卻偏偏出了一個貌丑且無能的大小姐。

據說大小姐名叫瀾初,今年18歲,長得巨丑,好吃懶做,腦子還不好使,總之就是一無是處。

外界紛紛在為瀾府惋惜,都認為瀾初是瀾府的污點,鄙夷的同時還謾罵。

這些虛假傳聞和污衊,當然都是出自於瀾芷茵的操控,每天看見有人一邊對她跪舔又一邊罵著瀾初,她就覺得很享受。

瀾初在三個月中,已經對這個時代有了大概的了解,利用她超強的學習能力和記憶力,瘋狂地吸收了巨量的知識。

除此以外,瀾初找到了她的家族留下的產業——一所私立大學,現任校長的家族曾經為她的家族效力。

這所私立大學是瀾初的父親創辦的,有着百年歷史,曾在「名校」排名中位居前茅,有過輝煌的同時也屢遭劫難,終於在三十年前的一場大火之後一落千丈,歸於沉寂。

學校也失去了資金支持,老師越來越少,招生越來越困難,硬生生跌出「名校」行列。

要維持一所私立大學談何容易,校長家底掏空,據說如果還沒有資金進入的話,學校很快會停止運轉,將在近期停止招生。

校園北面有一座人工湖,波光粼粼的湖面有鳥兒盤旋,周圍更是鶯飛草長花紅柳綠。

湖邊一處空地聚集着一群人,各自都在忙碌着,他們不是本校學生。

攝像機、打光板、攝像機軌道車、臨時化妝室更衣間……

這是有劇組在拍戲。

都沒閑着,除了坐在一棵大樹下的某人。

汪晟一隻手拿着扇子輕搖,為珞北霄驅蚊:「您看這地方還行嗎?累不累?要不休息半小時再開工呢?」

珞北霄,這位爺身子骨弱,世人皆知他指不定哪天就掛了,需小心伺候着。

湖邊蚊子好多,在身上噴驅蚊水?不可能的,珞北霄討厭那味道。

珞北霄半磕着眼,有氣無力地靠在椅背,不經意散發出來的慵懶氣息魅惑難擋,就像是這個季節充斥在帝京市空氣中的柳絮,撓得人心痒痒。

「告訴他們,20分鐘後開工。
你一邊歇去,記得準時喊我。

「是!」汪晟隨即就尋個角落待着,不敢再上來打擾。

珞爺的名頭雖然嚇人,單憑這張傾城禍水級的容顏,卻也有一些不怕死的會湊上來,別的不敢多想,哪怕是沾着他一星半點都足夠了。

汪晟在角落裡接電話,疏忽大意,不知道有人在靠近珞北霄。

一個十八線女演員小心翼翼的,還沒近得珞北霄的身,只見他的臉色已變得陰沉岑冷,懶懶地一抬眼皮:「誰讓你來的?」

珞北霄的眼神好嚇人,就好像她犯了彌天大罪。

「我……我見您身上蓋的外套滑下來了,想給您蓋好……」女演員瑟瑟發抖,想跑,卻發現兩腿已軟,不聽使喚。

珞北霄那冷得徹骨的眼神分明寫滿了嫌惡,又是一個企圖不良的。

就連導演都不敢靠他太近,這女的是上頭了。

這時汪晟慌慌張張跑過來,一把將那女的拽到身後。

「珞爺息怒……」

「告訴盧導,換掉她。

「是!」

……

女演員一聽,就差沒當場哭出來,腸子都悔青,她千不該萬不該覬覦珞北霄的美色。

「珞爺手下留情,我知道錯了,再給我一個機會,我……」

珞北霄重新往後一靠,剛才那股凌厲的氣勢也隨之收起,瞬間不見。

汪晟把那女的拉走,她哭求也沒用,自己作死,誰都保不住她,珞北霄說換那就得換,他是編劇更是金主,沒有他,就連這個劇組都不會存在。

樹下,珞北霄剛戴上眼罩,以為現在可以清靜清靜,卻突然聽到空氣里飄來一個輕淡的聲音……

「擾人清夢,你換個地方。

是誰?誰在說話?

珞北霄取下眼罩,微微眯起的深眸泛起危險的訊號。

敢叫他換地方?吃了豹子膽?

珞北霄看看周圍,他二十米內都沒人,聲音從哪裡傳來的?大白天出現幻聽了?

下意識地抬頭,樹上竟然有人?還是個女的?

那麼高的樹,她是怎麼上去的?

珞北霄還沒看到她的正臉,只見她背對着這邊,半靠在粗大的樹枝上,衣衫單薄,長發傾垂,給人的感覺既神秘又自帶仙兒氣。

珞北霄的語氣冰寒徹骨:「剛才是你在說話?」

她依然是連正臉都不給,淡如煙波的聲音:「嗯,你們很吵,這裡是學校,拍戲請換個地方。

這個聲音……等等,珞北霄確定自己在今天之前聽過,因為太具有辨識度了,聽一次就不會忘。

不就是三個月前在雪山附近那次,闖進他帳篷的……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