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無上仙尊
都市無上仙尊 連載中

都市無上仙尊

來源:掌讀520 作者:蘇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炎 蘇宇

簡介:前世蘇宇父母失蹤,妻子被人羞辱後跳樓,他被人蓄意謀殺
如今,他帶着一身通天本領,重生回了二十四歲那年
這一世,他不願再做螻蟻,他要讓所有仇人在地獄裏懺悔
他要讓這世界為他而顫抖!展開

《都市無上仙尊》章節試讀:

第七章 誤會


雨已停。

空氣中有一種雨後的清新。

江落雪站在恆遠酒店外,望着漆黑的夜空,陷入了沉思中。

沒多久之後,一道聲音傳入了她耳中:「好了,我們走吧!」

蘇宇出現在了江落雪身旁。

剛才離開包間之後,蘇宇讓江落雪先一步走出酒店。

他則是潛入了酒店的監控室,將有關自己的監控畫面全都抹掉了。

兩人並肩走在人行通道上。

蘇宇不知該如何安排江落雪,他早已不是曾經的花花公子,他知道自己要對江落雪負責。

可他已經有了一個妻子。

江落雪忽然停下步子,她嘴唇微微抿着,美眸里的目光看了蘇宇好一會,才說道:「我知道你有一個妻子了,昨晚的事情你不必放在心上。

「今後我們不用再見面了。

說完,江落雪向前走去。

蘇宇忍不住抓住了江落雪的手臂,往後一拽,江落雪進入了他懷裡:「今生你是我的女人,這一點無法改變了。

「這一世,我會保護好你。

這是蘇宇的承諾。

江落雪掙扎了一下,推開蘇宇之後,她道:「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有了妻子還對我做出這番承諾。

在走出了數米遠之後,江落雪又回過頭:「我們可以做朋友。

女人心海底針。

蘇宇覺得江落雪的話前後矛盾,他之所以說要保護江落雪一輩子,純粹是為了負責。

他如今對江落雪沒有愛情。

反過來江落雪對他也肯定沒有喜歡。

蘇宇腦中有不少疑惑,他道:「好,我們先做朋友。

「你了解武者嗎?你能對我說一說關於武者的事情嗎?」

江落雪見蘇宇答應的這麼爽快,她心裏面有一絲不舒服,女人很多時候就是一個矛盾體。

她見蘇宇一臉認真,便沒有在此事上糾結:「你不是武者嗎?」

「你的實力要比周坤恐怖多了,你如若想到大家族內去做供奉,你一年的收入絕對很豐厚!」

蘇宇淡然一笑,等着江落雪繼續說下去。

這女人雖然不是武者,但她出生於大家族內,對武者是耳濡目染。

武者分為後天和先天。

後天分為一到九層;先天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和大圓滿。

之前的周坤在後天三層。

如今在全球範圍內,武道開始昌盛,真正的大家族內,肯定是有武道強者坐鎮的。

蘇宇在從江落雪口中了解到了一個大概之後,他眉頭微皺,上一世他在地球的時候,根本沒有資格去接觸到武者。

他忽然覺得,在地球的這段日子,或許也不會太無趣。

蘇宇的修仙之路分為:鍊氣、築基、金丹……

其中鍊氣也被分為一到九層,看來修仙的鍊氣和武者的後天是一樣的,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修仙者唯有跨入築基,才算是真正的脫離了凡人的範疇。

蘇宇送江落雪去了酒店住宿,他看着江落雪走進房間之後才離開。

江落雪後背靠着門,從昨晚到今天的經歷,讓她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一場夢。

她覺得蘇宇的武道修為,應該在後天四層到五層之間,她不想和蘇宇走的太近,完全是不想蘇宇出事。

蘇宇今晚表現出的實力很恐怖,可在江落雪眼裡,江家更加的恐怖。

「此生能有一人為我大開殺戒,我非常滿足了。

「雖然我知道你並不是為我而來,但我只想要做一場夢。

江落雪低聲自語。

……

溪語山莊。

江通內的一處別墅區。

和江落雪分開之後,蘇宇坐的士來到了這裡。

他臉色慘白,身子搖晃的行走在別墅區。

這一次,重生回到了二十四歲,一身修為盡失,完全是靠着銀針刺穴的方法,讓自己勉強擁有了一定的實力。

如今銀針拔去,他被打回了原形。

哪怕他吸收了靈魂上殘留的星辰之力,他最多也只是跨入了鍊氣一層。

幸好去找林浩軒算賬之前,他買了一盒銀針,勉強透支出了鍊氣四層的實力。

「看來我必須要儘快修鍊才行。

「這一世,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蘇宇握緊了拳頭。

他知道自己父親蘇世文來自於京城豪門家族蘇家。

當年蘇世文帶着懷孕的妻子回蘇家的時候。

蘇家根本不承認這個兒媳婦,他們讓蘇世文選擇,要麼被逐出蘇家,要麼讓野女人打胎,從此和這個野女人劃清界限。

蘇家早就給蘇世文定下婚約,他的這種行為打亂了蘇家的計劃。

最終蘇世文選擇退出了家族,蘇家的人讓蘇世文和懷有身孕的趙婉芸,跪着離開蘇家。

蘇世文和趙婉芸在蘇家的壓迫下,他們只能跪地前行。

身懷六甲的趙婉芸,挺着大肚子,咬牙跪出了蘇家大門。

蘇世文從蘇家門外站起來的時候,被人打斷了一條手臂。

雖然在醫院裏醫治好了,但每到下雨天,他右手臂就會一陣酸痛。

這是蘇宇曾經無意間從父母的談話中得知的事情。

「蘇家,京城巨龍一般的存在?」

「上一世,我在蘇家面前如同爬蟲;這一世,我要讓這條巨龍匍匐在我跟前!」

蘇宇臉上充滿自信。

他在來到一棟三層樓高的小別墅面前之後,他拿出鑰匙打開了大門。

這裡是柳姨家。

作為他母親的閨蜜,能夠做到這個地步,他真的很感激柳姨。

這一世,他會報答柳姨的恩情。

走進客廳,燈光明亮。

一道毫不客氣的斥責聲傳了過來:「蘇宇,你連走路都走不穩,是不是剛從哪個爛女人床上走下來?」

「看看你自己的臉色,你早晚會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軍綠色背心將羅瑤的身材勾勒的迷人至極,她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對蘇宇一臉鄙夷。

宋雨煙也在客廳里,她長發紮起,身上江南女子的溫婉,體現的淋漓盡致。

她看着臉色慘白,身子不穩的蘇宇,美眸里失望之色無比濃郁。

「蘇宇,你是不是去見她了?昨晚那個和你在一起的女人。

「請你別騙我,你有沒有去見那個女人?」

宋雨煙盯着蘇宇。

「我是見了江落雪。

不等蘇宇把話說完,宋雨煙便說道:「這就是你要去辦的事情嗎?」

她呼吸急促了幾分,那一對飽滿起伏着。

今天她差一點被人給……

蘇宇竟然還有心情去找那個罪魁禍首快活!

宋雨煙從來沒有對蘇宇這麼失望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