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愛過三季,恍若朝夕
愛過三季,恍若朝夕 連載中

愛過三季,恍若朝夕

來源:微閱雲 作者:小台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淺 謝臨楓

」我懷孕了......「 」打掉!「謝臨楓毫不猶豫的向醫生下達命令
可是謝臨楓你可知道,我愛你不亞於任何人
展開

《愛過三季,恍若朝夕》章節試讀:

第2章:懷孕


蘇淺還來不及體會一下肚中奇妙生命的震動,就被他的話語置身冰窖。

許是出於一個媽媽的本能,她雙手攪動,下意識反擊,「我不同意,我要我的寶寶!」

謝臨楓滿是戾氣的瞥了她一眼,「你以為你有權做主?」

「孩子在我的肚中,」蘇淺眼中閃着堅毅的光芒,那般倔強與堅強,不卑不亢道:「我偏要留下來。」

他不屑地冷哼,面色難看地盯着蘇淺,「這件事由不得你說不,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為什麼!」捏住薄被的手沒有鬆開,反而愈發攥得緊了。青筋爆出,蘇淺又一次不爭氣地眼紅了。

對着他狠厲的視線,蘇淺不得不卸下性子,哀求着:「臨楓,留下孩子吧!他也是你的孩子啊!我保證以後他會乖乖的,我也絕對不會打擾你。」

他抿着唇,惜字如金,目光複雜地看着她,然後沉默地離開了。

「謝臨楓……你回來啊,不許走……」她顧不得那麼多了,一把扯下手上的儀器,因為情緒激動,一不小心跌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刺骨的涼意傳來。

蘇淺的心支離破碎,想追過去攔住他,卑微地跪下求他留下他們的孩子。

還沒有到門口,就被兩個黑衣人架起來,蘇淺死命地掙扎、死命地掰着他們的手指,可是他們都不為所動,蘇淺眼睜睜地看着他離去的背影,心一點一點涼到底。

那對夫婦走過來看着蘇淺一臉黯然。林舒芸報復似地耀武揚威站在蘇淺面前,鄙夷地問:「現在知道失去自己孩子的痛了吧!自作自受。」

所有名義上的親人都離開了,蘇淺茫然地坐在地上,雙手環抱着膝蓋,埋頭抽泣,她已經沒有眼淚了。

醫生站在蘇淺面前,一時之間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有些手足無措。看着她髮絲凌亂,臉色慘白,手上已經血糊糊一片。那醫生職業習慣地在兜里摸索,卻什麼也沒找到。

「蘇小姐……指不定謝先生有什麼苦衷了?你也別傷心了。」醫生盡自己所能,極其小心地勸慰。

蘇淺突然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抬頭看看這個溫和的醫生,神色逐漸欣喜,「醫生,幫幫忙,我要留下我的寶寶。」

「蘇小姐,這個我們真不能做主。」醫生面色難堪地回答。

她擺擺手,傻乎乎地笑着,拉起醫生的袖子,平靜地說:「你就告訴我丈夫,說……說已經打掉了!這樣不就好了嗎?醫生。我,我就想留下我的寶寶。」

蘇淺感覺此時腦袋不太靈光,說話吞吞吐吐,舌頭打結似的,說到激動處會好久答不出下文。

「你就幫我撒一下謊,說孩子被你們打掉了,然後我帶着孩子悄悄地離開好不好?對就這樣!」

說完,她噗通一聲跪在了醫生腳下。醫生很是驚訝,心軟地扶起她可是那男人的命令要聽啊!

長痛不如短痛。醫生別開臉心一橫,殘忍地拒絕了蘇淺的要求。

「求求你們了!醫生――你們不是很厲害嘛,你們就說打掉了好不好?我不能沒有孩子的。」蘇淺再次卑微地跪了,一連磕了好幾個頭,額上青紫一片。

醫生見慣了這些事情,可依舊忍不住扶起她,「對不起,蘇小姐,我們實在無能為力。」

「你們不可以幫我!」她抬起頭,淚眼婆娑,神色凄涼。披頭散髮的樣子混跡額上的血跡,有些說不出的悲苦。

醫生點點頭,長話短說地安慰了她幾句。她也不再鬧,安安靜靜地坐在床沿,雙手疊在退上,垂頭不說話。

醫生看她不再哭泣,只是目光獃滯,終究嘆息着替蘇淺倒了杯溫開水就要離開病房。

還未觸及把手,就聽到沉悶的物體落地聲,醫生急忙轉身,下意識尋找蘇淺,床上只有亂糟糟的被褥,杯子被打碎在地。

醫生暗自咒罵了自己一聲,不敢相信地來到窗邊往下一看――蘇淺正在頑強地跑着,腳步沉重,大概是崴腳了。直到蘇淺走得有點遠了,

「快進來看看啊,病人跑了。」醫生才開始呼喊着,兩個黑衣人立馬跑進來站在窗邊看着小黑點越來越遠。

醫生察覺黑衣人的不滿,聳了聳肩,表示無奈,「我哪裡知道病人竟然這麼不怕死,這可是三樓,一個女孩說跳就跳了!不過應該跑不遠。」

黑衣人果斷地去跑下樓去追,另一邊打着電話報告謝臨楓。醫生悄悄地朝蘇淺逃跑的方向看了一眼,隔着幾棵樹後,似乎有一輛黑色的車。看的不是很清楚。

而蘇淺,正臉色蒼白地蹲在車子中,狼狽不堪。懇切地看着前面那人的背影,不顧形象地胡亂揩揩臉上的血跡和灰塵,「那個,求求你讓我在你車裡藏一小會兒,很快我就走。」

她說完一手覆上肚子,一手揉着淤青的膝蓋。剛才跳下來的時候不注意碰在了石頭上。看着黑衣人尋找過來,蘇淺神經緊繃,都不敢出聲呼吸。

「反正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啊。」蘇淺耍起賴皮,此刻那看不清面容的人就是自己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蘇淺還是不放心,乾脆閉上眼睛熊抱住他,生怕他將自己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