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冷麵總裁替身妻
冷麵總裁替身妻 連載中

冷麵總裁替身妻

來源:微閱雲 作者:放飛的雨夜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楚恬恬 韓洛澤

韓洛澤的每本書上都有一個「恬」字,她以為是「楚恬恬」的恬,沒想到是「楚莓恬」的恬
展開

《冷麵總裁替身妻》章節試讀:

第五章意外禮物


「不吃。」楚恬恬撇過頭,聲音帶着幾分哭腔。

韓洛澤也不強求,把早餐放在床邊,「什麼都不吃嗎?看來是這家店不行,我等會讓林助理解決一下這件事。」

「韓洛澤!」楚恬恬無奈的對着他的眼睛,她這幾天大概已經摸清楚所謂的解決是什麼意思。

短短几天的時間,只有有一點點讓她不太舒服的人第二天全都不見了,可是生病住院怎麼會感覺舒服。

「我餓了,想吃早餐。」楚恬恬撇着嘴,有些不情願。

韓洛澤點了點頭,拿過床頭的清粥,小心翼翼的將勺子湊仔嘴邊吹吹再遞給楚恬恬,不知道的人看到這一幕大概都會感覺這個男人很愛很愛自己妻子。

然而楚恬恬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韓洛澤的溫柔恐怕不是對待她,而是別有心意,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緘口不提。

「韓洛澤,我想回家可以嗎?」碗里的清粥已經見底,楚恬恬咬着嘴唇,猶豫了很久還是低着頭弱弱的開了口。

良久的沉默讓楚恬恬忍不住的抬起頭,韓洛澤正看着手機,絲毫沒有回應的意思,這也正是她最討厭的,因為無論和他說什麼,要麼是直接忽略要麼是沉默很久才回話。

「不可能。」楚恬恬還想再次開口卻被冷冷的打斷,韓洛澤將手機放回口袋裡,「在你的病還沒有徹底好之前,這件事想都不要想。」

聽起來多關心她,多為她着想,事實上分明是一種軟禁,楚恬恬的臉色有些發白,韓洛澤是為了她還是另有在意的東西,這個問題在嘴邊繞了幾圈,還是沒有問出口,至少沒有聽見他確切回答之前,自己還能固執的認為這只是單純為她這個人好。

「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楚恬恬央求的看着韓洛澤,她是在不想把所有的時間都浪費在醫院裏。

韓洛澤強硬的把病床放平,讓她躺下。

「如果繼續住在醫院裏,我想我可能會死在這裡。」楚恬恬蜷縮在床上,背對着韓洛澤,聲音剛剛好傳到他的耳朵里,掖被角突然間頓住,良久才慢慢走出房間。

這算是威脅嗎,楚恬恬苦澀的笑了笑,她現在很厲害吧,一個不起眼的女孩不僅坐上了所有女性都嚮往的位置,還開始威脅起那個男人。

不知是不是因為楚恬恬的話有了效果還是韓洛澤自己想通了,出院手續辦的很是順利。

只不過讓楚恬恬萬萬沒想到的是,韓家主宅旁開始搭建建築了,一個專門為她搭建的急救病房。

楚恬恬捂着心口,總感覺心臟有些沉,步子也開始放慢,走在韓洛澤的之後才輕輕順着心口,深怕被發現又被送回醫院。

只是最近身體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沒來由的這幾天一直不太舒服,楚恬恬以為是上一次鬼屋之後還沒有好的完全,也沒有在意,趁韓洛澤還沒有發現,趕緊拍了拍臉蛋,佯裝沒事的跟進去。

餐桌上只坐着兩個人,氣氛有點孤獨,誰也沒有講話,楚恬恬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手洗開始冒汗,不想讓韓洛澤發現她的異常,埋着頭不停的吃飯。

「嘔。」

楚恬恬捂着嘴忍不住的乾嘔,又快步走向衛生間。

韓洛澤看着楚恬恬走遠的身影迅速跟上去,他突然有些後悔,上午的時候就這麼放她回來,隔壁的小型病房還沒有修好。

「周姨通知家庭醫生現在趕過來!」韓洛澤匆匆交代完傭人,三步並作兩步的趕到廁所。

因為乾嘔的緣故,楚恬恬整個臉開始泛起不正常的紅暈,韓洛澤輕輕拍着她的背,「我已經讓人去叫醫生了,很快的。」

楚恬恬抓着傾瀉下來的長髮,全身的力氣彷彿已經用光,軟軟的倒在韓洛澤的身上。

近在咫尺的距離讓韓洛澤有些不自在,卻也不好推開,猶豫半晌還是抱起懷裡的人進了房間。

——

「夫人,好像是懷孕了。」家庭醫生擦着額頭上的汗,一刻也不敢怠慢,大大小小的儀器都已經在床的周圍準備好,可是房間里的人卻被這突如其來的話給嚇的怔住。

懷孕?什麼時候?

韓洛澤有些訝異的看了一眼楚恬恬,卻又很快的移開視線,腦海里以前的畫面一幕幕的閃過,是什麼時候,他實在是記不太清楚了。

和韓洛澤完全不一樣心態的楚恬恬一臉的驚喜,她的肚子里也有一個小生命出現,有一個即將因為她而出現的嬰兒。

以前在抱過姑姑家的小孩,那麼小,軟軟的,笑起來的時候眼睛都完成一個月牙,臉蛋上的肉讓人忍不住的咬一口,像個糰子一樣。

「真的嗎!」楚恬恬毫不掩飾的驚喜讓醫生更是戰兢。

「夫人最好還是去醫院再檢查確定一下,我在心臟方面比較擅長。」醫生抹了一把虛汗,面前兩個人兩個反映,他根本不知道說什麼才是對的。

楚恬恬喜滋滋的點着頭,手心輕覆在小腹上,豁然開朗的心情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明艷不少。

「夫人的心臟沒問題,那,韓先生,我先回去了?」醫生看着韓洛澤點過頭之後,匆匆的逃離了屋子。

是那天醉酒的雨夜吧,朦朧間看見了楚莓恬的影子,後面的事他就什麼也不記得了,早上宿醉的頭疼,洗漱完就匆匆去了公司,什麼都沒在意。

楚恬恬咧着嘴,笑的像個孩子,「我們有孩子了。」

韓洛澤有些恍惚,面前的人影好像變成了兩個,又與記憶里的人重疊在一起,「真像。」蠕動的嘴唇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是模糊的有個口型。

如果是她的話,她會不會也有他們的孩子。

「韓洛澤?」楚恬恬看着心思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的男人有些不是滋味。

「嗯,今天早點休息,明天去醫院看看。」韓洛澤冷靜的講完一句話,就慢慢踱着步子走出了房間,將門緊關,疲憊的靠在門板上,一瞬間失去了所有力氣一般。

楚恬恬靠在枕頭上,垂着腦袋,抱着自己的膝蓋,周圍滿是冰冷的儀器,「有你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