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公子盛寵:愛妃乖乖來
公子盛寵:愛妃乖乖來 連載中

公子盛寵:愛妃乖乖來

來源:微閱雲 作者:璐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小虎子 薛大夫

歷治三年,皇帝昏庸,不理政事
官吏為豺狼,官兵為猛虎,匪寇盛行,皆以百姓為魚肉
民不聊生
展開

《公子盛寵:愛妃乖乖來》章節試讀:

第六章入上官府當粗使丫頭


「你居然敢打我。」明達的壞笑又出現在臉上:「你不喜歡我碰,那好啊,一會兒我便將你帶回府中。然後從街上找十個乞丐,讓他們來碰你,怎麼樣?

然後我便把你投進豹房中,哦,你知道我的豹房嗎?我喜歡養豹子哦。你還有什麼想說的,我還可以給你個機會說一說。」

月兒聽到這些,身子不禁抖了一下,害怕極了,眼睛紅了一圈。但還是強忍着故作淡定。

俯下身子重重的磕了一個頭,抬起頭時額頭鮮血淋漓:「明達公子,對不起,這件事都是我的錯,與踏月樓沒有半點關係,請您不要怪罪掌柜的。」

說罷又磕了兩個頭。再抬起頭時面色以恢復平靜,一副聽候發落的樣子。

「看來你已經做好準備了,既然這樣,幕天,把她帶下去。」明達隨意揮了揮手,便開始凈手,準備吃起飯來。

早已有站在兩邊的侍衛走上前來,要將月兒帶出去。

「慢。」清冽的聲音突然傳來,月兒驚訝的,發現竟是那位白衣公子開的口。

此時他正望着她,眼神平靜無波,卻又極為深邃似包含了什麼,想要將人吸進去一般。

「上官,怎麼了?」明達問。

「府里最近缺一個粗使丫頭,就她吧。」上官和絲毫沒有理會眾人詫異的目光,說完這句話便平靜的拿起玉箸繼續吃了起來。

眾人驚異的望着他,不明白一向冷漠的上官和今日為何對一個賤民網開一面。

「既然上官開口了,我當然沒有意見了。小丫頭,便宜你了。」

望着歐陽明達那張微笑的臉,月兒只覺不寒而慄。但還是恭恭敬敬的對歐陽明達和上官和各磕了三個頭,邊磕邊說著:「謝謝公子不殺之恩……」

上官和似乎不耐煩了,便揮了揮手,讓她退下。林月兒便順從的離開。

月兒剛一走出屋門,便看見守在外面的掌柜和眉姨。眉姨看到月兒臉上全是血,急忙問到:「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呀,怎麼弄成了這個樣子!」

月兒聽着眉姨關心的話語,看着眉姨焦急的神情,再也忍不住,撲到了眉姨懷中哭了起來。

眉姨一邊安慰,一邊將月兒帶回到自己的房間里,細細盤問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月兒便一五一十的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眉姨,眉姨聽完以後也紅了眼眶:「你這傻孩子,這種情況下還能想的到我們。真傻!也都怪我們,沒有跟你說清楚。

今天救你的那個白衣公子,叫上官和,是咱們鳳臨國四大家族之首上官家的嫡長子。

今天為難你的是歐陽明達,歐陽家的二公子,生性頑劣殘暴,整日遊手好閒,又愛女色,被他糟蹋過的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

那位紅衣公子叫司徒烈,是司徒家的小公子,雖然脾氣有些急躁,但是人很不錯。

最後的那位穿墨色衣衫的公子名叫端木軒舯,是端木家的長公子,為人內斂穩重。

這些你今後記好,該躲着的便躲着,能求得庇護的便儘力求一求。眉姨也只能幫你到這了。」

說罷眉姨的眼淚便淌了下來。月兒掏出手絹,一邊眉姨的眼淚擦乾,一邊說:「眉姨不哭,月兒會照顧好自己的,您放心吧。」

眉姨聽了,更加不忍,只好站起身來,開始給月兒收拾起行李,不去看月兒。

不一會兒,上官家的一位婦人便來敲門,要將月兒帶走。月兒背着眉姨給她準備的行李,便轉身跟隨她離去。看着越來越遠的踏月樓,月兒心中的不舍越來越重,眼眶漸漸變得通紅,想要落淚。

一旁的婦人急忙拉住月兒:「姑娘,能進上官家可是天大的福氣啊,哭什麼,要笑。」月兒急忙擦乾了眼淚,擠出一個笑容恭敬地回答道:「是。」

不知走了多久,那婦人說了一句:「到了。」便停下了腳步。

月兒抬起頭,看到兩扇朱紅大門威嚴的立於眼前,兩面的院牆遙遙的蔓延着,竟佔據了整條街。

月兒跟隨婦人走近大門,只見眼前鵝卵石的羊腸小徑一路分花拂柳而來,四周皆是亭台樓閣,不遠處一池澄碧的泉水,各色錦鯉游於其間,沿岸楊柳依依,柳絲垂落在碧水中映出清澈的艷影。

湖中佇立着涼亭,碧瓦飛甍。再看,不遠處的假山怪石崚峋,鋪着富貴花開紅毯的長廊貫穿了整個樓閣,樓閣幾乎布滿雕花格子窗,典雅精緻。樓閣高下,軒窗掩映,幽房曲室,玉欄朱榍,互相連屬,迴環四合,牖戶自通,金碧相輝,照耀人耳目。

月兒越走越覺得驚嘆不已,四大家族之首果然名不虛傳。

走了許久,婦人將月兒帶到一排黛瓦白牆的建筑前,說:「這裡是分翠居,上官府的粗使下人都住在這裡,這裡是薛大娘主管的,你今後就跟着她吧。」

說罷便帶着月兒向第一間房子里走去。婦人掀起帘子喊到:「薛大娘,在嗎?」

「哎,來了。」一個身影隨着聲音一起從裡間走了出來。只見那婦人約摸三十多歲,身着綢子藍衫,極為普通的長相,只是眼底卻是掩不住的精明。

「這不是李姑姑嗎!今日可是有空?來我這裡坐坐。」薛大娘一出來便牽起李姑姑的手請她坐下。

「今日我來啊,是給你送一個人來的。」說著便把月兒推到身前。「這是大公子今日在踏月樓新收的一個小丫鬟,今後就留在你這了。」

說著便推了月兒一把。月兒急忙伏了伏身子道了句:「薛大娘萬福。」

薛大娘眯了眯眼看着月兒說:「模樣倒不錯,又是個懂事的,我自然會好好帶她的。」

「那就拜託薛大娘了,時候不早了,我便先告辭了。」說著李姑姑便起身,準備離去。

「嗯,李姑姑慢走。」薛大娘起身相送,待李姑姑走遠後,薛大娘像變了個人似得,臉一下子沉了下來:「你,跟我來吧。」「是。」月兒聽話的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