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妻逢對手:總裁,請賜教
妻逢對手:總裁,請賜教 連載中

妻逢對手:總裁,請賜教

來源:微閱雲 作者:涼水暖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子墨 顧顏

林子墨沉默,慵懶的靠在椅背上,心慌意亂
有些拿捏不定注意,他很想告訴她,已經想起全部事情
可是那樣,有心人會更加瘋狂的加害她
展開

《妻逢對手:總裁,請賜教》章節試讀:

第四章酸楚


顧顏真心裏不禁流淌過一陣酸楚,林子墨恨白茉莉。可是白茉莉卻想讓她想起他,不禁想要搬進他還有未婚妻的家裡。

而他呢?心裏愛着的,腦中想着的,都只有白茉莉一個人。可是,白茉莉完全沒有他這個人的存在。

老天爺啊,這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呢?哪怕茉莉正眼瞧他一眼,他都會非常高興。

可是那個傻女人。心裏已經被林子墨沾滿。連林子墨恢復了記憶都看不出來,還傻傻的拎着行禮,住到他家裡來。

「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林子墨說著,打開了車門,還沒下車,手臂卻被顧顏真拽住。

他緊蹙俊眉,轉頭去看,只見顧顏真臉上的表情微沉,好像陰雨欲來,「照顧好茉莉,她……」

真相還是沒有說出來,顧顏真支吾了聲,愣是將要說的話,咽了下去。

恢復了記憶的林子墨,會保護茉莉的。

「她怎麼了?」林子墨緊蹙俊眉,嗅到了不一般的味道。隱約覺得,顧顏真應該知道點什麼。

「算了,沒什麼,我只是想說,讓你好好照顧茉莉,不要讓她受到傷害,如果你沒有保護好她,那麼我會來把她帶走!」顧顏真一字一句的說道,言語間警告的意味十足。

林子墨沒有說話,冰冷的眼神看看他半天,才下車離開。

白茉莉提着諾達的箱子,按照記憶中的地址,朝林子墨的家走去。

再向林子墨提出要來這裡住的時候,她已經做好了各種心理準備。她會讓自己變得強大,保護好她自己,也保護好肚子里的孩子。

深吸了好幾口氣,總算是到了林子墨的別墅門前。她站在別墅前,望着富麗堂皇的別墅,她心中流淌過酸楚。

一陣微風襲來,她回過了神,鎮定了很多。

再次深吸了口氣,她提着行李,摁響了別墅的門鈴。

等了半天,屋子裡一點動靜都沒有。白茉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又上前一步,摁響門鈴。

半響過後,裏面傳來一陣悅耳的女人聲音,她的心瞬間沉到了谷底,女人的聲音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

她做好了被靈珊兒罵的心理準備,仰着頭,目光堅定的望着即將被打開的別墅門。

「誰呀!」靈珊兒打開別墅們,垂着頭,還未看見對面站着的人。

忽然,靈珊兒停住腳步,抬頭,一眼便看見站在她面前的白茉莉,清冷的目光下移,還看見了她手中提着的行李。

「白茉莉,你這是幹什麼?」靈珊兒裹緊了身上的真絲披肩,居高臨下的看着她,聲音尖銳,對她忽然到來,表示出了不滿。

白茉莉揚起頭,在心裏告訴自己,氣勢上不能輸,輸了的話,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

她深吸了口氣,嘴角勾起抹淡淡的冷笑,「我要來這常住。」

「你說什麼!」靈珊兒瞳孔震動,滿臉的震驚,對白茉莉說的話,深信不疑。

「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嗎?那我再說一遍好了。」白茉莉頓了頓,繼續說道,「往後日子,請多多照顧。」

白茉莉故意加重了詞,氣壞了靈珊兒。

「白茉莉,你還真是不要臉。光明正大的住進快要結婚的男人的家裡。」靈珊兒氣的很,尖聲叫道。

裹着真絲披肩的手,因為生氣,微微顫抖。

「沒關係,我不介意!」白茉莉笑着說道,臉上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表情。

「你……」靈珊兒是個狠角色,只是在林子墨面前,裝的很溫柔,很乖巧。

一絲危險的目光划過她的眸底,靈珊兒徹底被激怒,揚起手,響亮的巴掌摔在白茉莉的臉上。

啪的一聲,很清脆。白茉莉看出了她的動作,也不閃躲,愣是挨了她這一巴掌。

目光驟然冰冷,白茉莉只感覺自己的右臉火辣辣的痛,嘴角也撕壞,一抹鮮血緩緩滑落,像一朵妖艷盛開的花朵。

「你們在幹什麼!」林子墨沉重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清冷的目光緊鎖着靈珊兒,責怪的意味很明顯。

靈珊兒剛剛還在奇怪,為什麼白茉莉無動於衷,不閃躲,現在,她總算是明白了。

「白茉莉,你心機好重!」靈珊兒冷聲喝道,目光清冷,在林子墨到來的時候,她重新換上抹溫柔神色。

「子墨,我才剛剛站在這裡,她就狠狠的給自己一巴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靈珊兒來了個惡人先告狀,她只能堵林子墨沒有看見她打白茉莉的場景。

林子墨走過來,目光冰冷,緊盯着白茉莉腫的很高的臉,一閃而過的心疼,出賣了他。

面對依偎在自己懷中的靈珊兒,他的心沉到了谷底,語氣也不是很好,「先進去再說吧!」

他知道,是靈珊兒在說謊。白茉莉不是那種有心機的女人,只是她為什麼不說話?也不為自己辯解。

這才是林子墨好奇的地方,他攔着靈珊兒的腰,走進別墅。

把白茉莉一個人扔在後面,完全忽略了還有她這麼個人。

白茉莉深吸了口氣,下意識地揉了揉自己火辣辣的臉,這樣的場景,剛剛來的路上,她已經幻想過很多次了。

可是,真正的發生在她身上之後,她才感覺到那股心痛,好像被利劍穿透了心臟一般,痛到無法呼吸。

還好,她提起精神,提着自己的行李,跟在她們身後,在別墅門關上的那一刻,提着她的行李走了進去。

「樓下有間房間,你就住在那裡吧!」林子墨站在客廳中,微微側身,聲音清冷且帶着一絲溫柔。

「賤人,還敢來搶林子墨這次我要讓你永遠消失。」回到屋裡靈珊兒臉上流入說狠毒的表情。

「女人,你居然良心發現的給我打電話,真是難為你了。」展顏接到電話的第一句就調侃起來。

靈珊兒直接問了他哪裡。約定了第二天見面。

一見面,展顏就抱住她,強行把她按在腿上坐下。

「放開!」靈珊兒狠狠的瞪着他,「聽見沒有?」

展顏笑起來,他不但沒有放開她。

靈珊兒氣的兩頰緋紅,低頭張口狠狠的咬下去,展顏沒想到她今天居然來這招,急忙鬆開了手,捏住她的下巴,「你個女人是屬狗的嗎?」

「輕點!」這個展顏下手真的很重,。

靈珊兒大驚,現在胸口還有還一些變黃的痕迹,都是他吸出來的,該死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