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妖姬
妖姬 連載中

妖姬

來源:微閱雲 作者:金巧兒巧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側福晉 其他小說 靜荷

淳于紫正專心工作,卻發現自己工作的對象好像有些不對
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殯儀館化妝師,面對的都是不會說話的「人」,哪裡會有什麼不對?可是,再仔細一看,真的不對!眼前的這個對象,好像睜開了眼! 「啊!」她突然驚叫一聲倒退兩步,眼前的「工作對象」真的睜開了眼,一雙血紅的眼睛詭異的瞪着自己
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識
展開

《妖姬》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魂穿?


淳于紫正專心工作,卻發現自己工作的對象好像有些不對。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殯儀館化妝師,面對的都是不會說話的「人」,哪裡會有什麼不對?可是,再仔細一看,真的不對!眼前的這個對象,好像睜開了眼!

她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壯着膽子低頭想看清楚一些。

「啊!」她突然驚叫一聲倒退兩步,眼前的「工作對象」真的睜開了眼,一雙血紅的眼睛詭異的瞪着自己。

正想着要不要叫人進來,她卻發現那自己好像不能動了,那雙血紅的眼睛似乎漫出猩紅的光來,迅速擴散把自己緊緊包圍。

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識。

「醒了醒了。」淳于聽到聲音緩緩睜眼,卻發現自己似乎不太對勁。印入眼裡的面孔,她都不認識。

「側福晉可好些了?」一個好聽的男聲響起,讓她把目光轉向說話的人。

天,這個男人長得可真像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面白如玉劍目星目說不出的迷人,只是他身上的衣服和他的髮型,怎麼這麼像電影里的「殭屍」?

「我,我……」淳于紫咽了口口水,莫非自己正在化妝的對象變成了殭屍把自己給咬成了殭屍?不然眼前怎麼會出現像殭屍一樣的人?再一看自己正穿着一身古時新娘裝躺在一個古色古香的床上哪!

「側福晉醒了?那可真是謝天謝地呢,這才入洞房就發生了這樣的事,要是真的醒不過來了,還不知如何是好呢!」一個尖刻的母鴨嗓響起,然後這聲音主人到了淳于紫眼前。

一個矮胖的穿着清旗裝的女人分拔開人走到淳于紫眼前,而她想的卻是這是不是一個「圓球殭屍」。

「我,這……」淳于紫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變成了殭屍,驚疑的看着這個「圓球」及在她四周穿着同樣古裝的「殭屍」。本來她就不善於與人溝通,現在看到這麼多「殭屍」,更是說不出話來。

「好了好了,側福晉已經醒了,那應該是沒什麼事了。孫太醫,你給側福晉開藥去吧。靜荷你去弄些安神湯來給側福晉,你們這幾個丫頭還呆這裡做什麼?去做好自己本份的事!」這個圓球氣勢倒是很足,一連聲的吩咐着。

淳于紫迅速的在腦里作着反應,偷偷的打量着自己現在的環境,倒是沒怎麼注意圓球說的話。

看來這個圓球說話頗為管用,一時間圍在淳于紫身邊的人就散去了大半。

「出了這樣的事,想來王爺也覺着晦氣今夜不會來了。側福晉就好生歇着吧!」那個圓球三角眼一瞪,竟然在淳于紫臉上摸了一把,丟下這麼一句就轉身離開。

呃,王爺?側福晉?難道自己穿越到了清朝?淳于紫有些欲哭無淚,這麼離譜的事居然會在自己身上發生。

「側福晉只是身子虛弱,只要好好休息即可。」那個有着好聽男聲的男子恭敬的說著,並在桌上寫着什麼。

「那個,我怎麼了?」淳于紫有些認命了,看來自己現在真的不是在工作,而是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那也只能強迫自己「與人交流」了。

那個男子微一側身,仍是恭敬的語氣:「側福晉入洞房之後突然暈厥,現側福晉已醒來並無大礙。」

可是明明卻覺着這個男人在碰到自己目光的時候,那目光裡帶着滿滿的擔心與關懷,就好像自己是他什麼重要的人一般。

此時一個年紀大約四十來歲梳着兩把頭的女人走了進來,手裡還捧着一碗黑乎乎的東西:「側福晉,請用安神湯。」

淳于紫怕自己露出什麼破綻,只得接着女人手裡的碗,皺着眉心把所謂的「安神湯」喝了。

「有勞孫太醫。」這男人應該就是孫太醫,他把寫好的紙,大概是藥方交給了給淳于紫喝安神湯的女人,女人道了謝,並送了他出去。

「側福晉歇着吧。想來王爺,王爺也不會來了。」那個女人輕輕身側蹲下,長得倒是慈眉善目。

淳于紫才不管什麼王爺來不來,現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哪裡。

「你,你叫什麼來着?」故意揉了揉額頭,裝作自己才清醒。

「奴婢靜荷,是王府里派來侍候側福晉的嬤嬤。」分明聽到這個靜荷的輕嘆聲,她在嘆什麼?

「哎,我有些頭疼,我是怎麼了?」她決定裝傻到底。

靜荷也不疑有他,告訴淳于紫今天是她嫁入嘉親王府的日子,誰知道才入了洞房就突然暈厥了過去,急得靜荷忙去找來在府里當差的孫太醫。

「想來是這天兒還有些悶悶的,側福晉又累了才會一時不舒服,只要好好休息就沒事了。」靜荷說完又安慰了淳于紫兩句,打算去按方抓藥。反正今天王爺可能不會來了,先去把葯弄好。

「等下!」自己所在的這個房間古色古香又很大,要是只有自己一人在這裡真的有些讓人害怕。

靜荷忙垂手而立:「側福晉有何吩咐?」

「那個,你留下來好不好?」她實在不敢獨自在這房間里獃著。

「側福晉。」說話間又進來兩個丫頭,身着桃色夾襖,一色的頭式打扮。

呃,這兩個又是誰?只聽靜荷柔聲說道:「兩位姑娘在這裡陪着側福晉,奴婢去給側福晉弄葯。」

見又來了兩個丫頭陪自己,淳于紫這才不再出言留靜荷陪自己。

兩個丫頭大概十五六歲年紀,清秀的小臉上透着機靈。想方設法從她們口中得知自己「現在」的身份:現在的她名鈕祜祿·洛瑤,乃是禮部尚書的嫡女,被指給當今皇上第十五子嘉親王為側福晉。今正是入府的日子,而這兩個丫頭正是自己的陪嫁丫頭,一個叫翠蝶,一個叫翠玉。

「原來我竟穿成了一個王府側妃。等等,皇上的第十五子嘉親王?那應該是嘉慶皇帝,那我以後的身份是什麼?」淳于紫弄明白了「現在身份」後暗自心驚,自己會是歷史裏的誰?

「側福晉應該好些了吧。」個子略高一些的翠蝶語氣雖算恭敬,淳于紫卻似乎發現了這個丫頭從內心裏並不認自己這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