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時光與你皆薄涼
時光與你皆薄涼 連載中

時光與你皆薄涼

來源:微閱雲 作者:樹葉倦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厲錦岑 周旭陽

當全世界都在背叛我,他卻救我於水深火熱
他寵我護我,捧我於心間
然後......狠狠將我推下去
厲錦岑說:沈瀾,我愛你......我冷眸寒霜:當我愛你時,你說不愛,如今,我已不會再愛......展開

《時光與你皆薄涼》章節試讀:

第七章要不要來點刺激的


誰知,江婉琳這一出口,在場名媛無不黯然失色,躍躍欲試想要競拍的人不禁望而卻步,紛紛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

江馨羽站在一邊看着我冷笑,完全一副在看小丑的模樣:「沈瀾,你還是別妄想去爭了,一千萬,你有嗎?」

她得意洋洋的樣子實在是讓人噁心,我竟然拿她當閨蜜,實在是瞎了眼睛。

一千萬的價格我當然不會拿去跳舞?

別說沒有,就算是有,我也不會這麼做!

「呵呵,還真是一擲千金吶!看來厲總在婉琳姐的心中還真是值錢!看來今晚的第一支舞註定是婉琳姐的了,記得一千萬入賬哦,別詐捐!」

裝作一副戀戀不捨的模樣鬆開了厲錦岑的手臂,正打算轉身離開,眼中藏匿的極好的得意,卻還是被厲錦岑捕捉到了。

他快步向前,扣住我的手,淬不及防之間,那細長的高跟鞋輕輕在光滑的地板上打轉,腳下一滑,便跌入了他的懷抱,一抬頭,厲錦岑正舉高臨下的望着我:

「怎麼就要走了?你的舞還沒跳......」

厲錦岑狠狠的在我腰間抓了一把,我痛的快要留下淚來,可是這在別人的眼裡就成了曖昧調情,此刻站在一旁的江婉琳那白皙清麗的面容早就凝結了一層霜雪,咬着牙,目光陰狠的盯着我。

他傾身湊到我的耳廓,用僅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怎麼?這就怕了?膽敢來挑釁,就這點膽量?」

「厲總都不怕,我怎麼會怕?」我迎着江婉琳的目光,揚唇一笑,雙手上揚,環上了厲錦岑的脖頸,故作嬌柔的朝着他懷中貼了貼:「請吧!厲總!」

舞會現場,氣氛瞬間凝聚成冰,眾人都在猜測着我與厲錦岑的關係,不過這些已然不重要了,只要能讓江婉琳與江馨羽難堪這就足夠了。

厲錦岑單手握着我的手,緩緩朝着舞池走去,一路上,迎着眾人各色目光,他緊緊地抓着手腕,故作親密的開了口:「沈小姐,別忘了那一百萬募捐!」

「你,故意的?」

我皺了皺眉,果然,沾上厲錦岑三個字的事情就准沒好事,他怎麼會這麼好心的幫自己......

音樂聲起,眾人識趣的分列兩旁,目光聚集在一處,舞池中燈色璀璨,大廳里的燈光也換成了柔和的色調,氣氛更加旖旎。

他緊緊地摟着我的腰,我咬着牙,笑的燦爛,可聲音卻異常的冰冷,抬起頭,認真的瞪着他:「厲錦岑,小人......」

「呵,小人?是誰不知廉恥的爬上我的床,又是誰當著江婉琳的面邀我跳舞,想要引起矛盾,是何居心?到底誰才是小人?」

他溫潤親和的展顏一笑,讓人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破綻,只是那笑並不及眼底,我從他那琥珀色的瞳孔下只看到森冷。

「怎麼樣?要不要玩點更刺激的?」

不等我反應,一雙薄涼有型的唇落下,厲錦岑的嘴角噙着笑,狠狠的咬住了我的嘴唇,那帶着懲罰式的吻極具侵略性,我想要抽身卻被他狠狠扣住了後腦,根本無法躲閃。

我明顯感覺到身後那道狠戾的目光,看來我在尚澤的處境會變得更加如履薄冰。

他笑容邪肆又曖昧,欣賞着我的慌亂,低聲道:「怎麼?那天晚上,不是挺主動的嘛?」

「你不怕有些事會被曝光?」

「呵呵,沈瀾小姐還真是天真,難怪會被人挖牆腳!」厲錦岑燦然一笑,他總能一句誅心,是啊!他說天真怕是都口下留情了。

音樂葛然而止,厲錦岑的手卻始終搭在我的腰上,這種曖昧的姿勢極具耐人尋味,我正準備奮力掙扎,他的手徒然鬆了開,腳下一個不穩,我便跌坐在地上。

「厲錦岑,你放開我!」

「沈瀾小姐,謝謝你的一百萬!」厲錦岑舉高臨下的望着我,面色依舊清冷無波。

我緊咬着牙關,回視着厲錦岑,倔強的想要撐起身體,突然眼前一雙寬厚修長的手出現在面前,依舊是泉水般清潤的聲音:「你沒事吧?」

裴熠寒一席銀灰色的西裝半蹲在我的身旁,依舊笑得清風朗月。

「不記得了?我是裴熠寒!」

他似乎怕我忘記一樣,好心提醒一番他的名字,他伸手將我拉了起來,貼心的幫我整理了一下裙擺,那動作流暢嫻熟的彷彿是多年的好友。

「謝謝你,裴先生!」

裴熠寒並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緊緊地盯着厲錦岑。

他拉着我的手腕,而不是手,舉手投足之間儘是紳士風度,他將我護在身後,那清潤溫煦的面部線條始終緊繃著,對上厲錦岑卻是沒有一點的懼怕之色。

「厲總,好久不見!」

「呵呵,是挺久沒見了!」厲錦岑輕輕頜首,審視的目光打量着裴熠寒緊握着我的手,那玫瑰花般的唇斜斜上揚,輕飄飄的瞥了我一眼:「沈瀾小姐,舞既然跳完了,你這一百萬也要兌現承諾!這人,不能言而無信!」

「厲錦岑,那錢不是已經付了?」

「哦,什麼時候?在哪裡?」

厲錦岑明顯就是故意,他挑了挑眉,根本就是要故意將事情挑大,他壓我不敢將這個事情說出去,可是我偏偏就是要他失望!

「就是在您的辦公室里,那張一百萬的支票落在你的地上,厲總忘了?還是我要當眾說清楚事實?」

我暖笑,故作乖巧的說著只有我與厲錦岑才能聽懂的話.

望着厲錦岑一張刀削骨刻的俊顏漸漸顯現了幾分裂痕,不禁唇角更加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