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嬌妻:老公快包養
重生嬌妻:老公快包養 連載中

重生嬌妻:老公快包養

來源:微閱雲 作者:時光不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宋瑤 顧易安

「你以為強迫了我,我就會愛你嗎?」 「顧易安,我要和你離婚!!!」 為了以為真愛的男人,她一拋夫二絕食,三離婚
卻在放棄一切後,發現自己眼睛瞎遭遇渣男
落得病死他鄉的報應
死後重生,她翻然悔悟,在認清心以後,開始了重夫漫漫路
呵,哪知她那老公這麼搶手,她這回來一個嫉妒,一個不小心,便走上了打得過流氓,斗得小三,撒得叫嬌,叫得了..床的升級之路
展開

《重生嬌妻:老公快包養》章節試讀:

第8章來者不善是情敵


「難道不是從西安回來,某個女人就對我的大學生活表示超長的興趣嗎?」他說,「而那個你最好奇的路依琳,她和你一樣,對顧太太這位,是同樣的好奇。」

「讓我們見一面?」

對於要見顧易安曾經大學時代的愛慕者來說,宋瑤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是高度的重視,她專門地護理了頭髮,更是換掉平常習慣性的牛仔襯衫,從衣櫃里挑選了看起來最為得體的淺藍色長裙,然後更是慎重地化了一個淡淡的桃花妝,噴了很少有的香奈兒香水,待衣帽鏡里出現了一個落落大方,美麗漂亮的淑女後,她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她努了怒嘴,心裏默默的打氣:宋瑤,你可是去見你的情敵,千萬不能掉以輕心,為了你將來美好的婚姻生活,一切情敵都要斬草除根。

而今晚的見面,就是你宣誓顧易安主權的時候。

幾分鐘,收拾好的她從卧室出來。

「你不是不喜歡裙子嗎?」顧易安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變化,平靜的眸子下閃過一絲驚艷,而宋瑤沒有捕捉到,只是傻傻的問了一句,「不好看嗎?」

他淡淡的回答,「還行。」

一句還行讓宋瑤心裏有些小小的失落,所以她提起手提包換上一雙五厘米的粗跟鞋後,說了一句不冷不熱的「我好了。」就率先打開門往電梯走去,隨後顧易安也跟着進了電梯,在電梯下到負一層的地下停車場,她跨出電梯的那一刻,她的耳邊聽到了一句暖如春風的誇獎:「你穿裙子,很好看。」

宋瑤的神色整個明朗了起來。

兩人到達約定的餐廳時,路依琳已經等在餐桌那裡。

是照片上那個女人,褪去以前的青澀,更加有女人味了,但是宋瑤依然是一眼認出,在宋瑤還沒坐到椅子上時,對面的女人就站起了起來搶先一步開了口。

「顧學長,這就是你的老婆嗎?和我想像得出入很大。」路依琳穿着一身奪人眼目的紅色長裙,和她淺藍色的長裙一比,美艷與性感的氣質很突出,她目光鎖着顧易安,問的很直接,說得也很直接。

說完,她的目光就只掃了一眼宋瑤,目光又重新的放在了顧易安身上,還帶一點肆無忌憚的挑釁。

挑釁自然是針對於宋瑤,她想這路依琳倒是一個情緒挺外露的女人,這看她老公的愛慕眼神也倒不是特別的遮攔。

想到這,宋瑤的心底不自覺地湧出一絲異樣的酸醋味,當著她的面前,別的女人眼含愛意的看着她老公,是當她死的嗎?

於是,她故意地挽住顧易安的胳膊,拉着他坐在自己的旁邊,然後帶着撒嬌口吻對自己的男人,肉麻道:「老公,都怪我了。要是我剛才換衣服別那麼就,就不會遲到了。誰讓你說我穿什麼都好看,讓我養成了選衣服糾結症嚴重的壞毛病。」

然後又朝着對坐的路依琳轉變成客氣又帶着些無辜的口吻,道:「不好意思啊,讓路小姐等久了。」

說完,她想起什麼,又補充道:「對了,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和顧易安從小一起長大道後來結婚的青梅竹馬,宋-瑤。」

相對於宋瑤面帶微笑中的嘴角甜意,路依琳心中的情緒反應到臉色就是偽裝的微笑,眉梢卻帶着意味深長:「我是顧易安大學同系同組的路依琳,也是學長的····」

路依琳故意的說完,以曖昧的話語結尾。

兩個女人一台戲,而戲中的唯一男主角顧易安則彷彿忽視了她們暗下波動的對話,淡淡的抬了抬眼帘,先把菜單遞給依琳,在對方客氣的點了幾道後,然後菜單遞到宋瑤的手裡,誰知他的顧太太的行為卻是一反常態。

更準確的說,這一次他的任性妻子,從英國突然回來後,一舉一動大多是反常態,刷新他原本對她這個人的認知。

宋瑤菜單都沒有翻開一眼就直接還給了顧易安,然後還眉梢含笑,且用軟糯的語氣,嬌滴滴的開口:「老公,你知道我這個人的,在家喜歡你做的飯,在外就只喜歡你為我點的菜,所以啊。」

一個所以,她頓了一下,然後不急不慢地補充道:「你點的無論是美食還是砒霜,我都甘之如飴!」

「誰讓我這麼愛你!」

如今,她這隨時隨地說著土情話,倒讓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顧易安耳根悄悄的紅了,為了掩飾被這小妖精撩起的波動情緒,他輕咳一下後,把點好的菜單遞給了旁邊的服務員,然後對路靜說:「她這個人就這樣,說話不分場合,口無遮攔的。」

路依琳:「宋小姐這性格倒是天真可愛,挺招人喜歡的。倒是讓人羨慕的很。」

即使知道這位路同學所誇並非真心之語,宋瑤也會順着杆子往上爬,大言不慚道:「我也覺得自己這性格挺好的,像路小姐所說,招人喜歡。說不定我家易安這麼愛我,就是因為我這天真爛漫的性格魅力呢。」

說完,宋瑤那獨屬於女人火眼金睛一下子就看到了路依琳這女人藏在精緻妝容下的尷尬白色,為了讓對方心中的鬱悶更多一點,宋瑤還不忘火上加油的補充了一句:「我記得看過的一本書曾說能有天真爛漫的性格那肯定是有個很寵愛的男人在背後,而我估計就是因為上輩子燒了高香,遇到了易安這麼愛我、寵我的老公。」

她的話落,對方的臉果然更白了,連打着的曬紅,都蓋不住的白色。

還好,在她一步一步逼近,中點好的菜陸續上來,才讓宋瑤稍微停下了對這個對自己老公有意思的女人,處處的放招。

飯桌上,是適合聊天的,上菜之前是宋瑤佔了上風,上菜後路依琳憑着自己的手段,和顧易安開始聊起了建築相關的事情,然後外行的宋瑤就這麼被排擠在話題之外。

畢竟,人對自己感興趣的領域都表現得熱情一些,一如話少的顧易安在談到這個建築時,也明顯的話多了不少,但大多是路依琳在說,而她的目的就是讓他忽視宋瑤。

插不上的話題的宋瑤有些沮喪,還好沒有絕望,是因為她沒有被自己的老公徹底的忽視,至少顧易安在和這別有目的的老同學談着所謂的正當學術話題時,還沒有忘記給她夾菜,添湯。

也正是如此,她在上菜後,幾乎悶頭吃得最多。

貪吃的後果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了,雖然她不想放這個女人和顧易安單獨的聊天,但是考慮着肚子的狀況,她放過了兩人,去了衛生間。

清理了腸胃以後,肚子明顯舒服很多,然後宋瑤到了洗手台,擰開水龍頭洗手的兩秒後,她正對着的鏡面里突然出現了身着紅裙張揚的女人,讓她意外:路依琳竟然沒爭分奪秒的珍惜和她老公的單獨相處機會,而是也到了衛生間,還在這不緊不慢地補着唇紅。

有些人,談不上喜歡,而當知道對方還覬覦你的男人時,就從會實現從默然的情緒到討厭的升華。

而路依琳之於宋瑤,這是如此。

沒有顧易安在旁邊,與對方狹路相逢的宋瑤是沒有丁點興趣理會這個女同學,她關掉水龍頭打算離開衛生間的時候,路依琳卻突然跨步到了門口,攔住了她的去路。

宋瑤看了一眼對方的行為,眼神平淡,打算借過路依琳的左側時,路依琳突然彎起嘴角,開口道:「宋小姐,你配不上學長那樣的男人。」

宋瑤眸色平靜,面對對方這麼一句話,若無其事的反問:「不知道路小姐,說這話是何來的依據?」

路依琳在宋瑤這樣看似平淡的眼眸里,倒是彎起了嘴角,含着笑,「我調查過你,你就是一個普通學習畢業,還在一年前跟着其他男人去了英國,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回來,但總總總的一切表面,你配不上學長。」

她的話入了宋瑤的耳朵,宋瑤原本平淡的眼眸里閃了閃笑意,她盯着路靜看了一秒後,慢慢抿唇,語調帶着些輕嘲:「說起我配不上他的條件,你還漏了一條。那就是易安有着傑出的工作能力,而我卻是一個無業游民。可那又怎麼樣?你這麼優秀,易安還是選擇了我而不是路小姐,你。」

「還有路小姐你對有婦之夫的非分之想,能不能收斂一點?那貪婪的表情很倒人胃口。」說到這個『倒胃口』的詞組時,她想起了顧易安,突然心裏有點變態的暗爽。

「你!」宋瑤帶火藥味的話讓路靜剛才裝出來的淡定開始慢慢褪去,她索性挑明的說:「看來宋小姐倒是個明白人,那我也明白的通知宋小姐,我這一次從北京總公司調到山城分公目的就是為了學長而來。」

說完,她還語音上揚地補充了一句,「對了,忘了告訴你,我的公司接下來和學長的建築事務所倒是接觸很多。不」

在對方這樣的提醒下,宋瑤微笑着:「路小姐對我老公的興趣真是讓人不知道評價什麼。」

「錯了,我對你老公可不是什麼簡單的興趣可概括,而是一定會搶過來的慾望。」路靜:「宋小姐,別忘了沒有男人不喜歡野花的。」

宋瑤呵呵:「男人是會喜歡野花,可我老公肯定不會喜歡你這一枝花,畢竟你倒追我老公那麼久,不是也沒上位顧太太嗎?」

「宋瑤--你。」

在對方有些氣急敗壞的時候,宋瑤卻笑了,笑聲清脆的如同風鈴一般:「我這個人其他本事都沒有,擅長的就是怎麼斗小三。若是路小姐這麼喜歡當小三,我是不介意替你爸媽還要國家好好教育一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