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痛徹虐骨,停手吧
痛徹虐骨,停手吧 連載中

痛徹虐骨,停手吧

來源:微閱雲 作者:頗好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如月 陸穆傑

她以為遇見了真命天子,不顧一切嫁給了莫城陽
四年的婚姻,她忍讓,從不抱怨只想好好做好莫太太
但哪怕她掏心掏肺,換來的是莫城陽的喜新厭舊,羞辱,拋棄……直到最後的慘死! 血崩中重生的她選擇了與前世相反的路,這輩子她只想和前世那個默默守護自己的男人幸福生活
展開

《痛徹虐骨,停手吧》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世風日下


冷,好冷……

病床上,蘇如月渾身發抖,一直朝外望了好久好久,還是沒有看到有人影進來。

「我的孩子……」她冰冷的手來回捂着肚子,腹部不斷傳來一陣陣的鈍痛。

再沒有人給她簽字手術,她肚裏的孩子恐怕……

她嫁給莫城陽四年,四年前,她頂着小三的罵名成了莫城陽的妻子。

她以為只要莫城陽是愛她的就夠了。

四年來,她任勞任怨,竭力做好一個做妻子的責任。

如今,將近臨產,作為丈夫莫城陽卻遲遲不露面。

「沒有監護人,你先把字簽了吧,再晚了,恐怕……」主治醫師打量了一番,長嘆了一口氣。

蘇如月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好。」

話音一落,長廊里傳來護士的驚呼聲:「勁爆新聞,大家聽說了嗎?昨晚莫城陽和新晉女星夜宿酒店……哎,真是世風日下啊……」

細微的聲音傳到了病房裡蘇如月的耳里,她雙眸放大,指尖掐得滲血。

她四年的真心真意,在莫大少爺那也許不過是一場一戲一場夢!如今有了新歡,哪怕是她生產,都不願意來看一眼。

可是,她的孩子!胸中憋悶得難受,她一手揪着胸口,雙眸滾燙,腹部去因為急火攻心,刺目的血不斷外涌。

「我的天!大出血了!」空中瀰漫著濃烈的血腥,醫生驚慌地朝外喊道。

……

「蘇如月,比賽就要開始了!你可別睡了啊!快醒醒!」

耳邊傳來一聲聲的叫喊,蘇如月用力睜開眼,當即怔住了。

身旁的顧漫見她醒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上前提醒道:「如月,別太緊張,只要正常發揮,拿出你真正的水準,一定可以的。加油。」

顧漫是蘇如月的死黨加閨蜜,但她不是應該在醫院嗎?還有她的孩子又在哪?

她警惕地四處掃了一圈,周圍還站着楊蔓薇,顧夏……眼前的一切是那麼熟悉……

顧漫努力的搜尋着,跟前的景象跟四年前的「新聲代」大賽一模一樣。

為什麼?

上一秒她還在醫院,血不停地漫出……

她這是死了嗎?

使勁掐着自己一把,竭力保持着冷靜。

腦子裡只能得出一個結論,她重生了。

一切都回到四年前的「新聲代」大賽。

前世,也是在這個時候,蘇如月認識了莫城陽。

「到你了,如月,加油!」蘇如月還在想着什麼,顧漫猛地換她回過神來,將她推到了台上。

「如月,如月……」台下掌聲雷動。蘇如月雖是第一次參加大賽,但經過海選,和前幾場的人氣積累,她已經有了一定的人氣積累。

如果她沒記錯,上一世,莫城陽就是通過這個大賽認識了蘇如月,向她拋出了橄欖枝。

然後她以為遇見了真命天子,不顧一切嫁給了莫城陽。

四年的婚姻,她忍讓,從不抱怨只想好好做好莫太太。但哪怕她掏心掏肺,換來的是莫城陽的喜新厭舊,羞辱,拋棄……直到最後的慘死!

四年的一幕幕在眼前閃過,蘇如月拳頭捏得發白。

她眸中閃過一道寒光,好在老天開眼讓給了她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這一切的一切,她要重新開始!

「大家好,我是蘇如月。一路走到今天的位置,謝謝大家的支持。但我想了很久,決定退出比賽。」蘇如月站在台前,眸光決絕。

台下所有人無一不發出驚呼。蘇如月的成名已經在大眾流傳,是一個赤裸裸的勵志故事。她喜歡音樂,熱愛音樂。在最窮,最苦,最艱難的日子裏,她咬着牙撐過來了,憑着自己的一腔熱血站在了這個舞台上。可是這個時候放棄意味着前功盡棄。

「如月,不要!你忘了嗎?你說過你會走到最後……」

「蘇如月,是你告訴我們要堅持夢想!你忘了嗎?為了今天的一切你用了八年……」

台下一路喜歡過來的死忠粉們,尖叫着哭出聲來。

蘇如月望着台下一雙雙熾熱的眸子,胸前一陣暖流涌過。

她比任何都明白,今天的退出意味着什麼。八年的努力,堅持……無數個翻來覆去的夜晚可能就此化為泡影。

蘇如月曾像所有人一樣,做夢都在夢着歌聲被人聽見。在追求夢想的道路上,她以為她不會投降……

但前世的種種讓她明白,從來不是她追求的名利而是幸福。只是她以為有了錢,有了更多的人認識,有了未來她就會幸福。可是原來一開始的時候她就錯了。

「對不起。」蘇如月朝着台前深深鞠了一躬,然後離開。

顧漫還沒有緩過神來,直到蘇如月走到跟前,她才一把拽住她,「如月,你知不知道你幹了什麼?你瘋了嗎?」

蘇如月笑了笑,將她的手拿開,說道:「阿漫,我從來沒有現在這麼清醒過。再見,希望你珍惜眼前的幸福。」

說完,她大步出了後場,朝着姆斯酒吧快步走去。

蘇如月用三年才看清這一切。驀然回首,她恍然大悟,腦中閃過那個男人的臉龐,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加快了步伐。

陸穆傑,她唯一抱有歉意的男人!

……

形形色色的轎車在酒吧兩側排開。

蘇如月熟門熟路地進了酒吧,兩側的卡座里還是坐着原來的常客。

在參加大賽之前,蘇如月每天都會來這駐場,跟調酒師和老闆都很熟悉。

前世,陸穆傑就是在這向她求婚了。

陸穆傑家境也很普通,是和蘇如月一起經常在這駐場。只不過前世,蘇如月參加大賽真正走紅後,離開了這裡。

蘇如月清亮的眸子在四處掃了一圈,沒有看到陸穆傑的身影。她乾脆徑直去前台打聽,「今天穆傑沒有來嗎?怎麼連個影子都沒有看到?」

「咦,如月好久沒看到你了,你怎麼來了?穆傑化妝間捯飭呢,不來他吃什麼?」

「謝了啊,老哥,你繼續忙!」

蘇如月比了個謝謝的手勢,望化妝間走,不知為何手心竟是出了一層冷汗有些緊張。

她推開化妝間,門口堆放着層層疊疊的酒水,再往裡走有兩個背對的鏡子。簡陋的的白熾燈下,陸穆傑在弄着頭上的發膜。

「穆傑。」蘇如月雙眸一熱,大步上前衝上去,緊緊地勾住他的脖子,雙腿盤上他的腰。

陸穆傑瞪大了雙眸,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你……你幹嘛?現在的女人都這麼奔放了嗎?」穆傑一手扯着蘇如月,手不知往哪放。

雖說作為一名唯文藝青年,因為憑藉著彈得一手好吉他,在學校就有不少送花送情書的。但這麼直接……衝上來的可還是第一個。

他低眸,望向懷裡的女人。精緻的臉上,皮膚白皙,粉嫩的紅唇……

難道是上天開眼,一朵桃花居然掉到懷裡了!

「陸穆傑,我暗戀你好久了,我想要和你在一起。」蘇如月在他臉頰一側,親了親,目光堅定。

此時的陸穆傑還不認識蘇如月,但前世的三年里,陸穆傑為了蘇如月做了太多太多。

蘇如月欠他的太多,既然已經知道這個男人是真正的愛自己,她想要重新選擇。

陸穆傑越發地一臉懵逼,

「你確定?……」他挑了挑眉毛,有些摸不着頭腦。

「我非常確定。擇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就可以和你去民政局。」

「你……你不是在夢遊?」陸穆傑定住腳,驚詫的看向蘇如月。

蘇如月似是看出了陸穆傑的猶豫,笑了笑,耐心地說道:「我非常清醒,你叫陸穆傑,我叫蘇如月。我觀察你很久了,知道你是一個好人。要是你還有什麼顧略,我們今晚可以先確定一下關係?」

「什麼?」陸穆傑彷彿被扔了一個重磅彈,徹底炸暈。他用一種凝視智障的眼神看着蘇如月,笑了笑,敷衍道:「不好意思啊,蘇小姐,我有點急事,先走一步……」

哪曾想,蘇如月根本就不上道,十分大方的說道:「不急,我等你回來!」

蘇如月說完,徑直去了舞池。震天的音樂聲中,她跟着人群忘我的扭動,可一閉眼莫陽城還是會浮上眼前。疼,胸口格外的疼。

「來一杯威士忌。」她離了舞池,找了個位置,想要藉助酒精來麻痹自己,忘掉前世的一切。

可果然借酒消愁愁更愁,她越是喝酒,前世的一幕幕便越是清晰。蘇如月疼,疼得雙滾燙,眼淚低落到酒杯里。

「莫城陽,我恨你……你忘恩負義,不是人……」眼淚順着她清秀的臉頰滴淌,蘇如月一直哭了好久好久。

直到眼淚都好似流幹了,陸穆傑還是沒有回來。她掃了掃牆上的時間,望家的方向走去。

「城陽……」蘇如月整個人喝得七葷八素,早已分不清什麼前世今生,晃晃蕩盪地攔了一輛車。

「莫家別墅……」她一如往常一樣的說著,司機按照吩咐一路到了莫家別墅。

莫家別墅是佔地面積極大的莊園式別墅,在晚上里得極其安靜,多了一絲神秘感。

蘇如月一路到了大門口,想都沒想就打開了密碼門,晃晃蕩盪地倒在卧室的大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