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國師,夫人惹禍了
國師,夫人惹禍了 連載中

國師,夫人惹禍了

來源:微閱雲 作者:園中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傅瑜音 其他小說 沈洛

前世,她以愛之名幫他登上帝位卻換來一句功高震主而慘遭滅門;如果有來世,那麼我必要一根一根拆斷你所有羽翼,殺你心愛之人,奪你心愛之物,將你碎屍萬段,不得好死!展開

《國師,夫人惹禍了》章節試讀:

第八章「顏」面掃地


「四妹,你說的對,咱們兩個人如若一起寫請帖的話,有兩種字體,不是高下立見?」

顏槿汐:「……」

這顏凝煙的臉皮當真不是一般的厚。

顏槿汐沒有再繼續拒絕,開始拿起筆洋洋洒洒的寫了起來。

她正寫着,這顏凝煙湊了過來:

「四妹,你知道這個字讀什麼嗎?」

此時顏凝煙的那蘸滿墨汁的筆準備往顏槿汐身上塗抹,顏槿汐一個躲閃,顏凝煙沒有反應過來,然後那墨汁完美無瑕地全都塗畫在了顏凝煙那新做的粉綠色的石榴裙上。

顏凝煙面色發紫,扯着嗓門大喊,沒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模樣:

「顏槿汐,你過分,你知道這身衣服多少錢嗎?足足一百兩銀子。」

「是姐姐湊到我身邊來的。」

顏槿汐僅僅是這一句話,就令顏凝煙一時語塞。

「二小姐,奴婢伺候您進內室換衣服吧。」顏凝煙的丫鬟靈兒還算是機靈。

顏凝煙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傅瑜音在心下暗自冷笑,這時隔多日,這個顏凝煙還是這麼幼稚。

在顏凝煙換完衣裙之後,她看了一眼靈兒,吩咐道:

「國師大人地位超然,這請帖應當先給他送去,我已經寫好了,靈兒你就跑一趟吧。」

……

這國師也在邀請名單之列,這一點顏槿汐早就想到了。

剛剛被墨汁毀了一件衣裙,顏凝煙這才安分了一些,沒有再繼續為難。

……

半個時辰後,靈兒氣喘吁吁的從國師府回來,手裡還拿着去時帶的那封請帖。

「二小姐,奴婢無能,沒能將請帖送出去。」靈兒惶恐的跪倒在地。

「什麼?大人怎麼說的?」

「大人……大人說,他是堂堂國師,由一個丫鬟去請,豈不是辱沒了他?」靈兒將原話轉述了一遍。

「是我疏忽了,我親自去請,靈兒你和我一起去。」聽及此言,這顏凝煙的眉頭才舒展開來。

臨走前,顏凝煙又是一陣翻箱倒櫃,翻出了她最華麗的衣裙,那衣裙都是由金線製成的,請了十位綉娘綉了整整十天方才綉好,是顏老夫人在她去年生辰的時候送她的。

這下顏凝煙便顧不得顏槿汐了,她帶着靈兒兩個人風風火火地前往了景王府。

景王府和丞相府離得並不遠,只是隔了一條街,因此顏凝煙並沒有乘馬車。

*

顏凝煙和靈兒來到景王府內,景琰此刻正在書房內讀書,他一身月白色的玄衣,神色專註,恍如一位不染塵世的高人。

景琰見這顏凝煙和靈兒來了,面色稍顯凝重:

「顏小姐,十日之後,我有要事,恐無法前去。」

「國師大人,祖母六十壽辰只此一次,大人要不賞臉前來?」顏凝煙小心翼翼地問着。

「我景琰說的話需要再重複一次?」凌厲的語氣,一下就怔住了顏凝煙,「不過,要我來也可以,除非讓貴府的四小姐前來送這請帖。」

「什麼?顏槿汐只是一個出身低微的庶女,有什麼資格前來?」

「這是條件,做不到我自然是無法前去壽禮的。」景琰語氣堅決,那劍挺的眉毛上已經顯露了幾分的不悅。

「好,我這就讓四妹前來。」最後顏凝煙妥協了。

顏凝煙見景琰已有怒意,便識相地帶着靈兒離開了。

在這二人走之後,景琰的眉毛終於舒展開來,那日有趣的姑娘看來很快就來了。

……

一個時辰之後,顏槿汐出現在了國師府,縱然她有幾分不情願,可對方是當朝國師。

傅瑜音深知此次重生而來,雖說不與他聯手,可也不能得罪他。

國師府的書房裡,景琰再一次遇見了那日在顏府遇到的那個喚作顏槿汐的庶女。

她一雙星眸格外的耀眼,墨色的長髮挽成了雙環髻,皮膚白皙如羊脂玉一般,身形纖長,一身綉着蘭花的淺藍色石榴裙格外的合身。

「國師大人,這是您的請帖,十日後祖母將會舉辦壽禮。」顏槿汐言簡意賅的表明了來意。

將請帖放在了書桌上正欲離開,這一世,她不想與眼前這人有什麼牽扯。

「站住……」景琰叫住了他,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淡。

不知這個國師還要玩弄什麼花樣,傅瑜音不悅,但又不能表現的太過明顯。

「國師大人,還有何事?」

「顏小姐,面色稍微紅潤了一些。」

「嗯。」

這一向公事繁忙的景琰居然開始注意她的這些細節了。

傅瑜音在前世就知,國師景琰深不可測,手腕高明,這一世既然看不透,就少與他來往吧。

景琰從傅瑜音的星眸里看出了幾分的疏離,心底一沉。

「顏小姐,可喜歡讀書?」

「我天生愚鈍,不喜讀書。」傅瑜音知道這是國師景琰在故意試探她什麼。

一時間,書房裡二人都沒有再說什麼。

「國師大人,皇上和皇后娘娘來了。」管家進來稟報。

在這楚國,國師地位超然,即使是王侯將相,也不可與其相比,當朝皇上親自來府上議事,並不稀奇。

沈洛,顏紫然,你們兩個終於出現了。

「國師大人,我先回去了。」傅瑜音此刻心上彷彿有熊熊烈火在灼燒,令她喘息不得。

國師景琰那精緻的臉上划過一絲不解,他還是第一次見這顏槿汐如此慌亂,聰明過人的景琰很快察覺出了她不想見皇上和皇后的心思:

「顏小姐,你如若不想見皇上和皇后,暫且在書房躲一躲,現在出去,很容易就能碰上,我一個人去見就是。」

「好。」

這國師景琰竟只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一刻鐘之後,國師景琰回到了書房:

「他們走了。」

「多謝國師大人。」顏槿汐道謝之後匆匆離開。

她心底真正的怯懦居然在一個極為不相熟的人面前顯露了出來。

才剛剛到丞相府,她就聽到了下人們的竊竊私語——

「聽說今天二小姐去給國師大人送請帖了,被國師大人拂了面子……」

「可不是么,國師大人真不是一般人能請動的。」

「你別說,四小姐還真的將國師大人請動了。」

……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