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鑒寶神眼
鑒寶神眼 連載中

鑒寶神眼

來源:常讀 作者:展護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歐陽玉 沈凡 都市小說

男主沈凡,大學時突遇家庭變故,卻在無意中覺醒先祖神能,從此鑒寶賭石,無往不利,走上了大佬的的成長路
寶庫,珍藏,美玉,無數的寶物被他收入囊中,且看他如何笑游都市!展開

《鑒寶神眼》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第一卷《年少的我》

第一章古董新人

「小凡,我們該怎麼辦啊,你爸的手術費要是還沒有湊齊,醫院那邊最多一周就要停葯了啊。」母親的無助與祈求,像是一根針,痛痛的扎在沈凡的心尖。

「媽,您千萬別著急,我跟同學又借了兩萬塊錢,先打過去應急,我昨天剛買到一件古董,是個大開門的貨,很多人都搶着要呢,運作的好的話,剩下的十幾萬也不用愁了。讓醫院那邊一定要搶救啊!」沈凡眼睛裏滿是淚水,巨大的壓力和對父親的擔心,馬上就要壓垮這個年僅二十歲的男人。

「什麼?!小凡,你接觸古董了?你怎麼這麼不聽勸啊,你爺爺是打了眼,家裡一天不如一天,而你爸又是被古董弄的生死不知,啊!」楊母哭的撕心裂肺。

沈凡眼睛通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母親的話。但是他不後悔,除了古董,他沒有任何辦法,補齊父親高額的手術費。

「媽,你別管了,只有能治好爸,我冒險又有什麼關係呢?」

掛上電話,沈凡終於是忍受不住了,抱着頭失聲痛哭。

沈凡家住江州老城區,家中世代做着古董業生意,傳到沈凡這,都快有十輩的人了。沈家曾經也是顯赫一時,在整個古董界都有響噹噹的名號。更有傳聞說,沈家祖代時,有人擁有一雙神眼,能識萬物真偽,更有一雙巧手,能夠化腐朽為神奇沈家人憑此獲得巨額財富。

當然,這些都是圈內人的趣聞罷了。不過從沈凡記事起,沈家便已經落寞了,聽家裡的大人說,是爺爺在年輕時鑒定了不該鑒定的東西,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導致沈家受到制裁,一天不如一天了。

不過好在,沈凡的父親生性謹慎,平時也肯下功夫,所以一家人過得倒也是殷實。但是誰的沒想到,半個月前,一場災難又降臨到這個普通的家庭。

那天下午,父親的一位許久未見得老朋友忽然找到了父親,說是手裡有幾件老東西,急需鑒定,沒辦法了便找到了沈求文的家裡。沈求文心熱,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到了晚飯時分,醫院的緊急電話就打過來了,說是沈求文接觸到劇毒物質,已經處於休克狀態了,要沈家人趕緊準備五十萬的手術費。

毫無意外,這對於沈家來說,是一場噩夢,一場無法逾越的深淵。花盡積蓄,又借遍親戚朋友,依然有20萬的差口。

沈凡使勁的搓一下幾近抽搐的臉龐,使自己強打精神。他跟母親說自己收到一個古董這是真的,那是一個清乾隆粉彩首飾盒,前天在古玩市場無意中撿漏得來的,他現在就想趕緊出手,給父親湊齊手術費。

把首飾盒小心的包好,裝入貼身背包裏面,匆匆的出了家門。

燕京自古便是文化聖地,六朝古都,擁有着無與倫比的地位與榮耀。高超的政治地位和文化影響,造就了燕京古董業的盛行,早在建國初年,燕京就已經形成了一套完善的體系,滋養了好幾代的古董業界大佬。

沈凡騎着自己的破電動車,來到了燕京「朝天宮」。這是燕京近些年來發展起來的新興古董商業區,由於高超的人氣和政府的大力支持,朝天宮一躍成為燕京市最大的古玩貿易市場,在整個國家都佔有很大的地位。

沈凡下車,小心翼翼的把包提在手裡,緊緊的攥着。他現在要找個靠譜的商家,趕緊出手自己的首飾盒,再去考慮其他的。

「小偷啊!抓小偷啊!」忽然的,走在人群中的沈凡忽然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然後就聽到身後傳來一個女孩子焦急的聲音。

沈凡被推的一個趔趄,差點撲到人家小商販的鋪子上,頓時心頭火氣,猛地轉頭尋找罪魁禍首。

歐陽玉也是夠倒霉的,自從上次被外公笑話自己沒有鑒寶天賦後,她便天天泡在這朝天宮的地攤上,發誓一定要尋到一個亮眼的寶貝,讓外公好好瞧瞧。

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天歐陽玉好不容易從一個鄉下來到人身上,買了一個漂亮的紫砂壺,滿心歡喜的她迫不及待的給人家轉了錢,還沒等她歡喜幾秒鐘,那個賣東西的男人撒腿就跑,根本就是騙錢的意思。

歐陽玉着急了,先是被震懵了一小會兒,待她反應過來,對方早已經跑出老遠了,被憤怒和焦躁襲擾,她失聲大叫。

當然,她也是幸運的,幸運在那個人偏偏不長眼,撞到了心情不好的沈凡。

沈凡現在很生氣,尤其是聽到後邊有人說他是小偷,他心底的怒火便更加不可遏制了。只見他把背包緊緊的系在自己的身後,然後大踏步的追了上去。

這可不是他狂妄自大,不知好歹,沈凡自小體育便非常好,高中時候,還作為學校的代表,參加市運動會,拿到了長跑冠軍,現在去追一個瘦了吧唧的小偷,那不是手到擒來。

那小偷在前邊跑着,沈凡在身後瘋狂的追着,不消兩分鐘,他就被沈凡從身後追上,還給了他一個飛踢。

「呼呼,就你這屁體格,還好意思出來當小偷?先回家練幾年吧。」沈凡略微調整一下呼吸,皮笑肉不笑的對着趴在地上的小偷說道。

「哪裡來的混小子,爺爺的事,你也要插手,活的不耐煩了吧!」誰知這小偷本事不大,脾氣倒不小,看看一臉殺氣的沈凡,再看看周圍逐漸圍上來的人群,索性不跑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子,話說關你屁事啊,爺爺又不是騙得你家的錢,你至於跟我結下仇嗎?你看要不這樣,咱哥倆找個地,好好聊聊,我把錢分你一半,中不?」小偷嬉皮笑臉的沖沈凡說道,絲毫不去管周圍人異樣的目光,沈凡被他的話嗆得不輕,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住口!敗類,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嗎?」

「呵呵,那看來今天的事不能善終了。」男人的目光逐漸陰冷,猛地從地上爬起來,同時手伸進衣兜,從衣兜里掏出一把閃亮的匕首,狠狠地沖沈凡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