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收徒九聖,開局勸李淵造反
大唐:收徒九聖,開局勸李淵造反 連載中

大唐:收徒九聖,開局勸李淵造反

來源:常讀 作者:道是無情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元霸 李戡

這是李戡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第251年! 閑極無聊的他掌握了這世上存在的所有能力,並且成功地把自己活成了鹹魚! 某天,系統給李戡發佈了尋找九個徒弟的任務! 徒弟一日不成聖,他就一日不出山
從此,世間多出了一個仙家人物,以及…… 九位至聖! 大徒弟李元霸,有四象不過之勇,捻鐵如泥之力,是為武聖! 二徒弟李靖,用兵如神,以三千鐵騎喋血虜庭,是為軍聖! 三徒弟孫思邈,扶危拯弱,應效如神,是為葯聖! ……展開

《大唐:收徒九聖,開局勸李淵造反》章節試讀:

第6章


「信?」

「什麼信?」

李淵半信半疑地伸手接過柴紹遞過來的信,然後將信緩緩打開。

一行筋骨齊備的字頓時映入了他的眼帘。

「這……」

李淵在看了一眼之後,臉色瞬間就變了,彷彿這張紙有千鈞重一般,雙手不停地微微哆嗦。

「你們也看看吧。」

李淵長呼了一口氣。

伸手將信遞給了三個兒子。

李建成疑惑地從李淵的手中接過了信紙,結果在一看之下也呆在了當場。

雙手竟然微微有些顫抖了起來。

「父王。」

「這信的意思是……」

「嗯。」

李淵點了點頭,沒有讓李建成再說下去,而是朝着李世民揚了揚下巴。

「世民,你也看看。」

李世民點了點頭,從李建成的手中接過了信紙。

在看到信紙中央的那一行字之後。

相比於父親和老大的雙手顫抖,李世民的神色反而有些激動,朗聲地念出了信上的那一行字。

「高祖斬白蛇!」

「父王!」

「這必定是仙人在表明上天地態度啊,天子已經選定了,就是……」

「閉嘴!」

李淵瞪了一眼李世民。

然後朝着柴紹問道。

「嗣昌,這位仙人把這封信交給你的時候,有沒有說其它什麼話?」

「有!」

柴紹點了點頭。

「仙人在給我這封信之前問過我一個問題。」

「問父王你有沒有問鼎天下之志!」

「你是怎麼說的?」

李淵瞪着眼睛問道。

「我說父王您確有逐鹿天下之志,統一宇內,還天下百姓一個朗朗乾坤。」

柴紹臉不紅,心不跳,一本正經地拍着李淵馬屁。

「呵呵,不錯!」

「懂我者,柴嗣昌也!」

「父王謬讚了……」

「既然仙人已經給出了我們暗示,高祖斬白蛇起義,我李淵奉仙人之命統一寰宇,還天下百姓一片朗朗乾坤這豈非是天命所歸?」

「世民,建成。」

「你們覺得如何?」

李淵笑眯眯地明知故問道。

「極好!」

「天命所歸!」

李世民和李建成乖巧一笑,站在一旁恭順地回答道。

「好,好!」

李淵哈哈大笑。

古往今來,每一任皇帝稱帝時都要講究一個名正言順,如劉邦斬白蛇起義,陳勝吳廣被逼無奈之下一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如今李淵也有了這樣一個理由!

楊廣已死。

天下民不聊生,他李淵卻得到了玉璽和十八路藩王的降表。

不僅如此,自己的第四子李元霸還被仙人收為徒弟,仙人更是擺明了車馬支持自己拯救萬民於水火。

如此天時、地利、人和!

他李淵不稱帝。

誰有資格?

同年五月,李淵接受隋恭帝楊侑禪位稱帝,建立唐朝,定都長安,建元武德!

立李建成為皇太子,封李世民為秦王,李元吉為齊王!

……

不過,這都是後話。

等一家子人討論完了稱帝的事之後,李淵悄悄地把柴紹叫進了書房,關起了門秘密地交代了一件重要至極的事情。

當著柴紹的面,李淵寫了一封信裝進了信封。

遞給了後者說道。

「這封信里有我統一大唐,以及治理天下的一些疑惑。」

「既然那人是仙人,你幫我尋到他,詢問他這些問題的答案。」

李淵期許地看了一眼柴紹。

「嗣昌。」

「你是唯一一個我信得過,還與仙人有過交集的人。」

「這個任務交給你,一定能完成的吧?」

「父王放心。」

柴紹恭敬地將信接了過來,貼身放進了衣服內。

「孩兒就算是踏遍千山萬水,也一定要找到仙人地下落。」

「這便好!」

「那你去吧!」

「……」

告別了李淵的柴紹當即就領兵出發了,聽從了李淵的暗示,他此行只帶了不到五十名自己的心腹手下一同前往。

第一個尋找地地點就是潼關。

柴紹相信,只要自己以潼關為中心放射尋找。

總有一天,一定會找到仙人的蹤跡。

不過……

想到要如何面對李戡,柴紹就一陣發愁。

心中不禁閃過了一個邪惡的想法。

要是……

李元霸學成歸來,一鎚子錘死了仙人該多好?

……

「阿嚏!」

騎在馬上的李戡打了個噴嚏,伸手揉了揉被風吹得有些通紅的眼睛,心裏一陣嘀咕。

自己的身體已經強到百病不侵了,怎麼還會打噴嚏?

「不對!」

李戡皺了皺眉。

「一定是哪個狗東西在罵我,狗日的……」

「阿嚏!」

「別讓我知道是誰,不然把你扔到北極讓你三年不穿內褲,凍碎你的鳥兒!」

「……」

「元霸啊,師父都看不到你人了,你能不能快一點。」

「再加把勁。」

李戡衝著身後溫柔地鼓勵道。

「馬上就到了!」

「吼!」

良久之後。

一聲驚天的怒吼伴隨着呼嘯的北風傳入了馬背上的李戡耳中。

「喲呵?」

李戡眉毛一挑。

「這小子的耐力還針不戳,跑了都快兩百多里了還是這麼的精力充沛!」

「只不過,美中不足啊!」

李戡搖了搖頭。

「還是莽里莽氣的,都不知道抄近道截我,一點都不懂得隨機應變,也罷……」

李戡輕輕嘆了一口氣。

「這一課,我給你上明白!」

說罷,李戡直接騎着萬里雲繞着自己隱居地山脈開始了無休止的繞圈圈。

這一繞……

直接從晌午繞到了日暮。

直到李戡吼一聲,身後再也沒有李元霸的應和時。

李戡這才施施然打馬回去,看着氣喘吁吁躺在地上動也不想動李元霸,李戡蹲在了後者身前,對着後者溫柔地說了一句。

「就這?」

李元霸:……

……

李戡騎着馬,身邊跟着稍顯瘦弱的李元霸,不知道的還以為李戡虐待童工。

兩人一馬走在山腳下地小道上,在李戡的帶領下,他們穿林渡水,披荊斬棘,時而穿越一個深邃地幽谷,時而通過一個悠長黑暗的隧道。

就在李元霸暈暈乎乎不知道到了哪裡地時候。

兩人一馬面前的視線豁然開朗。

「這裡是……」

李元霸看着眼前的景色不由地呆住了。

「仙境嗎?」

「仙境倒不至於。」

李戡微微一笑。

「只是這長久的歲月以來你是第一個進入的外人,自兩百多年前的西晉開始,這就成了我住的地方,阡陌交通雞犬相聞,住在這裡的人吶,衣食不缺,生活怡然自樂。」

「算得上是,世外桃源!」

《大唐:收徒九聖,開局勸李淵造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