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花都獸醫
花都獸醫 連載中

花都獸醫

來源:常讀 作者:沐清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曉川 小黑 都市小說

救了一條全身燒焦的狗,周曉川竟然掌握了與動物溝通的獸語,於是他本該波瀾不驚的生活,開始變得多姿多彩了起來!(老五換了個就平台換了個馬甲,你們懂得~)展開

《花都獸醫》章節試讀:

第2章


當周曉川重新恢復意識的時候,耳畔有一個女聲正在不停地呼喚着他的名字。

睜開眼睛,周曉川看到一個滿臉焦急的少女蹲在他身前,正用力地掐着他的人中穴。

這個少女大概是二十剛出頭,模樣兒清新俏麗,上身穿着一件素白色的體恤衫,下身則是穿着一條天藍色的牛仔短裙,剛好將她那渾圓俏立的臀部給包裹起來,露出一雙白皙修長的美腿。

在這雙堪稱是完美的美腿下面,則是蹬着一雙淡黃色的平板跑鞋,彰顯着一股青春的活力與激情。

少女不是別人,正是愛寵之家的寵物美容師黃曉婉。

見到周曉川睜開了眼睛,黃曉婉不由自主的鬆了口氣,但臉上的緊張卻是絲毫未減,不住的詢問道:「周哥,你哪兒不舒服?是中暑了還是怎麼的?」

從周曉川的這個角度望去,恰好能夠看到黃曉婉牛仔短裙里的景色。

這靚麗的景色,不僅讓周曉川失神,也讓他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沒有察覺到自己走光了的黃曉婉,伸手摸了下周曉川的額頭,滿臉憂色的驚呼道:「啊呀,周哥,你的臉怎麼這樣紅?額頭也是燙手的很,別是真的中暑了吧?」

周曉川多少有些尷尬,連忙收回了偷窺的目光,隨即皺起了眉頭,一臉茫然的問道:「我這是怎麼了?」

黃曉婉回答道:「我一來就瞧見你昏倒在了治療室里,差點兒沒把我給嚇死。」

周曉川突然想起了自己昏迷倒地前發生的事情,不由的神色大變:「啊,我想起來了,剛才小黑突然咬了我一口,然後我就不醒人事了……」

「小黑咬你?咬哪兒了?傷的重不重?」

「咬在了我的右手臂上……咦……」

周曉川抬起了右手,可令他驚訝的是,右手臂上甭說是咬傷,就連紅印都沒有一點。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記得是被小黑給咬傷了右臂的啊?」

滿心驚訝的周曉川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轉身去看金屬治療台上的小黑,見它身體雖然很虛弱,但精神卻是上佳,正睜着一雙烏黑的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咦,小黑的傷勢,居然全好了?!」周曉川驚呼了起來。

黃曉婉也湊上來瞧了一眼,欣喜的說道:「小黑的燙傷還真是好了呢,周哥,看來你這些日子的辛苦付出沒有白費。」

「不對呀……」周曉川的臉上卻是一點兒喜色也沒有,皺眉嘀咕道:「我分明記得,就在今天上午趕到愛寵之家的時候,小黑身上的燙傷都還是極其嚴重,沒有半點兒好轉的跡象。怎麼現在,卻是突然全好了呢?還有,我分明是記得小黑咬了我一口,這右手臂上也是鮮血狂湧來着,怎麼現在,卻是全都沒有了呢?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瞧着周曉川的這副模樣,黃曉婉剛剛才舒緩的心弦頓時就又緊繃了起來:「依我看,周哥你多半是因為這悶熱難耐的天氣而中了暑,所以才會昏倒併產生幻覺……」

說著,她轉身去替周曉川接了一杯熱水,並加了點兒糖鹽進去,隨後又從手提包裏面翻出了一支藿香正氣水,一併交到了周曉川的手裡:「周哥,來,將這葯和水都給喝了。」

周曉川也覺得自己這身體好像是有點兒不適,並沒有拒絕對方的好意,接過了葯和水一飲而盡,隨後坐在了凳子上,皺眉回憶起了今天早晨發生的那些事情。

「難道……那些事情真的是我中暑後出現的幻覺?」回頭望了眼小病房裏面的小黑,周曉川皺着眉頭嘀咕道。

或許是因為這悶熱天氣的確催人睡,又或許是因為這具身體太過疲憊,幾分鐘之後,周曉川竟是就這麼坐在凳子上熟睡了過去。

在周曉川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快要到十點了。

此刻的愛寵之家裡,除了黃曉婉之外,還坐着一個同樣漂亮、卻有着不同氣質的女人。

這女人穿着一襲乾淨整潔的白大褂,戴着一幅洋溢着知性美的黑框眼鏡,睡眼惺忪的神態非但沒有讓她看着頹廢,反而還給她增添了一分慵懶的美感,使得她全身上下洋溢出了一種誘人犯罪的性感來。

一隻純黑色的東方短毛貓,這會兒正趴在女人肩頭,微眯着一雙眼睛瞄來瞄去。

這個女人,就是周曉川的師姐、愛寵之家的老闆娘李雨涵。趴在她肩頭的那隻東方短毛貓,則是她的愛寵砂子。

別看砂子這會兒是一副懶洋洋、人畜無傷的乖巧模樣,可實際上,它是花鳥市場裏面人所共知的小霸王、大姐頭。

大到阿拉斯加、大白熊,小到豚鼠、金魚,全部都被它給欺負過,在它的面前,都只能是老老實實的俯首稱臣。

就在周曉川醒過來的時候,李雨涵正叼着一根冰棍在吃。

炎熱的夏日裏,吃一根冰棍本屬常事。不過一個美女舔着吃冰棍……就有點兒讓人想入非非了。

見周曉川醒了,李雨涵關切的詢問道:「怎麼樣,曉川,身體感覺還好吧?要不要放你一兩天的假,好生的休息休息?」

周曉川感覺自己身體已經恢復了許多,便搖頭婉拒了李雨涵的好意。

「謝謝師姐的關心,不過我現在已經沒事了。再說了,這兩天可是周末,診所里會非常的忙,僅靠師姐和曉婉,不見得就能夠忙過來。所以,放假休息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李雨涵一臉懷疑的說道:「你確定已經沒事了?可我怎麼看着你的坐姿有點兒彆扭啊?」

「呃……」周曉川連忙側了側身子,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來回答這個令人頭疼的問題呢。

幸運的是,砂子在這個時候從李雨涵的肩頭一躍而下,動作靈活的躥到了周曉川身前。

周曉川連忙蹲下身子,在砂子的脖子上輕輕地撓了撓,藉此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同時還企圖轉移話題:「小砂子,好久沒有看到你來診所了。怎麼樣,最近乖不乖呀?」

然而,令周曉川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卻在這個時候發生了。

砂子突然仰起頭來,不滿的瞪着周曉川,張開了嘴巴,老氣橫秋的說了一句:「人類,不要叫我小砂子,要叫我砂子女王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