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夜半冥婚
夜半冥婚 連載中

夜半冥婚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夜半冥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冥王 宸王

我突然暴斃而亡,與父母陰陽相隔
到了地府才知道是冥王下的黑手,我屢屢與他作對,想還陽卻害了親人
還不了陽,投不了胎,輪迴之路走不得,還要嫁給那個死對頭,成為他的新娘…… 我越想越氣,開始作天作地...... 然而他偏偏不知何時對我動了心,損了一半魂力也要救我
「你是傻子嗎?為什麼要救我?」 「為夫只對娘子傻
展開

《夜半冥婚》章節試讀:

第4章 你老實了嗎


血腥味破口而出,我竟吐出了一口鮮血,那血液是這樣的濃稠,化不開的攀爬在我的身上,吞噬着我的肉身,劇痛讓我控制不住尖叫起來……

什麼時候失去了意識,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知道,此時,我依舊是沒有清醒的,但意識卻似乎脫離了出來。

我的靈體似乎開始慢慢的腐爛,無數屍體從地底伸出爬出來,在我四周驚恐而又暴躁的徘徊者,他們面目猙獰,狂暴的稱我為厄運之主。

這四個字讓我想起了宸王,他說我要懺悔,那此刻我是不是應該懺悔?

可是地藏菩薩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你冥王強行將陽界的你帶走,是因為你如果繼續待在陽世,那被你稱作父母的兩個無辜的人就會慘死,你陽壽早已耗盡,最初就應該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輪迴,即便是冥王也不能強留你,只因一個‘情’字誤了大事!想不到冥王因你一錯再錯,若你一直呆在陰界,惡鬼暴躁,冤魂惶恐,遲早會讓人間化為煉獄,陰陽混沌……”

這聲音似乎是那石像發出來的,帶着陣陣回聲,一遍遍撞擊着我的耳膜。我卻無法掙扎,只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反抗道,“胡說!胡說!我才不是……”

“還不知反省!”那聲音變得極其憤怒,那無數腐爛得發出陣陣惡臭的惡鬼突然就撲上來,撕裂我的靈體,劇痛使我昏厥過去,恐懼又刺激着我的大腦,似乎眼睜睜的看着我的碎屍、頭顱被打入火獄,鐵水與燒紅的鎖鏈全部甩到我的碎屍身上。

我僅剩的一絲力氣掙扎着,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額前的硃砂痣開始凝聚,從我痛苦的吶喊中爆發出來。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感覺自己的屍身慢慢的回歸,慢慢的在這股力量之下,一塊一塊的組裝成完整無缺的我。我渾身虛軟跪倒在地上,強行讓自己的呼吸慢慢平穩下來。

這片惡鬼橫行的土地也似乎安靜下來了。我慢慢抬起頭,看見我周圍方圓百里生靈死亡,草木枯萎,惡鬼哀號。

我雙手撐在地上,那被我接觸過的土地迅速變得乾涸。這是我的魂力嗎?我還未來得及思考,乾涸的情況急速蔓延,黃土化為塵埃。

我慌了神,這魂力我無法控制,眼看這大地都要灰飛煙滅了。

忽然那石像竟騰空而起,被青苔與鐵鏽纏繞的眼睛冒出陣陣黑霧包圍了我,瞬間我的喉嚨似乎被一雙無形的手死死扼住,那好不容易恢復的肉身似乎要被這黑霧吞噬了,這次我完全感覺到了力量的懸殊,任何一絲動彈的機會都沒有。

我的視線開始模糊。莫非,我就要再次,完全消失殆盡了嗎?

這時,將我包裹住的黑霧忽然變得溫暖起來。

這可能就是真的要死的感覺吧。我心裏想。

模糊的視線里,闖入一張絕色的面容。

“郁卿……”是他,是冥王。但此時我卻忍不住呼喚着他的名字。

或許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吧,我對他微微一笑。

他緊緊抱住了我,以自己的身軀壓制了我的魂力,承受了黑霧的吞噬。

黑霧裡伸出千萬隻鬼手,一點點將他拿走。

我頓時清醒過來,他在以自己的生命來救我?

這地藏菩薩這麼厲害,也會將他……

帶走?

想到若是以後,再也見不到他,我竟感覺比剛才所受的哭都還要痛苦。我焦急的抱住他,想要推開那些小鬼手,但一點用都沒有。

“不要……不要……”我看着他的身體一點點消失,卻無能為力。

情急之下,手心又燃起了魂力。

郁卿卻用自己溫暖的熾熱的雙手蓋住了我的手心,對我淡淡一笑,說道,“沒事的,沒事的,一會兒就好了。”

話還未說完,還在空氣里回蕩着,他就這樣消失了。

石像驀地摔落在地上,碎成了一塊塊水泥,似乎只是再普通的石像,但它卻帶走了郁卿……

都……都怪我嗎?

淚水一滴滴落在掌心裏,似乎澆滅了那燃燒着的魂力,我的雙手顫抖着握成拳頭,腦子一片混沌。

淚水又一滴滴落在了地上,瞬間又萬物復生,一切恢復了我初來時的那個樣子。

我再次暈了過去。

我知道宸王肯定更加討厭我了,他似乎完全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臉嚴肅而又強忍着怒氣把我拎了回來,狠狠的扔在地上。

可是郁卿,郁卿呢?怎麼沒把他拎回來?

他不是至高無上的冥王嗎?他怎麼會就這樣消失?但是關於地藏菩薩的傳說我是知道一點的,所以即便是郁卿,即便他是冥王……

我抬起眼眸,才發現自己眼眶裡滿是淚水,我有些驚訝,我……哭了嗎?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早已經淚痕滿面。

宸王冷冷看着我,冷冷說道,“老實了嗎?”

我喃喃說道,“老實了……”我擦乾了眼淚鼻涕,看着宸王問道,“我老實了,郁卿會回來嗎?他……”

他是不是真的消失了?

這句話我問不出口,萬一宸王說,是真的,我好像暫時還無法接受。

宸王雙眉一挑,一副“你還有臉問?!”的表情,拂袖而去。

淚水又涌了出來,我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地面依舊是又陰又冷,但此刻我卻覺得這樣的踏實。回想起在底面的恐懼,渾身雞皮疙瘩依舊爭先恐後的冒起,我雙手抱成一團,想起郁卿總會緊緊擁抱着我,想起他總是對我笑得溫柔,想起他總是寵溺的看着我亂髮脾氣……

我才發現,自己那麼習慣他的存在,那麼習慣對他肆無忌憚。

地藏菩薩說,我父母已經不再是我的父母了,那郁卿還能成為我的郁卿嗎?

承認了自己對他的確有眷戀之心後,那種無法壓制的情感便一發不可收拾的蔓延開來。這整個冥王府都曾經是他牽着我的手一步步熟悉的,我又怎麼敢說我是厭惡他的呢?

剛擦乾的淚水又溢滿了眼眶,忽然一隻手在這永遠都是陰暗的空間里伸了出來,指尖托起了我的下巴,有些清瘦而又溫暖的手掌捧起我的臉,將我的眼淚拭去。

他從陰暗裡慢慢凝聚成型,直至那張熟悉的淺淡笑容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郁卿?

我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我不是說了嗎?一會兒就沒事了。”他將我抱在懷裡,似乎見不得我的眼淚。“這次不是你的錯,都怪我疏忽,惡鬼暴亂,一時沒鎮壓住,才讓他們竄出了人間,結果你這個傻瓜也跟着出去了,才會被蠱惑了。”

“什麼意思?”我抬頭看着他問道。“那石像說的些話,都只是蠱惑人心的話而已?”

他看着我,笑得香甜,“你不會當真了吧?”

“那你……”我好像覺得自己被騙了一般,也不知道是被那尊石像騙了,還是被郁卿騙了,“那你之前,你這具靈體被吞噬……”

“你擔心我?”他微微側頭,笑容里竟是孩子般的滿足感。

“你……你故意詐我?”難道他為了讓我為他難過,故意演了一出苦肉計?!

面對我的指責,他依舊笑得開心,甚至有些小得意的抬起他高看的下顎,說道,“我總以為,你對我是鐵石心腸的。”

我有些惱羞成怒了,狠狠的推開他,他忽然一聲低沉的輕喘,雙眉緊皺,似乎是受了重傷被我壓到了一般,我一時心軟,又趕緊扶住他,焦急的問,“怎麼?!真的沒事嗎?!”

他抬起頭,軟軟的髮絲隨着他的動作輕輕晃動,他嘴角勾起一抹大大的笑意,“嘿嘿。”

那真的是我跟他在一起那麼久,他笑得如此的開心,如此的甜蜜,彷彿我對他的一點點關心,都極其的珍貴極其的令他受寵若驚。

只是我想不到他竟然這樣狡詐,一而再再而三用苦肉計詐我的關心。

我嘟起嘴巴推開他,兩個人都坐在了地上。看着他笑嘻嘻的表情我罵道,“不要臉!”

他兩手抵在膝蓋上,掌心托着下巴美滋滋的看着我說道,“我終於是看見了你的心,不管你罵多狠都值得了。就算這次真的回不來……”

“呸呸呸呸!”我爬起來急得跺腳,沖他吼道,“胡扯什麼東西!亂講什麼鬼話!我以後不理你了!”

我轉身就跑,但其實大部分,是因為緊張。

我的心口撲通撲通跳得厲害。

任憑我嘴巴再怎麼毒,面對他那張俊美得妖冶而又掛着人畜無害表情的臉,我所有的罵聲都似乎變成了撒嬌。

真丟臉啊!

我發現自己臉都紅到脖子跟了。

我開始躲着他,他似乎也不再勉強我,而我正好用這個空閑去了冥王府的藏經閣,如果郁卿說,那石像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場蠱惑,為何我的魂力會帶我去那裡?

我查閱了所有資料,卻越來越糊塗。

“你還要這樣粉飾太平到什麼時候呢?”正當我極其愜意的蹲在角落裡看着什麼《魂力等級圖鑑》的時候,我聽到了宸王的聲音。

我悄悄從書架的縫隙里看出去,那兄弟倆正板著臉氣呼呼的對視着。

不用想,肯定又是因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