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豪門寵婚
豪門寵婚 連載中

豪門寵婚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豪門寵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孟小白 小白

孟小白打從娘胎裏面就得了一雙陰陽眼
鬼打牆、鬼壓床、夜半驚魂等小把戲,對已經習慣了的孟小白來說早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從恐懼到淡然處之,甚至是見了鬼魂視若不見
但是,算命先生的話終究還是在二十年之後應驗了
鬼夫深夜來,背後帶來的秘密令人匪夷所思
她步步為營,卻還是陷入了一個巨大的謎團之中無法逃脫
展開

《豪門寵婚》章節試讀:

第六章 人鬼殊途


孟小白雙腿有些不聽使喚,她承認她到如今還是沒辦法輕易接受這種荒唐的事情。

但是,孟小白的心中還是殘存着一絲希望的。

她不相信眼前這個明明內心痛苦,卻仍舊頑強留在所愛之人身邊的短髮女鬼,會真的去做殺人這種事情。

「相信我……」

孟小白的話還未說完,那短髮女鬼早已經鬼魅之間來到了孟小白的面前。

赫然出現在眼前的一張鬼臉,差點兒嚇得孟小白的心跳跳漏了一拍。

隨即,一雙冰涼刺骨的大手禁錮在了孟小白細長的脖頸之上,力道巨大無比,果真帶着十足的殺意。

「笨蛋,真是愛多管閑事。」

禹末鄉那冰冷,且辨識度極高的聲音在黑夜之中突然間傳了過來。

話罷,孟小白能夠十分清楚地感受到短髮女鬼那微微顫抖的手。

就在孟小白心中一喜,夜色當中急忙尋找着禹末鄉身影兒的時候,只覺身旁寒風一凜,面前的短髮女鬼嗚嗷一聲兒被莫名撞擊到了一旁。

像是被某種重物撞擊後,砸在地面上發出的一種巨大且沉悶的聲響來。

孟小白得了自由,脖子處生疼無比,加上剛剛受到的巨大驚嚇,一時之間沒了支撐力便癱軟在了地上。

禹末鄉反倒伸手遲了一些,剛剛伸出的手在孟小白坐在地上的那一瞬間,半空當中頓了頓。

但是很快,禹末鄉便收回了手,輕輕捏了個拳頭抵在了下顎上,從喉嚨處咳嗽了一聲兒來。

「小玫,小玫!」

徐長明慌不擇路地從地上爬了起來,衝到短髮女鬼身邊的時候再次跌坐在了地上。

反手將地上吐血不止的短髮女鬼緊緊抱在懷中,神情哀怨地看向孟小白跟禹末鄉。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善意還是蓄謀,我跟小玫真心相愛,只求能夠長久相伴,難道這還有錯嗎!」

聲嘶力竭的徐長明,一邊抱着短髮女鬼,一邊嘶吼着。

禹末鄉向前邁了一步,似乎正擔心着孟小白,便用身子將孟小白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她本該有可以留在你身邊的機會,奈何一身殺氣,罪孽深重,只是天命難違,誰也沒有權利留下她。」

禹末鄉的一番話,猶如給徐長明頭頂上澆了一盆冰水。

剎那間,徐長明便舉起了手中的長箭來,「我不管,誰要敢拆散我跟小玫兩個人,誰就去死!」

禹末鄉的神情始終冰冷着,一邊搖了搖頭,一邊沒有絲毫停頓地從懷裡拿出了一張黃符來。

孟小白看着那幾近堅持不住的短髮女鬼,心中實在不忍,當即便拽住了禹末鄉的褲腳。

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到了禹末鄉的面前,「就不能給他們一次機會嗎?」

禹末鄉的表情十分複雜,眸光清冷,說道:「人鬼殊途,何況一個道士一個女鬼。」

孟小白一驚,隨即望向徐長明,「你是道士?」

徐長明聽到後,臉色突然凄凄苦苦了起來,似乎是勾起了他以往最痛苦的回憶,也像是正中了他的下懷。

隨即便哀怨地點了點頭,低聲兒說道:「茅山的長明道長,五年前我下山遇到了小玫便斷然愛上了她,只是造化弄人,小玫家裡人得知後便將她狠心拋入井中,那個時候她可還懷着我的孩子啊!」

「所以,就連小玫化作了鬼魂,你也不願意放她離開?」

徐長明一愣,當即便愣在了原地。

低頭望向懷中氣若遊絲的短髮女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難以置信地問道:「小玫,我是不是錯了,對你,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短髮女鬼蒼白着面孔,這個時候卻輕輕勾起了嘴角來,笑道:「我與長明真心相愛,一切的後果我自然平分一半,不管怎樣,只要能夠留在你身邊,每一天我都覺得很滿足。」

徐長明眼角豆大的淚珠滑落了下來,「你竟然不恨我,你竟然不恨我!」

「因為我,你家裡人才會殺了你,又是因為我,你不能離開,是我自私,是我自私……」

徐長明一邊自言自語着,一邊放開了短髮女鬼,抱着頭蹲在了一旁。

禹末鄉冷着一張臉,問道:「人鬼殊途,天道輪迴,是天命,無法改變,也不能改變。」

這個時候,孟小白着了急,連忙拉住了禹末鄉的手。

「多感動,你就多給他們兩個人說說話的時間吧?」

禹末鄉低頭看着被孟小白拉住的手,心中冒出了一種莫名的情感來,隨即便將手給甩開。

說道:「不行,周圍的人太多,不抓緊時間的話很容易引起躁動。」

孟小白一喜,連忙轉身往外跑去,「長明道長,您放心,我去幫您拖延一下時間!」

徐長興那混亂迷茫的瞳孔漸漸回攏了幾分,淚眼朦朧着看着漸漸拋開的孟小白,心中徒增了許多的感激之情。

隨後又感激地看了眼禹末鄉之後,便轉身將那身子漸漸變得虛幻了的短髮女鬼緊緊抱住。

「小玫,這一世我不信我們二人會就此終結,下一世我們約定一個相見的地方好不好?」

懷中的短髮女鬼聽後,仍舊是輕輕點了點頭。

不等徐長明再次開口,女鬼緊接著說道:「這次,就讓小玫來做決定好不好?」

徐長明哭着點了點頭,短髮女鬼伸手捧着徐長明的臉頰,一字一句努力說道:「茅山竹葉林,那翠碧的花崗岩邊,下一世,我就在那裡等着你,好不好?」

徐長明淚眼婆娑,整個人卻已經淡定了不少下來。

空洞的雙眼當中,已經看不到了徐長明的憤怒與無望,更多的,反而是一種閃爍着希望的期頤。

「好好,茅山竹葉林,翠碧花崗岩,我們不見不散!」

話罷,徐長明身子微微向前一傾斜,那懷中的短髮女鬼化作了絲絲縷縷的白煙。

這個時候,禹末鄉見此,便將手中的黃符點燃。

燃氣的黃符在空中化作了一隻虛幻的陶瓷,將那短髮女鬼的屢屢魂魄吸入。

隨着一道符咒念出,小巧的陶瓷金光乍現,很快便化作了萬千的星星點點,慢慢往那漆黑空洞無邊的天際頭飄走。

星星點點之中,短髮女鬼的模樣漸漸隱現,是曾經那個不諳世事單純着的女孩子。

燦爛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紅潤着的臉頰,就像是見到了初戀般的欣喜。

徐長明淡然站在原地,抬頭仰望着漸漸消失在夜空當中的那張臉,心中卻平靜下來了不少。

孟小白愣在了原地,她這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

剛剛那兩個人的對話,不知不覺間,已經讓孟小白的臉頰濕潤了不少。

抬頭擦乾了臉上的淚痕,徐長明嘆了口氣兒,走到孟小白面前。

「謝謝你。」

孟小白看了眼徐長明身後的禹末鄉,微微一笑,隨即說道:「長明道長,您還好吧?」

徐長明一笑,「唉,這道長的稱號我算不上了,以後我只希望能平平靜靜順其自然過完餘下的幾年,因為我偷偷答應過小玫,安然無恙着去下一世見她。」

孟小白紅着眼眶,強忍着自己不落淚,「保重,你們一定會再相見的!」

「謝謝你了小白,日後有了難,歡迎你去茅山找我!」

徐長明丟下一句話,大步離開,很快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孟小白始終愣在了原地,內心五味雜陳,也久久不能釋懷。

「禹末鄉,為什麼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

禹末鄉的聲音在身旁響起,「人鬼殊途,相愛是大忌。」

「你們這是嫉妒!」

孟小白心中感到莫名地生氣,但卻又對這種現實無可奈何。

禹末鄉低低看着身旁的孟小白,冰冷的眸子中蘊含著幾分的凄苦,但是很快,禹末鄉便收回了目光去。

「希望你日後所愛的那個男人,一定不會離開你。」

孟小白看着禹末鄉離去的背影兒,突然間喊道:「大叔,你放心,我男朋友一定不會是你這種大冰塊兒的,我們會很幸福很幸福!」

當毛毛雨找到孟小白的時候,心中頗為震驚,連忙拉住孟小白的胳膊。

看着孟小白通紅的眼睛,以及臉上還沒有干透的淚痕,震驚問道:「小白,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哭成了這個模樣?」

說罷,毛毛雨順着孟小白目光望向的地方,似乎隱約之間看到了禹末鄉。

當即,心中便明白了幾分。

孟小白垂下眼眸,擠出一絲笑容來,問道:「晚會結束了嗎?」

毛毛雨愣了愣,隨即笑道:「當然結束啦,統共也就只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說著,毛毛雨狐疑地問道:「不過小白,你不在觀眾台上好好坐着,怎麼跑到這種偏僻的地方來了?」

孟小白抬手隨意擦了擦臉上的淚水,清了清嗓子,說道:「沒什麼,閑來無事就散了散步,就散到了這裡來。」

陪着毛毛雨先回了趟後台,二人本打算拿了東西之後便一起回去吃個飯,再回宿舍睡覺。

但是沒想到,剛剛回了後台的毛毛雨便被組織部的人拉着去處理燈光收驗的事情了。

對於孟小白,此時是無論如何也安靜不下心來,滿腦子想得都是徐長明與小玫此生離別時的那種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