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司總,夫人求你做個人
司總,夫人求你做個人 連載中

司總,夫人求你做個人

來源:有書閣 作者:喬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顏 小蓮 現代言情

雲州人民醫院大門口
數輛黑色跑車急速馳來
「都讓開!」黑衣保鏢開路下,一個身姿英挺,氣勢凌厲的男人,抱着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女,衝到了醫院
「....展開

《司總,夫人求你做個人》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百口難辨的誣陷


雲州人民醫院大門口。

幾輛黑色跑車來得很快。

「都讓開!」

黑衣保鏢開路時,一個英姿颯爽的男人抱着一個渾身是血的女孩衝到醫院。

小念,你不會有事,哥哥也不會讓你有事。再堅持一下。……」

很快,女孩被緊急送往手術室。

同時被送進去給失血過多的司念,輸血活血包喬顏。

雖然喬顏從小就是司念的妹妹,是她骨髓的供體,但她經歷了多次定期給司念輸血。

但還是忍不住害怕疼痛。

但其實沒什麼,不就是這次抽的多一點。

喬顏在心裏輕聲安慰自己。

很快,醫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看着供血的喬臉,臉色蒼白,臉色蒼白如紙。

醫生不忍心:司總,喬小姐可能不行,不然……」

小念夠了嗎?

還不夠,還需要200毫升。

那就繼續吧。

男人很冷,毫不猶豫的聲音,像冰錐一樣直刺喬顏的心底。

她緊緊地抿着白色的嘴唇,一管血抽下來,她咬着牙,緊緊地扶着牆才不暈倒。

她不想在別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脆弱和憐憫。

但她的堅持在手術室門外成了笑話。

因為,幾乎是瞬間,她就被發怒的男人,一抬腳狠狠的踹了上去。

喬顏,誰給你勇氣?!讓你敢於對小念做這種事!」

男子的力量之狠,讓喬顏直線橫腰撞到了醫院的牆上。

不僅腰腹劇痛,喬燕甚至額頭也直接破裂,瞬間流出淋漓的血。

血沿着她蒼白無血的臉頰流下來,與她嘴角溢出的血流在一起。

「咳咳!全身劇痛的喬顏,隨手擦了擦臉上的血。

她掙扎着站起來。

但是男人剛才那隻腳太重了,重得她疼得連動手指都費勁。

只能爬到男人的腳下。

我沒有,司先生,我沒有!喬顏抬頭,血淚覆面,儘力向男人解釋。

然而,這種哭泣的乞求只是換來了『啪』男人又狠狠地一巴掌。

喬臉嘴角血淋淋,整張臉又麻又腫。

「你個賤東西,到現在還不承認是吧,來人,把人證帶上來!」

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很快就被帶了上來。

與此同時,還有幾個半死的男人被拖了下來。

「司總。
小蓮指着頭說:我親眼看到二小姐遇到這個男人。二小姐說要他們殺大小姐,最好在此之前玷污大小姐。二小姐給了他們一堆錢作為押金。

「喬顏!你還能說什麼?!男子命令眼神,保鏢很快就把喬顏架起來了。

然後,她被男人發泄的狠狠地扇了左臉。

「咳咳!喬直接頭暈,不禁吐出一口血沫。

但在她喘息一會兒之前,男人幾乎要把她的下巴捏碎,狠狠地掐住她的下巴。

他,強迫,強迫喬顏一雙美麗的眼睛和他那一刻,翻湧着洶湧的憤怒和陰鬱的冷眼對視。

如果個惡毒的東西,如果不是小蓮主動跑過來告密,讓我及時在地下室救小念,小念恐怕被這群混蛋折磨死沒人知道!喬顏,你好惡毒的心腸!」

男人憤怒的冷眼裡的怒火幾乎窒息了喬顏。

她哭着用力搖搖頭否認:司先生,我沒做,阿顏不認識他們,阿顏真的不認識他們!」

「呵!不認識他們吧?
男子冷笑着,一腳狠狠地碾上地上領頭的手:你,看清楚!她在找你嗎?

是的,是的,就是這個女人雇我們做的。!」

雖然領頭害怕顫抖,但斬釘截鐵的指認,讓喬顏百口莫辯。

但她,真的不認識這些人,也根本沒有買兇讓人去開車撞司念,更沒有讓人去強她。

她什麼都不知道,就被定罪了。

你相信我,司先生,請相信我。阿顏被誣陷了。阿顏真的沒做過。司先生,請相信我。我沒有傷害我的妹妹……」

此刻,喬燕滿腔委屈,帶着最後一絲希望拉着男人的胳膊,卑微地祈禱他真正看到自己的委屈。

夠了喬顏,你還死不悔改!我養你十年了,什麼時候教你撒謊?!」

這時,男子一雙冷眼中簇擁的強烈怒火又加了幾分,看着面前死不承認的喬顏,他覺得自己要生氣了。

第2章 喬顏眼睛瞎了


司念雖然是領養的,但也是他從小痛到骨子裡的妹妹。要不是司念體弱多病,還是重度再生障礙性貧血,需要配型的骨髓才能治癒。

他也不會在十年前費盡心思的找到司念流落在外的親妹妹喬顏,在別苑收養着等着她長大,給司念匹配骨髓。

所以,這十年來,喬顏的存在就完全是為了司念。

一想到,現在他的小妹妹躺在手術室里渾身是血,男人憤怒的冷眼睛裏瀰漫著一層紅血。

對喬顏說話的聲音又冷了。

喬燕,誰允許你叫小念姐姐?你需要再告訴你一次嗎?你是我從乞丐窩裡挑的廉價東西。小念是我們公司的大小姐。你在哪裡可以和小念相提並論?!」

要不是因為她,你早就被同伴打死在乞丐窩裡了。我們邵斐怎麼養你這個不知好壞、不感恩的壞東西?!」

男子說罷,嫌惡揮手,讓人把喬顏帶下來。

喬顏,你最好祈禱小念,什麼都不會發生,否則,我會把你對她的傷害加倍給你!」

在被保鏢粗暴拉下之前,喬燕聽到了司邵斐說的最後一句話。

她絕望地回頭看着他,成了她最後一眼看着他。

第二天,喬顏被迫直接推到手術室。

司念因車禍失明,需要角膜。

她這個『罪魁禍首』自然成為最佳供體。

沒有人問她是否同意,儘管她儘力在護士手中跌跌撞撞地逃跑,但她想向邵斐求司。

但除了得到一個背對着他的男人,一句極其冷漠的話『把這個便宜的東西拿下來打鎮定劑。

他甚至懶得再看她一眼。

而即將被保鏢制服拖下去的喬顏,還在緊抓門框哭着乞求,乞求司邵斐。

司先生,阿顏不要,阿顏不要瞎。你知道阿顏喜歡畫畫,你也誇阿顏畫好看。……」

司先生,請不要讓人摘阿顏的角膜。……」

喬顏還是被保鏢拖進了手術室。

喬顏躺在手術台上,幾乎心如死灰。

離開手術室的那天晚上。

司邵斐已經等了,想為自己的寶貝妹妹司念『以他人之道還治他人』的報仇了。

「去吧。
只聽高級病房門口一個冷漠的男聲,幽然開口。

我看到喬燕本該躺在病床上,臉上沒有血色,眼睛空洞,背靠在牆上,身體緊繃,手裡拿着一把摺疊軍刀。

雖然她看不到一雙美麗的眼睛,但她可以清楚地聽到,在聲音落下後,有一個腳步聲強迫自己。

「別,別過來!」

喬燕手裡拿着一把隨身攜帶的刀。幾年前,她的訓練敏銳度仍然存在。雖然她看不的眼睛,但她仍然能準確地判斷對方的方向。

於是,這個壯碩的男人撲了好幾次,都被喬顏敏捷地躲了過去。

後來,喬顏甚至互相刺傷。

廢物,退!」

這時,一聲冷厲的吼聲開口,但再次面對喬顏卻溫柔了一點:阿顏乖,我記得今天是你十八歲生日。

司邵斐突然軟聲開口,讓喬顏身體一愣:我的生日,是的。

每年這個時候,司邵斐雖然很忙,但總是要抽出一天的時間陪她。

但今天——

就在喬顏愣神間,司邵斐已經近了她的身。

並突然出手,去拿她手裡的摺疊軍刀。

司邵斐教喬顏的技術。

他幾乎能準確的猜出她下一招出什麼。

那喬顏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呢?

然而,幾輪之後,她被匕首抓住,被那個男人強烈在病床上。

然後,又是『啪』一聲,男人扇了喬顏一巴掌。

讓昨天未消腫的五指印瞬間疊加一層。

喬顏的嘴角,也瞬間溢出了鮮血。

壞事,誰給你勇氣,敢跟我動手?!看來這幾年我縱容你過頭了。今天,我會給你一個很好的規則!」

男子冷笑着說,便拖着自己的黑襯衫領帶,粗暴地綁着喬顏的手。

舉過頭頂,固定在床頭。

第3章 您不能讓人這麼對待阿顏


儘管喬顏一再掙扎,但司邵斐的禁錮並不容易掙脫。

更重要的是,此刻她明顯感覺到,她的身體里有一股熱量灼傷了她的皮膚。

就在這一刻,喬燕用殘留的清明節突然想起護士在男人進來之前給她端了一杯水……

喬顏痛苦而無力地閉上眼睛,不知不覺地一行清淚從空洞的眼睛裏無聲落下。

她,今晚真的藏不住嗎?

這個男人,一定要對她這麼殘忍嗎?

「阿顏。
男人舉手擦去眼角的淚水,諷刺的冷唇勾起,眼睛裏隱藏着憤怒和仇恨。

他輕輕地拍了拍喬顏的臉,讓她清醒過來,能聽到他的話:好好享受吧,壞事,這是我送給你的十八歲生日禮物。

司邵斐冷聲說完,便對剛才門口那壯壯的男人說:你,滾過來,今晚好好伺候二小姐。

是的,司總。

說起來,喬顏是個野冰美人,長得很漂亮。

所以,那壯碩的男人看到這樣一個美人被綁在大床上,痛苦又有渴望的扭動時,口中早已焦躁。

下一刻,他迫不及待地脫下衣服,上床,壓着已經不知不覺的喬顏。

他甚至要撕下人的衣服。

而司邵斐,一直在青筋暴起,冷眼旁觀,而且越來越煩躁,他想馬上轉身離開。

但下一秒,神志不清的喬燕突然流下了眼淚,含糊不清地懇求道:不,不,司先生,請不要讓人這樣對待阿燕,司先生~」

不知怎的,這種懇求徹底爆發了司邵斐壓抑的煩躁。

他狠狠地把喬顏身上壯碩的男人踢下床。

「滾!滾出去!」

把人趕出去,關上門。

司邵斐看着雙手綁在床上,臉色隱忍潮紅的人,一時動了同情心。

那一年,當他讓人把喬燕從教唆控制孩子盜竊乞討的乞丐窩裡救出來時,小個子幾乎被那個團伙的頭殺了,因為他拒絕盜竊。

面黃肌瘦,沒有二兩肉。

那一年,他十七歲,她八歲。

多年來,司邵斐一直秘密地把喬顏養在別苑。

除了定期給司念輸血外,他還親自教她讀書認字,教她各種運動技巧。

甚至考慮過,當喬顏把骨髓捐給司念時,讓喬顏離開這個困了她十年的地方,出去雲州外看看。

所以,這個小東西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敢動惡毒的心思,挑戰底線,傷害他從小寵到大的小妹妹!

真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想到這一點,司邵斐的同情心迅速下降。

他一雙手,下一刻甚至緊緊的扼上喬顏雪白的鵝頸。

就這樣掐死這個壞東西吧。

他救了她,養了她,也決定什麼時候結束她的生命。

司邵斐完全把喬顏當作自己的私人物品。他不能接受他養的寵物背叛了他,甚至妄想地喜歡他!

驚呆了,司邵斐的手勢越來越大,意識模糊的喬顏喘不過氣來,猛烈的掙扎痙攣起來。

「咳咳~司先生~救阿顏~司先生~」

意識時斷時續的喬顏,即使感官遲鈍,也會感到危險。

她看不見眼睛,只覺得有人要掐死自己。

她下意識地向生命中唯一的光走去-司邵斐求救。

看着手下瘦瘦的人,司邵斐驚呆了,突然鬆開了手。

喬顏還不能死,即使掐死了,也要等兩個月後,給他的小妹妹取骨髓。

一念至此,司邵斐冰冷又嫌惡地掃了一眼喬顏,起身準備離開。

然而,一個小腦袋突然拱起他的腰:哼~司先生~阿顏好難受~您抱抱阿顏~」

喬顏,做夢也叫司邵斐。

這樣,用撒嬌的尾音,司邵斐不知多久沒聽過,此刻第一次聽到,不知怎麼的,渾身又熱又不舒服。

他的內心深處甚至產生了把這個小東西壓在身下的衝動。

難以克制,司邵斐拿起喬顏床柜上的一杯冰水,猛地喝下去,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但他忘了,這杯水是護士給喬燕喝的。

第4章 被強迫喂飯


所以很快,兩個身體就糾纏在一起了。

喬燕早上9點醒來。

然而,因為她的眼睛看不見,她不知道什麼時候,但她能感覺到光,應該是黎明。

這時,她被綁的手已經鬆開了。

她茫然地摸了摸,身邊沒有人。

但喬顏能明顯感覺到自己腰腹疼痛,全身疼痛嚴重。

昨晚她還是逃不掉。

她還是髒了。

被一個陌生人弄髒了。

當時,他應該在旁邊看。

親眼看着她和一個陌生人做那種事,在那個人下求歡……

他一定是噁心輕蔑的。

喬顏她幾乎不敢想那一幕,只覺得心裏抽搐,痛得幾乎窒息。

一行行淚水,靜靜地滴在她的枕頭上。

十年的時間,她的生活只有司邵斐。

她開心是因為司邵斐來看她,不開心是因為司邵斐很久沒來了。

這個人的一舉一動,就是她的全部。

她全心全意地依賴和信任司邵斐。

但他一點也不相信她!

還這樣對她……

喬顏說不難過,不恨是假的。

二小姐,起來吃點東西吧。

平時伺候她的僕人張嫂,進來給喬顏端早餐。

喬顏緊緊地閉上眼睛,默默地拒絕了。

她真的沒胃口。

同時,喬顏也能感受到這種身體不堪的虛弱。

也許,這樣下去,不久她就能解脫。

喬顏,誰允許你不吃飯?!」

司邵斐冷漠嫌惡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病房門口。

他什麼時候進來的?

喬顏下意識地慌張張地拉着被子,把自己緊緊地裹在裏面。

她不想把臟身體暴露在男人面前。

但下一刻,卻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毫不憐惜地掀開。

只是一個殘酷的身體,我還遮什麼?!」

是的,他昨天一定見過。

都髒了。

估計這個身體,給他的感覺是,再看一眼,就會噁心。

想到這一點,喬顏認命地鬆開了剛剛抓住的被角。

就像揭開維持自己的最後一層自尊。

在世人展示你最臟最羞恥的一面。

神情恍惚麻木間,直到喬顏被男人粗暴拉起,才想起反抗。

乖,阿顏,張嘴,吃了。

下一刻,男子從張嫂的托盤上叉了一個煎蛋,遞給喬燕的嘴。

你太瘦了。
男人用命令的語氣說:醫生告訴你,在你給小念捐骨髓兩個月之前,你必須增重20斤。

又是司念,司念!

這次——

喬顏突然覺得自己受夠了。

受夠了定期給司念輸血,受夠了**同樣給司念當活骨髓供體,受夠了一再給她強調,她是為司念活的。

她不想再活在思念的陰影里了!

我不知道突然從哪裡來的力量。

喬顏,突然用力推開司邵斐的手,煎蛋也被衝出叉子。

「我不想吃!喬顏崩潰了,懇求吼道:司先生,你殺了我,你直接殺了我!求你,讓我這樣活着。!」

「啪!還有一個狠狠的巴掌,震得喬顏眼淚直落,半臉麻木。

不知抬舉的東西!男人此刻似乎很生氣,他狠狠地捏着喬顏的下頜,幾乎要把它生生地捏碎。

喬顏,別以為我這些年對你好,會不願意殺了你!你只是我的寵物和玩物!」

我不讓你死,想死,沒那麼容易!吃!給我全吃!」

司邵斐幾乎拉着喬顏的頭髮,把剩下的食物放進喬顏嘴裏。

熱牛奶也是硬灌的。

「咳咳!喬臉邊吐邊咽,只覺得自己的氣管要堵住了,她幾乎窒息而死。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餐盤裡的飯都餵給了喬顏,司邵斐才停下來。

然後,他把人扔在床上。

男人陰沉地問:會乖乖吃飯嗎?

咳嗽了一會兒,淚痕未乾的喬燕默默地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她恐懼無助的顫抖着弓着身子,自己摸索着,往牆那邊挪了挪,以求找點安全感。

司邵斐冷冷地看着她:很好,不想讓我灌,自己吃。

另一個來人,再給她一份早餐,以後她要吃的三餐的食物量都會翻倍。

喬顏必須在兩個月內增重20斤。

很快,早餐又來了。

喬燕慢慢地摸着碗、盤子、杯子里的食物,一口一口地塞進嘴裏。

一時間,一行委屈的熱淚下落。

她分不清她喝的牛奶是甜的還是鹹的。

第5章 虛偽的姐妹情深


很快,到了晚上。

喬燕被司邵斐拖着衣領,拖到司念病床前向她道歉。

如果她不原諒你,你就知道後果。

司邵斐冰冷的話語讓喬顏害怕地顫抖。

什麼後果?

每次喬顏犯錯或惹司邵斐不開心,這個男人都會對她動司家的家法。

往日不管多嚴厲的懲罰,喬顏都會認。

但這一次,她沒有做,她永遠不會承認!

所以,即使喬燕被男人按着跪在司念的床邊,她依然固執地睜洞的眼睛,不願低頭承認自己的錯誤。

尤其是她並不傻,事後她仔細梳理疑點,隱約猜測這次誣陷她的事,與她的好姐姐司念脫不掉關係。

不僅因為司念最近接近小蓮,還因為司念半開玩笑地問她『如何讓司邵斐討厭一個人?……』

然而,就在喬顏梗脖子不肯承認錯誤的時候,她突然覺得自己的手猝不及防地被另一隻手握住了。

「小顏,你來了。

喬顏的耳朵里,突然響起了她姐姐司念關心的聲音。

在男人面前,喬燕不敢說司念『壞話』,也不敢甩開司念假裝姐妹情深的手,但也不想開口。

「小顏,你還在恨姐姐嗎?」司念痛心道:「姐姐真的不知道,你為何那麼恨姐姐,甚至不惜僱人對姐姐…對妹妹做那種事!」

但我姐姐不會責怪你的。畢竟,我姐姐欠你的。無論如何,我姐姐非常感謝你的每一次血液供應,並願意向我姐姐捐獻骨髓。

司念說話司念把喬顏瘦弱的手貼在臉上。

接下來,他深情地懇求道:小燕,你能對你妹妹說些什麼嗎?你這樣讓我妹妹很害怕。你妹妹是世界上唯一的血緣親戚。不要忽視你妹妹嗎?

司邵斐怎麼能忍受自己的寶貝妹妹,對人如此低聲下氣?

他毫不憐惜地用手捏着喬燕的嘴,強迫她說:和小念說話,我命令你和小念說話!」

喬顏一直聽司邵斐的話,更何況在這種情況下,她也不敢說:咳咳…姐…姐姐……」

喬顏開口,卻被男人狠狠打斷:喬顏,你真的越來越不記得了!」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這種惡毒的廉價東西不配和小念做姐妹,以後叫小念尊稱大小姐,現在告訴我,該叫小念什麼?

司邵斐說話時,手中力度加重,痛苦的喬顏淚流滿面:大小姐。

「哼,很好!以後你會給我好好記住的。!男人大聲警告後才放手。

然後,他的手臂被司念撒嬌地拉着。

斐哥,別這樣對小顏。
司念求情道:她只是一時犯錯,沒心思惡毒,都是我妹妹沒教好她。

說到教養喬顏。

司邵斐的一雙冷眼有點暗淡。

喬顏從小到大完全是他的教養,十年來,喬顏變成了這樣,他應該承擔大部分責任。

他必須把長歪的小東西喬顏掰回來。

永遠不要習慣她。

讓她知錯認錯。

想到這一點,司邵斐毫無心理負擔地冷落了喬顏。

面對司念,他完全改變了溫柔的態度。

不要想太多,這和你無關,就是你善良,處處為她着想,但你照顧家庭,她不一定,否則她不會對你……」

說到這裡,司邵斐害怕再次傷害司念,再也沒有說下去。

下一刻,他溫柔地寵壞了老闆的小腦袋,改變了話題。

小年,手術兩個月後,你的身體會完全好轉。你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或相關的事情嗎?你哥哥必須滿足你,或者有他想要的。不管發生什麼,我哥哥都會想辦法找到你。

啊,這啊,斐哥,我還沒想好。
司念說著,突然話語一轉,看着喬顏:不如問問小顏,看看她有沒有什麼想要的?

第6章 她不配


喬顏被迫跪在床頭聽話,心裏一愣。

她想要的?

說起來,有一次她看到司念脖子上戴着一條漂亮的稀有寶石項鏈,她很羨慕,曾經跟司邵斐提過,她也想要一條。

司邵斐同意了。

但幾個月過去了,他應該早就忘記了。

雖然喬燕心裏渴望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男人的態度和溫暖,但現在是這樣提出的——

喬顏有趣地垂下頭,沒有開口。

但很多時候,她不想避免一些尷尬。

就一刻,男人幽厲的話,在她耳邊特別刺耳。

別管她,小念,她不配!哥哥現在在問你,沒問壞事!」

大概是覺得喬顏的存在影響了兩兄妹之間深厚的氣氛。

下一刻,喬顏被男人罵滾出去,別礙眼。

是的,司先生。
喬顏愣愣地回答,然後自己從地上爬了起來。

只是,站起來後,她是個瞎子,不知道門的哪個方向。

司邵斐只是冷冷地看着她,沒有讓人帶她回去。

於是,征了幾秒鐘的喬顏,才意識到這是她剛惹司邵斐不高興給她的小懲罰。

她試圖找到一個方向,一步一步地摸索着。

因為前面的路是未知和黑暗的,喬燕心中的無助每一步都加了一分。

但這個人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要幫助她。

喬燕走了七八分鐘。最後,她被門裡的一個垃圾桶絆倒了,四肢劇痛,手掌出血。她忍不住痛苦地哼了一聲。

下意識的,一瞬間委屈的眼淚蓄滿了喬顏一雙空洞的眸子,她真的好想要司邵斐來過問一下她,哪怕只是扶一下,哪怕只是說一句小心點。

她不想要這種完全孤獨和無助的感覺。

飛哥,去扶小顏吧,我看着她摔得很疼。
司念突然開口,用喬顏的語氣很心疼。

但司邵斐冷冷地拒絕了:別管她,人做錯事總會受到懲罰,她這是自食其果!」

特別是在體貼、溫柔、善良的司念對比下,司邵斐越來越覺得喬顏這個被他養歪的東西,應該多受點教訓,磨磨她倔強的脾氣。

只是,他不知道,他隨便說了一句話,瞬間讓喬顏心裏像一層冰,渾身發冷。

這個人總是提醒她,他不相信她,她活該……

我真的像個小丑啊!

喬顏嘴角苦笑凄涼地扯了一下,試圖克制的淚水,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

與此同時,她已經自己爬了起來,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前門。

這時此刻,手中有東西觸碰,喬顏感到有點安全感。

但她不敢留在這裡。

因為下一刻,她聽到了男人冷冷的聲音:磨磨蹭蹭,還不快滾!」

是的,司先生。
喬顏很聽話,慌慌張張地趕緊出門。

就在門關上的那一刻,她還能清楚地聽到男人溺愛司念的聲音。.

小念,我爸媽今晚要來了。我媽剛打電話給我,問你吃什麼。她親自為你做飯。

哇,媽媽做的飯最好吃,我想吃我最喜歡的糖醋排骨和鯽魚湯……」

好溫暖有愛啊。

喬顏被一扇門隔離,很羨慕。

然而,她也知道,她是一個下屬,沒有資格和家人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

這種清醒的認識,讓喬顏越來越沉的心裏充滿了凄涼和絕望,她慢慢蹲下shen兒子,抱着自己,崩潰地哭了。

哭了一會兒累了,才站起來繼續往前走。

但喬顏根本不知道自己住在哪個病房。

她不知道該去哪裡,該停在哪裡。

她只是淚痕未乾,麻木地向前走。

「幹什麼!走路不長眼睛!」

突然,在角落裡,喬顏被一個急着推車的護士撞了。

第7章 他不想要她了


對,對不起……」

喬顏慌忙道歉,她並不知道,她所處的拐角處是個視覺盲區,就算她眼睛沒瞎,也是看不到的。

然而,當一個人自卑到極度缺乏安全感時,他會下意識地認為這是他的錯。

剛被護士長訓斥的護士心情很不好。

看到喬顏軟弱可欺,她直接把她當作自己的發泄對象。

呵呵,真是個瞎子。!」

護士不滿意地掃了一眼喬顏,冷哼諷刺了一句。

但基於喬顏驚慌可憐的承錯態度,她不再為難,便要離開。

然而,喬顏卻可憐地乞求着拉衣角。

求你,能,能不能,帶我回病房。

護士看着眼睛空洞,懇求喬燕,不禁感動了一點同情。

但出口,語氣還是有些不耐煩:你的家人呢?

喬顏想到司邵斐,又想到司念,但最後她還是否認的搖了搖頭:「我、我沒有家人……」

你在哪個病房?

不知道,請幫我查一下。…我叫喬顏……」

我不記得我的病房號碼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誰送你過來,也太不負責任了,即使我很忙,至少也要請個護士。

看喬顏只是沉默,護士揮手。

算了,看你這麼可憐,但我急着給504房送葯,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回來帶你去。

好,謝謝,謝謝。

在護士的幫助下,喬燕回到了病房。

而且一個多小時後,司邵斐陪着父母和妹妹,才拐了喬顏病房。

他一開門,就看見一個蜷縮在牆內的人,眼裡掛着淚水,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聽到腳步聲,她試探性地喊道:司先生?

「嗯。
男人冷冷地回答。

本來他要回去了,只是要上電梯,他還是鬼使神差地回來了,來看喬顏一眼。

畢竟,他不知道喬燕是否能回到病房。

剛和父母和司念一片幸福的時候,他心裏就有些煩躁地想着這件事。

直到現在看到喬燕躺在床上,他才放心。

不早,早點休息。

男人冷邦邦說了這句話,就轉身離開了。

但下一刻,喬顏的一句話,卻止步了。

司先生,你有沒有想過阿顏真的被冤枉了?

此刻,喬顏的聲音平靜而可怕,她對他說:這件事是你妹妹司念誣陷我的。

小念誣陷你?

男人聽不到半句司念的壞話。

瞬間,他對喬顏的語氣便陰厲了幾分,還有一種無法抑制的憤怒。

喬顏,這些年小念對你怎麼樣,你憑良心想想,這種話你也說出口!」

再說,你相信她為了誣陷你,差點殺了自己嗎?

此時的男人,看着喬顏十分的恨鐵不成鋼。

喬燕,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惡毒的底線。你顯然是姐妹。為什麼你甚至學不到一半的善良和體貼?

「撒謊!冷血!心如蛇蠍!」

這裡十年的生活怎麼能抹去骨子裡的壞根呢?!」

「呵…呵……」

這就是她在他心中的形象嗎?

喬顏悲傷到極致,突然自嘲地笑了。

下一刻,她問司邵斐:司先生…我在你心裏真的那麼難受嗎?

「是。

我真的很後悔這些年對你太好了,讓你認不出自己是什麼!」

如果不是因為小念,你變成這樣,我早就掐死你了!」

在司邵斐對喬顏進行威脅後,看到被子下的人的身體一直在劇烈顫抖,不禁放軟了一絲語氣。

不過,以後只要乖乖,等小念拿骨髓,我還是會留你一命。

說完這句話,司邵斐直接離開了。

因此,他沒有看到被子下的喬顏,身體劇烈地顫抖了半個小時。

她的牙關被自己咬出了血。

原來他真的不想要她,如果不是因為司念,他早就不想要她了。

不想要她……不要她……

邵斐說了那句話後,在喬顏心中生根。

一直在她耳邊冷冷地重複。

喬顏最害怕的是被拋棄。

小時候被親生父母拋棄,流落孤兒院。

後來和司念又流落到乞丐窩。

七歲時,司念又拋棄了她。

當兩人從乞丐窩逃出來時,她幫司念引開混混,被抓回來,但司念卻沒有回來救她。

而現在——

現在,她將被一個依賴她十年的男人拋棄。

她真的那麼噁心嗎?

也許她不應該活着。

身體被強迫變得骯髒和破碎,有不公正,但無法爭辯,但也被愛的人拋棄……

喬顏越想越絕望。事實上,當她剛剛勇敢地對司邵斐說司念壞話時,她做出了決定。

司先生,讓我違抗你一次。也許我真的是個壞事。我真的看不出司念背叛了我兩次,過得很好。

喬燕從枕頭叫着,從枕頭底下拿出摺疊軍刀,她找了一下午才在床下找到。

只要我死了,司念的病就不好了……你會恨我的…但也比以後不要我了…扔了我好……」

喬顏沒有發現自己骨子裡有瘋狂毀滅的因素。

既然她看不到任何希望。

那就一起毀滅吧。

一行清淚再次滑落,喬顏用刀狠狠地割下手腕。

第8章 男人嚴厲的懲罰


幾乎瞬間,喬顏左手腕上,被子里肆意流出了幾道血。

房間里開始瀰漫著血腥味。

過了一會兒,喬顏昏迷地閉上了眼睛。

終於解脫了……希望自己下輩子獨立。…而不是為別人而活……」

在意識完全消失之前,這是喬顏最後的希望。

但她想解脫,但有人不允許。

被緊急救援後,喬燕第三天醒來。

然而,她周圍沒有醫院的消毒水味,她被司邵斐帶回了平日住的別苑。

你這麼想死?

就在喬顏恢復些意識,分不清自己在人間還是地獄的時候。

男人陰沉到耳邊幾乎滴水。

很明顯,它包含了多少憤怒。

然後,她的臉上貼着一個冷東西。

阿顏,我記得你很愛你這張漂亮的臉嗎?

男人顯然壓抑着平靜的語氣,但聽着喬燕的耳朵,卻像地獄裏的閻羅一樣幽靜。

阿顏,你說以後你再自殺未遂一次,我就在你臉上劃一刀,好嗎?

「不!喬顏猛烈搖頭。

感覺冰冷的利器幾乎要劃傷她的臉,喬燕急忙掙扎着用手擋住。

但就在這時,她發現自己纏着紗布的手被手銬折磨在床上。

她的掙扎註定是徒勞的,大床幾乎一動不動。

阿顏,我說過,我現在不想讓你死,你不能死!但是你,為什麼這麼不聽話,這讓我很尷尬?

男人陰險說話間,不顧流淚搖頭的喬顏,在臉上划了一刀。

視覺受損下,感官被放大了無數倍。

這時,喬顏突然睜大了空洞的眼睛。

然後,那人摸了摸她的臉。

她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臉在流血。

因為男人修長冷白的手指,正在幫她擦血。

這是這個懲罰。如果你下次敢不經我允許自殺,那就不僅僅是在你的小臉上劃一刀。

男子冷厲說罷,滿意地看到喬顏全身恐懼的顫抖。

知道害怕就好,知道害怕這小東西才不敢有下次!

冷眼旁觀的同時,男人拿着紙巾,噁心地擦了擦剛蘸血袋的手。

喬顏的臉自然沒有被他劃破。

但是卻給了看不到,摸不到的喬顏這樣一種錯覺。

看到床上的人,空洞的眼睛沉默閉上不再回應,似乎絕望,不說話,也不主動承認錯誤。

司邵斐冷笑着,用刀背拍了拍喬顏的臉。

阿顏,你不怕死,但你怕死後嗎?如果你死了,我會把你的屍體捐給醫院,給實習生做人體解刨的實驗品,把你的身體割成幾千刀……」

不,司先生,請不要在阿顏的身體上用刀!此時此刻,喬顏,突然反應很大,奔潰的顫音裡帶着濃濃的恐懼,全身也害怕顫抖。

她曾經住在乞丐窩裡。當時,她每天最害怕的是害怕被控制的人,殘疾。

zhiti殘缺是她一生中最害怕的事情!

她幾乎哭着嘶啞地懇求司邵斐:司先生,求你,阿顏再也不敢在你的允許下死去了!請不要把阿顏送去解剖。!司先生……」

阿顏乖,只要你以後聽話,我還是不願意。
司邵斐說話時,溫柔地撫摸着她的臉。

只是-

話鋒一轉間,下一刻,男人原本溫柔的手,卻突然狠狠地捏了捏喬顏的臉:前提是你要乖,知道嗎?

「是、是。

「嗯。
男人滿意地鬆開了手,然後站起來,冷冷地對門口看守喬燕的保鏢說:看着她,三天內不要打開手銬,不要吃飯,打營養針。

是的,司總。

男子臨走前,還特意用手輕輕地為喬顏閉上耳後的頭髮。

阿顏,這三天你就在這裡反省一下,我三天後再來看你,好嗎?

「好、好。
喬顏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一張失血過多的臉,此時更加蒼白。

男人走後,她在床上一動不動。

在過去的三天里,僕人和醫生在她的卧室里進進出出,給她換藥和注射。她默默地接受了,沒有任何抵抗。

整個人看起來越來越死氣沉沉,人也消瘦得厲害。

三天後,當司邵斐來的時候,她瘦了一圈。

解除了手腕的束縛,喬燕在傭人帶早餐時,並沒有馬上吃,她也沒有胃口。

直到她聽到司邵斐的聲音。

司邵斐只是叫了一聲『阿顏』,她驚恐地去摸桌上的飯。

司先生,阿顏不是不吃東西。阿顏剛才胃口不好。阿顏現在可以馬上吃了。阿顏一定能吃很多。如期給大小姐捐骨髓。別生氣。……」

喬顏說,把手裡抓着的食物都塞進嘴裏。

第9章 給我吐出來


小樣子既害怕又無助,又可憐。

畢竟是自己養大的,男人一時心軟。他在想他最近對她是不是太嚴格了。

即使你犯了錯誤,你也可以慢慢改正。他將來有時間讓她承認自己的錯誤並改正。

大不了,以後他替她贖罪,對司念這個小妹妹好一點。

想到這一點,男人抓住了喬顏的手腕。

「好了!胃口不好不想吃,就別吃了!」

與此同時,司邵斐冷眼鋒利地掃過飯盤上的食物。

你在做什麼飯?!這些硬邦邦的東西能給斷食後第一次吃飯的人嗎?讓廚師滾去重做!」

那人臉色陰沉,對僕人狠狠地發了一頓火。

是的,司總,馬上叫廚子重做。

僕人害怕退休,但司邵斐突然喊道:慢點,別做了,煮點米粥。

是的,司總。

半小時後。

米粥煮好後,端上來。

乖,阿顏張嘴喝點粥,不然斷食這麼久胃會不舒服。

喬顏配合張嘴吞咽,只是餓了這麼久,她只吃了一點就覺得不舒服。

但她也不敢說。

男人喂她多少,她就喝多少。

但是,胃真的很不舒服,讓她忍不住有點簡眉。

阿顏,怎麼了,不想吃嗎?

男人開口不開心,她只吃了半碗,吃的真的有點少。

不,不,阿顏還能吃,別生氣!

喬顏聽到男人語氣的不滿,趕緊保證。

算了,不想吃就不吃。你從小就不太喜歡米粥。

司邵斐微微皺眉放下碗,然後掃了掃眼表。

阿顏,我馬上要去公司開會,晚上帶你去你喜歡的法國餐館,好嗎?

「好。
喬顏順從地點了點頭。

既然你不能死,你只能活着。

只要男人不生氣,不說她不好,不讓人在她身上動刀,她就聽他說的話。

更何況這個人習慣了霸道,根本不允許任何人違背他的意願。

換句話說,盲人的一天,大部分時間只在躺椅上,眼神空洞。

在司邵斐派人接喬顏之前,傭人便忙着給她穿衣打扮化妝了。

喬顏的眼睛看不見,就是讓他們舔吧。

請幫我多擦粉…遮住疤痕。
化妝時,喬顏輕聲低語。

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有勇氣去碰臉上的劃痕,也無法想像自己現在該有多醜。

她才十八歲。

十八歲的女孩不愛美。

然而,在未來,她的臉應該永遠伴隨着蜿蜒而醜陋的傷疤。

此時此刻,喬顏甚至慶幸自己的眼睛看不見。

但——

那個男人知道她這麼愛美,他怎麼能!

有一段時間,喬顏心越來越沉,不禁沉浸在一種深深的悲傷中。

直到,她如一個提線木偶般被男人派的車接走,準點來到那家法國餐廳。

浪漫情調,燭光晚餐。

阿顏,這是你最喜歡的鵝肝,張嘴。

早上喬顏一般順從。

很好,多吃點,你太瘦了。

司邵斐本只是隨便說說,但喬顏聽着卻發抖。

幾天前,這名男子命令她在兩個月內增重20公斤。

現在,她不但沒有增重,反而減肥了。

喬顏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很多時候,她通過語氣來判斷對方的情緒。

當司邵斐說這句話時,語氣真的不是很好。

畢竟他對喬顏越來越瘦的身體真的很生氣,也很無奈。

其實當時醫生要喬顏增重20斤,不是為了司念,而是為了喬顏這個供體做手術時的身體狀況。

當然對於這點司邵斐不說,喬顏也不可能知道。

她下意識地認為司邵斐一定很生氣,這讓她很快摸上刀叉,把食物塞進叉盤的嘴裏。

她不知道自己面前放了什麼,只是像慣性一樣快速填滿嘴。

這種吃法,不僅胃受不了,吃飯簡直就是一種痛苦。

司邵斐冷冷地皺起眉頭:別吃了!喬顏!」

沒想到,司邵斐不開口就好了,他一罵,喬顏就嚇得更快了。

「喬顏!別吃了!男人罵了一頓,把喬顏面前的盤子打翻在地:你聽不懂我的話吧,我叫你別吃了!」

這時,男人身上的憤怒令人震驚。

下一刻,他捏起她的嘴,強迫她吐出大塊的食物。

第10章 你是屬於我的


「咳咳~」

喬顏本來就嗆的胃裡難受,被強勢的司邵斐這麼一嚇,胃開始劇烈抽搐起來。

她弓起身子,開始猛烈嘔吐。

一會兒,便把剛剛吃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或許還有早上下午的,一直到最後,她吐的只有酸水。

隨後,她被便拎到座位上,被一隻強勢的大手,用紙巾粗暴的擦了擦嘴角。

喬顏能夠感受的到,此時男人身上像是結了層霜,冷的要命。

不用想,男人此刻必定很生氣。

喬顏被嚇的渾身僵硬,她不敢動,也不敢說話。

此時的她,突然發現,自己真的是笨的要命。

她不想吃的時候,男人逼着想讓她吃,她吃的時候,男人又強迫她吐出來。

她似乎怎麼做都不對,怎麼都會惹男人生氣。

一時間,空氣突然寂靜到可怕。

在這種每秒都煎熬的氣氛中,還是喬顏先弱弱的開了口:「司先生~」

喬顏沒有聽到男人的應聲,回應她的是男人強勢粗暴的將她攔腰抱起,抱出了餐廳,抱進了車裡。

一路上,男人都沒有說一句話。

跟了男人十年的喬顏知道,這是男人極其生氣的時候,才會有的表現。

於是,蜷縮在一邊的她,更是大氣都不敢出,唯恐說錯話,做錯事,再惹得男人震怒。

回到別苑,男人還是吩咐讓廚房給喬顏熬了粥,然後就面色陰沉的要離開。

「司先生,別走!您別生阿顏的氣,阿顏再也不敢了。

喬顏去拉司邵斐的胳膊,卻被男人粗暴的甩開。

下一刻,阿顏只感覺自己的下頜被一隻大手狠狠的扼住,捏的她疼的眼淚直掉。

與此同時,她聽到男人的冷呵質問:「不敢?喬顏,我看你最近是越發大膽了,還有什麼是你不敢的!」

喬顏回答的小心翼翼:「什麼都不敢了,司先生,阿顏錯了。

「錯了?」司邵斐看着她冷呵:「錯哪了?」

「我、我不該違背您的意思,您不讓我吃,我就該不吃,其實我當時不是故意不聽話,我是被嚇……想着趕緊增重好給大小姐儘早做手術……」

「這就是你覺得你錯的地方?喬顏,你覺得我是為這個生氣?你知不知道,你當時的吃法對身體傷害很大,你!」

司邵斐越想越氣,這個小東西是一點兒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喬顏,你給我聽好了,你是我養大的,你是屬於我的。
你這副身子皮囊是生是死,是好是壞,都輪不到你自己做主,聽清楚了嗎?」

「聽、聽清楚了。

見喬顏聽話的點頭,男人心中的怒火才稍稍沉降下去些。

「嗯,不早了,一會兒喝點粥早點休息。

男人聲音很冷,聽出來還是余怒未消。

「是、是。

在喬顏不住的點頭中,男人離開。

漫漫長夜,喬顏一個人躺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到處都是黑漆漆的緣故,她怎麼都感覺寒冷孤單。

「張嫂。
」喬顏輕聲吩咐:「麻煩將雪球抱過來,今夜我想抱着它一起睡。

雪球是喬顏養了好幾年的一條純種薩摩耶。

也是司邵斐不在時,她唯一的情感伴侶。

「二小姐,雪球前段時間剛生崽,現在正在哺乳期,不太讓人接近,您看……」

「那算了。

想必小狗崽更需要媽媽。

喬顏不想自己的溫暖是去通過拆散別人來成就。

只是,喬顏不忍心拆散,不代表別人不忍心,而且還是用那種慘烈的方式。

那是司邵斐沒來看她的第四天。

喬顏正摸索着在花園裡散步,這時她身邊新來的傭人小唐忽然跟她道:「二小姐,在前面那不是兩隻小雪球嗎?雪球怎麼把它們叼這兒來了?」

「哦?小雪球,是嗎?帶我去。

很快,喬顏便被小唐帶到了小花園蜿蜒向前的一條小路中間。

「二小姐,兩隻小雪球就在這地上。

「嗯。
」喬顏慢慢蹲下shen子,去自己摸,然後,她果然摸到了兩團毛茸茸的小東西。

只是,這糰子的身上似乎有點黏黏的,而且冷風一吹,空氣中突然瀰漫了淡淡的血腥氣。

喬顏微微皺了皺眉,突然感到,手裡的小雪團有些掙扎,而且『汪汪』的叫聲聽起來很凄慘。

受傷了嗎?

結合空氣中的血腥氣,喬顏馬上猜測小雪球身上不會是血吧?

這讓喬顏趕緊用另一隻手,去試探的摸摸這團小東西的頭,以作親昵撫慰。

但她的手剛碰上,卻被手中的小東西用爪子狠狠的撓了一下。

喬顏下意識的就要將這隻小狗崽甩開。

但是,這隻狗崽卻死死的咬住了她的手。

喬顏又驚又怕,她不知道到底怎麼情況,但是也不敢再貿然去薅小狗崽。

「小唐,怎麼回事?它為什麼咬我?你快把它拿開!」

「二小姐,您別慌,別動,我看一下。

小唐的回答,讓喬顏心中略安,但是還沒等她緩口氣,下一刻一聲狗的狂吠聲向她襲來。

喬顏能很明顯的聽到是雪球的叫聲。

而且也能聽到,它正向自己兇狠的撲來!

這是怎麼回事?

聽出這叫聲中的不善,喬顏下意識的就想跑想躲。

但是,她眼睛看不到,根本不知道往哪裡跑,只在一片倉促慌忙中覺得哪裡都是障礙。

也就在喬顏反應的這幾秒,雪球已經朝她猛烈的撲來。

「啊!」

幾乎在瞬間,喬顏便慘叫一聲,她的胳膊上被雪球狠狠的撕咬了一口。



繼續閱讀《司總,夫人求你做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