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劫龍變
劫龍變 連載中

劫龍變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青狐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陽 蕭影清

踏聖屍,煉皇骨,燃帝血;
歷天地浩劫,鍛無上龍魂,鑄人族大道;
腳踩萬千星空古路,劍鎮無窮荒古世界
一切精彩,自他走出輪迴而開啟……展開

《劫龍變》章節試讀:

第5章 鞭起,鞭落


當面將堂堂趙侯罵為豬狗!

所有圍觀之人心中大驚,心道只有當年秦侯在時,才敢這麼做吧?

所以,大家不自覺地拿秦陽和秦政比較。經過偷偷比較之後,大家竟然都有種隱約的錯覺——這秦陽身上,還真的隱約有着幾分秦政的影子。

果然是父子倆,連狂狷張揚都是一個路數。

當然,大家也從秦陽的罵詞之中大體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肯定是趙侯覺得秦政沒了,所以派人到秦家挑釁,甚至以污言穢語侮辱秦家主母。於是這秦陽公子勃然而怒,帶着一幫人打了那上門挑釁之人,甚至徑直殺到趙家。

雖然大家嘴上不敢說,但心裏頭還真的瞧不起趙靈武。你趙靈武畢竟貴為大諸侯,如今卻去欺負人家孤兒寡母,好意思?

無論秦趙之間的戰爭,還是秦政和趙靈武的私怨,這些都是男人間的事情。如今趁着人家男人剛剛沒了,就上門去欺負新寡的婦道人家,你趙靈武算什麼玩意兒。

當然,趙靈武此時已經怒不可遏。怒吼一聲之後,當即招來了趙家數位家將、數百名兵丁。王城之中為避免諸侯作亂,府邸內的戰士人數是有限制的,最多數百人。真正大量的兵甲,都在外部封地之中。

但是,就算這數百兵將一旦圍殺過來,其威力也夠驚人的。畢竟,秦陽手下只有十八騎。

只不過秦陽全然不懼,反而哈哈大笑:「趙靈武,你敢在王城之中聚眾而戰?!」

王城之中數百正規兵將的廝殺,必然會驚動大夏王朝。而且,大夏王朝歷來禁止在王城之中聚眾大戰。

趙靈武雙目爆射寒芒,吼道:「就算大王陛下知道此事,也是你聚兵圍我府邸在先,我如何不敢!」

「另外,小子你給我記住——只要你敢在這裡動了刀兵,我便視為秦家對我宣戰。」

「我黑雲鐵騎陳兵趙秦封地邊境,只要我一聲令下,便可血洗了你秦家封地!沒有秦家二十七騎將,秦家兵馬在我黑雲鐵騎面前不堪一擊!」

是嗎?

秦陽看了看趙靈武,不屑的笑了笑。

「趙靈武,你張口閉口黑雲鐵騎,覺得威風?當年被我父三次打散了建制,潰不成軍,這黑雲鐵騎有什麼好吹噓的?」秦陽冷笑一聲,「而且,你真以為我不敢在這裡滅了你這些家將?」

此言一出,眾人大駭。

區區十八人,還敢狂言滅了趙家數百人的兵將,這是何等強大的自信。

而且王城之中禁止這樣的爭鬥,這秦陽哪來這麼大的膽子?還嫌秦家的麻煩不夠多?

這時候,楚侯楚天熊怒道:「秦陽小兒,不要忘乎所以!目無大國諸侯,就算秦政也沒這麼大的膽子!」

齊侯齊辟疆也冷笑說:「只需我一聲令下,齊家將士頃刻之間便能趕來。哼,到時候引發幾家侯府之戰,而且是在王城之中,就怕大王都會直接滅了你秦家!」

這兩人本就是來討好巴結趙靈武的,如今看到對方只有秦陽一個少年、外加區區十幾個人,自然是表現立場的好機會。

哪知道秦陽越發驕狂一般,甚至把齊楚兩家也一併罵了進去:「兩個趨炎附勢之徒,也好意思在這裡開口?我弟我妹和你們數年婚約,只因我父不在,你們便出爾反爾,如何讓人瞧得起!」

嘩!

此時所有人才明白,連楚家和齊家這兩個傳統盟友,此時也已經背叛了秦家。

真不曉得,這秦陽公子哪來的信心和底氣。一個人面對三大諸侯,竟然挨個兒罵過遍來。

當然,楚天熊和齊辟疆也已經惱羞成怒,老臉通紅。不過,這事兒確實是他們做得不光彩,理虧。

……

隨着形勢的發展,秦陽率十八騎和趙家數百兵將已經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

這時候,趙府之內一串鑾鈴之聲。一匹通體黝黑、勢如烈虎的高頭戰馬,載着一位容姿秀麗、但面如冰霜的少女,徑直從趙府大門沖了出來,連趙靈武等人也都只能避開。

而當這少女衝出之後,她的背後也相繼衝出了六名全副武裝的高手,一個個氣勢凶蠻。

當她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為之一怔,隨即暗暗驚呼:好傢夥,這回肯定更加熱鬧了,連趙家千金趙曦小姐都出面了!

趙曦,這是趙靈武的女兒,年紀輕輕便已經成為魂修,潛力驚人。

而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份——大夏王太子的未婚妻,將來的太子妃。甚至假以時日,不出太大意外的話,還會是大夏王朝的王后!

所以說,這趙曦身份極其特殊。就算是一些大國諸侯,也不敢等閑視之。畢竟,她將會是王族的少主母啊!

這趙曦面帶不屑之色,揚起長劍遙指秦陽,冷笑道:「倒是聽說過,秦家十年之前有那麼一個野種,沒想到命大至今沒死。」

野種?

秦陽的眼神微微一縮,這是他心頭一根刺。

自打記事起,他就不知道自己母親是誰,都是秦侯夫人一手拉扯大。這件事似乎是個謎,連秦侯夫人也不知道。或許,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父親秦政,偏偏秦政始終不曾說起。

所以說,幼年之時也曾有世家子弟罵他為野種,每次都會激起他劇烈的憤怒。只不過,已經十年未曾聽到這個詞彙了。如今再次響起這樣一個熟悉而反感的詞語,秦陽禁不住勾起了幼年時期那些並不愉快的記憶。

秦陽點了點頭,單人催動胯下的火龍駒,一步步向趙曦走了過去。

趙家的軍士一個個大驚,但看到只有秦陽一人,倒還不至於過於緊張。趙曦這個被寵壞的嬌女,更是全然不在意,反倒哈哈大笑起來:「我聽說過,野種是最忌諱自己出身的,如今看來果然不假,哈哈哈!」

一個被寵壞的女人,是不會替別人考慮感受的。相反,她似乎一直以刺痛別人作為自己生命之中的最大樂趣。如此,或許才能體現出她的高貴。

火龍駒一步步接近,趙曦背後六人則馬上衝到兩側為之保護。不過秦陽不在乎,只是冷笑說:「子不教,父之過。趙靈武管教不嚴,那我便代你爹調教調教!」

說著,秦陽的火龍駒忽然暴起,一聲暴烈的嘶喊咆哮,似騰空入海般高高躍起,聲勢駭人!

趙曦身邊六人救援不及,那麼趙曦只能全力凝聚出一道血紅色的戰魂。那是一隻翱翔的大雕,也是趙家血脈能激發出的最常見戰魂。這大雕戰魂一閃而逝,讓趙曦渾身爆髮乳血紅的光輝。

「戰魂!」眾人嘖嘖讚歎。

據說,這趙曦今年才17歲,卻已經成功成為一名魂修,資質確實非常不錯。而且看那戰魂的紅芒濃郁如血,只怕已經到了聚形期的巔峰,恐怕即將進階凝力期。

在整個乾元世界,18歲之下能夠成為魂修的,都可謂是資質上佳。像趙曦這樣的水準,更可謂是天才。

然而,這一切並沒有任何意義。

騰空躍起的火龍駒閃電般落下,秦陽手中的馬鞭也隨之揮落。速度太快,以至於大家都沒來及看清細節。

所有人都只聽到一聲清脆的鞭響,隨後趙曦便「啊」的一聲慘叫跌落馬下。

乍合即分。

當趙曦六個護衛衝來的時候,秦陽已經大笑一聲返回了十八高手身邊。所有人定睛一看,只見趙曦已經倒落在地上,嘴角邊一道火辣辣的血跡,半張臉也已經被抽腫。

原本白皙如玉的面頰上,一道刺目的鞭痕。

這一鞭抽打在趙曦臉上,也等於抽打在趙家臉上,更等於抽打在王族的臉上。因為,趙曦是王族未過門的太子妃。

趙曦大羞且大怒,捂着嘴尖銳的吼叫:「殺,給我殺了這個野種!主憂臣辱,主辱臣死,你們這些混蛋還愣着幹什麼!」

趙曦這麼一下令,頓時身邊六個護衛瘋狂衝殺向秦陽。這六個護衛並非趙家之人,而是來自於王族!

這是大夏王太子抽取的六位高手,專門保護趙曦的。所以,這六個護衛的身份自然也極其特殊。誰若是和他們開戰,等同於和王族對決!

這六人六馬風馳電掣,帶頭之人更是瘋狂咆哮道:「王族禁軍在此,誰敢造次!秦陽,受死!」

既然拋出了王城禁軍的身份,那麼想必任何人都不敢抵抗吧——哪怕是秦陽。所以,趙靈武甚至都沒讓趙家的兵將出手。因為能藉助王族的力量碾壓秦陽,趙家卻在一旁坐山觀虎鬥,何樂而不為。

此時,所有人的心都吊了起來,不知道秦陽該如何應付。而趙靈武、齊辟疆和楚天熊等人,心中卻暗笑秦陽不知深淺,終於惹出了天大的禍端。這,必將給秦家帶來滅族之災吧?

畢竟,秦陽面對的是王族禁軍啊!

而面對那六個洶洶而來的王族禁軍高手,秦陽的眼角爆射出一道精銳的神芒。其實,他也稍稍猶豫思索了半分。但,也僅此而已。

隨後,他緩緩揚起了自己手中的馬鞭,上指天空。

頓時,他身後十八鐵騎嘩啦啦散開,排成疏密有致的一字長線——這赫然是發動全面衝擊的隊形!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道這秦陽公子難道……真的敢對王族禁軍下手?!

緊接着,秦陽手中的馬鞭,唰的一聲向前揮落。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