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玄村醫
神玄村醫 連載中

神玄村醫

來源:掌中雲 作者:蘇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洋 趙茜

大學畢業後,蘇洋回到村裡當了一名光榮的村醫,在村裡懸壺濟世 展開

《神玄村醫》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祖傳玉佩


趙家村。
炎熱的夏天,燃燒的氣浪讓人昏昏欲睡。
在小診所外的老樹下,蘇陽躺在搖椅上,用樹的陰影遮住,享受着短暫的涼爽。
從夏天開始,診所里就沒有病人了,偶爾有人來買些去火感冒的葯,蘇洋也樂得清閑。
蘇陽從記事起就沒有父母。他在趙家村長大,吃了100頓飯。據村民們說,他的父母很富有來到村裡後經常幫助村民,所以村民們很喜歡他。
村民們對他很好。後來,他們一起出資讓他學習。他有足夠的工作,成功地完成了本科課程。他本可以在外面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想到村民們多年來的幫助,他毅然回到村裡當村醫。
這是他回到山上的第三年。憑藉他在大學裏學到的醫學技能,治療頭痛和腦熱不是問題。他的生活沒有問題,所以他住在村子裏。
灼熱使他昏昏欲睡,意識逐漸模糊。
蘇洋哥哥,蘇洋哥哥……」
蘇洋聽到一聲迷迷糊糊的呼喚,然後有人拉着他臉上的蒲扇,蘇洋睜開眼睛,是隔壁鄰居家的妮子謝芳。
小女孩扎着雙馬尾辮,俯身看着蘇洋。
夏天,人們穿着單薄,謝芳也不例外。她只穿了一條短褲,上身是白色短袖,看起來很酷。
隨着她的附身,短袖的寬領口也垂了下來,蘇不知不覺地抬頭看到了領口內的白色內衣,以及未能完全覆蓋的白色。
「咳咳!」
蘇洋看上去不太自然地咳嗽了一聲,轉身問:小妮子,大中午跑我這裡幹什麼?
蘇洋哥哥,你快起來,趙嫂子出事了,葛叔突然來找麻煩,你快去看看!」
小妮子俏臉上神情慌亂,柔弱無骨的小手抓住蘇洋的胳膊。
聽說趙嫂子出事了,蘇洋也趕緊站起來問:趙嫂子,葛叔?怎麼了?
好像是因為嫂子養的幾隻羊跑到葛叔家的田裡咬葯,葛叔來找她。
謝芳俏滿臉愁容地說。
我現在就過去了,你幫我看診所。
蘇洋臉色凝重起來,匆匆跑出去,留下謝芳幫忙看診所。
嫂子趙茜是蘇洋的鄰居,丈夫名叫李安,兩口子這些年沒少幫襯過他,所以蘇洋心裏對兩口子都是非常感激。
不幸的是,李安大哥去年病得很重,仍然是絕症,更不用說他的小診所了,大醫院根本無法治癒,直到年底才死亡。
留下趙茜和一個三歲的女兒來支持她。一個女人的家庭很難維持這一切。另外,趙茜很漂亮,村裡很多單身漢都很貪她,故意找她的麻煩,想利用她。葛姓就是其中之一。
蘇洋很擔心。他一出門就不小心摔倒了。他的胳膊撞在一塊鋒利的石頭上。他當場打開洞,躺在地上。一塊掛在胸前的玉佩突然掉了出來,沾上了蘇洋胳膊上的血,然後神奇地消失在他面前……
然後蘇洋覺得眼前一黑,竟然暈倒了。
昏迷時,蘇洋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強烈的聲音。
五百年過去了,老夫找到了蘇家的後人,贈送了他一生所學的東西。玄醫訣和玄醫經還蘇家百年恩情!」
這聲音聽得蘇洋一陣犯懵,什麼玄醫訣?什麼蘇家恩情?
他知道自己是個局外人,父母帶他去村裡,蘇家的聲音,是父親的家嗎?
當他感到困惑時,一個巨大的信息突然湧入他的腦海。
玄醫訣,淬體,鍊氣,固神,分魂……」
玄醫經,萬物不離陰陽,孤陰不長,獨陽難存……」
「蘇洋哥哥!你快醒醒啊!」
不知過了多久,蘇洋耳邊突然傳來謝芳的呼喚聲,這才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蘇洋哥哥,你不是去找趙嫂子嗎?怎麼會睡在這裡?謝芳疑惑地問道。
蘇洋趕緊揉了揉臉醒了過來,看了看胳膊上的傷口,摸了摸胸部,一片空蕩蕩的。父母留給他的玉佩真的憑空消失了……
來不及多想這些想不通的問題,他趕緊站起來說:哦,我現在就去,你看好診所。

小診所不遠,幾分鐘就趕了過去。
蘇洋一來到趙嫂子家門口,就聽到院子里陣陣訓斥。
我也想理解你的辛苦,但是你不去看那些羔羊咬了多少。藥材長得這麼好。你知道這次我會損失多少嗎?
蘇洋迅速上前,看見葛叔正黑着臉訓斥,對面滿臉難色的趙茜。
葛叔,有什麼事你告訴我,不要讓我嫂子難堪。
他來到葛叔面前說。
對面姓葛的男人四十多歲,在田裡幹活多年,臉上晒黑發亮。這時,他正盯着對面的趙茜,不誠實地看着她。
葛叔叔看見毛頭男孩蘇洋跳了出來,臉上的表情立刻不高興起來。
當周圍的人看到這一點時,他們不禁拉了一把蘇陽。這個姓葛的人在村裡很有名,很難惹他。他們依靠自己的力量在村裡傲慢無理。村民們不想惹麻煩。他們通常躲着他。
但是嫂子被刁難了,蘇洋怎麼能走開,向大家揮手,直視對面的葛叔叔呢?
你是個小屁孩,告訴你有什麼用?
」葛叔罵了蘇洋一句,轉頭看向趙茜,眼中露出淫光。
趙倩不到30歲。她的頭髮只是綁在腦後,垂在肩膀上。她穿着一件簡單的白襯衫和短褲。她經常下地,但沒有被晒黑。她的膚色仍然很白,這與村裡的黃色女性大不相同。

第2章 幫嫂子還錢


她在山裡,是仙女般的存在,而李安世後,村裡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想。
葛叔,你為難一個女人的能力是什麼?蘇洋不讓步,也不怕眼前的男人。
葛叔也沒有生氣,反倒是嘿嘿一笑,他看看趙茜,又看看蘇洋,臉上的笑容越發古怪起來。
沒想到你這個小屁孩也開始想這種事。是的,那個男人病得躺在炕上動不了。你是他們的鄰居。平日里偷看別人洗澡換衣服?你也動了春心?
蘇洋正要反駁,卻聽到趙茜怒斥道:姓葛,別胡說八道,你說我可以,別壞了蘇洋的名聲。

哦?那是壞你的嗎?葛叔叔露出了真面目,這件事也很簡單,要麼你陪我睡覺,要麼給我3000元作為補償,這件事就算了。

整塊地的藥材收成都沒有3000,葛叔這是奔着佔便宜來的。
三千,你真敢開口,給你五百塊就好了。!蘇洋也有點生氣。
是的,500就夠了,我覺得三百塊就夠了。

能不能做什麼?幾隻羔羊根本沒咬多少東西。請他吃飯道歉解決問題。他們必須製造這樣的麻煩。

給你瓶燒酒,這件事就算了,老葛你說好嗎?
村民們紛紛議論,葛叔卻始終不理,他看着蘇洋,臉色嚴肅地說:五百塊絕對不行。

葛叔叔,我覺得你是我的長輩,不想說得太難聽。500元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雙方都不肯讓步,再加上周圍人們又開始數落老葛的不是,他多少有些生氣。
嘈雜的聲音中,老葛怒氣沖沖地喊道:嘰嘰喳的煩惱與你有什麼關係,一個個來當包青天吧?
之後,葛叔叔看着一張虛弱的趙茜,笑着說:趙茜,別忘了,你家還欠我2萬元。我今天就在這裡。你要麼還錢,要麼給我暖康。還債很自然。不要指望他們一個接一個地幫助你。如果你有能力,你可以讓他們為你還錢。

李安病得很重,需要錢治療。趙茜確實向葛叔借錢。沒想到他一開始居心不良。這個時候,趙茜的臉很難看到極點。
當周圍的人聽到還錢的事時,他們都停了下來。畢竟葛叔現在很講道理,他們也不富裕,根本幫不上忙。
老葛,話是這麼說的,但是你用這個要求逼人還錢是不是太過分了?
有村民開口質問,卻被老葛狠狠地瞪了一眼,罵道:你廢話,還是你替她還錢?
那人立刻乖乖閉嘴。
兩萬元,在山裡已經算是一大筆錢了。
老葛又笑着看着趙茜,趙茜,別猶豫。暖炕只要2萬元。世界上沒有這麼好的東西,你不會受苦,對吧?另外,你的男人已經死了將近兩年了。你就是這個年紀。我不相信你沒有那種想法。這不就是兩全其美嗎?我幫了你。你必須感謝我。

真是無恥啊!
從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周圍的人聽到後,都是心裏罵老葛無恥的行為,威脅刁難別人的寡婦,說得那麼自信。上帝為什麼不用雷劈死這個混蛋?
不管怎樣,他們都住在一起。如果他們不和任何人住在一起,男人就會死。你也可以早點有其他家。

我是我們村最靠譜的人。如果你跟着我,你永遠不會受苦,也不會受任何罪。

看到沒人敢打斷,老葛繼續無恥地說,對面趙茜的臉越來越難看,眼淚開始打轉,心裏絕望到了極點。
這時,蘇洋腳下移動,擋住了老葛色眯眯的眼睛。
看到他還沒走,老葛頓時有點生氣,罵道:小子,毛沒長齊也敢在老子面前出風頭,趕緊滾,小心我打你!」
「你試試!蘇洋仰着臉,一點也不怕他。
老葛受了這種挑釁,立刻舉起手想開始,但在這個時候,周圍的幾個男人是前進的一步,蘇陽是吃一百頓飯長大,聰明明智,很多人當兒子,其他幫助,但他想敢打蘇陽,永遠不會袖手旁觀。
老葛並不傻。他痛苦地收回手,用兇狠的眼神盯着蘇洋,冷笑道:小子,你不要在這裡為老子耍流氓。還債是很自然的。你想多管閑事,對嗎?嗯,你還了她的錢,我馬上就走了。

還錢!
這是一個沉重的問題,更不用說蘇陽的男孩了,甚至村民也不敢隨便回答這個問題。
好吧,我給嫂子還這筆錢,但我現在沒錢了,月底給你錢。
」蘇洋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
老葛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恥辱。如果他不處理這個問題,即使他今天被趕出去,他將來也會每天糾纏趙茜。他還得解決這個問題。
碰巧蘇洋心裏也有賺錢的想法,但是需要測試是不是真的,所以他只能說月底還錢。
不,我現在得給我。!老葛自然當場拒絕了。他妻子死得很早,沒有孩子。錢不錢對他沒什麼用。他一大早的目的是想念趙茜。
「那沒有,咱們就在這裡耗着吧。
蘇洋也乾脆站在原地準備和老葛一起消費。
雙方僵持了半天,最後老葛妥協了,但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好吧,我會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月底把錢還給我然後我們以後各走各的路。如果我們不能還錢,讓她來給我暖床!」
蘇洋怎麼能在這種情況下答應他,但不等他開口,身後的趙茜就哭着說。
「可以!」

第3章 趙茜的絕望


她怎麼能同意這個不合理的要求呢?蘇洋和周圍的村民當時很着急。
蘇洋,算了吧,讓他快點走吧,大家都很忙,別浪費時間。
趙茜擦了擦眼淚說。
聞言,蘇洋重重嘆了口氣,周圍的村民也是唉聲嘆氣的搖着頭。
對面的老葛聽到趙茜的同意,立刻露出成功的笑容,轉身大搖大擺地離開了,2萬元。這是他半輩子的積蓄。他只有一個寡婦和一個小男孩,更不用說一個月了。他甚至給了他們一年的時間,不相信他們能還錢。
那娘們遲早會過來給自己暖炕的!
老葛驕傲地離開後,村民們三三兩兩地離開了,院子里只剩下蘇洋和趙茜。
蘇洋,你的胳膊怎麼了?趙茜一眼就看到了蘇洋胳膊上的血跡,關心地問道。
蘇洋看着胳膊上的血,已經乾涸了,便揮手說:剛才摔倒了,沒事的嫂子。

流了這麼多血,你快點進來,我給你包紮。
趙茜忍不住把蘇陽拉進屋裡,拿出藥箱,幫他清理血跡,消毒後包紮傷口。
包紮時,兩人很近,天氣很熱,坐在房間里開始出汗,蘇陽呼吸間能聞到趙茜身上的香味,撲鼻誘人。
再看看趙茜,雖然快30歲了,但她的皮膚依然白皙光滑,沒有任何鬆弛的跡象,身材豐滿,凸起的地方凸起,細膩的地方細膩,根本看不出她已經是孩子的母親了。
不禁,蘇洋有些口乾舌燥的感覺,難怪村裡那些老光棍一個個控制不住,連大小夥子都受不了啊!
蘇洋,嫂子求你一件事……趙茜坐在炕上,低聲說道。
嫂子,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幫你的。
蘇洋急忙回應道。
趙茜嘆了口氣說:我怎麼能還老葛的2萬元?我怎麼能讓他成功?……我出了什麼事,請好好照顧小寶。

小寶是她的女兒,現在才四歲。
聽到這沉重的解釋,蘇洋立刻跳了起來,她在開什麼玩笑啊,好端端突然說了這樣的話。
嫂子,別嚇唬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擔心老葛的混蛋要賬嗎?別擔心,我會把錢還給他的。
蘇洋興奮地說。
你還?趙茜看着蘇洋,低聲說:蘇洋,嫂子謝謝你的好意,可那是2萬元,你從哪裡來的錢還給那個混蛋啊。

這座山是一個貧窮的地方,2萬元,可能是人半輩子攢下來的。
嫂子,這個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別說這種沮喪的話。
蘇洋語氣堅定地說。
趙茜聞言張口想說什麼,突然聽到小寶在隔壁房間哭。
「小寶!」
趙茜迅速起身,跑過去抱着小寶。
一個四歲的小女孩,小臉圓圓的,長得像個瓷娃娃,很可愛。
媽媽,小寶餓了,想吃奶!小女孩嘮叨着,看着趙茜的胸部。
聞言,房間里兩個大人都尷尬地臉紅了。
趙茜沒好氣地盯着小寶,拍了拍她的屁股,教訓道:媽媽怎麼跟你說的,都這麼大了,不能吃奶。

小寶突然委屈地低下頭,不敢說話。她的外表很痛苦。趙茜急忙安慰道。
餓了吧,媽媽給你做飯,以後不要再說了,聽到了嗎?
蘇洋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說:嫂子,你和小寶吃飯,我也回去了。

趙茜問:蘇洋,你為什麼不留下來一起吃呢?
沒有嫂子,診所里沒有人,我得趕緊回去。
蘇洋揮揮手說。
但聽了他的話,趙茜的眼睛突然抱怨起來,淡淡地問:蘇洋,你不喜歡你嫂子嗎?也是,作為一個年輕人,呆在寡婦家裡真的會讓人八卦。

蘇洋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會說這樣的話,當時就急了。
嫂子,別誤會。我剛吃完飯。謝芳幫我看了看診所。她甚至不會開藥。如果有人怎麼辦?我只是急着回去。
蘇洋苦笑着解釋道。
趙茜停頓了幾秒鐘,嘆了口氣:好吧,那你回去吧。

「……」
蘇洋無語的離開趙茜家,回去的路上,他皺着眉頭,在他的腦海中,清晰的印着玄醫訣和玄醫經兩篇內容。
這部玄醫經記錄了各種醫術以及藥物的使用、藥材的功效、習性和培養方法。不難理解蘇醫並不難理解,但另一個玄醫訣讓蘇洋感到困惑。
因為玄醫訣里記錄的東西更像是練習,就像技巧一樣,有很多神秘的技巧。對於受過科學教育的蘇洋來說,這真的讓他很難理解。
過了一會兒,他回到診所,謝芳看到他回來後,也先離開了。
一個下午過去了,診所里沒,晚上,蘇洋收拾好東西,關上診所回家。
入夜。
蘇洋一個人躺在炕上,慢慢地睡著了在夢中,玄醫訣的修行方法在腦海中閃過,一股溫柔的氣息在體內開始運轉。
這天晚上,蘇洋做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夢,夢見自己飛了一會兒逃到地上,神遊了一會兒,耳邊隱約能聽到院子外蟬鳴,下午田野里植物生長的聲音。
第二天早上,蘇洋精力充沛地醒來,感覺充滿了力量,精神和身體的雙重充實感,簡直就是不太爽。
簡單洗完澡,他來到院子外,看着周圍的環境,只覺得自己的五感變得敏銳,幾十米外樹榦上蠕動的蟲子清晰可見!

第4章 真的是修仙啊!


院子中央有一個巨大的磨盤。蘇洋走過去,雙手抓住木柄,慢慢開始推。巨大的石頭滾動,隆隆旋轉,蘇洋的臉不紅不喘。不要感覺太輕鬆。
為什麼我的力氣變得這麼大?蘇洋頓時震驚地閉不上嘴。
原話一腳踢開牛,自己犁了十畝地真是開玩笑啊!
別說十畝了,現在是二十畝地,他也覺得自己能犁完。
那麼玄醫訣真的能修仙嗎?爸爸這是自己留下的寶貝啊!」
蘇洋高興地檢查了自己的身體。目前尚不清楚玄醫訣的原因,但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無論是力量、反應、敏捷性還是五感,現在都不同於普通人,簡直就是小超人。
很長一段時間,蘇洋從興奮中緩過神來,拿起一個竹籃和柴刀出去上山。
之前答應的給老葛兩萬塊錢的時候,蘇洋就想到了賺錢的辦法,那就是玄醫經,雖然玄醫訣玄乎的一批,但玄醫經記載的藥材習性之類的,蘇洋能判斷出來不是假的。
通過玄醫經記載的藥材習性和生長環境,他可以準確地找到各種藥材的生長位置。只要他能找到一些珍貴的藥材,賣2萬元就不容易了。
但很難說貧山上有沒有珍貴的藥材。
半小時後,蘇洋爬上山頂,也失去了體質變強,如果是以前,這陡峭的山壁爬上來就累了半死。
根據玄醫經上記載的,蘇洋開始到處尋找。他撿起許多藤蔓,變成一根草繩,從懸崖上掉下來,然後落在肥沃的土壤上。經過半天的搜索,他終於找到了一棵綠色的幼苗。
預計30年後會回發!蘇洋滿臉興奮。
從人蔘苗的形狀和大小來看,估計是30年的人蔘。現階段人蔘價格在2萬元左右。如果野生遇到好買家,估計價格會更高。
蘇洋興奮地搓着手,小心翼翼地挖出周圍的泥土,一點一點地挖出人蔘,那是一根不敢斷啊!
花了一個小時才拿到一個完整的人蔘,用布包好,小心翼翼地放進竹籃里,然後沿着藤蔓爬上去,匆匆下山回家。
蘇洋畢業於醫學院,但他從未做過賣藥材的生意。買家和價格都不是很精通。山村被山包圍着。出去不容易。因此,他只能帶人去村裡的一戶人家。
蘇洋站在門口喊道:張叔,你在家嗎?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一個拿着煙袋鍋的男人走了出來,把院子里的狗趕走,帶着蘇洋來到屋裡。
洋子,這個晚上你怎麼來?張叔笑着問道。
他是村裡的送信員,出入村裡和山外,幫村民收信寄信,攜帶各種貨物。
張叔,我有什麼事你看看。
蘇洋拿出一個布包,打開後露出裏面保存好的人蔘。
就在這時,門推開了,張叔叔的妻子走了進來,看到蘇洋包里的人蔘,奇怪地說:洋子,你這白蘿蔔是從哪裡來的,只是拔得這麼大?
蘇洋突然哭笑不得,旁邊的張叔叔翻了翻白眼。
去做飯,什麼白蘿蔔?這是人蔘!」
張大叔抽着旱煙,打量着蘇洋的人蔘,一下嘴問:這麼大的人蔘,這是多少年?
至少30年。
蘇洋回答道。
三十年的野人蔘,可以在藥店賣2萬多。!張叔叔咔嗒一聲,這樣一根參就是2萬多元,多少人半輩子積蓄。
嗯,那張叔叔,你幫我拿出來賣吧。
蘇洋立即把人蔘推到張叔面前說。
但張叔叔看起來很尷尬,抽了幾支幹煙,然後慢慢地說:洋子,藥店真的可以賣2萬多元,但如果我們賣,只能賣1萬元,甚至可能不到。

我們不是大藥商,好藥材也不是每天都有,更別說你這個了,肯定賣不了多少。

蘇洋點頭同意,不過俗話說得好,人不識貨,貨識人,三十年的人蔘還是野生純天然,就算拿出去賣不吹噓功效,光是野生兩個字就值錢。
張叔叔,我沒有出口的辦法。你可以找到更多的買家,以優惠的價格出售這個人參。我們賺的錢是三七分,我們不會讓你白忙。我們仍然需要支付好處費。

張大叔盤腿坐在炕沿上,猛地抽了兩口煙,一陣吞雲吐霧,說:好吧,看你惹那件事也怪難,我就替你費心。

蘇洋一聽,立刻笑了,嘮叨了兩句才起身離開。
回診所前,蘇洋先去找趙茜。她是一個孤獨的女人。沒有男人支持這種事情。她心裏一定沒有衰落。
如果知道三萬塊有着落了,也就不會擔驚受怕,萬一真的想不開去給葛王八暖炕,將來在村子裏就更不好過了。
嫂子,你在家嗎?我是洋子!」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趙茜招呼蘇洋進屋。
嫂子,錢有了,別擔心,別糊塗。

對於這些在山裡長大的人來說,三萬元絕對是天文數字。
洋子,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你從哪裡得到這麼多錢?不是嗎?……偷的吧!」
賣藥材,別忘了我在幹什麼。

他這麼說之後,趙茜才把心放回肚子里,但轉念一想,什麼藥材值那麼多錢啊?
洋子,我們都是誠實的人,不要騙人害人。如果你能為我出頭,你嫂子會非常感激的。真的沒辦法。大不了的話,我答應老葛一次,沒什麼……」
說到這裡,蘇洋趕緊岔開話題:嫂子,我這山回來半天,你這裡有水嗎?

第5章 錢不是問題


趙茜愣了一會兒,立刻反應過來,轉身去屋外的大水箱,用水舀水,剛從井裡打,冰牙!
蘇洋在屋裡擦汗,聽到屋外有異響,出來一看洋灰地濕了,趙茜緊張地握着手,手指間似乎有血。
嫂子,怎麼了?
牆縫裡有一隻大蜈蚣。我沒有注意到它被咬了。沒關係。!」
他們都流血了沒事。蘇洋趕緊上前檢查。食指受傷,破口不大,但血液流動,蜈蚣可能有毒。
嫂子,你忍着點,我得幫你把血往外擠,這樣好得快。

環顧四周,看着沒有繩子和布條的東西。蘇洋低頭看着他的短袖。他的心犧牲了一件衣服,拉了一塊布,在趙茜的胳膊上綁了兩圈,以減緩血流,給他足夠的時間處理。
蘇洋一邊握着趙茜的手,能清楚地感覺到掌心有幾個小繭,一定是生活辛勞造成的。
血從指尖滴出來,先是黑紅,再是暗紅,最後是正常的血色。
家裡還有白布嗎?我給你包。

因為和村裡的人關係不錯,蘇洋平日里也會做一些止痛止血的葯布分發給大家,即使沒有受傷,放在家裡備用也不錯。
是的,你給我的都在梳妝台的第一個抽屜里,一打開就能看到。

蘇趙茜包紮受傷的手,蘇洋準備離開,診所不能太久沒人看,巴掌大的村子,只有他一個能看病的人。
一隻腳已經走出了門檻,蘇洋又被趙茜攔住了。
洋子,你脫下衣服,好衣服補一補還能穿,不然可惜。
蘇洋嗯了一聲,把衣服脫了,什麼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趙茜這下子就明白了。
平日里和蘇洋接觸很多,但總覺得他又瘦又瘦,不像村裡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一個肩膀能扛兩袋米。
但看着他赤着上身、手臂、胸部、腰腹肌肉清晰可見,並不比那些男人差。
趙茜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突然後悔結婚太早,結婚了。她止水的心突然活了下來,尤其是蘇洋還能看病。她不怕吃不下東西。也許她將來會離開這片遙遠的山脈。
嫂子,經過這件事,我覺得還是找個伴兒吧,這樣以後再發生類似的事情,也會有人出頭,不會被欺負。

縫好衣服的趙茜苦笑着垂着頭說:說起來容易。誰不知道我男人死了還拖着一個女孩?與其看別人的臉,不如自己生活。

蘇洋客觀地思考了趙茜目前的情況,想要改變現狀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一切都要看緣分。
衣服縫好了,蘇洋換上了,摸着細針腳,真的比他自己的盲縫好多了。
嫂子,以後有什麼困難,只要我能幫忙,你就要我能幫忙。

聽到蘇洋這麼說,趙茜的心又熱了,嘴上幾乎沒有門。幸運的是,這時,她的女兒從外面跑了進來,手裡拿着一輛用彩紙摺疊的小風車。
嫂子,我先回去,事情包在我身上,別擔心!」
趙茜點點頭,鄰居住了這麼多年,她不懷疑蘇洋的性格,起身把他送到門外。
看着高高瘦瘦的背影,趙茜的心跳突然加快,胸開始劇烈起伏。
當蘇洋想在門外消失時,紅唇嗡嗡作響,再次攔住他!
洋子,你明天還去挖葯嗎?
嫂子,你想幹什麼?蘇洋一臉疑惑。
沒什麼,事是我惹的,不能讓你一個外人扛,我也可以幫你找藥材。

第6章 二人進山


蘇洋沒有說話。現在她伸出手指,指着站在趙茜身後微笑的女孩。這意味着把孩子留在家裡太危險了!
趙茜趕緊反駁道:就這兩天,等葛老頭的事了,你讓我跟你挖葯,我都不去。

好吧,明天一亮,我們就去。

蘇洋或多或少還知道趙茜的性格,如果不讓她去,80%是不行的,而且有人跟着,一路上也能說話解悶,不會太無聊。
晚上,蘇陽正準備關閉診所睡覺。突然,他看到張叔叔匆匆進來,環顧小診所。確認沒有外人後,他從懷裡掏出一個報紙袋。
打開一看,裏面有一堆厚厚的紅綠鈔票。
來不及去信用社換整,我數了兩遍應該還不錯,一共480,我抽了200當路費飯錢。

那個人說人蔘的顏色還可以,如果還有貨,他還要,不差錢,還留了電話號碼,方便聯繫。

張大叔說完,蘇洋趕緊掏腰包給他拿了兩張塞子。
張叔叔,我真的很感謝你。這200買了一些好煙好酒。我得把這筆錢送給我嫂子。明天我在山上,也許我會有好運!」
張叔叔拒絕了兩次,也尷尬地接受了蘇陽給的200,也告訴他要小心,這麼多錢很容易被記住,但必須讓趙錢放好。
小五千元,在村裡不是小數目,蘇洋懷裡,小心翼翼地交給趙茜。
嫂子,張叔給我賣了一萬多人。

拿着一大堆錢,趙茜都覺得天旋地轉,長這麼大都沒見過這麼多錢。
洋子,嫂子真不知道怎麼改,謝謝你,今晚我可以睡個好覺。

蘇洋笑着說:嫂子,趕緊回家吧,明天我們進山再找,三萬元很快就好了。

一夜安眠,天亮了,蘇洋起得很早,連圈裡的大公雞都沒有打鳴。
剛拿起小編籃子,就聽到有人敲門,打開門看趙茜。
嫂子,你這麼早就來了?蘇洋驚訝地猜測趙茜昨晚睡不多。
起得早,給姑娘做飯,順便貼了兩子麵餅,邊走邊吃。

她一個女人能做的就是圍着爐子轉,把剛出鍋的兩個蛋糕遞給蘇洋,這讓她感覺更好,否則她總是感到內疚。
蘇洋咬着蛋糕,掛着門鎖。
洋子,你說我們今天還能找到好東西嗎?如果我們不能遇到它,我們該怎麼辦?3萬元剛湊了一個零頭。

別擔心,如果我能找到一個,我就能找到第二個。山裡常年沒人去,到處都是雜草叢生。一定有很多好東西。

蘇洋這話給趙茜吃了一個定心丸,便不再多說廢話,一起進山。
一路上,兩人有說有笑,蘇洋的眼睛一直左右看着。這個普通人沒有藥材知識,可以把葯放在面前當草扔。
但在掌握了玄醫經後,是葯是草,一目了然。
這是一個小時,頭頂上的太陽像鉚足發光發熱,汗水順着脖子往下滴。
這兩個人的衣服很薄,汗濕了,胸部和背部粘在身上。
蘇洋倒好,趙茜不一樣,她是個女人,尤其是生了孩子,這個身材比黃花大姑娘豐滿多了。
山路崎嶇不平,兩人並肩而行。蘇洋眼角的餘光總能有意無意地瞥見上下顫抖的高聳。
洋子,我們進來多久了,你還沒找到?
好藥材不是草,到處都是,不然村裡的人都來找,都拿出來賣錢。

好飯不怕晚,是嫂子心急,走到前面休息一會兒,不是嗎?
蘇洋點點頭,手裡拿着鐮刀向前走了兩步,砍掉了所有擋住道路的茂密雜草蔓。
如果前面沒有,我們就去別的地方。

一路上,蘇洋也注意到這裡沒有好的藥材,還是要深入,人跡罕至的地方越多,越有寶貝。
走了不遠,趙茜停下來吃點東西喝點水,這才幾個小時,嘴唇就幹了。
想到蘇洋昨天一個人來,心裏又忍不住心疼。
洋子,你覺得姐姐怎麼樣?趙茜想了一晚上,終於問出了這句話,但這裡沒有外人,也不怕聽到。
嫂子,你很好,以前你和大哥都沒少照顧我。

趙茜一聽,眼睛就暗淡了,不知道蘇洋是裝傻聽不懂,還是真的不明白她想表達什麼。
突然,蘇洋向趙茜噓了一聲,同時支棱起耳朵仔細聽,聲音很小,很弱,但離他們很近。
趙茜看到蘇洋這樣,頓時緊張不行。

第7章 一堆藥材


蘇洋跳進半人多高的草叢,趙茜也嚇得起身,想靠近又不敢,只能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
洋子,小心點……」
過了一會兒,蘇洋從草叢裡滾出來,手裡還抓着什麼東西。
趙茜上前幫忙,走近一看啊喊。
蛇,是蛇,洋子,你快放手,這東西有毒啊。

作為一名醫生,蘇洋怎麼不知道蛇有毒,而且他現在手裡拿着這條,更是著名的劇毒蛇草上飛。
嫂子,你遠點站着,小心這傢伙咬你,如果你被咬了姑娘可以成為孤兒。

趙茜已經得沒有反應能力,按照蘇洋說的趕緊跑開。
蛇體型小,但爬行速度快,蘇洋試探了幾次,終於找到了制服的竅門。
小樣,不是很厲害嗎?!」
體型差距懸殊,毒舌再厲害,一旦被抓住,也沒有攻擊的能力,沒想到藥材沒找到,反而先遇到了毒蛇。
如果你沒記錯的話,蛇仍然有很強的藥用價值。
幸運的是,今天我帶着一個小籃子把蛇扔進去,不怕冷咬一口。
虛驚一場後,趙茜來到蘇洋身邊,看着他像個無事可做的人,又不放心地前後左右檢查,擔心不注意被蛇咬了一口也不知道。
你這小子,真讓人捏一把汗,那東西太毒了,你就放走吧。

蘇洋低頭看了看小編籃,說:那不行,蛇可以入葯,也許蛇膽還能賣錢。

趙茜一聽到錢這個詞,即使有很大的不滿,也不敢說一句話,誰讓她現在就差錢。
那我們還進去找嗎?
蘇洋點點頭說:已經走了這麼遠,也不差那兩步,往前看,也許能遇到好東西。

果真皇帝不負有心人,又向前走了20分鐘,蘇洋頓時眼睛發光,在一堆雜草中,還真找到了好寶貝。
迅速取下小編籃放在地上,拿着鐮刀直接上前。
這時趙茜睜眼瞎了,根本不明白蘇洋在幹什麼,就知道他蹲在那裡挖坑。
過了一會兒,從地里出一個黑暗的東西,就像紅薯不是紅薯。
「洋子,這是啥東西,能吃不?」
嫂子,這是何首烏,我說今天運氣不錯,現在是夏天,也是何首烏成長的最佳時機,這裡還有很多。

看着蘇洋挖的起勁兒,趙茜也不含糊,根據葉子的形狀也找了一棵,一晃兩個小時過去了,這一小塊都找遍了,直接來剃光頭。
看着腳下堆成小山的何首烏,每個人都不小,恐怕連藥店都找不到這麼好的。
估計能賣很多錢。
嫂子,我們回家吧。

趙茜一聽回去,趕緊點點頭,兩人七手八腳地把何首烏裝進麻袋裡,腳上有一半口袋。
洋子,你走在前面,姐姐拖在後面,不然你肩膀疼。

小半袋何首烏的分量真的不輕,蘇洋也沒有拒絕,兩人這樣搭配也能省點力氣。
回來的路比來的時候順暢多了,畢竟已經過去了。
看到太陽即將落山,我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加快了。當我回到村子時,碰巧每個家庭都在做飯。我看着煙囪冒煙。我不用走近就能聞到食物的香味。
喲,洋子回來了,這一天沒見你,又進山找東西了?
蘇洋笑着回答:不,就是進去找點藥材。

我們都聽說你昨天挖了人蔘,賣了很多錢。你什麼時候教我們,也許有一天你會遇到好東西。

看這個口袋,應該有很多東西,打開看看是什麼。

蘇洋這一打開,幾個阿姨的反應和趙茜一開始一模一樣。
他們都把何首烏當以吃的紅薯。
洋子,天天說你聰明,沒想到你也傻了,這個紅薯還需要去山裡找,地頭多。

這時不知從哪裡冒出一個阿姨,喊道:什麼,紅薯,給我一個,我這就要挖了。

蘇洋哇了一聲,趕緊說:姑姑們,這不是紅薯,你們仔細看,和紅薯長得不一樣。

然而,隨着太陽的西落,村裡也沒個路燈,只能看到袋子里裝着胖嘟嘟圓滾滾的東西。
洋子,你昨天開心大勁嗎,要不要讓張叔給你煮點葯,自己喝一碗?
言下之意是蘇洋昨天撞大運,今天看到的一切都像個寶貝,時間長了人也不傻。
蘇洋緊緊包,說:你只是頭髮長見識短,趕緊回家做飯吧。

這一次,蘇洋趕緊把裝蛇的小編筐拿下來,這一天下來也不知道小傢伙怎麼樣,還活着嗎?
死了就賠。
打開一看,兩個蛇眼珠子正看着他,那紅信子一伸一縮。
想着如何安頓蛇,趙茜來了,手裡拿着一個大花碗,裏面裝着一碗手擀麵。
洋子,家裡沒什麼好吃的,就湊合著吃吧。

蘇洋看到一大碗手擀麵,肚子叫得更開心,連手都不洗,拿起筷子就拉兩口,光滑有力的手擀麵,比棒子麵好多了。
你打算怎麼做這些藥材?
明天鎮上有一集。我去擺攤。以我的名聲,我很快就能賣出去。但是這些人蔘比不上30年,頂天可以買兩三千塊。

趙茜一聽,小聲嘀咕着兩千也不少了,短短兩天時間,就已經有好幾千塊了,很快三萬就夠了。
洋子,我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我怕說……」

第8章 回頭客


看着趙茜猶豫不決的樣子,蘇洋一抹嘴,霸氣地說:嫂子,我明白,我不是說,不管你以後生活中有什麼困難,不管你來找我,我院子的大門隨時都會為你開着。如果你太遠了,那天牆上開了一個洞,兩個變成了一個。

蘇洋的話蘇洋說的是真誠的,但後面的兩句話,有點肉話的笑話。
死洋子,在這裡開你嫂子的玩笑,快點吃,我還得回去洗碗。

一大碗面下肚,蘇洋打了個飽嗝,這吃飽了,就把車從雨棚下推出來,這樣方便明天早上。
趕早去市場,晚了什麼都沒有,曬太陽也是一種折磨。蘇洋連續兩天早起,比公雞更敬業。
裝上半袋何首烏,還有那條蛇,一擰就開出院子。
從村裡到鎮上,騎電車要一個小時,不敢太快。萬一路上有坑坑窪窪,可能連人帶車都要翻。
車還沒到村口,就被攔了下來,近看才發現是梔子姐。
姐姐,做什麼?

你說我還能做什麼?當然,我去鎮上賣東西。你騎單車帶我一段時間。否則,當我到達時,市場上的人都走了。

成,你上來吧。
蘇洋說,想着梔子姐平日對他好,一個人也去,兩個人也去,沒什麼區別。
梔子踩踏頭,一屁股坐在車斗里,小心翼翼地把綉了幾個月的綉品放好。
姐姐,你可以坐好,我們走了!」
本來一個人小心點開快點也沒什麼大問題,但是現在車上有人,蘇洋可以放慢速度,寧可晚一點也不願玩賽車。
幸運的是,早早出來,到鎮上才八點多,但路邊已經有很多人開始賣貨了。
趕緊找個空地,鋪上一塊布,三三兩兩地放東西。
市場是一場長期的戰鬥,好的不用等太陽賣東西回家,壞的即使等到下午沒人問。
蘇洋拿出兩個馬扎,一個給自己坐,一個給梔子姐。
來吧,給你一個桃子,很甜。

接着,蘇洋咬了一口,頓時滿口桃肉軟,桃汁甜。
洋兒,你今年多大了?梔子姐突然變成八卦。
今年才二十四,怎麼了?
梔子姐哦,說:就是你這個年紀該結婚了,你不想找對象,是不是看不上我們村?
蘇洋完全不明白,為什麼要找對象,尷尬地笑了兩次,說:梔子姐姐,你說什麼,如果沒有我們村的人,我能長這麼大,我是個男人,必須先開始結婚,總是不能讓別人的女孩跟着我。

「也是,我跟你哥在一塊的時候,家裡頭唯一的電器就是個手電筒,出去上茅房還得在窗台上磕打兩下才能亮,那時候可是沒少吃苦。

梔子一想到以前的苦日子,就一臉悲傷。
蘇洋剛想安慰兩句話,一個人就停在他的小攤前不走。
小夥子,你怎麼賣這個東西?
野生何首烏,你看上面還有泥,很新鮮,而且這個時候很甜,最好買回來煮湯。

價格合適,我就全要了。

蘇洋驚訝地從馬紮上站起來,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又問了一句:你都要嗎?
嗯,我是藥材商,聽說你們這邊有藥材,說實話,我昨天收到了30年的人蔘。

人蔘三十年……是他昨天委託張叔叔賣的那個嗎?世界真的很小。
「您是不是從一個抽旱煙袋老頭手裡買的?」蘇洋開口求證,如果真是這個人買走人蔘,那這裡的一堆何首烏就不擔心銷路了。
你怎麼認識那個老人?
聽這個人說話挺講究的,蘇洋猜測應該是從大地方來的,絕對不是來自他們的山溝溝。
說實話,人蔘是我自己挖的,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買主。

那人一聽,立刻笑了,蹲下來好好看着隨意擺放的何首烏。
拿起一個放在鼻子下嗅:你這些都不錯。看來這裡真的有好東西。我想要你所有的價格。

但蘇洋只知道治病開藥,至於藥材到底值多少錢,也不確定。
你就當我的新店剛開張,如果你願意,給這堆2000元。

那個人聽到這個,何首烏居然要2000元,真的很驚訝,沒有馬上接蘇洋的話,耐下心來一個個細看。
半個小時過去了,他奇怪的舉動,也引起了市場上人們的好奇,紛紛聚在一起看熱鬧。
2000有點貴,但我願意交你的朋友。如果你將來有好的藥材,最好賣給我。我想要你有多少,但質量必須很好。如果我以次充好,我會生氣的。

當場,2000元進口袋,蘇洋也不怕麻煩幫忙包藥材,一眼就注意到了小編籃,那裡還有一條蛇。
先生,我這裡有個好東西,不知道你要不要。

那人看起來很好奇,看到蘇洋拿起馬扎旁邊的小籃子,只打開了一個縫,但足以看到裏面是什麼。
「這是……蛇?」
一聽到蛇這個字,湊熱鬧的那群人像是見了什麼可怕的東西,嘩的一下子就全散開了,就連七十多的大爺,也騎着三輪車頭也不回。
我昨天在山裡抓到了,以為蛇膽是寶,可能會遇到有需要的人。

那人猶豫了一下,說:你在打開,我看看。

這一次,身邊沒有人了,蘇洋打開的縫隙也大了一些,可以看出裏面到底是什麼樣的蛇。

第9章 一個機會


這是短尾毒,藥用價值很高,現在不常見了。長到這麼大很珍貴。我想要1000元。

太陽還沒晒乾,蘇洋就完成了生意,3000元進了口袋。
這讓梔子旁邊的眼睛熱了,這麼長時間除了幾個半大的小女孩,買了兩片綉片,沒人停下來看。
洋兒,這種藥材,真有價值嗎?
這取決於什麼藥材,稀為貴。

梔子眼珠一轉,一把抓住蘇洋的胳膊,說:洋兒,你明天還會去山裡嗎?
蘇洋點點頭搖搖頭,頓時把梔子弄糊塗了。
你點頭搖頭是什麼意思?

我還沒想好這兩天進山太累了。

你累了,你嫂子還是很害怕。昨天你們兩個不知道怎麼上山。現在村裡有你們兩個的流言蜚語。尤其是老葛也說你是一個頭髮不長的男孩。如果你有資本和他一起搶女人,你就不用等3萬元了。趙茜自己爬上了床。

蘇洋一聽這話,頓時心裏鬱結,想着大家都是鄰居,怎麼能說出這麼難聽的話。
「放他的狗臭屁,不就是三萬塊錢,信不信到時候我用錢砸死他。

梔子盯着蘇陽很久沒說話了。當他看到自己情緒穩定時,他說:洋兒,你在村里長大了。你有能力。好日子在後面。有些人可以頭一次。太多不好。

為什麼蘇洋不知道梔子姐說的是什麼意思,搖搖頭笑着說:你不懂,我去集上轉轉,給小寶買點吃的。

蘇陽走了,梔子還在看攤位,也希望有一個大老闆,一口氣買了一籃子刺繡,但她挑燈一針刺繡,手指扎了好幾次。
小姑娘,剛才在這裡賣藥材的年輕人呢?
梔子一抬頭,發現是剛買葯的老闆。
去市場,你要找他,就在這裡等,應該很快回來。

梔子說完,繼續看着自己的攤位。
轉眼間,梔子看到一輛方形的四輪車停在旁邊,看到更多的單車,三輪車,也看到了幾輛車,但就像停在車前或第一次看到,忍不住看了兩隻眼睛。
「蕭經理,人可能要過一會才來,要不要等一等?」
窗戶慢慢下降,裏面坐着一個穿着精緻的女人,一副墨鏡佔了一半的大臉。
女人說:等多久?
這個市場去了,什麼時候回來也不好說。

女人沉思了一會兒,說:最多20分鐘。

然而,兩分鐘後,蘇洋帶着買來的東西哼着小曲回來。
把買給趙茜和姑娘的放進車裡,給梔子一碗草莓刨冰。
我沒有注意到停在我面前的車。雖然鎮上不富裕,但很少有人從外面賺大錢,回來炫耀。
小夥子,是我,來吧!」
蘇洋一抬頭,喲一聲迅速上前:怎麼,找我什麼事?
那人笑着說:小夥子,你真是走大運,我帶你去見個人。

話音剛落,吉普車門開了,被叫蕭經理的女人下了車。
你好,我叫蕭鈺,我是你藥材的買家。

蘇洋有點傻,他只是想賣葯賺錢,沒想到這麼多中間商,這要賺多少差價啊。
你好,我叫蘇洋,幸會。

一雙桃花眼擋在墨鏡後面,上下看着蘇洋。
你從哪裡得到那些藥材,還有多少?
我運氣好,挖的。
蘇洋實話實說。
蕭鈺眉眼下壓,雖然戴着墨鏡,依然能感覺到她心情不好。
老李,這是你告訴我的供應商嗎?
老李剛要解釋,蘇洋已經聽到了畫外音。
這種運氣不是每天都有,山裡的藥材可以長得這麼好,也有足夠的時間,沒有人踏上,環境三個獨特的因素,缺一不可。
這種藥材,可遇不可求,想量產更是天方夜譚。
事實上,我正計劃利用我們村的特殊地理條件,嘗試種植藥材出售。
這也算是拉動了村子GDP。

人工和自然相比,不用說我知道哪個好,不然我也不會滿地圖跑。

好傢夥,蘇洋明白了,這一眼就是不差錢的主人,俗話說溫飽思淫慾,只要肚子吃飽了,就該想點什麼沒有。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純天然已經成為一個賣點。沒有人關心水靈的配菜。我喜歡買被昆蟲啃過的爛葉子,甚至吃水果吃昆蟲。我還安慰自己,水果很甜,所以我吸引了昆蟲。
自然的好處是自然的。人工養殖的好處是出貨量大且穩定。畢竟,你不想做一子生意。你相信我養殖的藥材和純天然的一樣有效嗎?

蕭鈺摘下墨鏡,精緻的五官暴露出來,完全看不出她今年的具體年齡,說她十八歲相信。
「我要信了你的話,那才是見鬼呢。

面對來頭不小的買家,蘇洋心裏想的是要牢牢抓住手心,以後能不能住大房子開好車,就看她了。
那你給我一個機會,如果我成功了,你以後只買我的藥材,我的藥材只賣給你。

蕭鈺驕傲地看着蘇洋,問道:那要不行呢?
「不成……不可能。

蕭鈺看到他說的信誓旦旦,左只是他種,成與不成她也沒什麼損失,全當玩鬧。
好吧,那我就給你這個機會,提前祝你成功。

蘇洋已經摸到了蕭鈺的心,只是一個簡單的激將,她已經上鉤了,女人就是單純。
那你就多準備錢吧,我怕到時候你沒那麼多,還得還肉。

「我……蕭鈺哽咽着說不出話來,只能轉頭看着老李,把所有的怒氣都撒在他身上。

第10章 招商引資


蘇洋更是在危險邊緣反覆橫跳:「我一個黃花小夥子,可不能隨隨便便的。

蕭鈺聽了,上前一把揪住蘇洋的衣服領子,想給他來個教訓,好讓他嘴上有個把門的。
卻沒想到兩個人站一起,一高一矮竟然成了網上流行的最萌身高差。
萌?萌他奶奶!
「老李,拿手機給我錄下來,免得這小子到時候不認賬,嘴上沒毛辦事不牢。

老李也麻利,拿出手機就開始錄,錄完了還讓蕭鈺看看行不行,不行的話再來一條。
蘇洋看的眉頭一皺,真當拍電影了。
「中藥材我也懂一點,何首烏種植的話,也要兩三年才能挖,這麼長的時間說不定你都跑沒影了,不如就換一種長得快的,只要質量效果都是優良,就算你贏了,這樣你也能少投入點本金。
」蕭鈺說道。
「沒問題,期限五個月,你隨時可以來找我看進度。

蕭鈺哼了一聲,便轉身上了車,大吉普一發動起來,車尾揚起塵土都把人罩在裡頭。
「小夥子,你真是太意氣用事了,就不想想輸了怎麼辦。
」老李憂心的說。
「怎麼,她很牛嗎?」蘇洋一臉天真。
老李一臉意外的看着蘇洋,問:「蕭傳,你沒聽說過?」
「那你查查吧,我還有事先走了啊,回頭見!」
老李可不想在漩渦里停留,瞅准機會立刻就跑。
一旁的梔子看着手裡的刨冰全是土,吃也沒法吃,只好扔了。
「這女人好厲害啊,你能行嗎?」
「沒問題,女人就是要征服的!」
藥材和蛇都賣出去了,錢也在口袋裡,能回去交差。
「梔子姐,你這綉片半天也沒生意,以後還是別綉了。

蘇洋只是隨口一句,雖說鎮子落後吧,但大城市的新鮮玩意,這兒多多少少也能知道一些,年輕人都看不上手工藝品。
就聽梔子嘆息一聲,說:「我一個女人家,除了家務帶孩子,就會縫縫補補,我這也是想貼補家用,在不賺錢就沒米下鍋了。

「什麼,梔子姐你開啥玩笑呢,哥過完年就出去打工了,月月往家裡打錢,哪能吃不上飯。

誰知話剛說完,蘇洋就看到梔子抹眼淚,這一下子弄的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姐,你別哭啊,這要是讓別人瞧見了,還以為我欺負你呢。

一肚子的委屈沒地方發泄,這眼淚一出來就收不住,梔子索性就趴在蘇洋的肩膀上嗚嗚哭了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哭泣的聲音小了許多,蘇洋也學着電視里演的那樣,輕輕的拍着背。
「哭出來就好了,等過年哥回來,我跟他說,怎麼能不管老婆孩子呢。

雖說哭不能解決現實問題,但是起碼心情好了不少,梔子紅着眼眶,忍着不啜泣說:「洋兒,我告訴你,將來你要是談對象,可不能跟你哥學,這樣就是沒良心,以後有兒子沒屁眼。

蘇洋連忙打住,咋就不能想他點好呢。
「姐,你要是相信我,你那些綉片我替你賣。

「你賣?賣給誰啊?」
「蕭鈺啊,你看她開那車,還有司機,肯定不差買綉片的錢,等她來我忽悠就賣出去了。

說完,蘇洋自掏腰包拿了幾百塊錢交給梔子。
「來,這個算是定金,等賣出去之後,我在把剩餘的給你。

梔子看着錢,本不想收,但是不收錢,就要餓肚子,糾結半天最後還是蘇洋直接塞進她口袋裡。
「走,回家!」
到了村口,蘇洋就把梔子放下,咋說人家也是有夫之婦,走的太近容易傳閑話。
梔子也懂,反正剩下的那點路也不長,走兩步就到家了,也就沒多說什麼。
眼看着蘇洋騎着小車揚塵而去,不用問也知道他要去找誰,不知為何就羨慕起趙茜來。
這女人,就是需要一個男人來依靠。
回了家,蘇洋第一件事就是先來找趙茜,把賣藥材賺來的錢給她。
短短兩天時間,就已經有小一萬了,這麼算下來三萬塊很快就能搞定了。
「洋子,你真有本事,要是姐我年輕幾歲,一定跟你過日子。

蘇洋抹了嘴角的水滴,說:「姐,你現在也不差,韻味十足。

「真的?」
「真的,不開玩笑,比那些小姑娘好看!」
趙茜聽的心花怒放,雖然想起老葛就是一肚子,但是他有一句話沒說錯,自從丈夫丟下她們母女倆,那些事情就再也沒嘗過。
說不想是假的,但也不能便宜了老光棍。
總不能為了褲襠那點事,把自己後半輩子全都搭進去,就算不給自己考慮,也得想想女兒的將來。
「姐,丫頭是不是馬上就要上學了?」
光顧着想那些不正經的,趙茜都沒聽清蘇洋問的。
「嫂子,你想啥呢,錢的事你放心啊,別說三萬,以後三十萬都不是事。

我滴個乖乖,這牛皮吹得有點大。
「三十萬,就知道說笑話,等會我去小鋪買點肉,給你好好補補。

很顯然,趙茜沒把剛才的話當成真的,他們世世代代走不出大山,多少新鮮玩意想都想不出來。
三萬塊就已經足夠做了,哪敢想三十萬是什麼樣子,全身的血賣了,也沒有那麼多錢。
「嫂子,我跟你說我最近運氣不錯,今天在集上還碰上了買我藥材的老闆。

蘇洋言簡意賅的把過程敘述了一遍,聽的趙茜一愣一愣的。
「真的,萬一種出來的不行怎麼辦。

「肯定行,咱們這的地好,你看種莊稼都產量不低,種藥材也沒問題,我將來還打算帶動全村的人種藥材,讓大傢伙全都富起來。

「那大老闆又不傻,來咱們這窮鄉僻壤的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繼續閱讀《神玄村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