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寒門農女要和離
寒門農女要和離 連載中

寒門農女要和離

來源:掌中雲 作者:楚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和 楚唯 穿越重生

現代醫學博士重生在寒門農家女身上
被人誣陷,她打回去!被人陷害,她依舊打回去!被人針對,她還是打回去!沒辦法,誰叫力大無窮呢?只是,老爹怎麼還撿了個身份不簡單的夫君給她
雲和滿臉委屈:娘子,跟我回去做王妃好不好,超一品那種,誰敢欺負你,我替你揍!農女堅決擺手:不行,他太狡猾,鎮不住,爹,我要和離!展開

《寒門農女要和離》章節試讀:

第4章 露馬腳


安文軒心裏鬆了口氣,恨不得立刻就走,他裝作無意掃了兩眼楚唯,很是心虛。
楚唯唇角微勾,攔住了安文軒。
「你...你別過來。」
雖然知道楚唯沒死,但安文軒還是沒膽子直視對方。
「安文軒,殺人償命,地下那麼冷,我要你陪我.......」
楚唯故意啞着嗓子嚇安文軒。
安文軒心態確實不行,咬牙硬撐着:「四妹妹,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我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你殺了我,還要搶我家豬,安文軒,你個畜生,我要你給我償命.......」
安文軒嚇得直接跳了起來:「我沒有,楚唯,你別胡說,我沒有殺你。」
大家還在看着,安文軒這麼一咋呼,引起了注意。
安氏偏心的沒眼,拉了安文軒到身後:「四丫頭,我知道你不願意,可這也是你闖的禍,你別欺負文軒老實。」
那護犢子的模樣也是沒誰了,楚幼承趕緊過來賠禮:「娘,我看着楚唯,絕不讓她再惹禍,您放心吧。」
「這個月的養老錢.......」
「我後天就給您送過去,一文都不會短了。」
安氏妝模作樣誇了兩句,說楚幼承孝順,這事才算結束。
等大夥都散了之後,楚幼承撐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眼中含淚:「丫頭,爹知道你喜歡文軒,可你祖母看重文軒,不同意你們的婚事,爹不能忤逆,就當是爹對不起你吧。」
廢了半天勁,最後還讓安家把豬牽走了,楚唯確實不痛快,可到底楚幼承是原主的爹,她還能怎樣呢。
雲和幫着把楚幼承送到了卧室,就出去收拾院子了。
「命啊,都是命啊......」
聽着楚幼承不停咳嗽,楚唯有些不放心。
「爹,我去給您抓藥,您也不能一直這麼咳着,會壞了身子的。」
楚幼承苦笑:「丫頭,別了,家裡就還剩二百文錢,還是留着給你奶奶吧,他們也過得不容易,別給爹糟踐錢了。」
雲和進門,正好聽到這一句,作為女婿,他不好多說,默默從荷包里拿出了五十文:「爹,這是我今天在鎮上抄書掙的。」
「別了,雲和,你還得念書,這錢拿着自己花吧,是爹沒本事,家裡沒糧食,原還想着賣了豬,讓你拿錢去還了先生.......」
楚唯坐在角落,消化着原主的記憶,安氏收養了楚幼承,可從不肯在他身上多花一文錢,楚幼承成婚沒幾天,就被安氏找借口趕了出來,就連現在住的茅草屋,都是村裡沒人要的房子,里正看楚幼承可憐才分給他的。
看着兩人發愁錢的事兒,楚唯拿出了手鐲:「爹,這是秀秀賠給我的,應該值點錢吧?」
楚幼承很是激動:「丫頭,你把它拿來,讓爹看看。」
「孩兒她娘啊,我對不住你,沒照顧好孩子,還把你嫁妝都弄丟了,是我沒本事。」
楚幼承黑黝裂皮的粗手摩挲着兩個手鐲,像是看心上人一般。
「爹,怎麼回事,這怎麼是娘的嫁妝?」
楚幼承眼中含淚,眉目間都是化不開的憂傷:「這是你娘的東西,你娘她生了你之後,身子虛弱,熬了沒兩個月就走了,你祖母說要抱你過去養着,我捨不得,沒同意,但爹是個大老粗,家裡的事兒也管不好,就讓你祖母暫時保管你娘的嫁妝,等着你成婚給你。」
楚唯記憶里,她大婚的時候,連一桌像樣的酒席都沒有,怎麼會有嫁妝,心裏納悶,她嘴上就問了。
楚幼承有些心虛:「你祖母那時候正好病了,請了不少大夫,家裡實在沒錢,我就讓她拿你娘的嫁妝貼了葯錢.......」
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要不是楚唯耳力好,怕是都聽不清楚。
「這是我娘給我的,您就這麼給出去了?」
「閨女,當時不是着急嘛,你祖母也說了,以後有錢了,再給你置辦一份。」
對於母親的嫁妝,楚唯確實不太清楚,那時候自己太小了,原主的便宜娘說過,她也不定能記得。但有一點,她娘嫁妝不少,這村裡哪家大姑娘結婚也沒講究過嫁妝,更別說能送雕刻這麼細緻的銀鐲子了。
不行,這是原主,不,是自己的東西,怎麼能便宜別人。眼下,還是楚幼承的病要緊。
「你在家看着爹,我出去一趟。」
楚唯囑咐了雲和,換了身乾衣裳,就出門了。
剛她就看過了,家裡廚房一點米面都沒了,要是不出去找點吃的,今晚大家都要餓肚皮了。
靠着原主的記憶,楚唯去了大牛山腳,冬天山裡冷,野菜都被附近村裡給挖完了,楚唯只能往裡走了走,上坡的時候沒注意,腳下一崴,滑到了背陰的小坡後面。
衣裳還被刮破了,她從枯枝上拽衣服,按了下土堆,摸到了個硬硬的東西,低頭一看,這包着土的小東西,竟然是紅薯。
楚唯也顧不上衣裳,趕緊拿手刨土,半個時辰的功夫,就挖了半籃子。
再挖下去,土裡就沒有了。
楚唯還挺滿足,至少夠晚上吃了。
下山的時候,楚唯特意繞了小路,怕被大家看見後都去山上挖,不巧,安文軒家就在小路旁邊。
楚唯從安家門前經過,聽到裏面在殺豬,心裏難受,這是她家的豬啊。
安文軒急急出門,不知要幹什麼。
「楚唯,你....你是來送紅薯的嗎?你拿回去吧,我不會要的,以後....你也別來找我了,我們不可能。」
楚唯忍不住笑了,活了兩世,頭一次見安文軒這麼不要臉的:「你想的可真美,安文軒,既然碰到了,那我就不藏着了,我知道是你推我下的水。」
安文軒臉色大變,準備反駁。
「你也別不承認,你走的着急,那邊的蘆葦地里還有你的腳印呢,你說,我要是去衙門告你殺人,你會坐多少年牢?」
安文軒心虛不已,看了眼院子,見沒人注意這邊,拉了楚唯去了角落:「說吧,你想怎樣?」
「你想怎麼,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缺錢得很,聽說朝廷每月還給秀才老爺發糧食,就是不知道,安秀才覺得自己的功名值多少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