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寒門商途
寒門商途 連載中

寒門商途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蔡府公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鐘山 鍾文文

苦追五年的女朋友,在即將結婚前夕卻當著鐘山的面和別的男人…糟到重創的鐘山,還沒有從悲痛中走出,又落入了打壓報復的圈套中....展開

《寒門商途》章節試讀:

第7章 雁過拔毛


「楊夢夢,你是不是有病啊,不好好伺候那禿頂男,打電話老騷憂我幹什麼?是不是那禿頂和劉山那胖子,不能滿足你啊,想來找我了?現在晚了,老子對你已經不感興趣了,你太臟。」

看着來電顯示,鐘山本來就心裏不爽,一接起來就是毫無顧忌的破口大罵。

「你.....」

「你什麼你,有完沒完?滾!」鐘山罵完,直接掛斷電話。

手機還沒有放下,又是一陣鈴聲響起。

看着來電顯示,鐘山的眉頭,再次深皺起來。

「喂!有什麼事?」接起電話後,鐘山冷不丁的說了句。

那邊沉默了一會,才傳來劉山那粗礦的聲音。

「鐘山,你怎麼可以跟你上司這樣說話,你這個人的素質太差了,紅星酒廠,不需要你這樣的職工。」

劉山翻臉了,比鐘山想得還要快。

不過這次他不怕了,與其讓劉山及楊夢夢一味打壓,不如自動還擊。

想透的鐘山膽子頓時大了起來,對着手機道:「我跟上司怎麼說話關你屁事,你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幹,喜歡管閑事,我素質再差也比你好,至少我不會撿別人扔掉的破爛當寶,瞧你那德行,還在外面亂搞,嫂子把你頭頂綠成青青大草原了,你還蒙在鼓裡。」

鐘山這話落下,劉山的臉色瞬間就綠了。

沒有任何一個男人願意聽到自己的頭頂綠了,鐘山這話狠狠的羞辱了劉山一番。

「你....鐘山....看來你膽子是越來越肥肥了,敢對我這麼說話,你給我好好等着,我若是不掃你出紅星酒廠,我就不姓劉。」

劉山緊咬着門牙,發狠的聲音一字一頓的從牙縫裡蹦出來,隔着電話也能感受到那股憤怒。

「劉大胖子我等着,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我若是被紅星酒廠辭退,你和楊夢夢那娘們也不會好過,不信咱們走着瞧。」

鐘山說完,直接啪的一下掛了電話。

紅星酒廠的那一邊,劉山臉色陰沉得可怕,手裡的手機直接被他摔得稀巴爛。

混蛋...混蛋...混蛋....

劉山一通咆哮後,目光鎖定旁邊的楊夢夢。

「臭娘們,我現在很上火,趕緊的給我滅滅火。」

楊夢夢看着臉色猙獰的劉山,不敢反抗,乖乖的按照劉山的話照做。

鐘山掛了電話後忍不住大笑,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讓他恨不得多來幾次。

自從發現楊夢夢背叛他後,他心裏壓着一口氣,現在發泄出來,心裏順暢多。

晚飯後,心情大好的鐘山喝了點小酒,然後迷迷糊糊的睡着。

這一覺他睡得特別安然,直到早上的鳥叫,他才幽幽睜開眼睛。

簡單的梳洗過後,鐘山吃完早餐,接着到小賣部里買了兩包紅塔山。

這香煙不是買給自己抽的,想要打探消息,沒有香煙那怎麼行。

鐘山這次的目標,是安紅酒廠大門的保安。

想要從保安的嘴裏套出點有價值的信息,不下一點小本錢,那怎麼行。

鐘山拿着紅塔山,直奔安紅酒廠大門去,一到保安室的門口,就先給保安大叔遞上紅塔山。

保安大叔半眯着眼睛,一副沒睡醒的樣子,不過那接煙的動作,倒是很麻利。

「大叔這麼巧,你在這裡上班?」

鐘山原本打算給保安大叔點火,但湊近來一看,這不是昨天急着辦事的保安大叔么,沒想到竟然在這碰到了。

「小夥子怎麼是你啊,你來安紅酒廠做什麼。」保安大叔瞪着眼睛,咧着那副大黃牙呵呵直笑。

鐘山沒着急說出目的,先是給保安大叔點着香煙,然後說道:「大叔跟你打聽個人,你們廠的業務經理人品怎樣?」

「小夥子你是搞業務的?」保安大叔噴出一口煙接着道:「業務經理人品很好,平時對我們這些老傢伙都很不錯。」

聽到保安大叔的話後,鐘山心裏頓時樂了。

「不過小夥子,你來得不是時候,業務經理請了長假回老家了,聽說家裡出了什麼大事,一時半會是不在廠里了。」

鐘山聽完心裏暗嘆可惜,繼續問道:「那現在誰負責廠里的業務,人好說話嗎?」

保安大叔嘴巴一掀翹起老高,四處打量一會,確定周圍沒有人在才壓低聲音說道:「現在是副經理陳胖子在管,那貨特不好說話,對了,你打聽這個幹什麼?」

聽到保安大叔這麼一說,鐘山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不過既然來了,就這麼夾着尾巴回去也不是事。

鐘山耐着性子,繼續說道:「我有業務跟你們廠來往,想找他談談,你能不能帶我去他辦公室。」

說完,鐘山將手裡的兩包紅塔山,塞到保安大叔手裡。

保安大叔急忙將紅塔山推了回去:「別別別...小夥子,不是我不肯幫你,那是個六親不認的主,我就算帶你進去,也會被轟出來。」

「那又沒有什麼其他辦法,可以見到他?」

保安大叔眉頭一皺,見鐘山還是不死心,道:「小夥子辦法倒是有,但是那是個無底洞啊,我看你人不錯,勸你還是別和這陳胖子合作。」

「沒事,大叔你儘管說,我也不一定要和他合作,就是打聽打聽看看有沒有機會。」

鐘山說著,馬上又投出一根香煙,給保安大叔點着。

保安大叔深吸一口,像是在回味陳胖子的事迹,過了一會才道:「那我跟你說說,那陳胖子全名叫陳德,跟他搞業務的都是有關係的,沒有關係的人,想要跟他搞點業務,要麼送錢要麼送女人,不然他根本不鳥你,這人雁過拔毛,所以廠里的人,私底下都叫他陳叼毛。」

「這人還有個特點,那就是喂不熟而且胃口大,以前有個紙箱老闆為了承包廠里的紙箱包裝,送錢那是一包包的,最後虧了不少,也和廠里終止了合作。」

「我去,這陳胖子還真是個叼毛。」

鐘山跟着罵了一句,然後投出手機遞給保安大叔:「大叔,你看看是不是這個人?」

「對對對,你怎麼有這胖子的照片的?」保安大叔驚呼一聲,看著鐘山神色警惕起來。

鐘山急忙收回手機,怕嚇着保安大叔。

「大叔沒事,這是我一個朋友拍的,我再跟你打聽個事,廠里除了陳胖子,難道沒有其他人可以談業務了嗎?」

「沒...」保安大叔的話說到一半,頓時咽了回去,隨即指向從辦公大樓走下來的女人。

「找她也可以,她是廠長,只要她肯點頭,根本就沒陳胖子什麼事,但我勸你別去,她不會搭理你的,甚至會叫人把你轟出去。」

鐘山順着保安大叔的手指望去,只見一名女人走向粉紅色一輛寶馬X3。

那女人約三十歲出頭,五官精緻,頭髮高高盤起,緊身的職業服裝,將玲瓏曲線身段完美的勾勒出來,少婦的韻味讓鐘山雙目一亮。

不過鐘山的目光掃到這少婦的脖子時,心裏一跳,臉色不由大驚。

猶豫一會,鐘山直接朝少婦走過去。

「小夥子你要幹什麼?鍾廠長最不喜歡陌生人打擾。」保安大叔一驚,立刻把鐘山攔了下來。

「大叔你讓我過去,我在救人。」鐘山解釋一句,然後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