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凡強少
超凡強少 連載中

超凡強少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石板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正宇 寧瑜佳 現代言情

平西大學經濟系畢業生劉正宇走進社會,從此開始一段精彩的人生旅途
展開

《超凡強少》章節試讀:

第五章弟弟劉正軍


「唉。」

一聲長長的嘆息,從母親的嘴裏飄了出來。

「怎麼啦?媽。」劉正宇奇怪地問道。

對弟弟劉正軍,他還是很了解的。自己在上小學的時候,正好遇到武打功夫片《少林寺》上映,隨後又是連續劇《霍元甲》開播,頓時在全國上下掀起一股武功熱。

各種拳譜、內家功法鐵砂掌硃砂掌等流行起來。那個時候,劉正宇也正是好奇和熱血沸騰的年齡,自然就和幾個要好的同學迷上了武術,不但買來無數拳譜功法,還跑去四處拜師。

還真別說,他們幾個竟然打聽到看守烈士陵園的老頭,是一個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於是買了水果等,興沖沖地跑到老頭那位於烈士陵園一角的住處,一見老頭,納頭就拜,把那老頭弄得莫名其妙,等到搞清這幾個半大小子的來意時,不由哭笑不得。

最後被幾個小子纏得沒法,只得答應指點他們練武,同時叮囑不得讓外人知道。

於是,那兩年,每天早上五點,幾人就起床悄然到了烈士陵園,在那老頭的指點下開始學武,反正那時的清陽縣城,晨練的人並不多,而且幾乎都是到文化館前的廣場上鍛煉,而烈士陵園卻根本沒有旁人。

練了兩年,雖然沒能練成高深的武功,但幾人的身手還是不錯,特別是劉正宇,在這幾人中,悟性和韌性都是最好的,又被那老頭私下了指點過,倒是比其餘幾人高出許多。

劉正軍知道哥哥跟人學武后,也纏着劉正宇帶着他去跟着老頭學武。

只可惜,在劉正宇大三那年,老頭突然得了一場急病不幸去世,張小武跑到學校,告訴他師傅去世的消息,等到劉正宇和張小武趕回清陽縣城,師傅已被民政局的人安葬在縣城後面的清陽山上。

劉正宇他們幾個,跑到師傅墳前,流着淚不斷喝酒,到了半夜才搖搖擺擺的回家。

當時還被劉正宇的母親李淑娟狠狠地罵了一頓。

李淑娟聽到兒子的詢問,抬手在圍裙上拍了一下,走到一邊的簡易沙發上坐下,望著兒子說道:「正宇,正軍是城鎮戶口,他去武裝部問了,武裝部的幹部說今年的徵兵計劃中,城鎮戶口只有五個名額,根本沒有他的份。這不,他昨天為了這件事,還在家裡大吵了一通,要你爸找人疏通關係呢。你爸的個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他去求人,那不是要他的命嗎?」

這年是九五年,這個時候,城鎮戶口子弟去當兵,複員回來政府是要安排工作的,而名額就那麼點,自然成了搶手貨。

一般情況,如果你不去找領導爭取,平頭百姓根本不會得到當兵的機會。

劉正宇聽到這話,在心裏默算了一下,發現自己在這件事上,還真是幫不了什麼忙,自己雖然在政府辦上班,但只是一個才參加工作兩個月的新人,而在政府辦認識的人,除了自己辦公室的,根本沒有兩個。

更為嚴重的,他所認識的這些人里,基本上都是些無職無權的普通幹部。

至於縣城自己關係好的幾個哥們,也都是才參加工作,雖然家裡或多或少有些人脈關係,但要說在這件事上,幫上多大的忙,恐怕也不現實。

看來這事還真難整。

就在劉正宇在腦子裡考慮弟弟劉正軍當兵的事時,劉天明提着一個大茶杯從門外進來,看到劉正宇坐在屋內,掃了一眼說道:「正宇回來了。」

「爸,我正說要去叫你吃飯,沒想到你就回來了。」看到父親,劉正宇站起來笑着說道。

「呵呵,對了,你既然回來了,你去你王叔家,把正軍叫回來吃飯吧。」劉天明想到賭氣跑到王華才家去的小兒子,就對劉正宇說道。

「好,我這就去找他。」聽到父親的話,劉正宇立即起身到不遠的王叔家裡,找到了劉正軍。

劉正軍今年十九歲,壯得彷彿一條牛一般,不過,他從小就對讀書沒有多大興趣,自從上了初中以後,就經常與人干架,有幾次還和縣城裡那些社會上的混混幹了起來,到了高中,更是成了老師頭疼的角色。

為此,李淑娟也不知被老師叫到學校有多少次。

好在清陽中學的老師,知道李淑娟在城關小學當教師,大家都是同行,倒也沒有讓她難堪。

只是這些老師經常拿劉正宇劉正娟跟劉正軍比,弄得劉正軍叛逆情緒更重。

不過,劉正軍雖然有些天不怕地不怕,卻怕父親劉天明和哥哥劉正宇。

特別是劉正宇,別看表面上比劉正軍生得文弱,但兩人如果真正較量,劉正軍卻不是對手。

看到敬畏的哥哥找上門來,劉正軍只好搭拉着腦袋,乖乖地跟在後面回到家裡。

李淑娟看到小兒子回來了,心裏很是高興,掃了他們一眼,立即吩咐洗手上桌吃飯。

至於劉雅娟,因為是高三,過了中午就到學校去了,自然在學校吃飯。

劉正宇從衛生間出來,看到弟弟悶着頭坐在桌上,父親端坐在上面,他走到一邊拿出三個酒杯,順手拿出一瓶清陽大麴,麻利地倒在杯子里,先將一杯酒放在父親面前,又將一個酒杯遞給弟弟。

看到母親上桌後,劉正宇端起酒杯,望着父母有些動情地說道:「爸,媽,這些年你二老為了我們兄妹幾個受苦了,我和正軍敬你們二老一杯。」

劉天明沒想到劉正宇會說這樣的話,頓時眼裡就有些濕潤,他回頭看了李淑娟一眼,愛憐地說道:「正宇,正軍,在這家裡,最苦的是你們的母親,你們應該多敬敬她,以後一定要孝敬她。」

李淑娟聽到這話,只感到眼裡一濕。

「正宇,只要你們幾個有出息,我就是再苦再累,也心甘情願.你現在已參加工作了,接下來的路,就只能靠你自己去走.我現在擔心的是正軍,他對讀書沒有興趣,大學是沒指望了。剩下就只有去當兵這條路,唉,現在這條路也走不通,我真放心不下他啊。你在縣政府工作,你能不能給他想想辦法?」

李淑娟放下碗來,抹了一下眼睛,望着劉正宇說道。

而這時的劉正軍,卻是將腦袋深深低下,不敢看母親和哥哥一眼。

劉正宇聽到這話,腦子不由高速運轉起來,可一時之間,他又哪裡會有好的辦法。

看到一場原本充滿溫馨的家庭宴會,被妻子幾句話弄得氣氛凝重,劉天明心裏一酸,舉起酒杯將酒一口喝下,猛然說道:「都不要說了,正軍不就是想當兵嗎?我豁出去了,我明天就帶着正軍去部隊找連長,我就不信我劉天明的兒子想當兵為國家出力,連長還能不想辦法?「

隨着酒杯放下,劉天明兩眼紅紅,卻有一種威風凜凜的感覺。

「去部隊找連長?」

劉正宇和李淑娟聽得一愣!